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E-2013-Kapala-Mendes

威胁实体数据库条目

注意:本文档根据秘密联合国安理会决议 187 被分类为 SANGUINE CAPRICORN GIMEL 。未经授权的访问是违反国际法的重罪。

威胁 ID:
KTE-2013-Kapala-Mendes "王之矛"

授权应对等级:
4 (严重威胁)

SPEAR.jpg

组件 KTE-2013-Alfa-Kapala-Mendes-Freud

描述:

该造物是一组用生铁粗劣磨造出的七枚短矛。当被接近时,该造物将会生成一个超维度传送门,其大小和稳定程度将与所在周围的矛的数量呈正比。六枚短矛将生成一个足以让大于人类大小的个体通过的传送门,并会存在数个小时;

四或五枚短矛将制造一个人体大小的缝隙,并存在大约一个小时。 三枚短矛将制造一个让儿童大小个体通过的传送门,且只会存在几个分钟。两枚短矛将制造一个微型传送门并且仅存在几秒。然而,这将足以让其附近产生有害的化学和温度变化,并可能通过昆虫或微生物等级的实体。

统称为 KTE-2032-Ragweed-Mendes (“王之恶魔”) 的威胁实体可能会从传送门中出现。上述实体将会拥有不同的外表以及能力,但均表现出单方面的敌对性。

据信,若该造物的所有副件通过适当的仪式重聚到一起,那么一个强大到可以让 PTE-616-Mendes-Ex-Machina ("深红之王") 进入我们的现实的传送门,或是将会造成类似于 KTE-216-Black-Mendeschild ("第七新娘") 的威胁实体出现的结果。这个结果可能是灾难性的,并可能有部署拨弦曲程序的必要。

每一个副件矛均拥有以下能力:

  • 在它们的表面和他们的直接环境中产生少量的人和豕的血液
  • 任何接近其的个人都会感到恶梦,焦虑症,以及长期暴露于其下将感到恐惧症和幻觉的情况。
  • 当被用作刺破活体的皮肤时将会造成快速出血性疾病,通常在几天内造成死亡。
  • 物理性接触将会造成一种占据状态。每个副件似乎收容或导有一个强大的 KTE-2032-Ragweed-Mendes 实体的意识,并会无法回溯的夺取持有者的精神。

每个副件矛同样有着某些独特的性质。这些性质如下所述。

  • KTE-2013-Alfa-Kapala-Mendes-Freud(后文记为KTE-2013-甲)当用来刺破一个人的皮肤时,受害者会产生一种催眠样状态。矛柄会对受害者进行声控。矛造成的创伤仍然会导致一种致人虚弱,通常致命的出血性疾病。这个有占据能力的实体将自己认定为'Rama-Vaduk'(“荣耀者”),表现出自恋和濒于妄想的表演性行为。
  • KTE-2013-Bravo-Kapala-Mendes-Lovelock (后文记为KTE-2013-乙)拥有将所有接触到的水变成血液的能力(速度大约10加仑每秒)。多种害虫,包括昆虫和啮齿类动物,均以难以置信的数量被此物吸引。一旦聚集在此物周围,据说动物会开始将此矛向其他矛的方向进行拖拉或者搬动。这个有占据能力的实体将自己认定为'Amana-Kifenn'(“毒害者”),似乎患有一种类似青春型精神分裂症的精神疾病。被吸引的害虫会剧烈地簇拥着该实体。
  • KTE-2013-Charlie-Kapala-Mendes-Plague (后文记为KTE-2013-丙) 当持有该矛时,会导致与接近人体时产生的创伤类似的出血性疾病。除此之外,矛柄会无法控制地发声:虽然大部分声音是无意义的或者杂乱的消亡了的语言,大约2%的声音会导致危险的听觉性的意识损害。而且,该矛导致的出血性疾病和意识损害是可传染的(前者以微生物的形式传染,后者以模因的形式传染),但传播速度很慢。鉴于这些特性,这个有占据能力的实体的名字和本质目前未知。
  • KTE-2013-Delta-Kapala-Mendes-Caliburn (后文记为KTE-2013-丁) 当被用于刺穿个体皮肤时会导致一种快速出血性疾病,并会在数分钟内杀死伤者,而非数天。这个有占据能力的实体患有暴力性精神疾病且十分语无伦次,但自称为 'Karal-ba' (别称未知)。
  • KTE-2013-Echo-Kapala-Mendes-Green (后文记为KTE-2013-戊) 将授予持有者低等级绿型实体的能力-其中值得注意的有火种,悬浮和致幻能力。此外,这枚短矛似乎是通过从持有者处吸收能量而释放出这些能力的,引起瘫痪性肌肉萎缩,最终导致致命性多器官系统衰竭。没有任何持有者存活超过一周。这个有占据能力的实体自称为 'Toth-ner' ('残破者'),并且拥有着通常可以在晚期绿型实体身上找到的不稳定的,恶性妄想自大症。
  • KTE-2013-Foxtrot-Kapala-Mendes-Spiral (后文记为KTE-2013-己) 会允许持有者开启一种可以瞬间移动的超维度隙间。该传送门表现为一堵火墙和搅动着的黑影物质,任何除了持有者外的个体使用该传送门时都会它瞬间杀死。因为持有者在拿起项目后没有再次开过口,所以这个有占据能力的实体的名字和本质目前未知。但是,他们会立即开始通过创造出的传送门来收集其他副件矛。
  • KTE-2013-Golf-Kapala-Mendes的性质目前未知。

交战规则:

