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
评分: +12+x



他梦见有人敲门。

窗外的天色染着末日似的血红,洒向房内的辉光缓缓荡漾,仿佛血液在地面汇成长河。

眼中所见之物被世界起伏的呼吸微微扭曲,只有光所照不到的黑暗是唯一清晰之物。

不能被找到。

他疑惑这个突然挤入脑海的想法,身体下意识地向着大门走去。

身边的事物伴随着他的运动变得活跃起来,蒸汽蠕动着从烧开的水壶中钻出,火苗欢欣地舔舐着渐渐漆黑的木柴,头顶的白炽灯轻轻地眨了下眼睛。

他清楚地知道背后的黑暗长出了有绒毛的螯肢,苍白的肉体内传出了海浪的潮涌,梦境的深处有着祂们苏醒的声音。

他感觉到某种气息从他周身的每一个毛孔蒸腾而出,一种熟悉却又从未被察觉的味道氤氲在每一丝空气中。没来由的,他想到了吸引乌鸦的死尸,引诱邪祟的仪式,还有残阳下的墓园。

一切,停歇于他的手触及冰冷的把手。

异常……

这个词汇,伴随着耳语似的呢喃,占据了他的心神。

窥视神秘……

他看见了陌生的自己,身穿着一身白色的科研服,经过一扇扇铁铸的大门。一丝丝与他同样的气息钻出门缝,悄悄地踩着他的步伐,在他投下的影子中爬行,等待着寄宿他体内的时机。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

他的身影穿过洁白的走廊,穿过奔涌的人潮,穿过无人的密林。他的眼中,漆黑的瞳孔看不到丝毫光明。他的嘴角,死死地咬着一抹僵硬的微笑。

“我们,都是一群可怜虫。”

他亲眼看着自己跃入时空之外的裂隙,消亡在漫宿的匆匆一瞥中。他的身形逐渐在浩瀚的星河与无止境的低语中崩解为血、骨、肉,然后混合成某种粘稠的生命与这不息的世界融为一体。

画面的最后,他的感官中只有光的闪烁和分不清虚幻和真实的对白。

“记忆删除剂已注入,他的离职手续办好了吗。”

“你将永远无法摆脱……”

“他后续的工作有对接吗,还是说基金会直接安排他一笔养老金。”

“你将深陷泥潭,承受神秘的侵蚀……”

“听说离职后的人基本都没啥好下场,你可别说这事是我说的啊,但是安保部这周已经是第五次接到离职人员的死亡和失踪报告了。”

“你的脑海将充斥未知的低语,你将时常走进陌生的小巷,你将目睹现实在你眼中扭曲、漫宿的光芒渗入夕阳下的街道,祂们将时刻注射着你……”

“你说是不是干基金会这行的,这辈子都逃不掉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有一天,你的家门会被敲响,别担心,是我们来救你了……”

门后,漫宿的辉光下映照着运转的星河,他感受到自己散发的气息正源源不断地充实着“来客”这个概念。而那个没有实体的访客,正渐渐清晰,化为那个身披白袍的自己。

来人的眼中噙着莫名的笑意,伸出来的手上带着大小不一的创口,一双双隐秘的瞳孔正透过躯壳的窗户窥探着他的脸庞。

“加入我们吧,向将你推入深渊的人复仇。”

他点点头,嘴角扯出一个扭曲的弧度。


“喂您好,上海中心出版社(Shanghai Center Publishing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他没有说话,撕开的伤痕中自有不明的呓语逃逸而出。

“好的,对于您报告的离职人员失踪事件我们将尽快派出特遣队进行探察。请您前往就近的站点配合我们的调査工作。”

他的眼角悄然裂开了血红的缝隙,漫宿的道路在其间延伸。

“最后请告知您的工号和姓名以作登记。”

他顿了顿,神情中透露出说不出的嘲讽。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