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无洞察
评分: +18+x

今天的天气很好。电子屏幕显示外面的温度有22摄氏度,正是春天里少见的凉爽。再加上游侠号里经常是有从不知名的地方传来的冷气,所以室内会稍稍比外面凉一点。正是穿风衣的好天气。

Justin已经在游侠号的高级员工餐厅里坐下了,奇术带来的透明穹顶让虚幻的阳光投在眼前的麻辣锅上,牛肉闪着绿黄色的油光,鱼丸在翻腾。热气仿佛精灵一样在房间里传播着香味。椅子轻轻地随着他的摇晃而发出声。

很久没有和大家一起吃饭了。

你要去斯卡博勒集市吗?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香芹、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请代我问候住在那里的一个人,Remember me to the one who lives there,

因为她曾经是我的挚友。She was once the true friend of mine.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问着自己。

游侠号静静的在哈尔滨上空悬浮着,隐形装置让世界上最好奇的人也察觉不出它的存在,流线型的设计和隔音板使得室内没有一点噪声,在这里就是他的王国他的世界,这里没有一丝一毫能让他挑出毛病的地方。

可他就是很烦躁,莫名的烦躁。甚至都有点想把面前的食物统统掀翻的冲动,这其中包括他才烤好的熔岩蛋糕。以及凝起一层水雾的,装着苹果气泡水的玻璃杯。但他忍住了,好不容易。

他从来都是自信的,因为问题在他的面前总会迎刃而解。智慧,才能,奇术,不惭愧的说还有他的脸……这些都是他自信的本钱。但不知道为什么,墙角一只南瓜头状的气球让他觉得无所适从。上次聚会忘记拆下来的彩带装饰像幽灵一样在他的视线内不肯离去。窗外的云层仿佛也发出了嚎叫。

叫她为我做一件麻纱衬衫,Tell her to make me a cambric shirt,

香芹、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不用裁剪和针线缝合,Without any seam or needlework,

然后我将回到她的身旁。And then I shall return to her side.

这世上有令人伤心的事吗?

他从未经历过悲伤,至少在他的记忆里他从未体会过悲伤,因为他每次都不会失望。他从未有过悔恨,因为付出了全力就会有好结果,这是他相信的也是他一直做到的。

但他如何知道自己已经尽了全力呢?是EVE粒子流过他身体后那种异样的快感吗?是最心爱的冲锋枪不断地吐着火舌?是一轮战斗下来队员们齐声的报告?是他人真诚的笑容吗?难道有一天会有像游戏里一样的进度条恭喜你吗?如今的自己,真的尽力了吗?

周围的椅子空空的,他伸手将电磁炉的火调低了一点,盖上盖子。麻辣锅煮过头了或是凉了会变的不好吃的。

叫她把它在那座井里洗涤,Tell her to wash it in yonder well,

香芹、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其从未有过泉水也没有雨水降入,Where never spring water or rain ever fell,

然后我将回到她的身旁。And then I shall return to her side.

我们该如何面对命运呢?他如此向自己发问。

当命运来临的时候没有人会知晓。他最为清楚这一点,因为他知道自己不过是个上层叙事想象力的体现而已。身边的一切是他们的安排,没人可以改变。

此时他胸前的极天平徽章就变得如此讽刺起来。

在那个上层叙事敲打着那个世界的键盘的时候,他会听到在那个下午在彼侧的声音吗?他会知道清晨的那一声早安吗?他会为了那声无助的哭喊而心碎吗?

他们也会需要面对命运的吧。他这么想着。

叫她把它在那根荆棘上晾干,Tell her to dry it on yonder thorn,

香芹、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其自亚当诞生以来从未开花,Which never bore blossom since Adam was born,

然后我将回到她的身旁。And then I shall return to her side.

墙上唯一的机械钟响了六次。

一只橘猫从他的大腿上跳下。

他醒了,伏在桌上哭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