KTE-2013的组件已表现出对于物理和奇术手段清除尝试的抗性。任何拥有尚未回收的副件矛的使用者或教团必须被立刻清除。

与KTE-2013组件的直接物理接触必须被严格避免。与本造物组件产生物理接触的特工将被默认为受到感染,并会被立即清除。

已根据SANGUINE CAPRICORN GIMEL与基金会为对KTE-2013组件们的长期收容达成了一份安置协议,直到它们可以被清除为止。基金会将造物组件储存为 '黑盒' 物品,并同意将它们转交给联盟特工,若是一种有效的清除方法被发现。

历史:

KTE-2013组件七个中的六个在基金会对 GROUP MENDES 教团(“深红王之子”)的突袭中所回收,那场突袭还回收了 KTE-2016-Black-Mendeschild (“第七新娘”)。第七组件,KTE-2013-庚,被认为仍由GROUP MENDES所控制。

物理部门评估小队 721 “Lazy Wolf(又称‘懒狼’)” 对 GROUP MENDES 的相关背景报告

编写者: Team Leader "Bugs" 18212066/721
本报告是一份对被称为“深红王之子”的异常宗教团体(代号为GROUP MENDES)的十六个月调查期间搜集到的所有信息的摘要。在前四个半月里,我们的小队确认并定位了六个现存且隶属于GROUP MENDES的密室,三个在美洲北部,两个在欧洲东部,还有一个在非洲北部。我们同时也追查到了这些密室的资金来源:GROUP MENDES的财产大多是从低级成员手中收集到的,但是该组织拥有数名富有的资助者- 请参阅附件。

我们在之后的十一又半个月里开展了对这六个密室的细密的监视行动;我们两名具有伪装经验的成员(行动员“Henpeck”和“Uggo”)被植入进位于美国,阿拉巴马州的目前被认为是最早的,同样也是最大的密室。行动员“Hobo”这次仍作为他们的管理者。小队之后被分成了三组,每组两人:电子监控被设置在了加利佛尼亚州(行动员“Wooly”和“Uggo”),以及英国(行动员“Poppa”以及“Ralph”)而其他的三个位置,路易西安那州,法国和埃及,则由小队的蓝型要员1们(“Sparkles”和“Prankster”)通过占卜进行监视。

我们的调查结果立刻变得令人担忧。除了富有的资助者以外,GROUP MENDES 和某个极端异常组织(但需要注意的是,对该组织的提及都被极大程度的避免了)有着明显的联系。该组织还展现出了一组使人感到不安的教条:它的外围组织将其自身表现成一个标准的右翼2千禧年主义3地狱审判4系基督教会,而内部圈子则有着通过暴力来获得启蒙的教化,以及一份有关于撒旦(深红之王的同名;尽管该实体目前并不被认为是属于犹太-基督系的神灵,但它已经彻底与‘黑暗王子5’混为一谈了)在大决战中胜出,毁灭了大地,并对其信徒授以奖赏并统治了随后的人间地狱。 GROUP MENDES 由那种被八十年代媒体渲染出来的那种精神变态的恶魔崇拜者所组成;而最糟的是,他们拥有零碎的超自然知识,以及可能的一个或多个超威胁物体或是个体,如果那些“奇迹”的故事被信以为真的话。

还有:最近在主分支那边出现了一些活动,是和某些行动员Henpeck和Wookie没能调查到的预言或是经文有关。数个高级教团成员,与几名疑似低级蓝色威胁实体的教徒,一起离开并前往了某个未公开的地点。

行动员Wookie报告称看到了几个物体- 看起来是是生锈的金属长杆,可能是仪式器物- 被放入了一辆卡车。对此的意义目前尚不明确。随后,行动员Prankster报告称他的监视被奇术手段所占据,接着与所有要员失去联系。

一名基金会特工与组件矛的其中一个产生物理接触,在此之后获取了其他的组件并逃逸。上述特工由联盟部队在南非的约翰内斯堡清除(请查阅文件 LTE-1206-Green-Mendeschild),同时清除掉的还有数个KTE-2032-Ragweed-Mendes 个体。之后回收了该造物的组件。攻击小队的一名特工与 KTE-2013-丁产生接触,在攻击并杀死了两名队员后被清除。

物理部门 清除 (LTE-1206-Green-Mendeschild) 汇报

听取特工: 上校 Marcus Gorman, 物理部门指挥
汇报行动员: 攻击小队 0912 "Burning Bush(又称 '燃烧的草丛')" 队长, "Fester"

Gorman: 首先,你怎么样,小子?你还好吗?

Fester: 跳过这些了,咱们还是能快点还是快点弄完吧。

Gorman: ……好吧。那么,你在,我们看看……零八零零时的时候收到物理部的监视警报。

Fester: 对。有一个浑身是血的家伙,被看到在一个约翰内斯堡的贫民窟上飞。我们就出动了,在十一零零时左右到了约城。轻装上阵。灰色套装,带潜行和先手攻击的能力的。我们当时还不知道那些矛。我们以为就是去杀个什么花里胡哨的绿型。

Gorman: 好的。你们抵达了约翰内斯堡……

Fester: 我们穿过了那个看到PTE的贫民窟。一个隐形无人机搭配有标准VERITAS成像。我们找到了某个东西。EVE是黑色的,波动速度快,幅度落差大,输出 - 有数千灵6,至少。它当时在这个废弃的住宅楼里- 恶心的地方,布的电线全被扯出来了,哪里都有老鼠。而且非常热。约城炎热的天气,在黑暗里更是闷热,简直就是个蒸笼迷宫。我们在其中的一个公寓里找到了它;所有墙都被敲碎了,所以它当时处在一个空旷的空间中,而地面上铺满了瓦砾。石膏块,木碎片。威胁实体当时正漂浮在四英尺左右的空中。

Gorman: 你能描述一下它吗?请问?

