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坐过站了
评分: +49+x

张先生每天下班都要坐这班电车。
呼啸的电车在站台前放慢了脚步,隔门的警示灯疲惫地闪烁着。
前脚刚踩进电车,后脚缩进去的瞬间门便关上了。

前方有那么一个空位。
今天也是饱受折磨的一天,张先生甚至被催促到夕阳也看不见的时间才能回家。
他缓缓地坐了下来。离家一共八站路,他可以好好地休息……
分割一切站点城区的电车,依然在不停疾驰着。


张先生猛然醒来,抬头看到还有六站。
只是你侬我侬的情侣在打情骂俏,他们幸福的声音传达不到张先生的精神里。
张先生沉沉睡去。


梦里,他看到了小时候。
他在暑假在街边的小卖铺里,和朋友们拿着仅有的零钱买了最好吃的冰棍。
“张██,你以后打算干什么?”老板笑嘻嘻的问他。
“科学家!这个世界一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地方!”


还有五站。
张先生看着两个穿着前卫的少年从电车里走出。他们背后背着吉他。
他们也是追梦之人,但动摇的今天让他们失去了言语的欲望。
张先生再次合眼。


深夜,张██终于结束了为了高考的努力。
已经步入第二天的丑时三刻,就连草木虫鸣也沉睡的当下,又有何处亮起了灯?
拒绝黄昏时无聊的邀请,却是向着缥缈的梦而行走在独木桥上。


还有四站半。
张先生感觉到不对劲了,似乎电车的速度在放慢。
但是家里还有妻子小孩等着他,等着他吃上已凉的饭菜,辅导儿子的作业。
……那和现在又有什么关系呢?


张██坐上了南下的火车。在和父母告别后,他需要一个人和三个人一起住四年,或者更多。
或许大学能让他成为科学家吧。
链接一切城镇疆土的火车,只是在铁轨上摇晃着。
看啊,检票窗口也让他等等,毕竟离目的地还有█个小时。


还有四站。
张先生有点着急了。乘客也从人类变为了万物。
缓慢的车厢中只有时间流逝,旁边的笔记本让张先生放轻松,这里的时间属于他自己,也属于世间百态。
张先生在动摇和责任中选择了前者,而电车播报着张先生最后一个回忆:

张██自然没能考研成功,同时家里传来亲父住院的消息,让张██一下脱落了好多头发。
可是这样,便是对着自己的梦反向行驶。
焦躁的母亲,虽然让他安心考研,但他早已失去了沉稳的心态。


还有█站。
张先生已然忘记了一切,堵塞的世间将他留在了电车上。
舍弃了拼命挣扎的梦想,自己早就一丝不挂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连呼吸也没有任何必要。
天帷巨兽的齿轮,失去润滑后逐渐卡死在这里,而延误掉的日子,就这么睡过去吧。
晚安吧,张██。
晚安吧,忙碌的人儿。
晚安吧,漂游的霓虹。



因为出现了整节电车的人出现昏睡症状,有人害怕有化学攻击而报了警。
当然,没有任何化学物质,这只是一个社会人的梦。
于是基金会过来了,整辆车被封锁。

“你怎么看?”Desiree丢过来一个打火机,“还有下次别再忘记带火了。”
“我赌是某个不知道自己有能力的现实扭曲者,无意间做了什么东西。赌吗?一顿饭。”
“算了吧,谁跟你赌,饭钱全被你白嫖了。”Desiree拿起康德计数器的记录,“你说得对,撤离里面群众后只剩一个机动队怎么也搬不起来的人,男性,28岁,计数器靠近他时差点炸了。”
“惨啊……我们得熬夜写报告了。先联系地铁公司吧。”
Ninth借着基金会的权能,在地铁站点了一根烟。她早就从叙事里窥见了这个悲惨男人的一生。

说是随心所欲,说是独处一人,却没有人在临近生理终点的时候满足其中一个妄想。
或许坐过人生的站点也是个不错的结局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