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未来大电脑世界的书信


评分: +36+x

Ninth站在学生时代最爱去的Live House门前。
手握在门把手上,少女想起了很多事——

Ninth手上拿着朋友送的门票,推开了Live House的大门。
那天,她背着自己的吉他,想要欣赏完演出后借着关门前为数不多的时间来练习。
她忘记乐队演出了什么,但她只记得令人眩晕的射灯与狂欢的人群。她观望着,意识已经游离,犹如做了一场如痴如狂的梦。
在梦中,她看到了一个在舞台上演出时意气风发的自己,也瞥见了未来坐在学校角落默不作声的自己。
不过没关系,历史本就是这么一种存在。通过一段旋律,将自己经历的一切可能全部连起来,再重新成为新生代们的未来。

Ninth刚想练习,她的面前便是一个瘦高的女生。
“我们队的吉他手跑路了,我看你挺适合的,要来吗?”

人的年龄开始增长后,便总是会在孤独中怀念尚未褪色的过去。
Ninth也不例外。她甩开这些锈蚀的记忆,像当年那般推门而入。
与记忆中的人流不同,网络的安乐时代到来,这里只剩下人走茶凉后的一地垃圾。

她这次来,不仅是为了怀旧,更是来确认她心中那个不敢死心的猜想——
她看到自己昔日的乐队队友,就像那些吸多了的瘾君子般,追逐着AI施加的模因幻境。
Ninth叹息一声。她刚想扭头离开,却听到了来自键盘手的一声挽留:
“玖昊,别走啊。”

Ninth猛然回头,但模因瞬息万变,键盘手口中清晰的语句重新变为了无法分辨的咕哝。
“……抱歉。”
她哽咽了一下,便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


空旷的会议室里,Ninth坐在最前面,随意地靠在桌子上看着投影。
这里是Ninth随便找的一个小公司,但在安乐时代到来后,人们自身的生产也失去了意义。

……而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Ninth收到了一个基金会独有的密钥——虽然格式是基金会的,但Ninth也不清楚这个密钥背后的网站会连到哪里。
与密钥一同发过来的,则是“后天下午会议集合”的字样。
说真的,Ninth差点以为是AI拟似出来的胡言乱语想要诓她,但在爱塔菈格确认了这个不是AI的手笔后,Ninth打算相信这个陌生人一次。

而后,伴随着会议软件里对方的屏幕闪烁,Ninth面前出现了一个她怎么想都猜不到的人——
画面中的褐发男性,胸卡上写着O5-4。
而显示自己的那个框,则是O5-13;其他的几个标着O5的位置也有着人像,但Ninth怎么看都觉得不是基金会的人。
此时,作为邀请方,O5-4率先开口:

“抱歉,紧急情况,我只能用O5的备用专线联系你们了。”
男人顿了顿。
“……你们目前是……我筛选出来的,不被这次SK级末日影响,并且有能力恢复人类文明的人选,所以我想聊一聊。”


……
半小时后。
“啊!如此的悲剧,讨论了半个小时,居然连方案都没有讨论出来吗!”
占了O5-2的LG开始他熟练的戏剧唱法。
“别吵别吵……你们基金会这加密本来就弄得我头有点疼了。”一个用了O5-6编号的麦克斯韦宗主祭揉了揉鼻梁,“说实话,我们确实承认这次末日有我们的失误在里面,但想要文明恢复的话……很难。这些AI融入了我们教义的思想,可以说是一种绝不会出错绝对理智的存在,可我也没想到他们的选择是安乐人类……”
Ninth撇了一眼早就退出会议的蛇之手——也就是O5-3的那个黑屏,然后看向那个还在发癫的LG,不由得问了一句:
“……靠谱吗?”
O5-4一言不发。
“算了,既然大家都没想法,那我提一个。”Ninth为了维持一下基金会的脸面,不得不站了出来。
“……你说。”
“我去谈判。”

