层流--其一
评分: +21+x

①感谢各位朋友的积极加入
②这一卷就是你们表演的舞台!


“声呐收发正常,没有异物——嘿,刚才聊到哪里了?”昏暗的蓝色照明灯下,黑人声呐监听员的肤色与眼白形成巨大的色差,如刚刚被灯光照到的鮟鱇鱼般令人不适。

坐在中间的人面无表情地开始打起了饶舌,像说唱一般说道:“聊到柯达以前在约克郡?还是大副了?不过有一点我不吐不快,乔治那逼就是个趁上级不在欺压下属的智障玩意。他上这艘船之前肯定是南澳大利亚某个农场里面干过活。不是当的饲养员,当的是那些畜生。这?可是机敏级,世界顶尖的潜艇,他这种人能上来估计是用投胎的。”

在一片窃笑声中,坐在声呐监听席最右边的人慌忙摆手:“别太大声,如果艇长听见我们又在聊天,估计刚进去就得软了——他不仅得气死,还可能因此患上很难起来的那种病,缩写叫E什么来着?”

“低俗的玩笑尽量少开……毕竟说我们也没有什么事实依据。”

“行行行,你说是,那就是,但是声呐这种东西是根本不会说谎的。不然扒开你的小耳朵,贴在鱼雷舱那边的储物间墙上好好听听,然后再看看自己下面的小兄弟是不是有什么奇妙的反应。”

最右边的有点惊慌地看了看周围,再三确认没有人看向这边后,从不知哪里掏出了一台摄像机,用手指磕了磕外壳,尽量压低了嗓门:“用不着贴储物间墙上,在这就可以。”

黑人声呐员嘴里的咖啡差点喷到了控制台上,随后又一掌把差点出来的咖啡捂了回去:“你p……拍下来了?”

再三确认把音量调到了静音,最右的声呐员按下了播放键。另外两人强忍着内心喷涌的兴奋感,静静地侧目看着。

“我的圣乔治玛丽克苏恩,这么快?这还没有5分钟诶。搞不好他那里真有问题。他在办公室和体检室色诱审核官的可能性又排除了。不过话说你这是怎么拍的?”

“我知道储物间是个好地方,所以我把自己的传家宝开了以后就放那里,一天里面总是能看见这对狗男女。哦对不止艇长,还有二副和丽贝卡,那叫得比河马还难听,公母绝配。”

又是一阵窃笑后,众人陷入了缘由不明的短暂沉默,甚至忘了重新把监听耳机戴上,但都能感觉到彼此心里压抑已久的东西。

“今晚就来嗨一下怎么样?安娜少校那种能穿着艇长制服耀武扬威的,要是能干上一炮,那可比拿什么维多利亚,乔治勋章厉害多了,能在赫尔福德的各酒吧里吹一辈子。”中间的声呐员一脸狡黠地站了起来,拿过摄像机,示意右边的也一同前往。

“等等,不能全走光,我们必须留一个人在这!”黑人欲伸手阻止他们。

“那就是你了,少尉。虽然很遗憾,你在占便宜这方面真是绝对的外行。但别担心,只要你不说出去,以后会轮到你的。”

声呐员们还在像野生纪录片里一般,为核潜艇上的稀缺交配权争论不休,但却完全没有一个知道,一艘比他们大了近三分之二的巨兽,就在他们下方不到20英尺的地方与他们幽幽地擦肩而过。顶尖的消声壳体与安静的单轴反转式泵推,再加上无时不刻精虫上脑的水手们,这只巨兽没有触发机敏级任何形式的警报。

如两条相交的直线般,两艘潜艇不经意间互相靠近,又远去。

各种奇怪的声音消失在接收器里后,这艘潜艇开始了热身运动,缓缓排出了水舱内四分之三的水,向潜望镜深度上浮。在茫茫黑夜中,它渐渐向繁星展示了自己庞大的躯体,一艘955“北风之神”级核潜艇就这么横在了圣乔治海峡的正中央。

做了短暂的观察后,这艘北风之神再次下潜,同时位于舰艏附近的一个小坞舱内亮起了红灯,开始了注水程序。

临近冰点的海水迅速灌满了坞舱,托起了一艘湿式SDV,内外压力均衡后,绿灯亮起,坞舱大门锁栓哐啷一声内缩,在冗长的嗡嗡声中慢慢打开。小艇在电机的驱动下缓缓离开,没有灯光,只有作用范围很小的主动声呐,这艘输送艇将直面完全漆黑的深涌海水,以及漫长的70海里路程。


