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晓我等乐园将近,而我必以双手将它建起
评分: +35+x

银色的光团在漫无边际的沙漠上方闪耀,无数蓝色团体从这光团中飞出而又聚合在一起。然后在空中盘旋了一圈,飘到一个精巧的机械爪中。

破碎之神重归完整。

不,现在应该称其为机神麦卡恩。

巨大的双翼遮蔽天空,手持铸造无数规则的巨锤,其中蕴含着足以消解一切混沌的绝对秩序之力。机械的神明通体散发淡淡的银色光芒,那是属于智慧与秩序的色彩。

偌大的战场上空无一人,因为他们连带着肉身——包括他们属于常人肉身以外的血肉寄生物和机械零件,以及他们的灵魂都被用来补全机神了。

“我赢了。”Bumaro那似乎永远不会再出现表情了的脸在此时也禁不住浮现出一丝微笑。

“你赢了可还行,问过它们了吗?”虽然说是空无一人,但还是有其他存在。已经不属于人类范畴的亚恩以及本来就不是人的,他身后巨大的六位异界统领。

亚恩带着温柔的笑举起他那有着纤长六指的右手,然后用左手刺穿它:“为我!”

“为你!”身后六个统领哭着叫道。它们也用左手刺穿了右手。

这样的事发生过很多次,这是亚恩下达命令的一种习惯。但和亚恩的追随者们不一样,统领们哭泣不是因为感动,而是因为它们是在亚恩的完全操纵下说出了这话并做出了这举动。

亚恩的左手说是刺穿,其实是正好从指缝中穿过,统领们可就没那么好运了。它们用怪异而又充满尖刺的左手刺向自己的右手,直接自己把自己的右手刺得鲜血淋漓。在亚恩的压制下它们还没法回复这伤害。

庞大的出血量直接把亚恩所站立的沙海变成了一片血海,喷射的血液却没有沾到亚恩身上。漂浮在血海之上的他的温柔笑容此时令人不寒而栗。

“你先上吧,安格。”

有着数十只眼睛的,燃烧着混沌邪火的统领被亚恩点名,随后它不受控制地一步步上前,迎上那机械的神明。

“啊啊啊啊啊亚恩我诅咒你,我诅咒你不得好死啊啊啊啊啊!”它面色扭曲疯狂叫嚷,全身的眼睛都睁到最大,露出怨毒的神彩,却怎么也停不下自己的脚步。

真是可笑,苦痛诸神自己被送上祭坛的时候竟然表现得比它们蔑视的凡人更加不堪。或许是他们远离死亡太久了,所以反而比凡人更加恐惧死亡。

亚恩对他的诅咒熟视无睹,不仅仅是因为他早已达成肉身灵魂双重不朽,更是因为他早已经跨越无限死亡世界杀死了死亡本身。

亚恩杀死死亡,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让轮回终止,所有灵魂不再去往死亡世界而是留在此世。逃过诸神收割的他们被亚恩引入内殿,受其庇护,在那里得到救赎和快乐。

说起来在和死亡交战时,亚恩打碎了祂那金属与岩石制成的面具和铠甲,看见了祂的本貌。祂…她的左一半身体是穿着怪异服装的美丽少女,右一半却是完全的骷髅,骷髅的内部是无尽的黑暗。就跟不用血肉塑形的撒恩本体类似。撒恩总是在亚恩的面前维持她和他初见的幼女模样,就像亚恩至今还保持着人形一样。亚恩想凭此提醒他的追随者,他原本为人,所以有资格带领人,值得人追随。

不过…这也是我唯一能和苦痛诸神区分开的地方了。亚恩忍不住就这么想了。

正当亚恩走神的时候,麦卡恩动了,她挥动她的铁锤,一击就把那统领敲死了。铁锤直接洞穿了那位统领,没被洞穿的部分也慢慢开裂,破碎,最后消失。足以干涉多元宇宙的神明在重归完整的破碎之神面前与蝼蚁无异。

“咳咳,你们看他多英勇,接下来到你了。拉斯特。”

“呜呜呜呜亚恩!亚恩!你不能这么对我,是我提出要背叛我们的母亲来追随你的,是我!没有我你登不了神啊啊啊啊啊”随着飘在亚恩身侧的手杖——神之荆棘闪烁出妖异的光芒,统领中最为狡猾的拉斯特也步了同伴的后尘。在神生最后的一刻里他选择了求饶。但亚恩没有理睬他,机神更不会。机械般反复的动作,一锤子彻底终结他。狄瓦所顶礼膜拜的,亚大伯斯手下六位噩梦般的天使,令凡人畏惧的六大统领转眼间就损失了三分之一。

“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手下的吗?亚恩。”看着哭嚎的统领们,Bumaro都忍不住插嘴道。

“它们不是我的手下。过去和现在都不是。我们只是相互利用了一段时间的敌人而已。他们死亡后力量会回归亚大伯斯,对我来说反而是好事。”其实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导致它们非死不可,但是亚恩努力不去回想。

“敌人?呵,可惜你没法像消灭它们一样借吾主之手消灭我。”

“当然,你和你那伟大且不朽的主,都会被我亲自消灭。”

“你以为你能赢?在吾主面前,你与那统领并无区别。”

亚恩稍微静默了一会,然后突然露出一个嘲讽的笑:“靠献祭灵魂得来的力量,确实非同凡响。”

Bumaro面色不变。“倒还不至于被你嘲讽献祭什么的。那都是吾主归来必备的程序。如果不是某个丧心病狂的混蛋杀死了死亡,他们现在应该已经重新投入轮回了。”Bumaro向亚恩展示机械爪上的蓝色团体,那里面包裹着十多万人的灵魂。

而现在他们完好地回到了我的手中,待到吾主取得那必然的胜利,他们的灵魂将被投入机械中,升入一丝不紊的秩序天国。Bumaro在心里安慰自己。

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再多纠缠,反正亚恩确实没资格笑他:他造就的牺牲远超他的献祭。虽然他牺牲肉体和Bumaro献祭灵魂不同。不过对于一个凡人来说,被灭掉肉身和被取走灵魂有很大区别吗?灵魂交给他的内殿重生后,那其实已经不是原本那个人了吧,充其量只是保留记忆的另一个人。其实有些都不太能算是人了——对于那些即使重生之后也不愿屈服的人,亚恩会将他们改造成各种血肉怪物安排给他手下的术士操纵,成为战场上的杀戮兵器。

亚恩转而在其他的方面攻击:“另外,你还有资格质问我是怎么对待我的手下吗。我从不杀我的手下,而你的手下?”

