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E-1357-Smitty
评分: +14+x

威胁实体数据条目

威胁 ID:

KTE-1357-Smitty“蜈蚣共生病毒程序”

授权应对等级:

4 (严重威胁)

描述:

KTE-1357-Smitty是一种计算机病毒程序,可感染用于脑机链接的大脑植入处理器。植入处理器被感染的人员将在皮下产生众多形似蜈蚣的多节状触须,该类触须末端将与被感染者的消化道相通,外部则会钻出体表。被感染者将与相关触须一同进入一种共生状态,会利用触须与嘴频繁摄入过量食物,部分养分被用于蜈蚣状多节触须的生长以及更多触须的产生。

额外产生的触须被称作Alfa组分,钻出体表的部分最长可达到1.4米,直径约2厘米,单根触须在体外部分的端头拥有蜈蚣的口器、触须等器官,每节拥有一对足且由触须控制来帮助其移动。体内部分除与消化道连接处外形态也与蜈蚣相同,但基本不会移动,足也不会摆动。在生长过程中蜈蚣状触须体内部分四周的血管会生长并移位来为触须腾出空间,四周神经则直接连入触须的神经系统之中。

当前认为此类蜈蚣状多节触须具有独立且与无异常蜈蚣相当的智力。一旦其与被感染者的消化系统融合完成,该名被感染者将被判定为一名血色型“共生者”(Type Blood),该类共生者编号为KTE-7923-Blood。Alfa组分平时能够将生长于体外的部分收于体内,使相关异常特征不会过度暴露,但触摸藏有触须的肌肤能够感觉到较为明显的硬物感,可凭触摸感知触须的大致形状。

一名KTE-7913-Blood最多可以与约600个Alfa组分共生,更多的触须将导致共生者的营养不良继而造成死亡。KTE-7913-Blood所吞食的食物包括绝大多数动植物以及电子产品。在吞食电子产品的过程中,Alfa组分将在口器摄入电子产品时向内不断释放大量KTE-1357-Smitty。因为并非所有电子产品均可接收触碰其元件的电子信号,所以KTE-7913-Blood将不断试图寻找相关电子产品。已记录到多起KTE-7913-Blood袭击体内有联网植入物的普通人类的案件,相关遇害者的神经系统均在被Alfa组分啃食时被植入了KTE-1357-Smitty,随后该威胁通过遇害者体内联网植入物传播。

因Alfa组分与KTE-7913-Blood的神经系统相连且具备独立的低级自主意识,KTE-7913-Blood将感受到幻觉与认知障碍,并会缓慢的通过植入物向四周网络传播KTE-1357-Smitty。在一段时间的影响后KTE-7913-Blood精神将崩溃,对食物的摄取将不再受理性控制且极具攻击性。此时相关人员危险度急剧上升。已有相关共生者借由该超自然威胁的特性进行反社会犯罪活动的案例。

当前未知KTE-1357-Smitty的产生源头,正在进行调查。

清理规则:

针对KTE-1357-Smitty的查杀系统已经研发完毕,已经添加进入了各大精神网络公共服务器之中,同时添加该查杀系统的还有各大医院植入物杀毒系统以及全球超自然联盟云空间扫描系统。在发现KTE-7913-Blood后需将其与四周互联网隔断,而在能控制的情况下应向其体内计算机中植入查杀系统。

当前对KTE-7913-Blood无即时靶向治疗手段,被控制的KTE-7913-Blood需进行大规模器官电子操控手术才可恢复。建议使用电击来瘫痪KTE-7913-Blood的移动,枪击与近距离攻击建议瞄准腿部与头部。需注意Alfa组分具有自主意识,在共生者已死亡的情况下仍可继续移动,不得在击毙KTE-7913-Blood后放松对其的警惕,尸体建议焚烧或者长时间水浸处理。

物理部门记录

2016年6月15日,在接到多起可疑的大规模人员失踪案件并进行并案侦查后,全球超自然联盟突袭了位于伦敦的一家未注册地下医院。在这次行动中发现了大量KTE-1357-Smitty的感染者。这是联盟首次接触该威胁。

物理部门攻击小队2077“物理超度”对突袭行动1357-01的报告

编写者:小队队长“天使”72829391/776

本报告是针对突袭行动1357-01的简要概报。我们小队在6月15日那天步行至那家地下医院的门口,并在接受安检后进入了医院内。那些简单的安检并没有检测出我们经过处理的武器。我们得以成功进入这家医院。