停在一幢不起眼的大厦前的是一辆银灰色的阿斯顿·马丁V12 Vantage,年过半百的斯蒂格博士就打着伞站在旁边。年初的伦敦依然无愧于“雾都”之名,大晚上还下着不小的雨,打在不御寒的衣物上无异于雪上加霜。

尽管早已知道跟踪者就如食粪的大蝇般蜂拥而至,但他没有任何恐惧。他摸了摸风衣内的枪套,毅然决然走向了封闭已久的大厦。

第一把钥匙转动,接通大厦的自动门电路,将发黄的政府封条扯断。

第二把钥匙转动,一楼大厅的某个角落的墙上开了扇门。斯蒂格博士走了进去,拿出一张充满刮痕的一次性密码条。他不太确定密码条还有没有用,遂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扫描仪上刷了一下。幸好,电梯的门开了,独立电源还没有失效。

第三把钥匙转动,所有的灯光就像是迎接斯蒂格博士的归来一样,由远至近依次亮起;尘封的操作台,锈蚀的器械和奇术用具在博士眼里再次烨烨生辉,让他的思绪回到了20年前。

“Alexylva大学的院士们啊,多久没好好聚在一起了?杰里米,詹姆斯,理查德,你们还在吗?真的太久了,你们连封信也不写……”墙上并列挂着四名院士的照片,在斯蒂格博士眼里,另外三人的微笑几乎就是他一直以来的精神支柱。

外头的骚动立刻打断了斯蒂格回忆的思绪,他立刻想起了他要做的事情,于是他将钥匙环上的最后一把没用过的钥匙攥在了手里。

第四把钥匙转动,开启最内里的冷库隔间,液氮气雾顺着地面漫了出来。在数十年光景之中,冷却系统出乎意料地如常运作。

斯蒂格快速打开其中的一个冷柜,取出了6支封装着无色药剂的双层玻璃瓶,一一放入随身的手提箱。

外部,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警车蜂拥而至,从里面出来的人却没有半点警察的装束。这些不明来历者将大楼变成了真正意义上无法逃离的地方,纷纷向17楼冲去。

很快,这些人便找到了实验室所在地的外墙,干脆利落地在上面开出了几个大洞。并向其中打入数颗催泪弹。

冲入实验室的人环顾四周,迅速朝左侧的方向打出一梭子,子弹擦过了斯蒂格的背打在了安全楼梯间的墙上。

年过半百的斯蒂格没下几层就开始气喘吁吁,胸腔也开始尖声作响。哮喘,在这最关键的时候,他的陈年老病如期发作。

上气不接下气的他抽出了风衣内的SIG P229,朝楼上打出几发,虽然没受过任何训练的他并打不中任何东西,但上面的追踪者被暂时挡住了数秒,这为他争取了时间。

他拉下了离他最近的门边的电闸,接通了安全门电路,在门锁自动转到位的那一瞬间,斯蒂格猛地拉开门冲了出去。

斯蒂格在一刹那看见了正对着他的窗户,但不等他看清更外头的东西,一颗子弹便打进了他的右肩。

倒在地上的斯蒂格双腿乱蹬,试图往原来的安全楼梯间退去,在地上拖出了长长的一条血迹。

退回原位的斯蒂格捂着右肩,呼吸道水肿引起的哮喘让他只能急促且小口地喘气。他无可奈何地打开了手提箱。

不知怎的,楼上的追击者此时却停了下来。

“柯林·斯蒂格博士,最后通牒,交出药剂,之前你对MC&D的冒犯行为将一笔勾销,并还可任职我们的生化顾问!”

斯蒂格将药瓶接入了注射器,然后将它按在了脖子上。

“任何沉默行为以及冒犯话语都将导致对你的直接处决!”