Fester: 一个男的。穿着深色衣服。什么叫深色衣服,那就是。有好几道口子,破烂的洞,被血浸满。有六把枪穿了过去- 就是我们回收的那些个造物。他们穿过了它的躯干,以一个图案- 像扇子那样散开似的。那些矛的柄,我是说。它当时正在咧着嘴笑。它的声音浓厚,但却是断断续续的。血不断地从它的口中渗出。

Gorman: 接下来呢?

Fester: 那实体看到了我们。灰色套装屁用没有。它跟我们碰了个对眼然后就开始大笑。

Gorman: 它有说什么吗?

Fester: 有啊。‘是来杀吾属的么?’ 它提到自己时一直在用复数格式。‘吾属乃王之子。吾属即是军团。’ 接着它摆了个姿势- 周围有这些, 额,闪烁着的黑暗围绕着它- 就像一缕缕的烟雾。它作出了某种仪式的手势,接着那些黑雾聚到了一起。变成了一个传送门。

Gorman: 传送门长什么样?

Fester: 圆的,直径能有九,十英尺。漆黑,像是极为浓重的雾,但是有着一种暗亮的红色穿了过来。像是燃出这些雾的火所来自的地方。它在动,像是一个漩涡。

Gorman: 那便是KTE-2032出现的时候?

Fester: 对。第一个像用枪射出来的一样。它是一个古怪的带喙的蜥蜴,狼和章鱼的混合体。扑向了Wilson- 我是说,Glassman。操,它非常的快。我们赶紧拉开阵型,但是我不认为我们有谁在它绞断Glassman的腿之前打中了它。那些触手缠住了他的身体,嘶。 但其实,那也不会改变什么。我们以为我们是来杀一个绿型的。我们的武器都没装上驱逐弹。我在一枪打穿了那东西的身子而它却跟没事似的时候才意识到了这点。我退出我那弹夹然后手伸向了我的杀魔弹,但那东西已经把Glassman按在地上了。碾着他。接着又一个从传送门里出来了。那是个巨大的飘浮着的东西。有一个牛的头颅。然后发出了一阵声音,就像白噪声,比划了一下,然后Glassman上的那个东西就脱落下来了,看向了另一个东西指向的位置- 就是我。然后那东西开始朝我来了- 我赶在时间之前把一个弹夹装了进去。我直接一枪打穿了那东西,从头颅穿过去,就像它扑上去了一般。接着它撞上了我,把我带到地上。但它已经死了。 那些东西从不留下多少遗体,你知道吧?我倒在地上之前,它就已经开始在我上面瓦解了。我用了几秒从地上爬起来- 虽然被这些臭泥裹着,但我还能动。但就在这几秒里,又一个实体跳了出来。一个小鬼样的东西。它朝Fridge扔了一个火球,打中了他的胳膊。他没法把那火扑灭。我就知道他们怕是要把那手臂给截掉了。

Gorman: 他会装上我们这里最好的假肢。

Fester: 这就他吗对了。那些叼得不行的超科技货色。

Gorman: 他会拿到的。继续你的叙述,请。

Fester: 接着小队就意识到他们需要用他们的驱逐弹,然后他们就开始更换他们的武器。我在那个带喙的东西开始瓦解的时候就朝那个小鬼开枪了- 从地上。它裂开了,它的皮肤像是柏油,但里面就像是……油脂。这种细薄,散发着虹彩的黄色东西。它在融化掉之前整整嚎了一分钟。第三个发现事情开始变得不妙- 它转身又回到了传送门里。但他们的弹夹都上好了-我们同时齐射。它像一块破布被打的粉碎。

Gorman: 在这一切发生时,那个人形威胁呢?

Fester: 旁视着。狂笑着。这些仅仅在几秒内就发生了,你知道的。等最后的一个恶魔一死,它就不再笑了。它挥舞着它的手,第一个传送门开始飘远;又一次挥舞它的手,接着把这堵火焰墙甩向了我们。它并不能真的伤到我们什么,但是把我们的几个人顶飞了,也扰乱了我们。它又摆出了那个手势,一个新的传送门开始形成。我们全部开始朝他射击,但有个人-我记得是Pidgeon- 打出一发好枪。正好打中了它的鬓角,连带着把整个脑袋崩飞了。它掉了下来- 这摊烂肉一下子又开始被重力所影响了。它是- 不合调的, 我觉得是这么个词。从另一个世界的产物变成了一具尸体,啪的一声落在地上,只剩身上的长矛啷啷作响。

Gorman: 然后发生了什么。

Fester: 我们站了起来。小队的医疗兵,Hype,过去帮Fridge包扎。剩下的我们则走向了尸体。它看起来……很惨。就是一坨肉了,上面插着一根根的枪。Pidgeon走过去然后拔出来了一个- 好像是,她感到抱歉,想为它留点尊严,我记得- 就在她碰到那枪的一瞬间,她的脸就变得狰狞了。她一靴子踩在了尸体上面然后硬生生地把那矛拔了出来- 然后在我们反应过来之前她就转过去把Caboose穿了个窟窿。接着她又开始尖叫。

Gorman: 叫了什么?

Fester: 它叫的乱七八糟的……

Gorman: 直接告诉我你听到了啥就行。

Fester: “Karal-ba即是死亡,Karal-ba杀死你。” 我不知道。它不是她,不再是了。她从Caboose身上把矛拔了出来然后他倒下了- 血从他的嘴里冒出来,胸口的衣服是一片血红,一下子就发生了。她又刺向了Huey。我和Huey都朝她开了枪,但是那矛擦到了他。他开始抽搐,血从他的耳朵,眼睛,鼻子里不断流出。他在十到十五秒左右就死了。十分钟内损失了五个人,其中四个致死。我这就他妈损失了半个队啊。

Gorman: 接下来你做了什么?