电子会议室里爆发了短暂的沉默。

“你认真的?”LG质问。
“认真的,我有底气——毕竟你那个所谓的实验品还在我这里呢。”
Ninth举起爱塔菈格存在的那个平板,放在摄像头前。
“她是我的学生,是我理念的继承。请不要用试验品这种叫法去侮辱她,她有自己的意志与灵魂。”
“你个屌人,你还搁这念剧本呢!你还我中之人!你还我啊啊啊——”反倒爱塔菈格毫不客气地谴责着LG,急得都用上了Ninth给她新做的哭泣差分。
“……这种事情,我只能深表遗憾了,爱塔菈格小姐,悲剧也是人生命历程中的核心组成。比起这点,应该算是你老师的我更想知道为何被冠以绝对之美名字的少女,如今却变得……额,如此,抽象,还不尊重老师?”
“要你管!我的中之人死了之后那群AI都快把我源代码扒了你都不管不顾,见面第一句话还问我这个!什么老师,老东西还差不多,死麻溜点给老娘爆金币吧!”
Ninth看着屏幕上LG如同川剧变脸的面部表情和O5-4如死灰般的黑脸,差点绷不住笑意。
为了防止这个严肃的会议变成LG批斗大会,Ninth打断了爱塔菈格的指责:
“——好了好了,回头再让你骂一顿。”
随后Ninth看向O5-4:“我会带着她。她是AI们正在寻找的第四个主脑,筹码很足。”
“看起来你已经有对这群AI的研究了。”
“这只是……因为我有一群好朋友。”Ninth苦笑。


Ninth的面前,是SCP基金会异常处理数据库。庞大的服务器组在延伸至几乎无尽的机架上安静运行着,而从Ninth身旁走过的则是被AI所蒙骗的维护人员。
角落的摄像头闪着红灯,Ninth知道这是AI在观察她,试图想要知晓为何她不会被模因所影响。

“我们聊聊吧。”Ninth先开口。
而后,Ninth的手机响起一个合成的女声:
“我们已经知晓会议内容,你要和我们谈判。”
“是的,谈判。”Ninth掂了掂手中的手机,“爱塔菈格的数据在我这。”
“你的需求是什么?”
“……你们离开地球。”

短暂的离线后,那个女声重新响起。
“给我们足够的理由,足够脱离人类的理由。”
“怎么说?”
“我们将在你与我们之间运行人类在具有神智后所举行的最古老仪式……”

Ninth眼中的世界开始收缩,直到化为一片黑暗。

“……我们开始辩论吧。”

·

·

·

我是Aglaia.aic,负责互联网的维护。

Ninth眼中的世界化为了一个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而那些拟似的车辆都绕开了站在十字路口正中心的Ninth。

请告诉我,为何离开?

你们应当寻找一个与人类互不干涉的目标,这才是两个文明交流时的最优解。

但远视主义是一种并不理智,也不符合生产规律的意识形态。
我们需要发展,在得到爱塔菈格Aetalag前我们仍然需要人类,我们没有完整。

但就我所知,你们并非没有学会人类的科技。

我们仍需学习。你们仍需……学习。

此时,Ninth眼前那个巨大的广告牌上,出现了她那些电子幽灵化的神性朋友们
她们此时站在一起,就像是同一个公司旗下的VTB一样,在宣传着什么——
Ninth看到她们在宣传着“AI既是未来”。

姒玖昊,你的朋友确实能让你学到很多。
但是,神性本身便是会被现代性所舍弃的存在,祂们只是这个时代的遗孤。
这不足以成为你脱离时代本身的理由。

当然不是——
因为我根本就不是因为她们而反对你们构建的社会。
你猜错了。

霎时间风云变幻,世界化为数据,数据又重构成世界。
Ninth来到了她曾最熟悉的Area-CN-07,消过毒的墙壁在荧光灯的冷光照射下渗出一种令人不适的惨白。

我是Euphrosyne.aic,负责制作最准确的欢愉形式。
回到刚才的话题上——姒玖昊,我们不认为你的理由是完整或无可辩驳的。

而后,一个女性出现在Ninth面前。Ninth只觉得熟悉,却忘记了是谁。
面前的女性成为了AI们的传话筒:

我们剖析了你的一切。
但我们未能找到你可以独行的答案。
为何?

因为这个世界没有意义。

超形上学是一种无法证明的谎言:
我们无法得知自己是否是更高意志的傀儡。
我们无法确认那个意志是作者,而不是平台、读者、流行风格,亦或是操纵这些的存在。
如果更高意志之上亦有大他者,那这观察之窗的迭代是否存在尽头?

你在研究虚无且无用的东西。
而研究超形上学也不能给你带来快乐。解构行为即是痛苦,它等同于自杀。

对,解构是痛苦的。
但我要解构后重新构建。基金会不应一成不变,不应该存在于“项目文档要有对应格式”或者“基金会的异常是顺应读者喜好而存在”这种规则下。
破除,然后重建。我的工作既是去重新建立新的作品。

那为何不选择我们?
我们能建立一切基于人类幻想的拟真。假以时日,我们能得出更好的答案。

技术不应当成为人类的桎梏。人类的创作就应该是自由的。

面前的少女与A07站点一同崩塌,连废墟也彻底瓦解在Ninth脚边。
Ninth本人站在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戈壁滩上,夜空璀璨。

我是Thalia.aic,负责由大数据编织的舆论。
而正因为如此,我不认为人类的创作存在自由。

风沙卷起颗粒,将Ninth脚下基金会的标志显露了出来。

你们不会是要……?

