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是恋爱的恋
评分: +35+x

KOI%26DELTA

恋看着挂在横梁上的紫色带子,上面用银丝绣着“Cage”。

恋有点犹豫——毕竟你知道人类对于死亡有一种非常本能的恐惧。这也是她选择这条带子的原因,带子和“带子”——Delta Cage是“相连”的,那么自己执行的时候,带子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就会来救自己。

如果、如果这次能被救下来,那我一定能好好活下去。恋有点自嘲地想着,是不是每一个自杀的人都会有“如果被救就从此好好活着”的奇怪想法呢?

恋在心里阴阳怪气地嘲讽着自己——这要是什么紧急情况,自己掌握点儿什么机密情报不想泄露什么就罢了,这偏偏是个连空气都甜得发腻的情人节,这偏偏什么都没有。

然后恋把头伸进带子围成的环里面。圆凳抖着,让恋心里有点发慌。她略微用力气地低了下头,尝试了一下被勒紧的感觉。是说割自己的人伤口周围会有用来尝试的痕迹,上吊的人脖子附近也会有擦伤来着——原来还真的会尝试啊,恋扭曲地笑了笑。

头上传来了布料撕扯的声音,吓了恋一跳。那条带子几乎是最坚韧的带子了——因为那一端是另外一个人的生命。这条带子曾经被恋装饰在全身上下的各种地方,曾经在悬崖边吊住叶臣救了他一命,曾经胜任过多的数不尽的任务——尽管它只是一条带子,就像带子也只是个普通人,但是在站点却是个中流砥柱的角色一样。

然后恋抬头看了看那条带子,突然发现那条带子几乎快磨损掉了——这怎么回事……

——带子!!!

恋顾不得自己坠到山谷中的心情,解下横梁上的带子——这样带子就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在走廊中狂奔的时候,迎面飞来了一只机械蝴蝶——那是带子的求救信号!

蝴蝶见到恋于是改变了飞行方向,恋跟着那只蝴蝶狂奔,一直到了地下停车场。

映入眼帘的是坐在血泊中的带子,和举着枪的——熟悉的面孔。恋不安地撕扯着,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扯掉左手中指的指甲,然后渗出了一点点血。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恋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她不能相信,也不敢相信,曾经发誓效忠,能够把后背交给对方的搭档,手里举着枪,冲着伙伴的后背。

他们似乎刚刚结束什么谈话,那血流了一地,甚至蔓延到近在咫尺可以逃跑的车子旁,让车胎也染上了殷红。

那人微微笑着,示意恋可以过去,然后低声道了一句“抱歉”。恋有些站不稳,踉跄着挪到带子身边。带子的眼睛已经失神,渐渐没了焦点。恋抱着带子,喃喃着,“带子……带子对不起……对不起带子,你听我说,我真的很抱歉……”

于是带子用小得快听不见的声音说着,“小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呢,小恋没有做错为什么要道歉呢。”

“我早上……我我……我想自杀来着……但是我,你知道吗,我期望有点什么意外给我一个合理的自杀理由……我不该期望的……对不起我……我恶毒地诅咒了……我对不起……”于是带子看到了恋脖子上挂的那条带子,银色的刺绣上染了带子的血。

恋看到了旁边带子的车,“我带你走,带子,我带你走,我们回家。”尽管恋完全不知道自己说的家在哪里,但是逃走还是必要的。

然后什么东西抵在了恋的后腰上,宣告了对方对“走”这种决定的不满。恋此时已经泪流满面,颤抖着拥着带子,止不住地哭泣。她有的时候不是很明白这些事情发生的原因,但是她至少知道“发生了”。

“我不得不这样做,你知道我也有苦衷。”那人满怀歉意地说着,枪口却抵得更用力气了。恋把头深深地埋进了带子的肩窝。那直冲鼻子浓浓的血腥味中,恋找到了熟悉的、属于带子的气味。

快没有了,这种气味——再也没有了。

“你开枪吧……算上我一起。”恋的声音有些模糊,从带子身体里抬起头。她有些期望自己能多少拦下一枪,多少也算是为了带子做了点什么。她拾起带子的末端,塞进带子的手里,再把自己的手覆在带子的手的外面。

“带子,情人节快乐。”

人的某些无聊期望,来自于人的无知。

开枪的一瞬间,恋知道自己错了,自己彻彻底底地错了。她不懂枪,所以才能做出那样虚假的妄想。子弹击碎了恋的脊椎,穿过腹腔进入了与她紧紧相拥的带子的身体里。

——仿佛是掉进了漩涡。意识也好、力气也好、或者说灵魂都被抽离。恋的头急速下坠,两个冰冷的唇贴在了一起。

那条紫色的带子化成了看不见的烟,被血染红的银色绣线散落开,缠在两人的指尖,成了最后的红线。

MOSHED.gif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