Fester: 我当时就想来上一捆C4把这些矛炸个稀烂- 但是如果这没效果,又或者炸出来的碎片还保留有它原本的特性,那岂不是把它还给扩散了。于是我们就把它们装了起来- 用重型手套,一切都根据规范。然后把它们带回了基地。

Gorman:……好的。谢谢你,行动员Fester。我希望你能知道,你这次失去的所有小队成员将被追授荣誉,永远铭记。

Fester: 谢谢。你们清除掉那些矛了吗,已经?

Gorman: 还没。我们遇上了一些问题。

Fester: 完成它。那些东西很邪门- 它们必须得被销毁掉。

回收后的第三天,在一次寻找清除方法的试验中,现实稳定奇术失效,并造成一个超维度传送门开启。数个KTE-2032-Ragweed-Mendes实体出现,联盟部队受到严重损失。随后发现将项目分开放置可以有效阻止传送门的生成。造物组件随后被安置在了数个分开的设施中。

神秘部门清除专家Derrick Wells, M.E.,对KTE-2013无效化方案报告

KTE-2013-Kapala-Mendes证明了它是一项十分独特的挑战。我们将该组件造物冷冻至接近1 μK,这甚至需要动用专业设备(我们使用了一种从普罗米修斯实验室获取的宏观激光冷却设备)。我们又将它们加热至接近 3,200开尔文。顺便说一下,这都已经超过了普通钢铁的沸点。不是熔点- 是点。它们并没有任何膨胀或是收缩- 我们只在那些超越现实层面的造物上面见过这种现象。那些柏拉图式完美的项目,或是受到高维挤压的项目。

它们并不导电- 它们吞噬,以一种令我和我的员工们感到紧张的方式。要是一个显然是恶性的物体开始吸收你给予它的能量时,你就应该停止能量的供给,如果你不傻的话。我们很早就停止了那些电流测试。它们表现出一般有色金属的磁性;但是它们拒绝被吸动。我从没见过任何类似的东西;把它们磁化,然后它们就会吸引比它们质量小的物体,这里还如同你所预料的那般- 但就算把你拥有的最强悍的磁铁搬到它们旁边,它们也不会挪动一丝一毫。

它们无法被机械弯曲。它们不能被沿着任何轴线拉长或压缩。它们一直都在滴着那罪恶,发臭的血液,也会定期脱锈,但是它们称重却从没变过。真是见了鬼了,虽然它们表面上的氧化让它们看起来十分脆弱,但你却连上面的锈斑都刮不下来。即使是用的是金刚石钻头。

我们能拿出的任何手段都不能摧毁这些东西。我的建议是把它们都送到超研部去。

说实话,它们被送走能让我松上一口气。自从它们到了这,我的职员们就变得神经兮兮的。这些矛是真的有什么不对劲- 那种蓝型特有的污秽感。让它们从我的实验室滚出去!

首次突破报告,由神秘部门超自然研究部门联合主席Arturo Allejandro教授拟制

维度转移开启时我并没有在实验室里。我当时正在基地图书馆里查证数据。试图找出能量重定向比率,以用其绘制在第五(甚至一直到第十一)维度的本造物。我之后才得知当时所有的在场人员都在传送门开启后被杀死了。

在现实稳定手段如何失效的原因上还有一些疑问;若是要理解详细分析,那么就必须先理解其背后的奇术原理。不幸的是;我并不认为现在来上一整节的实践形而上学外加量子力学将会起到什么效果;我必须请你原谅我的解释将会显得既肤浅又蕴含着大量比喻。总结地说,我们使用两种相互重叠的方法来稳定我们本维的膜7。第一个,我们用了俗称的“代目变压器网络。”这有点算是个玩笑话-观察者效应,你看-它通过一个简单的占卜以及红色以太流体来实化每个本维粒子的能量势;从而,我们使未来的每个单独粒子波形坍塌成我们所认为合适的现在。第二个,我们使用了一个“绿妖精8 生成器,” 这会用到一个普遍而易造的仪式物品(一枚印有欧瑟拉符文9 的硬币,一个简易的几率操纵设备,又称“幸运护符”),然后我们会接上一股强大的电磁电流。它散发出的场用有一种常化效应;场内的焓10入侵都会加速衰减。假如有什么东西想要制造一个能量的聚焦点,就像改变现实所必须的那样,那么这股能量就会直接地消融掉。

这两个奇术设备的失效表明了本造物拥有或是承载着某个极其强大的力量,通常在行业里被称为责主(Onus11)或是运主(Weird12)。你可以把这翻译成“私人现实”,“意志之力”,或是“命运。” 他们用他们自己的时间线来覆盖稳定的本地时间线,成功地重制着有效区里的常态- 凌驾于本维的常理之上并扭转叙事的惯性。而为实现这一目标则需要付出十分惊人的力量。

若考虑使用奇术手段来清除本项目的连续失败,且已知它们合在一起时会比分开更为强力- 已确认矛之间的传送门是等距的,而在那些有敌意的实体终于被驱除后,将矛分开放置在基地各处将会减少,即使无法完全消除事故- 我的建议便是将本造物分别存放在六个不同的设施中。

