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觉类的其中一个亚种所表现的反常逆模因性质的例行报告会——摘录
评分: +36+x

<记录开始>

*关门声*

各位,过多的礼节我们就不计较了,时间紧迫,让我们现在开始。

大家可以看到左手边的是一份经过回收的旧地狱调查报告复印件,和这次的报告文件装订在了一起,相信在座各位已经提前阅读过前一部分了,我就不过多赘述。

经过仔细的研究,我们发现其中觉类的生物学报告部分在现阶段,具有相当高的研究价值。

文档将这个种族分为了两个亚种,可以读心的和不能读心的,但似乎是受到的某种阻碍或威胁,关于非读心亚种的数据严重缺失,仅仅提到了需要多加注意。

于是我们就在资料库里进行了检索,经过比对——

请翻到第14页

经过比对,我们到目前为止,初步判断这是一种具有逆模因性质的异常生物种类,记录在案的仅有一例与其相似,而且,高度相似

请翻到第16页

整场事件从5月14日开始,现在还没结束,详细的资料我会在之后发送给各位。
这个个体被记录发生在日本——没错,又是日本(Japan),在2015年5月17日,十三点多加九,嗯,也就是当地时间22:00左右,和那个地方靠的很近,具体位于Kanagawa(神奈川)县的Yamato-shi(大和)市,我们有充分的证据是同一个体所为,且容我继续。

我们当时侦测到了空间异常,并有我们意料之中的特殊频率电磁扰动,也就是记录在案的0.74MHZ左右并具有特征波段电磁波扰动,当进入半径范围内1.4km时无线电通讯设备也接收到了由于电磁场突变而带来的背景噪音。

当时有30多双眼睛和更多的检测设备死死盯住那里,由于是在半空中,夜间城市光污染十分严重,但是我们还是设法看见了几个,“人”,在上空飞来飞去,时不时发出各种颜色的冷光。同时,布置的康德计数器也报告了异常,因为都不约而同地小幅度下降了7.3休谟左右并保持着更强烈的波动,统计后的有效值也和结界内的测量值基本一致。

灵子探测器也起了反应,当时较早版本机械式探测器中的单摆摆动已经达到了平常的两倍,所以我们最初推测是那场事件中观测到这个逆模因个体的。

接下来是重头戏,整场“活动”持续了4个小时20多分钟,但当我们最后统计数字时,有δ-2、σ-3、σ-4三组人员报告明显比其余各组多了一次计数——不,不是他们走眼多数一次,而是多出来的就是我提到的觉类亚种之一,那个逆模因个体。

当时的分析小组认为那几组的资料分析也像您一样认为是他们数错了,就在前天,我翻到这几组的位置参数时发现他们不约而同地都是设置在最靠近现场的高度最高的三组,分别位于东部电力集团、克罗蒂亚大厦和帱之印株式会社的顶层,这几幢楼虽然不是当地最高的建筑,但他们依然是当时最前线的三组观察哨。

虽然一开始检视他们的录像时我们也没发现哪里和其它组别不同——感谢逆模因部门的支持——

*对逆模因部门主管鞠了一躬*

我们每个人都服用了两剂W药(用于短时间增强记忆,以对抗记忆删除或者逆模因造成的遗忘),终于发现了这个个体。

请向后翻到第17页

koish.png

高速运动中的目标

这里有一帧视频画面,攫取于σ-3小组的光学记录仪,当地时间23:33:12左右,各位都可以看见上面模糊的暗绿色身影,不是我们的艺术作品。各位的饮料里都加了一点W药,放心,会议结束时大概药效就过去了。

请记住刚才的画面,或者至少记住一些特征,必可活用于个体下次出现时,当然,我们的特工也不是吃素的。

根据我们的研究,这个逆模因个体的特性似乎仅仅于视觉类别的记忆上有效果,而且随距离增加而减弱,当然是在未直接接触的时候;但是当我们直接和其接触时会发生什么呢?我们猜测大概会是我们完全“忽视”掉其存在,在那个时候,也许该个体还能运用所谓的魔法将其存在从我们的认知里抹得一干二净。

鉴于目前的研究还不够深入——我们甚至还没有更多的相关信息,更别提我们关于这个种群的知识几乎全部来自于回收的报告。我们只能大致确定,这个个体或者种群起码能够随心所欲地施展某些逆模因特性,取决于个体差异,这个特性或许会让变得极度危险。

关于更深入的灵力学、奇术学、模因学等科学研究还需要更深入的探索以及对相关材料的回收,希望在座各位主管能够大力支持我们的工作,以便更深入地了解结界之内的世界以及那个世界中灵力、魔法、世界观的奥秘。

感谢各位的配合,请把文档交给我们的助理,虽然不是什么具有危害的模因,但我们仍需要尽量减少它的传播。

谢谢大家,时间紧迫,又有新的文档被报告发现,我得赶快过去。希望今后的拨款,不是,呃,希望今后的合作能够更加顺利。

控制,收容,保护。我们一周后再会。

*关门声*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