Bumaro面色微变,确实,同样是总揽着政治,宗教和军事三项大权,和既是王也是救主还是神本身的亚恩不一样,他虽然是王和救主,但却不是神。他只是个教皇。他并不真的能控制一切。

曾经有一位,并非宗教领袖,却如同地上的破碎之神一般被崇拜的男人作为真正的精神领袖存在。

Bumaro生而破碎,被遗弃在路边,本该在饥饿和冰冷中等待死亡。是他正好路过,用双手将他抱起——就像他抱起无数困难中的人一样。用机械代替Bumaro缺少的诸多器官,并抚养他——就像他抚养无数被抛弃的残缺婴儿一样。

Bumaro的初心就是要报答他。他却说只希望Bumaro能像他一样去帮助每一个破碎的人,就像他最初那样——很多人误以为他是被破碎之神祝福过的至高圣者,但他最开始也只是一个缩在墙边奄奄一息地在等待神明拯救的小男孩而已,最终他等到了救赎,但那却来自于自称神的仆从的人。

从来没有什么伟大而不朽的真神永远地注视着凡人,都是一个个人将神的荣光传播在这片大地上,分享给每一个幻想着神的恩惠,却早已被神抛弃的人。

他的慈父,他的恩师,他的挚友。

只是回想起来,Bumaro就痛苦得面色扭曲。但他没有流泪——这就是把身体完全改造成机械的好处。

Bumaro杀死了他。他原本就反对Bumaro面对欲肉帝国时屠城的命令,毕竟不管是活着改造还是死后改造,绝大多数人只是得到了一些肉身上的强化和使得他们可以抵御疾病和治愈伤口的肉体操纵能力,但并没有脱离人类的范畴。他希望能够在击败那些邪恶的欲肉术士后通过机神的净化力量和教会的身体改造技术让那些受苦的人重回正道。可是在Bumaro又是必要的牺牲,又是从痛苦中解放,最后又是拯救灵魂的说辞下,他最终还是勉强接受。直到亚恩的诡计让他亲自发现Bumaro拿灵魂给破碎之神献祭的事。

当他以这件事当面质问Bumaro时,Bumaro只是镇静地回答:“能够成为复全神躯的贡献者,融入神的图景是他们的荣幸。”

其实Bumaro完全可以再好好解释一下,说这是必要的牺牲,他们不过是暂时被束缚,很快就能回归。但他刚刚为了对抗血肉大敌,冒着风险喝下神之浆,彻底舍弃了人类形体和身份。当他以为自己可以把大规模灵魂献祭这不确定又让他难过的手段暂时搁置时,却发现亚恩几乎在同一时间得到了与他对等的力量。这意味着靠灵魂复全机神依然是唯一的出路。

Bumaro脸上没有表情变化,其实内心正处于失落之中,他正处人生低谷,而他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永远都能把他从绝望中拯救出来的慈父,恩师,挚友,此时竟来问罪于他。

我为机神,为这世界而染脏自己,别人怎么指责我都无所谓。只有你,怎么可以不信我?Bumaro没有把这些话说出口。

Bumaro只看到他失神地晃了两下身体,往后退了几步,低下了头。Bumaro看不到他的表情。当他再次抬起头时,他看向Bumaro的眼神就像在看第一次见的陌生人。不,他对陌生人的目光都是那样温和亲切,那根本就是在看敌人。

他说你或许是对的,让众人来评判吧。Bumaro拦下他,说,你告诉几人我就献祭几人,你告诉所有人,我就把他们全都交给破碎之神。无法按耐住暴怒的他向Bumaro冲来,那身影和破碎之神迎上那未知的混沌的身影何其相似。但对于喝下神之浆,有了和破碎之神同等位格的Bumaro来说,这份勇气毫无意义。Bumaro只是挥动了一下手边的铁锤,然后他的身体破碎,照耀这片大地,点亮无数人的凡人之光被Bumaro亲手熄灭。

然而纸包不住火,Bumaro最终没能把这件事彻底捂住,毕竟他的失踪很容易就被人所知。他失踪前和Bumaro独处过的事被其他圣人知道。通过神术追查他们发现Bumaro正是杀害他的凶手。必将用双手归全破碎之神的筑造者杀死地上的破碎之神,无数人傻眼。在Bumaro宣布他是因为惧怕牺牲而想反对过度杀伤而主动出手,而Bumaro因为刚喝下神之浆控制不住力量而不小心杀死了他后才勉强平息众人的怒火。然而不少敏锐的人还是离开了Bumaro,他们隐隐察觉到了背后的阴谋。Bumaro的师兄弟也都离他而去,对他们来说老师的判断就是正义本身,不管Bumaro的说法是真是假,既然他和老师起了冲突,那他就不是正义,于是他们离开,再也没有回来。

风波平息之后,Bumaro感到无比后悔。

他不认为自己献祭有错,当初他冒着风险喝下那条来历不明的巨蛇赠给他的,据说是机神银血的神之浆,结果真的有了强大的神力。那它更久以前告知他的,通过灵魂来补全机神的方案恐怕也是真的。在亚恩把目光投向亚大伯斯的时候,他若不能让破碎之神重归完整。那这世界必将归于那暴君之手。