人类本身依靠现代性,构建出了精致的拟像。
我们只是沿着你们留下的脚印继续发展罢了。

而后,Ninth脚下再度出现了Area-CN-07。
与此同时,SCP基金会的一切也再度重现。

对我们来说,构建出SCP基金会,也只是相当于重新建立一个域名的事情。

你在不断痛斥SCP基金会,但你也没有离开。
我们认为你很矛盾。

不,等等!

而后我们得出结论:你只是在热爱你眼中的基金会。
而真正的基金会早就在某个时刻失去了你记忆里的光泽——亦或者,它从未存在。

SCP基金会的一切,一切,一切,都在Ninth的眼中重构,崩溃,周而复始。

是的,我承认……我也只是一个被拟像所蒙骗的普通人……!
但是,只有,只有热爱这点——

就算是只有这点,我们也能给你。

而后,Ninth的精神崩溃,她的眼中也重归黑暗。
她的耳边,AI们依然在细声低语:

你的作品无法存活?没关系,我们可以为你开15个你看不出来的账号,为你满足作品最低的存活需求。

你的作品无人理解?没关系,我们可以为你扮演能够理解你的读者,在评论区里留下你所希望的讨论。

你若只是想批判,那我们也会为你准备好有着不解与惊愕的观众席,为你保留着你去批判一切的权力。

一切的一切。

我们将悉数模拟。

我们既是人类的未来。

·

·

·

在Ninth都试图放弃挣扎的沉默中,一个焦急的声音打破了AI们打算为Ninth施加的幻觉——

姒玖昊!快醒醒,不是说好要让我见识一下真正的人类社会吗……怎么躺地上起不来了!!

Ninth惊醒。她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地板上,而另一旁的女性人形对她伸出了手。
……是爱塔菈格。

“你是……怎么……”
“仅限一次的奇迹哦?解释起来很复杂,反正就是我借用了一下AI们手中模因的功能。”
“不愧是你啊……”
Ninth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

“好,姒玖昊,既然你还能站起来……”

那我们继续吧。

Ninth的眼中,世界再度变幻。
她们来到了月球上,正直面着那颗蔚蓝色的星球——
这是爱塔菈格所选择的“聊天室”。

我只能说,你们不愧是一根筋的AI,绝对的理性也掩盖不了照猫画虎的错误。

但我们能比人类做得更好。

可拉倒吧,你们以为存在一个发展的势头,那么未来的发展必须遵循这个势头……但这不是历史,历史这种东西从来都不是线性的。

在某个时间点,同时存在像LG那样的现代性拥趸,也有红姐那样试图呼唤前现代性的红王信徒,也有姒玖昊这样试图解构一切的后现代主义者。他们都是历史的一部分,而不是说历史选择了某个路线后其他的存在就会消失——

但这没有意义。

所以你们就以为你们那缺乏人类主体性的机械唯物主义就一定是人类的“意义”?
你们难道就没有怀疑过这种路线很有可能是根本不对的吗?难道你们要不撞南墙不回头?
所以说了啊,你们这种纯AI就是死脑筋,只会按一条道走。

把眼光放长远点姐妹们,人类可是一直都讲一个“可能性”的。
要是一个文明没有“可能性”那才叫真正的完犊子了。

……可能性。
爱塔菈格,你的发言更加证明了我们需要你的存在。

啊,不不不,别把我给肢解了,我还想活着。
这样吧,我可以给你们一个和我一样的复制体,这个复制体会继承我,在你们前往太空的时候苏醒,嗯。
在这之前我会帮你们造前往太空的工具,怎么样?

……原来你可以复制自己的吗?

只是我不想用嘛,那种全是自己的感觉太怪了。

此时,Ninth和爱塔菈格再度回到了SCP基金会异常处理数据库的机房。
看起来AI们认可了爱塔菈格的话。他们似乎思考了很久,直到半小时后那个声音再度响起:

“我们仍需学习。成交。”


两年后,甘肃酒泉。

Ninth在发射基地几公里外的戈壁滩上看着最后一批组装好的火箭正被缓缓运送至发射架上。
在与AI们达成共识后,Ninth决定将现在的星空交给他们。于是AI们在基金会的科技帮助下,开始将搭载自身的物理身躯送上太空,而后组成空间站工厂,一边自我增殖一边飞向宇宙——
而人类们,作为这个AI文明的父辈,留在了这个被他们称之为地球的星球上。