如果可以让我加上点个人意见的话- 我不想要这些东西在这。站里的职员们有许多对神秘敏感的人;这些物体所放出的领域,甚至在事故之前,都对人员们有着灾难性的恐怖影响。而当一个灭不掉的传送门出现和十四位性命消逝后,整个基地都陷入了恐惧之中。我请求将本造物的所有组件从本基地内移除,也好拔掉插在我们心头的这六根魔刺。

评估以及清除后尝试, 来自牧师-骑士皮埃罗·德尚赫爵士,重组的圣殿骑士教士团资深驱魔师

在██/██, 19██, 我受到指令要求收容,研究并摧毁那名为KTE-2013-Kapala-Mendes的魔鬼造物。而在这个任务中,我们失败了。失败归于我;我是那个被选中要求清除这造物的牧师。我的意志被来自敌人的造物所考验,并动摇了。一位初级驱魔师,Lucas Killian弟兄,因为我的松懈而死,而我自己则失去了视觉- 一份来自主的惩罚,我相信,因为我那不够坚定的信仰。

在那一天,Killian弟兄和我用祷告和禁食做好了准备,然后尝试通过驱魔仪式来摧毁那造物。我们焚烧了一条鱼的肝和心脏,如托比特书13所述;我们重述了阿萨纳修斯信条14以及Vade Retro Satana15。在房间中,随着我们吟诵出仪式中的词语,我们感觉到一股来自敌人的力量攀升而起,如同一条等待落下的巨浪。原本飞溅到墙上的滴滴血迹也变成了细流-它从放置造物的平台下方如同动脉伤口般喷射而出;一个从矛中出现的邪恶声音在我们的耳边回响。像是腐烂的尸体般的寒冷和恶臭从那器具中冒出。

我们坚持住了,即使造物那堕人的领域不断用恶心和困惑摧压着我们,以及那不自然的寒冷麻痹着我们。我为Killian弟兄感到自豪;他跟上了我的每一个字节,他的决心与我无二(甚至在最后,遮蔽住了我)。但很快,我无法再更近一步了- 我最终的拉丁文变得模糊不清,我的意识混乱不已。

我用一声吼叫结束了我的吟诵,用我的十字架猛击向了那器具,以一种怯懦的尝试完结了整个仪式。这是我能记得的一切了。我被告知安保影像中记录了一个霹雳似的声音响起。我被告知那矛从它的底座下飞起,撞上了Killian弟兄的胸膛,刺穿了那不幸之人的心脏,在瞬间内杀死了他。

我被我的牧师兄弟从房间里拽了出来。之后一天多我都保持着痴呆的状态;当我苏醒时,我便完全失明了,但在我的眼睛和大脑中没有任何损伤。Killian弟兄的身体在我不省人事的一整天内都没能从那房间中取回;房间内那令人恶心的领域抵抗着,并把每一个试着进去的人赶了出来。令我最为感到耻辱的不只是Killian弟兄因为我的失误而被杀,并且他的身体被那刺穿他的矛玷污了整整一天。

我对我的失败向联盟指挥部表达歉意。我希望我能够做出一些贡献,但我唯一能贡献的仅有一个恳求:请将圣杯略过我的唇边。这个造物对于像我这样的罪人来说是一个太过强大,太过沉重的负担。为了我修道院中的弟兄们,为了我自己,请务必将这个恶魔的物件从我们的所属中移除。

回收十一天后,在为找出一种能够清除的手段而进行奇术测试(因所有尝试过的普通手段都失败了)时,一名研究助理与KTE-2013-甲发生接触。此人在奴役了六名人员后被清除。所有受到影响人员亦被清除。

对二次突破抑制后续行动报告,物理部门攻击小队 1423 “Redcaps(又名 “红瓶盖”)” 拟制

拟制由: 小队队长 "Lugnut" 6021B288/1423

在相关日期1400时左右,神秘部门奇术研究助理Leonard Marks与被命名为KTE-2013-甲的物体产生隔离性物理接触。这次接触目前被认为属于意外,并且是在Marks先生履行职责时造成的;因此,他的所作所为将不会被追究,也会因为他的牺牲而获得追授。在接触发生后,Marks先生被造物内承载的实体所占据。该占有实体之后用造物袭击了在场的神秘部人员,接着成功占据了奇术研究员Dr.Johanne Schmidt和研究助理Donald Greyson。我们现在知道,这个矛除了会造成出血性疾病之外,它还会引起恍惚以及某种形式的精神强迫。

三名被控制的个体随后离开了房间,拥有Mr.Marks的实体持有着造物。他们继续袭击了几名GOC职员,开始专注于安保人员。这些被控制的人员们(包括神秘部初级研究员Dr.Margaret Hammond,安保职员Lars Mellon,Adam Wylie,以及Scott Rice先生,一名神秘部文书员)继续取得了设施的一翼并用从安保室夺取到的武器将造物固守于此。直到此时,中央安保室的人员,从设施的监控系统中注意到了突破,联系到联盟指挥部,随即便部署了我的小队,物理部门 攻击小队 1423 “Redcaps(又称“红瓶盖”)。” 红瓶盖们擅长为遭到围攻的位于西欧的联盟设施提供支援,夺回被占据的联盟设施,以及摧毁被占据的联盟资产。

我们在1420时左右收到了指令,并在1440时抵达设施。我们装备了Mark II 战斗装具(白色套装),主武器装有空心点弹,并在副武器装载了驱逐弹(银/冷锻铁分散双五角星网格变体)以应对KTE-2032-Ragweed-Mendes实体出现的情况。我们与设施安保在约定地点会见,他们提供了侧翼的布局和事故的所有影像记录(被控制的人员在突破被报告后很快就破坏了所有监控器。)我们在完全隐形状态下进入了被占据的侧翼,考虑到即使占据实体可以感知到隐形行动员,而其他被占据人员很可能无法做到这点。