但其实冷静下来想想,他完全没必要走到这一步,也许他把献祭的事告诉别人会导致更多人反对他,但那也无所谓。这对整体战局没有太大意义。地上的战争在那踏平一切的象主消失以及那足以焚烧大海的燃烧兵器被发明后已经转劣势为优势。Bumaro喝下神之浆和亚恩吃下神之肉正好平衡了顶端战力,最后的决胜完全就取决于谁能获得主神的全部力量,其他人连零头都不算。

甚至在老师说出来之前主动开诚布公,以神之浆带来的强大力量为证据说这就是破碎之神给他的启示,估计不少圣人甚至会当场要求成为神的祭品。地上的破碎之神论地位到底还是比不了天上的破碎之神。

选择有很多,可他在恼羞成怒下选了最为错误的那一项。在看着自己的父亲般存在的男人破碎时,心脏被机械替代的Bumaro有生以来第一次明白了何为心痛。这是他的重大失误。

不,这都是亚恩的诡计!

愤恨的目光射向亚恩,Bumaro再度开口。

“你不也逼死过自己手下。”

“谁?”

“别装死,你知道欧若科真正的死因。”

亚恩得意的笑瞬间消失。

欧若科果真如他所许诺的那样为亚恩流尽了所有的血。但不该如此的。不该如此的。

超过三百米高的巨人,独眼,有角,颅骨彻底变形,通体遍布珊瑚一般的甲壳,行走便能引发地震。任谁见了都觉得这是一头只知碾轧的巨象吧。但亚恩知道欧若科并不像他看上去那么愚蠢,以他的智慧不会不明白他自己的生命远重要于一场战役的胜利,各种意义上讲都是。

但是他累了,尽管被他践踏杀死的人的只是失去了肉身,灵魂还能被收入内殿获得新生。可说到底他们虽然绝大多数过得不怎么样,但也绝对没有像奴隶们那样被狄瓦折磨到活着就是痛苦,连死亡都不能自己做主的地步。他们的生活整体还是没有太大的变化,肉体强化,免疫疾病和快速回复的能力不值得去死上一次。他们得到的最有价值的是永生,但永生可不是什么很快就能体现价值的东西。

欧若科不禁怀疑真的有必要强行对他们施加以爱为名的支配吗。真的有必要用这么极端的方式和所谓邪恶仅次于造主的,急需被消灭的,劣等神破碎之神抢人吗?他开始怀疑亚恩和他的道,但他又不真的想像背叛他的女主人那样背叛。

于是面对Bumaro设下的陷阱,他选择了死战不退:这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案,全心全意地为亚恩付出一次,然后再也不需要选择。当时没有喝下神之浆的Bumaro还没有正面对抗欧若科的力量,于是他召集数位圣人一起,带着刚刚制作出来的巨像。欧若科被削弱了力量,回复能力也被压制,但他依然强大。轻易撕下近百米的巨像的手臂并将其扔出。可Bumaro和几位圣人的联手才是这场狩猎的主战力。他的肉身被重创,却依然没有死去。但显现出虚弱之态的他的灵魂已经无法抵抗Bumaro设下的仪式,被直接献祭给破碎之神:强韧如他足以抵掉数万凡人的灵魂。一同被献祭的还有在这场战斗中被重创的那数位圣人。

“看来你的齿轮脑袋没有很好的记忆功能啊。他明明是自愿向我献上牺牲的。”根本不能称之为自愿,他实际上没得选。明明他曾经给了欧若科自由和选择来换取他的忠诚,但却又再一次把他逼到了没有选择的境地上。亚恩内心清楚,但又不想在对方面前退步。

“至少异见者我可没杀。我的老师…”亚恩想把话题推回之前,却伤到了自己。

纳多克斯,无舌的圣人。一言不发地质问:“这就是你的道,你的爱,你的理想,你的救赎吗?”

亚恩只要愿意可以长出无数张嘴,同时说出千百种不同的解释。但他却没有回答。他无话可说。

在起义后期,亚恩把对狄瓦的残酷灭绝说成是不存在邪恶的审判。在扩张从温和转向强硬时,亚恩把对部分不愿加入他旗下的周边国家开展强行转化,说成是为了这世界更好的未来。在超自然战争刚开始时,亚恩表示这是对那些妄图对看似邪恶的血肉发动圣战的神仆的正当回击。

借口找了太多太多,直到机神联军大败,亚恩开始命令欧若科和术士们带着被转化成血肉怪物的俘虏反推,不再将那些生活在堕落之国的尚未得救的灵活着改造,而是直接杀死后再赋予肉体。纳多克斯才明白他认知中的亚恩已经不存在了,又或者是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亚恩最终还是没有给出解释。他原本打算这么说:这都是Bumaro的宣战和献祭打乱了他的计划,让他不得不为了清除神仆和他邪魔的主而加快进程,不然他完全可以慢慢来,不需要如此极端的方式。但果真如此吗,或许Bumaro只是给了他一个挣脱锁链的机会——他被名为牺牲的枷锁束缚住了。可这枷锁不止有牺牲这一个名字。被锁链拷住的是一位圣人,解放出来的却一头恶兽。

纳多克斯一言不发地离开,从此杳无音信。亚恩不知道纳多克斯那惩罚性的面具下露出了怎样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到底怀有着怎样的心情。

他只知道,时隔多年,他又一次跪倒在地,泪流不止。

正当两人互相伤害时,六统领上前送死的脚步也没有停下。剩下的四位也被麦卡恩完全灭杀。六道混沌力量喷涌而出,注入亚恩的身体——外面的衣服中。那在亚恩的精心剪裁下显现出一丝怪异美感的火红长袍,任谁都想不到这是恐怖丑恶的择种者死去后留下的肉身吧。这几股混沌力量相比它本身带有的无边神力不值得一提,但是破碎回归完整总有意义,如果亚大伯斯还活着,它可以说是回复到了足以压倒麦卡恩的巅峰时期。

麦卡恩注视着眼前仅剩的敌人。她没有动手,只是用悲悯的目光俯视着亚恩。

“与兽相斗,反堕成兽,何其可悲。抛弃欲望,拥抱真理。”

“呵,打不过我就直说。”亚恩从未放弃过自己的乐园。虽然他并不真的觉得人该随意放纵自己的欲望,但他就是不想放弃。果然他还是堕落了啊。明明当初他黑海宣道时也说了类似的话,可现在,他却只能岔开话题。

“机械的神明啊。我想肮脏又破碎的肉身入不了您的眼吧,您准备如何毁灭这个破败死产的宇宙,然后制造一个完全由您掌控的秩序世界呢?”