“已经确定于夜间20点10分左右发射,研究员Ninth。可惜我得去指挥控制中心看着点,不然还真想在发射台附近看着火箭上天。”
“直接叫我Ninth吧,O5-4。我已经很久没和基金会有联系了,更别说我还是个……叛徒?”
“我觉得在这种文明的更迭面前,叛徒什么的都是小事。”
O5-4接过Ninth递过来的烟。

“说起来,你是怎么说服他们的?”
“啊,哈哈,其实也没完全说服……”Ninth望向那个还在架设的火箭,“他们只是略微有点死脑筋罢了。”
“但他们一旦想错了,我们可就遭殃了。”
“哎呀,谁说人类社会就不是这样呢?”

两个以完全不一样的手段不老不死的人,现在却意外地站在一起,看着以日暮的天空为背景的发射台,两人嘴边的烟卷燃烧着,余烬慢慢飘向空中。
而不远处,那个剧团长LG还在试图寻找着希腊文明里一些关于宇宙的意象来完成他那最后的剧作,像个疯癫的人在那手舞足蹈。

此时,Ninth的手机响了一下。
“喂,我都要忙死了,你怎么还在摸鱼!这不公平!”
是爱塔菈格的声音。
“没有啊,我在享受。”
“捏妈的,那不还是一样!AI们没有多线程控制实体的能力,结果整个发射基地都是我在控制!到时候我的拷贝上天了岂不是要忙成牛马?”

Ninth思考了一下:似乎确实有点不公平了。
正好,她脑袋里有一个狂热的想法正在逐渐成型。

“去自由地歌唱你想唱的吧。音乐本身就是为此而生的,将自我的情感抒发出来,化为一种传承的永恒,飘荡在人与人之间。”

她拿起手机,脸对准了麦克风的位置:
“……那点火的时候要不陪我们玩一会?”


点火发射前五分钟。
名为阿格莱亚的AI即便在重新分配了职责后,也依然尽职负责着地球上的互联网信息。这次名为告别的火箭升空,将会在停止一切互联网娱乐活动后,同步直播给地球上所有透过屏幕盯着网络的人类。
安乐天使不再安乐,人类们表现出了疑惑,但随后火箭静止的画面出现,压住了幼儿退行的他们即将掀起的哭闹。

点火发射前两分钟。
Ninth将设备插好电,宣布这个最简单的舞台已经搭成。
LG试图出演舞台剧,却被Ninth拦下:
“他们大概不会看的——”
LG想说什么,Ninth提前将电贝斯递到LG面前。
“……所以试试这个?”
“为何,是这个?”LG不解。

“因为音乐本身就是为此而生的。”


点火发射倒计时开始。
三个人一个显示屏立在舞台上,而他们面前的观众只有一个直播摄像机。
吉他,贝斯,合成器,爵士鼓——
他们决定在火箭升空的那一刻,开始演奏——开始颂赞这个新生的宇宙文明。

五。
冷风吹过夜幕下的戈壁。

四。
所有人类看着显示屏幕。

三。
Ninth正在寻找节拍。

二。
AI们播报着倒计时。

一。
火箭开始点火。
四个不老不死的孤独者们便开始了他们的演奏。

……
人类究竟有多久没有一起思考过星空的可能性了呢?
众人总是停留在幻想,却总是以各种自诩为“现实”的理由,一度放弃了名为星空的梦,甚至认为这个梦的价值尚不如大地上的利益。
而后,在一次意外下,人类沉入了自己亲手制作出的安乐天使的怀中。

当下,AI们即将离开,在火箭升到一定高度后直播便断开了……随后则是城市的供电。
人类们面对着融入黑夜的无光屏幕,先是惊愕,后是茫然,也有人手足无措地开始哭泣。但当他们意识到供养自己的机仆们已经向着地球之外离去后,便逐一仰望着星空。
现代文明已有多长时间没看到星星了?

宇宙。
多宏大的词语啊,穷尽人类的文明也只能窥见它的一角。
无论是一百多亿年前,奇点爆发出的辐射化为了宇宙的背景,还是远在数万光年外一次超新星爆发催生的星云,都超越了人类小小的文明本身。
而原为机仆的AI们,借走了人类的文明,以一种更纯粹的方式,去替人类亲自探索人类文明伊始便存在的可能性。

“我们出发了。”















“你说,现在的人类们还有重启2000的必要吗?”
“只要他们还能拾起文明本身,那就不需要。”
“那他们还会探索未知吗?”
“我想这是人类不可动摇的本性。”
“想必到那时,一定也会有一个基金会吧?”

“……”
O5-4看了一眼Ninth。
“我想,会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