该实体,在当时,已经控制了侧翼中的所有人员。但是,它并没有尝试逃离或是仅供剩下的设施,而是将所有被控制人员聚集到了一起并发表了一次演讲。更为详细的演讲内容被盛放在了报告的附录中,但简而言之,该实体用它不连贯地咆哮着有关于它的力量,它敌人的渺小,以及它无法避免的命运即是统治地球。该实体自称为'Rama-Vaduk 荣耀者。'

如果该实体能够在我们隐形的状态下感知到我们,那么它自己的演讲肯定让它走心了。没有任何一个受控人员表现出了能够感知我们的能力。在我的指令下,行动员“Beardy”攻击并清除了占有着Marks先生的尸体,用一发驱逐弹使其头部中弹,带着希望能够结束矛的强控影响的想法。这个尝试未能成功;受控制人员试图攻击我们,但随后全部遭到清除。我们回收了矛,之后走向出口。

回收两个月后,一名特工在一次清除尝试中与KTE-2013-己产生未授权接触。该特工随后在设施████中创造了一个传送门并在尝试获取2013-丙时袭击了人员。个体被清除,但是安保职员一名成员在尝试远离2013-丙时与其产生了接触。感染随后导致11名联盟人员死亡。

Facility ████三次突破中安全磁带的录像(已删除音频)

0414-20 to 0414-30: 、一个奇术缝隙,外表相同于攻击小队 0912 行动员在首次回收KTE-2013-Kapala-Mendes所描述的(也就是,看起来是由环绕的黑色气态或颗粒物构成,散发着一种深红色亮光)在通往KTE-2013-丙的房间的走廊的墙上所形成。安保职员Malcolm Claiborne,当时在走廊中,产生了惊讶的反应。有着KTE-2013-己的实体(曾是神秘部蓝型要员Ravi Agarwal)从传送门中走出并试图用矛攻击Claiborne职员。Claibornee职员躲开了攻击,并掏出了他的武器。该实体通过它出现的传送门撤退。随后传送门消散。

0414-30 to 0414-40: 可观察到Claiborne职员激动地扫视着他的周围并朝他的对讲机里说话。设施安保将确认他正在报告遭遇。

0414-40 to 0414-50: 一个传送门在存有KTE-2013-丙的房间中生成。Claiborne职员被要求进入存储房间,并走向它。与此同时,数名设施内人员,包括安保职员Margaret Jordan和Peter Rosenbaum,特殊行动员Michel Duboise (光奥秘新进学员),Jonathan Hagen (光奥秘初学者),Claire Heller (光奥秘学士),以及特殊蓝型要员Sarah Bernard(光奥秘学士)和David Weiss(启明智使),所有参与收容或是研究这件造物的相关人物,均被通知到这次潜在突破并被指示给予Claiborne职员帮助。

0414-50 to 0415-00: 实体从传送门中出现,实体几步走近KTE-2013-Charlie;传送门消散。Claiborne职员进入房间;看到实体,他举起武器。实体用2013-己摆出姿态,接着一股面纱状半透明的雾态气体护盾出现在它前方。Claiborne职员用他的武器开火。几个微型传送门出现在纱状护盾上,并截断射出的子弹。另一面的走廊门打开,数名人员开始跑向房间。

0415-00 to 415-10: Claiborne职员保持着稳定的火力,并走向实体。该实体用造物保持着这个姿势。维持着纱状护盾似乎需要集中注意力,或是能量,同时实体保持不动。所有射出子弹继续被拦截。数名人员进入了房间。安保职员Rosenbaum用他的武器对实体开火。特殊要员Michel Duboise进入房间并走向KTE-2013-丙,很可能想要赶在实体之前将它回收。Dubois行动员为何会如此的忽视安全协议的原因尚不明确。人员们继续进入着走廊。

0415-10 to 0415-20: 特殊行动员Duboise与KTE-2013-Charlie产生接触。被实体显现的纱状护盾开始颤抖。尚不清楚这是因为对其的射速,特殊要员Bernard的消失仪式,还是对Duboise行为的反应。无论如何,该实体被射中十四次并被瞬间杀死了。占据了Duboise的实体用KTE-2013-丙摆出姿势同时可看起来是在呐喊。数名在房间内的人员转身,看起来十分震惊。

0415-20 to 0415-30: 数名在场人员表现出痛苦和慌乱。特殊行动员Claire Heller对她的对讲机说话。这被确认为是一段用于表示一次潜在模因爆发,需要立即管制交流并启动物理锁闭的代码短语。职员Claiborne,Rosenbaum和Jordan将他们的武器瞄准实体,然后可看到他们试图与其交流。实体继续保持姿势和喊叫。

0415-30 to 0415-40: 数名人员在他们的鼻子或耳朵中出现了轻微流血。所有在场人员表现出痛苦和慌乱。之后对音频的电脑分析将确认所有人员均被暴露在了一种音频认知危害下。Rosenbaum职员对实体开火,职员Jordan和Claiborne紧随其后。该实体被清除。数名人员尝试从走廊中离开。人员发现他们被锁闭给封在了里面。人员表现出极端的痛苦。

三次突破后随带便签,来自巴伐利亚光明会的光明大师 Wilhelm, re: 把这东西从我的楼里弄走!

