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永恒

对于Site-55来说,气温受控的时候绝对是一个热到变形的时段。经过高管的提前决定,GOI研究室的人员可以脱下实验外套换上T恤和短裤。尽管她事后告知她的成员他们当天可能不需要符合着装标准,但她仍然身着便裤和在右边空袖管打过结的实验外套。研究员Rex在归档文件时看了看自己上级的穿搭。

“你不热吗?”研究员Rex边扇风边问道。

“当然热啊,所有人都热。”

“那你为啥这么穿?”

“因为我可以这么穿,也因为我喜欢。”

“我只想说,我怎么感觉你穿其他衣服也挺舒服的。”

“你不来烦我更舒服。”

“对不起,上级。”

研究员Rex拿着文件用力扇着风,直到有东西掉了下来。他眯着眼并使身体向前倾斜了一点,注视着墙壁。这时,一名背着纸板箱的人推开了GOI实验室的门。

“我有一大堆……嗯……AWCY寄给Everwood博士的信件。哪一封是你们的?”他大声地问道并走进办公室,把箱子扔在两个人的工作台上。

“嘿,Bob,这儿。你对此这次高温有啥打算?”

“我倒不像其他人这么奇葩。我来这儿的路上还看到有个人想把自己塞进冰箱里呢。”

“我的天,他们真的要热到融化了。”

“哎,嗯……上级?”Rex插了一句嘴。

“什么?”

“就我觉得这像是一个融化的钟吗?”

“得了吧,这也没至于热到这种程度,Rex。”

“不,我不是闹着玩的,快看。”

Dr.Everwood叹了口气并将脸转向她下属指着的地方,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很惊讶,钟的形状确实像被下拉过一样。

“咋回事啊?这钟怎么这么像一幅超现实主义画作。 ”


当人们感到很热的时候,他们就会出汗。当许多感到热的人被带到同一个地方,他们流的汗会更多。汗会产生一种难闻的异味,那要是在Site-55里开几分钟的会已经挺让人头大了,这也只是轻描淡写。

在主管来到主席台之前,在座的人群一片混乱,他穿着被汗透湿的衣服和松掉的领带。

“大家好,在座的各位,我很很高兴大家能来讨论最近发生在我们站点的异常现象。”

“我只要你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做能让我们从这儿出去!”Dr.Masterson叫道,不过他并没有穿衣服。

“安静!都他妈给我安静!”主管整理了一下他的领带并清了清嗓。“人员在捡到融化的钟时需要立刻扔到规定的回收桶内。我们会调查这件事的经过。”

“谁来管?开空调不就可以了!”研究员Carlson叫道,他无奈地拿着正在融化的冰袋敷在头上。

“站点内的气温会在几小时内再次受到控制。还是请耐心等待并配合我们以对此次最新的异常事件有进一步的研究。”

“我保证我要是生活在这种房间里,过个一分钟我就已经像个洒水车一样了。”

“是啊,我们在这儿汗流得像条狗一样。”

“其实狗不会流汗,我们要倒大霉咯。”

“你他妈给我闭嘴!弱智!”

“就你?胖C.H.U.D。”

事情逐渐从矛盾中化解而主管并没有说些什么。

“好,”话筒发出低沉的声音。“要是你已经把融化的钟交掉了,那就立刻给我滚回去工作。记住!要有秩序。”

不同人员在讨论如何摆脱融化的钟而引起巨大骚动,一百多个浑身是汗的人也想要离开这个充满异味的地方,主管擦了擦他额头上的汗,跑到主席台的两翼。


Everwood博士抱怨道,她拉着Rex进了她的实验室。

“真是在浪费时间。为什么他们不在做实验后再来收融化的钟呢?”

“这我倒不清楚了,至少咱们没去那个房间。那儿闻起来就像是Dragoncon。”

“Dragoncon?什么鬼,其实我也不想管,这么糟的事情发生。帮我一个忙,把这堆垃圾理一下,尽快交给Bob。你去的时候,我会做个记录。”

“好的,上级。”

在Rex说话之前,两个人都在安静地工作。

“哎,上级。”

“这是什么?”

“你介意让我脱了衬衣?它放在这儿真的很碍事。”

“这不算问题。”

Rex缓缓地叹了口气并脱下他的衬衣。现在他只穿着背心和短裤工作。

“哎,上级?”

“我对天发誓,如果你要再脱另一件衣服,我们会有大麻烦。”

“不不不,你看这个。”

他举着一块完好无损的手表。

“嗯?它怎么就没有异常。你让我看看。”

Dr.Everwood把手表扫了一遍,她在背面看到一个凹槽。她在槽里取出一张用西班牙语写着的字条。

记忆的永恒
- 萨尔瓦多•达利
Are We Cool Yet?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