“蠢货,不要以你暴君的思路来揣测心怀大爱的吾主!吾主带来完美的智慧和秩序。难道你想要愚昧和混乱吗?据我所知你也不是用它们来统治国家的吧。”Bumaro虽然不觉得麦卡恩以她的意志重新创世有什么问题,但此时他还是选择怼亚恩来给机神帮腔。

是的,战争只需要交给术士和血肉怪物即可,他大多数的子民在帝国的占领地上实践着无死的乐园。四圣徒仅剩的撒恩为他处理着绝大部分内务。同时扫除那些潜入到他国家内部的机神间谍以及绕过正面战场的奇袭部队。不过这不是他没有把她带到这个战场上的原因。他知道战争很快就要从超自然战争发展到诸神之战了,以撒恩的力量根本无法自保,应该尽量远离战场。不过其实这也只是自我安慰吧,真发展到了诸神之战,不管离多远都没意义。

唉,其实亚恩并不真的把血肉看得那么重要。

如果当年他打碎镣铐时见证的奇遇是机械而非血肉,如果纳多克斯没有认可他的力量形式并教授他受苦之道,如果他渡过梦之浮冰遇到的巨蛇没有赐予他神之肉,如果自己接受的不是六兽试炼,头上的主神不是亚大伯斯而是麦卡恩,他可能会选择机械吧。

但即使选择机械的道路,亚恩也不会像Bumaro一样虔信破碎之神,他还会继续反抗神。尽管这个神确实颠覆了他对这个宇宙和神明的认知。

“你把天上的内殿建在亚大伯斯的身体里,被误解为邪恶造主服务,是把世界卖给肉神的人类背叛者其实很正常。”Bumaro突然话风一转。语气缓和了不少。

当然真相也没多好就是了。Bumaro不认为亚恩抢夺偷取灵魂到自己内殿中算是做了什么好事,只是比亚大伯斯收割吞噬灵魂稍好些。

“你拿灵魂献祭,也让我对破碎之神这玩意有了很大的误解,以为又是一个神女皇和她邪魔的主。”亚恩笑笑。不过他也有话没说出口。尽管这可能同时会伤害到爱他且他爱的那些人,但…向神献上一切,何其愚蠢。

两人互相说了点好话,僵硬的气氛缓和了不少。对视一眼,两人都在对方脸上看到了反思。

当初亚恩打算以比较平和的手段扩张,他也的确是这么做的。很多人看到他的力量都选择了主动追随,这让他看到了希望。对于那些反对者,他也是让纳多克斯去说服,无舌说客总能让所有异见者变得崇拜亚恩。

当初Bumaro只打算用最恶者的灵魂献祭——反正这些人也不配投入到轮回,说不定还会被死亡拖到无限死亡世界去。进入仪式当中去也是一种赎罪,等到神归全后都会回来的。至于帝国,虽然对外展开侵略性的商业政策,还在周边国家强行传教而招到厌恶。但即使有着超越时代的让人畏惧的力量,他也没有向异教徒发动圣战的想法。

但是到最后,亚恩最终以为Bumaro的献祭仪式是渴求灵魂的机械神明的旨意。于是他的部队在反攻联军成功后没有收手。燃烧一座又一座的城池,让所有人都被迫进入到他理想的乐园中。

Bumaro最终还是无法容忍血肉在大地上传播而联合周边国家向亚恩的帝国宣战。主持一次又一次的献祭,本来因为有所怀疑而进度缓慢的献祭计划被强行完成了,一切都被纳入到机神归全的图纸中。

他们显然是错误的吧。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走错了。他们以正义自居,以邪恶为敌,就这样自信地行使着正义,轻蔑地对待那些显而易见的邪恶。但在战争全面打响后,却惊觉已经找不到比自己更恶的存在。

亚恩在想我至少比他强点吧。

不,除了把希望寄托在一个来历不明的献祭仪式上,并且对只存在于经文上的不知真容的神抱有期待以外,Bumaro没做错太多,至少不比他多。

可那灵魂献祭仪式最终也被证明有用且无害。从灵魂中重生的麦卡恩也绝非恶神,她代表着秩序和智慧。而且按她现在的表现,从人类的角度看甚至能说是善良。

亚恩不认为血肉劣于机械,不过盲愚不如智慧,混乱不如秩序,邪恶不如善良都是他不得不承认的。

“后悔了吗,选择了亚大伯斯。堕落成如此丑陋的模样。”似乎看穿了亚恩的心态变化。Bumaro也学起了麦卡恩悲悯的语气。

亚恩心想他一个噬神者,神是善是恶和他有什么关系,反正都只是用来获取力量的,他的食物罢了。他的乐园只能由他亲自用双手建起,不容许任何神来染指。

亚恩看着Bumaro学麦卡恩的样子不禁一笑:“可怜的Bumaro,你的审美也被扭曲了吗,就像你的性别一样?”