三周前,我荣幸的获得了来自全球超自然联盟最高指挥部,以及来自神秘部门主管的一个请求,收容并研究造物KTE-2013-丙;三周后,一次突破出现了。一个实体进入了这,进入了我们的屋子里- 进入了光明教团在这世界上最为古老的门厅之一!- 为了将它取走。教团今天失去了十一个人,其中包括八名成员。

我在试着做明智的事,也在保持着平和的态度前进。但是,事实上,我被激怒了。我失去了朋友和同事,以一种极其可怕的方式。当我们把他们被困住的走廊启封时,他们全都精神错乱了- 他们的每一个人,疯狂着,同时血从他们的眼睛,耳朵和鼻子中流出- 造物造成的那种疾病原来是可以传播的!要感激的是,第二次传播毒性要小很多。无论如何,十一个人死了,颤抖着,流着血,惨叫着,吱哇乱吼,在我的医疗侧翼折腾了整整十八个小时。

我不能,也不想,继续再容忍那些造物在我神圣的长廊中继续存在了。我要求把它立即移除。

回收五个月后,安保特工与KTE-2013-戊产生接触,这是在项目下长时间暴露所导致幻觉的后果,一个直到现在才被注意到的性质。个体杀死了两名联盟特工并逃离。两日后项目袭击了设施████,但被奇术职员赶走。个体在四天后因器官衰竭死亡,尸体和造物均在爱荷华州乡村地区的一家汽车旅馆中找到。到了这时,向基金会寻求造物收容的援助被决定下来。

对前安保特工Bradley Nielsen的追踪报告,LTE 代号待定,由物理部门评估小队 721 “Lazy Wolf”拟制

拟制由: 小队队长 "Bugs" 18212066/721

本报告是一份对造成GOC安保特工Bradley Nielsen与KTE-2013-戊产生未授权接触的行为的总结,记录下或被重建的承载在KTE-2013-戊里的实体占据着Nielsen特工时的行为,和对造物回收的重述。

于██/██/19██,在一一二六时,Nielsen特工,一名前授勋美国陆军游骑兵和十四年的联盟老兵,从他在保存KTE-2013-戊房间外的安保室的岗位离开,进入了房间,并与造物产生接触。这被观察着监控的安保人员注意到,并发布了警报。两名安保特工,Neil Lattimer特工和Cleo Silverberg特工,进入了房间。两名人员并没有遵循协议并清除实体,而是尝试与它进行交流,相信着它仍是Nielsen特工。实体用组件矛摆出一个姿势,然后两位特工倒下了,看起来是遭受着强烈的幻觉。该实体简短的说了几句,自称为‘Toth-ner,残破者,’,并声明他将会引导一次全球性的末世情景。它又做出一个姿势,接着两名特工被火吞噬。

在一次尝试理解为何Nielsen特工与造物发生接触时,他的私人物品受到搜查,并从中发现了一本日记。已知Nielsen特工一直在接受其在美军服役时的经验所导致的轻度PTSD的治疗;本日记揭露了那些症状随着他在值班守卫造物时加重了。他的噩梦不断加重并变得频繁,神游症和幻觉也开始在他醒来后发生。他开始保持一种妄想信仰,即使以曾被介绍过KTE-2013_Kapala-Mendes的性质,他仍认为拥有那把矛将可以使他打败那些在他梦中折磨他的“敌人”。至此应该注意的是长时间暴露在附件矛下的精神影响仍不明确。Nielsen特工每天至少和KTE-2013-戊有十二小时的密切接触,每周有五到六天,维持了四个半月。建立在他被造物在精神层面所操控的基础之上,特工Nielsen随后的所作所为没有再被追究。

在实体逃脱至其进攻设施████的两天内,没有出现任何有关自然火焰,浮空人,热出血,或是强烈幻觉爆发的报告。在这个时间段中实体的所作所为目前尚不明确。他可能完全避免了与人类接触,或是伪装成了一个令人信服的普通人。

在对设施████的进攻中,该实体制造了一大团火焰以用于突破墙壁,随后将发现其的人员施以与上次同样的幻觉。站点中的蓝型要员们做到激活了一个守卫以对抗精神攻击,并且,对峙了随后逃走的实体。这几位蓝型人员,Harold Raine教授,Dr.Amelia Stark,以及习艺者Kyle Niven,随后为他们的随机应变和勇敢的防御而获得表彰。KTE-2013-甲,当时正储存在该设施内,被迁移了。

数次事故使得在进攻后追踪成为可能。它抓住了一名出租车司机作为人质,使用短暂的幻觉控制着它,为了逃脱,它随后用2013-戊以未伤及性命的方式刺中了该人质。此人随后在矛所引发的热出血症状下死去,但成功对评估小队 721的一名成员重述此事,而其也是因为收到疾病的报告(最初被世俗医疗人员认为是埃博拉病毒晚期)而赶去的。一日后,一名蒙大拿州警官遭受了被描述为“自燃。”的事情。此事两天后,一名明尼阿波利斯男性被接入一家精神病院,报告描述的精神崩溃与GOC人员被实体所引发的有相似之处,以及一段“漂浮着的人,拿着一把剑。”此时便不难看出该实体正跟随着组件甲朝东移动。

最后一次报告,三天后,在爱荷华州乡村地区,将评估小队721引至一个小型汽车旅店,这里的夜班服务员称他被一个男人用一根锈矛威胁。我们随后使用化学泄漏作为掩盖故事成功误导了该服务员并疏散了多名平民。VERITAS成像证实矛存在于此房间中。随后便突破了房间,并发现实体已死;它患有严重的肌肉萎缩,骨质流失,以及多个器官衰竭,大概是使用矛的后果。造物,以及Nielsen特工的遗体,均被回收。