我们首先进入的是那里的就诊大厅——其实说实话我不确定这家医院有没有细致的房间规划。这间房里床到处都是,就像那种大的集体宿舍一样,也许他们把所有的空间都用来装病人了吧。而且,那种景象至今令我印象深刻——一米来长的大虫子从袖口中钻出,盘绕在病床的床栏杆上、墙上、地板上。还有些蜈蚣缩成了一个大球,不断的蠕动着,身旁的主人则是一脸满足。那间房间里人很多,真的很多,所以别人的蜈蚣触手搭在你的肩上或者背上休息一下是很常见的事。

后来我们想办法去到了下面一层,就大概是地下室。地下室被用来堆放尸体——或者说尸骨更加合适。有些干尸缩在墙角,全身骨瘦如柴,但遍布全背的蜈蚣触手还在缓慢却肆意的爬动。有些蜈蚣正啃食着身边的一具尸体,并与那具尸体上的蜈蚣发生了冲突。也有的已经完全瘫着,没有任何一丝活动迹象。而地上则散落着许许多多的骨头渣子,我想应该大部分是人的——极有可能是那些失踪者的。

我们按照原定计划呼叫了支援,并启动了靶向EMP摧毁医院对外的网络。那些人在外面试图拘留他们时反抗很激烈,但好在交火结束的很快。我不希望再经历一次当时的场景了。

物理部门记录

【物理部门】分析整理

对象 :KTE-7913-Blood
【摘要 #1-3】
---------------

【摘要 #1 | White Lava | 27】

职业黑客,于2016/7/27被发现时正通过触须啃食其心理医生的遗体。在其家中发现了数份自制KTE-1357-Smitty的查杀软件,经检查无法其到预期效果。推测该名血色型个体在多次尝试治愈其疾病后无果,随后产生了报复社会的念头并主动传播KTE-1357-Smitty以及多次故意伤害或谋杀他人。尸体被焚化。确认其在一次入室盗窃中读取了被房屋主人写在纸上并丢弃的私人云空间简码,下载了其内压缩包而感染KTE-1357-Smitty。

【摘要 #2 | Peter Luna | 19】

自由职业者,曾在Nexus上经营有一家网店。2016/8/30被发现在其家中自杀身亡。自杀时其面部87%以上生长有Alfa组分,推测精神已被严重影响。感染时间不少于3个月,未知其感染途径。尸体被焚化处理,相关接触人员已被隔离以待进一步检测与调查。

【摘要 #3 | 陈天妃 | 41】

会计人员,联盟在2016/10/7发现其前往医院就诊并发现有KTE-1357-Smitty感染迹象。确认其在一次电子毒品吸食过程中感染了该威胁。目前其正在联盟监管的医疗设施下接受治疗。目前体征稳定,Alfa组分总计数量372,多分布于右大腿内侧、左肩部以及左右手手掌部。

【摘要结束】

神秘部门记录

世界超医学组织
发信人 Broderick Croft博士 收信人 Mirabelle Joyce教授
主题 KTE-1357-Smitty
老师,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反向追溯病毒的传播不宜作为短期内我们调查病毒源头的方案。就最近几次事故来看,有众多的患者潜伏在普通民众之中,这是我们之前所未预料到的。我的建议是反向模拟它的产生环境,确定一个范围后就能更快的进行筛查。不过这可能需要对目前收留治疗的患者进行一些人体实验。相关申请我已按附录形式随邮件单独发给您,希望管理层能够尽快给予答复。

物理部门记录

2016年11月12日,上海地铁人民广场站出现一起KTE-1357-Smitty大规模爆发事件。联盟人员及时封锁了现场,并对感染人员进行了隔离或净化处理。

评估/攻击小队巡查报告 (情况汇报)

参与的评估/攻击小队:攻击小队-2077

归档操作者:“临终关怀”18828274/2077

任务 (地点/目标):

上海市地铁人民广场站发生了传染性异常的爆发,我们小队奉命进行了现场的封锁与隔离。对暴动行为进行了武力压制。

接敌报告/敌方描述:

现场十分混乱,人们不断的试图离开地铁站,甚至有人试图通过地铁隧道离开。我们停运了地铁,从相邻地铁站派遣了人员对隧道进行彻查,他们带回了几个人,并报告称在隧道里发现了几具电击而亡的尸体。我们本打算将感染者与非感染者分隔开来,但当时我们的人手明显不够。就算联合了当时在场的警察再算上武器装备的威慑作用,我们仍只能控制人员不离开地铁站以及外部人员不入内。而在这期间,地铁站内部发生了多起暴力冲突,多是感染者与非感染者团体之间组织的斗殴。许多人也试图联合起来对我们的隔离控制进行冲击,所幸我们携带的非致命武器可以应对那些情况。

结果:

在更多支援到场后情况明显好转。感染者被组织运往联盟监管下的治疗中心接受治疗。我们最终成功定位了传染源。一只仿生电子乌龟感染了该病毒,并且同样出现了增殖触手的情况。它的主人并没有发现,我们的公共场合电子精神病毒监控系统也只能对人进行扫描,漏过了那些宠物。据还原,当时那只龟的物联网模块与地铁站其他人的精神交互模块进行了链接,导致了病毒向四周的传播。站内人员的尸体已经运出,相关消息据说已经压制了。

人员情况:

五名队员在站内人员暴乱时被攻击而受伤,其余人员状态良好。

结论/建议:

这种病毒在人群中传播的情况似乎远比我们预估的严重的多,很多感染者我们此前未加以注意。必须要加大监察力度了,查明源头并制定有效的解决方案。

心智部门记录

2017年1月12日,位于中国东北平原的全球超自然联盟所属Echo缄默者后勤基地发生了一起大规模突破事件。数目众多的被联盟看管并进行治疗的KTE-7913-Blood发起暴动,双方发生武装冲突。冲突造成Echo缄默者后勤基地E2安置区完全被摧毁。

这次事故的直接原因被认为是KTE-1357-Smitty所产生的Alfa组分反向控制其共生者,致使众多KTE-7913-Blood精神崩溃且出现认知紊乱。最终Alfa组分内低级意识与自身意识共同影响身体行动使得其做出许多危害性的举动。

为控制暴乱,联盟派遣武装人员对E2区域进行了压制处理,却遭到其内成员的反抗。联盟人员伤亡35人,19人受伤,16人死亡。另有47人在冲突中遭到KTE-1357-Smitty强制感染袭击,现已隔离。KTE-7913-Blood伤亡89人,21人受伤,68人死亡。受伤的KTE-7913-Blood已被重新安置。

不幸的是,由世界超医学组织成员Broderick Croft博士率领的首席研究团队当时正在E2区域内进行研究工作。在暴乱过程中,为保证试验性的KTE-1357-Smitty全面查杀与逆转康复程序不被破坏,团队成员与KTE-7913-Blood展开直接对抗,最终无人幸存。追悼与授勋仪式在2017年1月15日举行。

神秘部门记录

副秘书长办公室
发信人 D.C. al Fine女士 收信人 Mirabelle Joyce教授
主题 Re:对KTE-1357-Smitty帷幕公开决议的抗议
请允许我对Broderick Croft博士致以最沉重的哀悼与最高的敬意。对抗KTE-1357-Smitty是他一直以来在做的事,他也会希望看见我们最终战胜这一项疾病的那一天的。

确实,您对这项提案的反对不无道理,但相信您也看见了,Broderick Croft博士的报告已经指出,这一项疾病可能并非超自然威胁,至少是并非为大众不可接受的超自然威胁。想必您也看见了他的报告,KTE-1357-Smitty最初可能的产生环境,极有可能是一只蜈蚣进入了一台濒死生命数据转构机,然后出现了不明的错误状况导致其被解析成为了目前的病毒模式。然后在入侵脑部植入器后控制经过改造的人体产生干细胞肉芽,进而发育成我们孰知的Alfa组分,即那些蜈蚣触手。教授,我相信您也认同您得意门生的判断,那么您应该也意识到了如此一来KTE-1357-Smitty便在很大程度上能够为当今信息生物社会所接受与解明。

该威胁产生的过程以及它是具体是如何控制Alfa组分产生的仍在调查,确实有可能含有一定的异常成分。但它更能够为常态医学所解释与治愈,而非作为一种超自然威胁被完全控制。

另外,联盟决定公开这一威胁还有其他原因。目前全世界人造异常、异常疾病等等的数量都在增加,联盟正在着手应对一些可能更加棘手的情况。而与此同时,该疾病却在不具有明显特征异常性质的情况下已经造成了众多的感染案例。最高指挥部认为如果仅靠联盟按照超自然威胁管理该疾病,将造成资源短缺且难以有效控制,所以应对加快其公布,使得全世界能够意识到这一普遍的疾病并齐心协力消灭它。联盟也将一同给予暗中援助。

至于民众对其病症效应的恐惧,个人认为您多虑了。联盟监控违背常理的癫狂之物,但不能因为一件事物恐怖而将其隔离在常态之外。同时,请你相信我们这个赖以生存的种族,相信每一个无论是否见识过异常之物的人。我们在黑暗中保护他们,但他们也有能力自己净化一片阴影。我们身在一个与正常所不同的帷幕下的世界,但我们不必是永久孤独的。联盟将保护人类,同样也将引导人类保护自己。当这一异常可以融入常态,便是人类进化之时。

对KTE-1357-Smitty详细公开计划进行商讨的首场会议将在明天上午9点按时召开,请您准时到场参加。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