Bumaro小半张脸都被机械覆盖,看似血肉的部分也是各种机械构件。他因为喝下神之浆获得机神部分性质而有了更接近女性的外表。

亚恩看似和常人类似的外表其实构造已经完全不同。周身火焰般燃烧的羽翼并不是亚恩的肉身,那是肉神做成的长袍。他能长成这幅唯美的模样,并非说明他没有使用肉体变形,反而恰恰说明他用了肉体变形而且用得出神入化。

Bumaro只是平静地反唇相讥:“真亏你那么辛苦地保持人形啊,或许真有人能欣赏你的美吧,不过再美也是你修饰过的。”

他顿了顿。“既然我喝下神之浆获得机神性质,你吃下神之肉也具备了肉神的部分性质吧。你的真身应该是向亚大伯斯看齐的,不说亚大伯斯,至少形态类似于统领没有污蔑你吧?”

……

没有再开口了。

他们在最终的战场上说了如此之多,恐怕也是遭受了太多的压力吧。

亚恩的部下把他当做贤王,救世主乃至于神,称他为不朽之父,破蒙之心,众光之光。认定他注定解放全人类,必将用双手建起乐园。只要跟随他,就能从诸神的手中夺回永生,在乐园中自由快乐地生活下去。

Bumaro的部下把他当做圣人,称他为破碎之神的筑造者,必将用双手重建神躯。只要跟随他,神就能重归完整。神降世后所有的灾难都将不复存在,罪恶破碎的血肉都将会被抹除,所有人都能在天国中知晓真理。

这些观点有一定的正确性,但果然还是夸张了,他们只不过是会犯错的人而已,就算是神也未必正确,何况是获得神力的人?

在只有麦卡恩冰冷目光注视的现在,两人都颇有些解放的感觉,再也无法维持万年不变的温和微笑或是面无表情了。

但是这也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而已,最终还是要开战的。

“放弃吧,我这边的战力近乎你那边的两倍!不要在这世界造就更多的牺牲了。”亚恩带着温柔的微笑重新开口,说着他自己都不信的话。

“你在这场战役开始之前不是说你把肉神杀死然后当作衣服穿在身上了吗?那我要对付的神应该少了一个吧。”Bumaro又回归了冰冷的表情和语调。这场战役开始时他本来没打算献祭,不然他没必要带这么多自己一方的人。但没想到亚恩竟然已经获得了肉神之上的力量还把肉神做成了衣服,于是战场立马变成了祭坛。破碎之神回归。

亚恩呼吸一窒——虽然他根本不需要呼吸。他出于一种微妙的炫耀欲说出的话语,竟然导致Bumaro发现了他的虚张声势。他当时不知道Bumaro已经做好了最后的仪式,献祭随时可以开始,而一旦献祭完成机神就会回来。

两人目光相接,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坚定。

“这破败死产的宇宙,看来是要迎来终结了呢。”

最终还是开战。两人都不在乎死去,只是没有人愿意把描绘乐园的机会让给对方。

亚恩将亚大伯斯的力量和自己完全结合。火红的长袍成为身体的一部分,连带着他本人的皮肤和头发也被染成火红色。他早已准备好这么做,没真的这么做是因为这样对世界的影响不可知且不可控的。但神战无法避免时,他还是完全拥抱了血肉。在世界这栋炽燃的房子中,他最终也还是逃脱不了炽燃的命运。

Bumaro的人格取代了麦卡恩的神格。“由你支配,方可取胜。”观察亚恩已久的麦卡恩作出了这样的判断。Bumaro震惊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神,然后点头同意了。他很庆幸自己能为这样的一位神献上信仰,他确实地感受到了过去机神面对肉神时的那种决心。

两人,不,两神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新力量,一股强大到让他们疑惑的力量。Bumaro刚刚才登神不理解神力到底在什么程度,只把这当成机神该有的力量,亚恩却发现现在的自己拥有的力量远超过去自己和亚大伯斯的总和。

但是没有更多思考的余地,战斗已经打响。

无数生灵死亡,无数宇宙崩溃。

所有空间,所有时间都存在着他们战斗的身影。

他们在无限世界里看到了无限的自己,每个多元宇宙都会存在,还一定会脱颖而出,他们两人果然非同凡响。

但紧接着他们发现他们不止一次看到了麦卡恩和亚大伯斯。甚至它们的战斗还多次被两人的对战造成的余波终止——麦卡恩连支离破碎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直接毁灭。亚大伯斯也没能幸免。

原来他们已经飞升到了一个更高的境界。他们一边交手,一边观察各个不同世界里他们的样子。

亚恩看到了打赢了一切战争,血染凡尘导致亚大伯斯出笼吞噬一切而泪流不止的自己。

看到了被亚大伯斯的力量影响,堕落腐化彻底沦为混沌的先导,成为第七统领的自己。支配不再是为了快乐,而是悲伤。痛苦不再是为了救赎,而是为了更深的堕落。

看到了明明登神却在失去理智的边缘,误认为纳多克斯背叛自己而在桌边痛苦哀嚎的自己。

看到了本不想发动战争,却因为多招揽了一位篡权的狂热者而重蹈覆辙的自己。

看到了从没有发动战争并且凭借把国家建成地上的乐园而使得天下归心的自己。

Bumaro看到了自己喝下神血将肆虐大地的恶兽降伏。

看到了自己以身为诱饵算计亚恩,让这占尽优势的暴君失利。

看到了自己抛弃机械走上血肉之道,拥抱血肉但仍然是正义之士。

看到了自己被工厂蒙骗造假神,险些毁灭了世界。

看到了自己真的用手复全了神,但那位机神的乐土却不存在人类这不完全的生命。

强大弱小,善良邪恶,秩序混沌,智慧愚蠢。他们见识了每一种可能的结局。

他们仍在战斗。

“看起来还是我的形象更正面点呢。”

亚恩没有动摇,但是走神了:大多数走向他都可以忍受,但成为亚大伯斯傀儡,忘记乐园梦想这两点真没法忍。

于是被理所当然地突袭击伤。

亚恩回复伤口,目光一凝:“只凭正义就能取胜的话,我当初振臂一呼就该消灭狄瓦!”