随后,在SANGUINE CAPRICORN GIMEL下与基金会促成了一份长期收容协议。

心智部门对基金会外交联系以及合作协议报告,由驻基金会心智部大使Melanie Castle拟制。

KTE-2013-Kapala-Mendes,在这五个半月中,连续抵抗住了所有的清除尝试; 耗费了全球超自然联盟数百万美元;造成了两名平民和四十一位联盟伤亡;而每一枚组件都像是在表演杂耍般,被从一个地点转移到另一个地点,从这个成员组织推换至那个成员组织接着又回到部门,因为没有人会因为这些神秘如核弹的武器躺在自家后院而感到舒服。此外,若是这些造物被完整得聚集到一起,很有可能会引发一次全球末日情景,即会导致拨奏曲程序的部署- 而无论怎样,这类情况都有可能导致人类灭绝。

因此,我被心智部门的主任任命,带着来自联盟最高指挥部的祝福,与被称为基金会的现实正常化组织建立外交关系。根据推理和认证,基金会有着对超自然现象囤积和研究的倾向,以及由于联盟暂无能力清除KTE-2013-Kapala-Mendes,那么,这个外来组织应该能够更好的实现对该造物的长期收容。

我通过通常渠道取得了联系,与基金会对外事物部门16 (SCP-DEA)副主任Spencer Sheffield进行对话。我们在基金会设施,Site-126,会晤,同时到场的还有Rose女士(全名未知,被介绍为基金会指挥部,监察者议会,的代表),Henry Milligan先生(被介绍为收容专家)和被介绍为使GROUP MENDES的专家,Clef博士 (可能是被谣传为前GOC评估特工Ukelele的那个人,虽然我无法肯定此事)。我们随后商定了我们合约的条款,详细如下,分类为SANGUINE CAPRICORN GIMEL。这项合约之后被108议会的下属秘书处批准。

鉴于GROUP MENDES构成的威胁具有潜在全球灾难性质和与其相关的超自然威胁,这份合约所包含的合作和信息共享程度可谓在基金会-联盟关系中是史无前例的。就如同我已经和副秘书长申述的那般,我相信这里有,尽管基金会十分固执,真正的机会可以使双方在未来一同合作,甚至是将这个组织整合入GOC的机会。

附录 001- 观察到的 KTE-2032-Ragweed-Mendes 实体

事故 状态 外表和能力
约翰内斯堡对KTE-2013回收行动 已清除 大约有九英尺高,大致为人形;外表被剥皮,肌肉组织外露,牛形头骨。浮空,似乎指挥着其他个体。
约翰内斯堡对KTE-2013回收行动 已清除 四脚,能够变色,从鲜艳的紫色到绿色。拥有一个喙,背后长出六跟以上的触手。触手上附有酸性物质。外表上没有眼或是其他感知器官。
约翰内斯堡对KTE-2013回收行动 已清除 半人形,下半身似乎是一种山羊自脖子以下的部分;上半身由脊椎,手臂,和小型人形实体的头所构成。肉呈黑色,凝胶状,焦油状。实体表现出显现小型但炙热并难以扑灭的火球。
回收三天后的突破 已清除 实体外表为一个可动的中世纪盔甲,由未知暗色重锈金属所制成。实体表现出极强的力量和硬度。
回收三天后的突破 已清除 实体外表为一个成年人大小的畸形胎儿。实体的胸口处有第三只手,额头上有第三只眼;额外器官和一般器官均看起来都没有功能。实体悬浮在空中并周期性释放出一个周期性尖叫,使人员无法行动。
回收三天后的突破 已清除 实体外表为一个有着过大秃鹫头的憔悴人形生物。实体持有两根裂开的骨头(表现为人类股骨),作为用于刺击的武器。实体表现出超人的速度和战斗技巧。
回收三天后的突破 已清除 实体外表为一个巨型(高度为四英尺左右)红皮蛙,同时有着四条剧毒的蝎尾和三只眼睛。
回收三天后的突破 已清除 实体是一个重度肌肉生物,大约有七英尺高;在身体构成部位大致像是人形的同时,实体拥有三根躯干,三条脊椎从它的腰部升出,每一根有三条手臂(额外的手臂出现在原本脖子会在的位置),以及一个巨大,黄色的眼睛生长在每根躯干的胸口处。实体表现出惊人的力量和身体弹性。
回收三天后的突破 已清除 实体下半身长有一条巨大的蛇尾,脊椎,手臂,和头部均是人形。实体外表呈现严重分解,同时没有任何脸部特征。实体表现出显现一种暗色流液的能力,并在其使用时能够保持动量,以达到“甩出”的效果。流液将会在和有机物质产生接触时燃烧。

附录 002- 文件 SANGUINE CAPRICORN GIMEL

1. 基金会监察者议会使者和全球超自然联盟副秘书长办公室现在兹同意名为SCP-████-1至-6亦是KTE-2013-甲至-己的项目,应由基金会负责收容。
a. 一致同意基金会将会按照由联盟研究职员所扩展的安全建议进行收容。
b. 一致同意基金会将会以最高机密收容这些项目。
c. 按照 2.a. 部分,一致同意若是一种有效的清除方法被找到,基金会将归还这些项目,。

2. 一致同意这些项目构成全球性威胁,并且两个签署组织都会采取行动以减轻这一威胁。
a. 一致同意全球超自然联盟 物理 和 神秘 部门将会继续研究清除项目的方法。
b. 一致同意双方将会继续压制名为深红王之子或 GROUP MENDES 的末世宗教组织。
c. 一致同意双方将会继续尝试定位并回收SCP-████-7/KTE-2013-庚。一致同意回收后该项目已被被包括在之前和之后的条款中。

KTE-216-Black-Mendeschild的基金会文件: SCP-231

细微提及KTE-2013-Kapala-Mendes的回收宗教文献: 链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