敲響守門者之扉
评分: +159+x

各位,讓我為你們講一個故事吧。

這是關於野獸的故事。

夏日流亡者、最後的龍裔、血肉的流亡者,他漫長的生涯中被取了許多名字,但大家最熟悉的名稱應該是獄卒們給他冠上的編號:682。

他仍記得最後一次的大戰,人類用上了所有可能的手段,這仍不足以殺掉他,但的確讓他沉睡了比平時更久一些。

人類……那噁心的生物。即便沉睡了那麼久,他醒來時感受到的第一個情緒依然是對這生物的仇恨。而這仇恨……他卻無處發揮。正常來講,那群基金會的獄卒早該趕來了,但是不論走到哪裡,682都沒看到任何一個人。

直到終於,當沿著公路漫行時,他遠遠地看到一台車朝向自己開來。然後出乎他的意料,那台車並沒有轉向逃走,而是持續開到離他數公尺處才停下。然後一個頭從車窗內伸出。

「老兄,你傻啦?別站在路中間啊!」那顆長著雙角與白毛卻沒有眼睛的頭如此說道。

「等等,你誰啊?為什麼會是你在開車啊?人類呢?」

「你睡傻了嗎?人類早死光啦。」

「啥?」

白色的動物嘆了口氣「……你是最近都睡在洞穴裡還是怎樣?」

「事實上,是的。用核武和至少半打超自然武器挖出來的洞穴。」

於是雙方交換了各自的故事。關於682如何勇猛地孤身對抗整個基金會加上GOC勢力,即使自身的細胞一個個從分子層級被分解依然挺立奮戰到最後一刻的故事;以及人類如何終於碰上他們的末日,在努力之後依然消亡,導致現在這個異常橫行的世界誕生的故事。

兩個都是好故事1,可能比這個故事更精彩。因此我們在此就不多說了免得各位的興致被拉走。

「總而言之,你就是那隻死不了的蜥蜴。你在我們那邊也算有名的」白獸如此說「那麼你現在有甚麼打算?」

682答不出這個問題。「老實說,我的頭腦被對人類的仇恨佔滿太久了,現在突然說人類沒了,我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白獸用同情的眼光(來自他的腋下)看了682一眼,然後嘆了口氣:「上車吧。」

「你確定?」

「我想我至少可以把你載到下一個生物聚集區,這總比放你獨自在這徘徊好吧。」

於是682踏進了那台嬰兒藍的賓士230SL,兩隻野獸開始了旅程。


「你要來一口嗎?」白獸掏出一個瓶子,喝掉一半的內容物後將瓶子拿給682。

「這是甚麼?」

「龍舌蘭。不用客氣,行李箱內還有很多。」

「謝了。」682倒了一些液體到嘴中「等等,你也喝?你不是在開車嗎?」

白獸笑了「喔,我還沒跟你自我介紹。人類稱我為饕餮,因為我甚麼都能吃。我曾經吃過一個月球,區區酒精根本不會對我造成影響。」

「好吧,我想我只是對於酒後駕車有過不太好的經驗。」682將瓶子的剩餘內容物灌進喉嚨內「你說你甚麼都能吃?」

「沒錯,從實際存在的事物,到概念或思想,只要有人提出過要求我就能吃掉,沒有失敗過。」

饕餮從座椅下撈出了另一瓶酒,兩獸靜靜地交換了瓶子。

「嗯,沒失敗過嗎……。你知道,我以前被基金會關著時,他們隔一段時間就會試著拿某些超自然物品或生物想要殺掉我。」

「我聽說過。」

「那麼……。他們有沒有……你懂的?」

「要我吃掉你?從來沒有過。」饕餮露出笑容「因為我被收容在中國分部,那邊的人不喜歡和本部的異常互動。」

「算他們聰明。」


那天晚上,他們將車停在路肩,然後躺在路邊的土地上。饕餮從行李箱撈出更多酒瓶,兩獸就你一瓶我一瓶輪流灌下去。

在酒精發揮作用後,682覺得有心情說話了「我還沒問過你,你是打算去哪裡?」

饕餮靜靜地看向滿天的星斗:「這麼說也許有些奇怪,但我想要航向繁星。星空在我們的文化中占有一席之地,當然我知道那並不是真的天庭,但是反正我本來也沒有目標,所以這個目標似乎和其他一樣好。總之,我在找人類留下來的航天設施看有甚麼能用的。」

「你沒碰過其他有能力帶你上太空的異常嗎?」

「我碰過不少其他超自然生物,但還沒碰到過至高神性或是有能力帶我脫離地球軌道的。也許你沒注意到,地球還滿大的。如果我知道他們在哪的話直接去找他們的確會比翻人類留下的垃圾輕鬆得多。」他嘆了口氣「我真應該把當初深红之王幫他兒子準備派對時發的邀請函留下來的。」

「等等,兒子?他啥時有老婆的?」

「你不知道?他還不只一個老婆,有七個呢。」

「……我得再多喝一點。」

又灌了幾瓶酒下肚後,682再度開口:「話說,我曾經上過一次太空。」

「真的?」

「當然不是我自願去的,基金會的人想要試著用他們的異常技術太空船消滅我。」

「所以誰贏了?喔,我知道你沒死啦。」他比了個手勢表示這是廢話「我的意思是,你有沒有……」

「有沒有拆了那艘船?」682冷笑「我是很想攬下毀掉它的功勞啦。不過很可惜,我只是和他在另一個星系打了一架然後就被送回來了。」

兩獸不發一語的盯著星空一段時間,然後饕餮突然提議:「既然這樣,你要不要陪我一起上太空?畢竟你有經驗了。」

「當真?」682說「我可不是自己飛上去的,我是被基金會的人帶上去的耶,那可算不上甚麼經驗。」

「那也算是比我有經驗了。而且,對你而言有甚麼損失呢?你不是說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幹嘛?」

「好吧。」682思考了一陣子後回應。然後他大笑了出來「一隻巨大蜥蜴和一隻巨大狗一起尋找飛向太空的方法,有甚麼事會出錯呢?」

「事實上……我有個主意。」饕餮說「我的能力只能在別人要求時發揮作用,所以如果你願意照我說的做的話……」然後他在蜥蜴的耳邊說出了他的主意。

「你認真的?這會有用?」

「沒有理由他不會有用,我說過我沒失敗過了。」

「好吧。」682吸了一口氣「我命令你吃掉我們故事的Bad End。」

饕餮露出笑容,張大他臉上那血盆大口,然後……「完成了。」


於是,就這樣,兩頭野獸踏上了以星空為目標的旅程。

不論結果如何,他們知道他們不會走向Bad End。

「喂!我以為你說你把Bad End吃掉了!」682身上長出了眾多眼睛,大多數都朝向後方緊盯著那隱約的人影。

饕餮依然在駕駛座後方,試著加速逃離。只是每當那人影脫離他們的視線範圍,下一秒又總會出現在他們視野中。

「我是吃掉了Bad End沒錯,但我可沒說過抵達結局之前的路程會一帆風順啊!」

只是看來,他們的旅途會比他們所希望的更峰迴路轉一些。

不過……那也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