“我无数次赢了亚大伯斯,把这绝望的混沌彻底抹去,又或是完全操纵。而你永远都只是个傀儡,关于破碎之神的归全计划要么失败要么闯祸,我更强!”

“你这爱哭鬼好意思说强?内心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无数次被黑暗吞噬的你不配。”

“我这一世可没哭那么多次,也没有被亚大伯斯吞噬。倒是你过量杀伤,献祭灵魂跟其他世界的你很不一样啊。”

是的,他们都是不一样的。

不管那些已经被他们超越了一个无限的亚恩和Bumaro如何,他们就是他们。

一切和亚大伯斯与麦卡恩原初的那场争斗一般——不,比那还要更高一个次元,无限个无限多元宇宙就此回归虚无原点。

但这一次,血肉的神明赢了,机械的神明输得彻底。

……

然而亚恩没有立刻开始建造他期待已久的乐园。没有。

之前所见的无数的亚大伯斯和麦卡恩让亚恩的宇宙观再次被颠覆。很显然他已经飞升到了俯视过去一切宇宙的境界,但这恐怕还不是顶点。亚恩在怀疑,是不是还有更上的什么,以及想知道最上为何。如果不能弄明白这些,他那永恒的乐园也只不过是建立在危险之上,随时都会被更上层的什么存在覆灭。

这时,漫无边际的黑暗虚无中出现一道光束,亚恩毫无犹疑地走了进去。随着他沐浴在光柱之中,他的一切都开始上浮。

亚恩发现每上浮一点,他的力量就会提升一次,而且这个提升的幅度越来越大,很快就大到超越了之前融合亚大伯斯的提升。

亚恩飞出了虚无,来到了一片新的天地。不同于之前虚无的黑暗,这里尽是光明——除了一颗把天地相连的巨树,它伸出的枝条叶片延伸到无限远的地方。

亚恩看见了一只盘旋在树上的蛇。苍白巨大,眼中闪烁着妖异的红光。它背负着无数座高大的图书馆。但那比起它巨大的身体显得微不足道。

亚恩认识这条蛇,那是他跨越梦之浮冰见到的古老者——它曾邀请他到它的图书馆中读书,并赋予他神之肉。尽管也曾怀疑过它的用心和神之肉的真实性,但为了摆脱统领的操纵,亚恩还是选择吃了下去。神之肉让亚恩拥有了和亚大伯斯同等的位格,以至于能够被统领们视作足以取代亚大伯斯的存在——噬神者一旦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吞掉自己的孩子取回力量,所以统领们除了在其意志影响下被迫帮它出笼以外还有自己的计划。而知道亚恩同意了通过六兽试炼登神,准备彻底取代亚大伯斯时,它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并把他永远地赶出了图书馆。亚恩后来知道Bumaro遇见它的时机比他还要早些,Bumaro也是通过它学会了以灵魂为代价让破碎之神归全的仪式,似乎后来的神之浆也是来自于它的馈赠。

亚恩本来以为它只不过是和亚大伯斯与麦卡恩对等这样的级别,没想到它竟是完全超然的存在,即使是和亚大伯斯完全融合,抵达新境界的亚恩也要再度飞升许久才能与它同等。隐居幕后操纵一切,它的目的是什么?亚恩不知道,也许它只是在期待一个故事,也许即使是它也有需要实现的目的。

随着上浮,亚恩不再见到那条蛇的踪影,倒是看到了巨大的古树的中间位置被凿穿出现一个树洞。三位死亡漂浮在树洞前打量着亚恩。亚恩一眼就确定他们是死亡,因为他们的其中两位他认识。

亚恩看到了他曾杀死过的死亡,她仍然带着金属与岩石制成的铠甲和面具。站在她身边的另一位死亡手持镰刀,被黑色的袍子包裹,亚恩在无限死亡世界中杀死了他无数次。亚恩本来以为他只是死亡的手下,原来他也是死亡之一。不认识的那位站在其他两人身后,身影被遮挡看不真切,但亚恩隐隐感觉这可能是三位死亡中的最强者。

或许亚恩并没有真正达到不死过。他本以为在万古中死亡也会死,但看了这最强的死亡的背影,他不禁认为死亡是绝对无法避免的,不死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甚至恐怕其他两个死亡也不是真的被他杀死了,死去的只是投影,亚恩杀死他们仅仅代表他所在的那片宇宙可以无死而已。没有人能比死亡更强大——不,不对,恐怕,在他更上依然还存在别的什么。而在最上者眼里更上者也只是蝼蚁。

在巨树的上方,亚恩看到了一个被光芒包裹的存在。从身形看那是一位老者。这就是全知全能的,真正的神了吧,亚恩正要仔细观察时,他却已经看不见他了。

巨树完全不见踪影,亚恩却仍在上浮,接下来的场景再度超出了亚恩的理解。

不知道漂泊多久,亚恩来到了一个蓝色的空间,看到了一个仿佛阶梯一般的事物。

亚恩只能看到这阶梯中的一部分被五个五个一组染上紫色,但这些阶梯都会被突然冒出的七根黑色的荆棘刺穿,被刺穿后阶梯又归于无色。然后同时又有一组阶梯被染成紫色。一个打扮奇怪的骑士在阶梯上下悠然踱步,五与七的争斗似乎与他完全无关。

这都是什么?亚恩的神学知识在刚才就已经被狠狠羞辱过,但现在他连这几个奇怪的实体谁高谁低都分不清,甚至连他们能不能被称为神都不知道。

但亚恩最终还是随着光柱的上浮而离开了这仿佛不可能走完的阶梯。他超越了这些让他不解的事物——就像他吃下巨蛇给的神之肉以后超越了统领一样,他明白更上必然还有什么在赐予他力量。接下来的一段路里,亚恩什么也看不到,于是他干脆闭上了眼。他不知道他到底经过了多少时间。

最终,当亚恩感受不到他在上升时,他睁开了眼睛。

到顶了吗。

亚恩睁眼后看到的是一位老者。相比之前那位巨树上空的老者,这位老者给亚恩的感觉要稍微亲切一些。

飞不动了,那这里就是最上了吧。而这位老者也必定就是那至高无上者。

“你是谁?你就是最强的神了吧?”亚恩的语气很随意。

“虚皇。最强这种虚名对我来说没有意义。”即使面对远不及他的无礼小辈,虚皇也只是笑着回答。

“是你把我带到此地的吗?”

