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遗忘
评分: +23+x

我很抱歉。

我已经Kusahau1与妳的第一次相遇。妳的存在,在我记忆中,仍然是时而真实,时而虚假。

酒精把妳的影象化成了光,飘渺于我的身边。妳的声音在我背后回荡却迟迟无法入耳。妳是星星,我无法触及;妳是我,而我无法探寻我自己。

玻璃上妳与我留下的指纹告诉着我妳没有离开,可乍看那玻璃也即将破碎。我多么希望与妳共度余生,可我已经迷离恍惚。我甚至不确定,妳会怎样到来,或者会不会到来。

人们常常Kusahau空气,却靠它过活。妳真的和空气一样吗?或许吧。妳总能让我回想起那些情话,我默默念着它们,当话语与叹息共行时,没有人能听得见。

我尝试在书中寻找妳,用散文描述妳,一遍遍地读《MUERTE EN EL OLVIDO》2,试图让妳在我眼中显现。而所有回忆立刻Kusahauliwa3,一切的结果,就是让时间无端流血。如今我唯一记住的,只有灰白色的虚空。

我尽量不去Kusahau,可那太困难了。对不起,只是一次,但愿妳不会离开我。

只是一次,只是一次。原谅我,不要走。

烟消云散。时间停止流逝,脑海变得空虚,生机沉入水中,一切禁于幻想。如同远古大海里细菌的孤独,如同茫茫星空中黑洞的寂寞。

这是我Kusahau妳之时。

数以万计黑色的石块砸向我,砸向我的心脏,转眼间碎裂成灰。一阵阵的,无数的,遗憾,痛苦,伴随着精神的坠落死亡。

这是我失去妳之时。

与妳,我不会悔恨。即使我在梦中漂浮不定,即使我不能再醒来,即使将我肢解,即使把我抛入虚空。我真的不想离开妳,可这距离却越来越远。

我丢弃生,丢弃死,只要能摸到那颗星。那是妳在闪耀,光在变淡,虚空在燃烧。我不能离开妳,我还没有看过你的脸。也许曾经看过,只是像气泡破裂一般地Kusahauliwa。

我们仅仅只用了意识来交往,但我无比满足。如果妳能回来,就让我们溶解于一体,如同尘埃与尘埃,以情的引力相濡以沫。

如果妳没有回来,我会绝望。颠沛流离中,不是因妳而悲伤,而是因为——

因为我将要Kusahauliwa于人群之中。

因为我正在Kusahauliwa于人群之中。

因为我已经Kusahauliwa于人群之中。

因为我早就Kusahauliwa于人群之中。

请原谅我,为了妳,我不得不这样做。我们是同类,可妳还会记得我吗?快来这里,来到我的虚空。让我嫁给妳吧,让我嫁给一颗星,嫁给光与雾,

嫁给那些消失殆尽的回忆,

嫁给遗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