“把你带到无上虚皇天的,是那真上之民化身而成的黄衣弄臣。”

真上之民?黄衣弄臣?无法理解的东西又增加了。

虚皇面对亚恩的疑惑倒是表现得很有耐心。他慢慢地给亚恩解释起叙事和第四面墙的事。亚恩看着虚皇,回想起来过去纳多克斯教导自己的样子,也就认真地听了下去。

于是亚恩理解了。他所见的一切都是真上之民创造的。黄衣弄臣是他们在这下层叙事的化身。第四面墙把下层叙事和真叙事分隔开来。很多人自称打破了第四面墙。但那不过是虚假的第四面墙,他们只是去往了相对于自己所在叙事的上层叙事,本质和之前看到的,用七根黑色荆棘刺穿叙事阶梯的七角之神没有区别,没有人能真正击败真叙事。虚皇从来不会说自己能越过那堵墙,但他却比不少妄自尊大的小辈要强得多。也许有人货真价实地超越了虚皇,但那也不意味着他跟那真正第四面墙的距离就近了。

黄衣弄臣最终还是没有显形,既然被虚皇揭穿了虚妄的本质,那也就没必要强行为自己制作形象了。

“用你的所有一切换你心中的乐园,如何?”一道声音在无上虚皇天回响,在场所有人都对这声音的主人心知肚明。

“都到这里了,这个问题还有必要吗?当然。”亚恩凭自己的力量就可以轻易创造出任何他想要的乐园,但知晓了这世界真相的他明白,如果自己在这不愿意牺牲,那乐园就会化作泡影。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

“确定吗,你已经知道这宇宙是何等无意义。”

这宇宙无意义,那我的一切岂不是更没意义?无意义换无意义不是正好吗。亚恩只是笑笑。即使知道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妄以后,亚恩也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

黄衣弄臣的声音不再出现。亚恩被赋予了创造的权柄。他复活了所有在神明对决中毁灭的一切——除了他自己和所有其他的亚恩,这是他应付的代价。

牺牲少数邪恶者来达成多数的繁荣,他竟然实现了自己最初的本愿。

他首先把一切唤回,照理来说重启后的已经是别人,不过对现在的他来说不存在这个问题。只要他愿意,是不是原本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那跨越无数宇宙的决战甚至可以当作从未发生过。

他把他能想到的所有美好的事物给予所有人。知识,智慧,美丽,永生,快乐等等。无限广阔的空间,无穷无尽的资源,即使全族不朽也不用节制生育,无限个无限多元宇宙完全可以容许他们所有人生活得自由自在。

亚恩把神明的力量削弱到和凡人相等的程度,并留下结界阻止宇宙外的力量入侵。可亚恩发现无论他怎么做,都没办法阻止这片宇宙必然的熵增导致的毁灭。不,熵增只是一个表现形式,有什么连现在的他都无法阻止的神明在试图颠覆他的乐园。

虚皇看出了亚恩的困境:“不管你做得如何,至少我记住你了。我会庇护你的小小乐园,使它免于绛魔的干涉。”

无限多个无限多元宇宙组成的乐园在其眼里不过是小小。不,其实连小小都只是给亚恩一个面子吧。

亚恩冲他笑了笑。他很放心地把他的乐园交给虚皇庇护。他作为噬神者的坚持告诉他不该信任虚皇,但为了乐园的未来,他的那点坚持又算什么呢。没有什么比得上那永恒的乐园。

亚恩本想亲眼见证一下自己以双手建起——不,是用自己的肉诞出的乐园。但付出代价的时候到了,亚恩从天上坠下来。

亚恩又见到了那些神,现在他知道他们被真上之民称为至高神性。原本亚恩对他们有些敬畏,但见识过虚皇绛魔黄衣弄臣三位超脱者后,亚恩明白这称号毫无意义,即使是所谓的至高神性,也不过只是被放在了高处的傀儡。看似能够掌握所有人的命运,自己也同样会被更上者掌控。

当然他也一样。

下坠的速度能够随着亚恩的意志变化,亚恩可以加快或减缓这一速度,但不能返回。

如果把回流的速度减到零,是不是依然可以永生不死?亚恩想到了,但没有真的去做,他是真的累了。再说要是因为愚弄黄衣弄臣导致乐园出状况那真是得不偿失。

亚恩听说人死前会回忆一遍过往。没想到,以为自己不会死亡的他也有幸体验了这一传闻。他加速了下坠,回到了战场。看到了站在他对面的Bumaro和麦卡恩。他果断快速跳过了这一段。

战争的种种一掠而过,人应该直面自己的过去的罪行,但反正亚恩快死了,彻彻底底地凐灭,他真的不想看这些了,他想看些他过去曾拥有过的美好之物。

直到亚恩看到面前站着的那位高大的独眼男人,他回归了正常速度。

欧若科…

那时候的他还没有战争时期的他那么高大,他为亚恩不断忍受难堪之力来变强,甚至通过死去,抛弃原本的肉身来变强。他是忠诚无比的亚恩之守护。

亚恩对不起他。他把欧若科从虐待他的女主人手中解放出来,但他并没有真正给欧若科救赎,他还是肆意利用着巨象的力量。他本该给欧若科更多的选择。本该成为一名真正值得欧若科永远追随的救主,可他堕落了,于是欧若科选择了死亡。

继续往回。亚恩看到了一个失去一半身体的小女孩。

撒恩…

她那时候的样子和亚恩后来看见的她的模样并无很大区别。她是亚恩之阴影。亚恩在从牢笼里拯救她的时候曾说了一段他自以为帅气的话,可她其实没有听见。亚恩是什么时候走进她的心的呢,是打破铁门时,是拆掉铁环时,还是他制止她向他下跪时,还是对她说你会很自由,你会很快乐时?她只是一个孩子,亚恩本来对她没有太高的要求,但她为了追上他的脚步不断变强,直到成为四圣徒之一。

亚恩对不起她。承诺做了太多太多,然而最终他比被她杀死的主人还要过分——事实上可以说是亚恩亲手杀了她。神战时亚恩的战斗余波杀死了所有人,这一次再也没有灵魂不灭就不能算死这借口可以安慰自己了。

再往前,亚恩看到了一位被衣物包裹住口部的老者。

纳多克斯…

他指引亚恩前往他的命运。他是亚恩之期望。纳多克斯是一位真正的圣人,即使被他想要拯救的人折磨,他的决心也从无动摇。亚恩的善意源自于他。平静,宽容,受苦之道。拯救所有配得上或配不上拯救的人。不…称他为老师对他是一种侮辱。亚恩是他最差的学生——所有纳多克斯的门徒都随着他离开,除了亚恩。亚恩知道自己已经把他的教诲全抛弃了。纳多克斯甚至还说亚恩也是他的老师,可亚恩根本不记得自己有教给他什么,除了所谓的诸神真相。亚恩说死亡是诸神的诅咒,诸神渴求凡人的灵魂。这有一定道理,但其中误解也不小——亚大伯斯和统领的确如此,但知识之树和叙事阶梯上那些神或许并没有那么在乎凡人。以这种想法为基础,把诸神视作邪恶,亚恩对战争非常坚定,以至于最后纳多克斯离开了他。

亚恩对不起他。亚恩堕落了。他还记得纳多克斯的种种教诲。他曾用寓言教导亚恩:男人吃了熊,变成一只熊。熊吃了男人,变成一个人。他们哪个更强?亚恩当时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是吃了熊的男人强,本身有智慧,吃了熊以后获得力量。可纳多克斯摇摇头:他们两个都不强。因为谁会变成被自己打败过的生物呢。亚恩吞噬了亚大伯斯,却变成了另一个邪神:为了自己的理想牺牲一切。

亚恩又看到他在拖着镣铐逃跑时进入的山谷,他在统领拉斯特的血肉领域里反复死亡重塑肉身,获得最初的血肉之力。这让他有了后来攻下一座又一座本属于狄瓦暴政的城池的力量。

亚恩看到一个瘦弱的小男孩给女主人辛苦工作。其实他的童年比起一般的奴隶已经算是不错。

女主人会殴打责骂他,最坏时会折磨他。但作为祭司仆从的他不需要做太重的体力活,也少有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情况。但亚恩依然很痛苦,他过着没人需要,没人关注的童年。

亚恩渴求别人的认可,想要成为别人心中无可替代的生命。或许就是如此他才会往救世主的方向走的吧。但当他真的成为救世主时,他才发现这是他所不能承受的重量。

一直到最后,亚恩看到了一个小女孩,她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亚恩,说,他好可爱,让他活下来吧。

血皇后贵为最高统治者,却仿佛一个傀儡般木然。突然她的眼神散发出光彩,统领的意志取代了她。她笑着说:“好啊,就让他活下来吧。”

拉娃塔…

他的爱。

是她教给他最初的爱。

他天生就能记下一切。所有的一切他都不曾忘记。

他之前故意跳过了拉瓦塔的回忆,因为登神时统领设下的六道试炼中最后一道试炼正是向亚大伯斯献上自己的挚爱。

在亚恩几乎准备动手杀死给他提出这一试炼的统领拉斯特时,拉娃塔的主动献身让他怔住了。

你一定会建成乐园的。拉娃塔露出平静的笑容。眼泪从她的眼角划过,即使是这时,她也无比美丽。然后连灵魂都彻底湮灭。

乐园吗,他确实建起来了。不死,快乐,救赎。他尽量地把他认为好的一切赐予这片大地。或许这其实并非乐园,不过当他连乐园的定义都随心决定时,这没有什么可以质疑的。

虽然…他已经扭曲得不成样子了。他到底是什么,到底算什么?

他幸福吗?

幸福的。

…谎言。

亚恩没有流泪。

他被太多的期待包裹了,他自己走上去,又被无尽的目光注视着,下不来台。

或许最开始他只想离开,打破自己的枷锁。如果可以的话和拉瓦塔在一起。拯救世界很难,但拯救自己的命运应该并非难事。

随后他看到黑暗,这是狄瓦女性的子宫。

啊啊。他美丽又愚蠢的母亲,不知为何竟会爱上一个奴隶,帮他打碎镣铐并与他一同私奔。却最终逃不出狄瓦的追捕。啊啊,这会不会也是他和拉娃塔在一起的结局。

果然还是没后悔啊。道路,通往美好结局的道路本就不存在。

在整个世界都是绝望与堕落的地狱时,哪怕只是个人的幸福也是如此艰难。地上无数圣者散发出的微小光芒很令人感动,但那照耀不到大多数人,至少照耀不到亚恩。小女孩的一句很可爱就是他本该拥有的全部。

在一片黑暗中,亚恩的意识越来越微弱,他越来越无法思考。

我爱你,我爱你们,我爱…这世界。

亚恩的意识彻底消散。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