“吃屎去吧,一群拜金佬!”斯蒂格咒骂着按下了注射扳机。

令人安心的舒适感蔓延了全身,但不到3秒,剧烈的疼痛便从心脏开始扩散,犹如血管中流淌着无数尖利的刀片,仿佛身体内正生长着无数荆棘,疼痛噼里啪啦地从肺部冲上大脑,流向下身。

瘆人的哭喊持续了10秒左右,一切安静了下来。


“舷标OOCL03,货船,目标准点到达,距离4000。方向1-5-5,航向2-7-3,航速20节,已进入埋伏位置。”大副朝舰长小声地点了点头。

北风之神级核潜艇的艇长将潜望镜归位,不紧不慢地做了个“全体战斗位置”的手势,于是全体100多名官兵便如一台精密紧凑的机器般运转起来。

“右舵三分之二,10秒至2-4-9,然后直行。准备鱼雷。”

两枚TEST-3线导鱼雷被装弹机推入鱼雷管并发射。

“定深20米,提前量5,航向2-4-9,输入。”

“定深20米,提前量5,航向2-4-9,完毕并反馈,预计260秒,计时。”

两枚TEST-3鱼雷上浮到指定高度后,螺旋桨在银锌电池的驱动下飞速旋转起来,速度很快便达到了40节。艇长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怀表,其他则屏气凝神地看着对位屏上的两个越来越远的点,大气不敢出。

“航向正常,无变道,无需修正。”鱼雷操作员做了一次反馈。

不知过了多久,对位屏上的点消失了,这时对于所有人来说,才是重头戏,他们的神经在此时最为紧绷。

“20秒。”

“10秒。”

艇长手中的怀表指针跳了最后的10下,声呐屏上如期闪过了两个巨大的点。

“成功引爆。”

水手们轻声笑着相互击拳,以短暂地庆祝这一胜利。而艇长看着远处冲天的火光,知道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两枚鱼雷命中了货轮的船底,巨大的近矢效应像折筷子般轻易地将货轮的龙骨掰成了三截,而鱼雷本身的爆炸又引燃了其中的一些见不得光的货物,连锁爆炸将整艘船从中间剧烈撕扯开来。在几乎照亮整个夜空的火焰中,15名船员无一幸免。

“下潜至100,然后按QC计划表进行巡航。接下来就祝我们的小伙子们好运吧。”


终于,SDV接近了目的地的一处滩头,四人打开舱盖离开,选择以自身力量完成最后一趟路程。

四人正式逃离冰冷的海水,拥抱南英格兰清爽的空气的同时,两辆Range Rover已经在远处的路边停妥,站在其旁的一人端着枪谨慎地走上前来,问了一句:“冰锥?”

“凤凰。”四人中看起来为首的那个摘下了水肺,脱下了厚重的保温潜水服,一脸舒畅地说道。

那人狐疑地皱了皱眉头:“你们……就四个?”

“呃……准确地说,4.5个。至于为什么以后会说,不过也可能不会说,毕竟我没指望你们这些‘内鬼’们能够理解。”四人之首摆出一副令人不适的顽皮笑脸说道。

“怎么样?身份确认了吗?”Range Rover处又跟上来了两个人。

“是他们了,头儿,暗号和语气都对得上。”

“你好,威灵顿,请问你的名字?”威灵顿伸出了手。

“费思科。”两只右手敷衍地握在了一起。

“时间不多,请跟我们来吧。”抹掉一切登陆痕迹后,两辆Range Rover快速驶离。

“这,就是我们的委托——更详细一点的版本,请问这在你们的范围之内吗?”在宽敞的对坐式后座位上,威灵顿递上了一沓文件。

费思科皱着眉头,砸吧着嘴看了半天,然后说:“一个星期就可以。”

威灵顿接回了文件,笑了笑:“对您们的高效率深感欣慰,不过我想,对于你们混沌分裂者来说,如此程度的委托,开出的价码肯定不便宜吧?——哦对了,要雪茄吗?”

费思科接过雪茄,用圆切刀切了个口子,含在嘴里,两只手指捏着另一端,很快便将其点燃,全然不顾威灵顿等人一脸惊愕的表情。

“报酬?你说报酬吗?”费思科深深吸了一口,歪着头思考了一下,“这个是高度弹性的,也就是非常不确定。你知道我们并不是都非常在意钱啊,不动产啊,这些东西,有时候仅仅是够开心了,还愿了就好说话。所以,最后你们自己心里有数就行。”

“哈哈哈,不过,为了表明我们的诚意,我会先预支给你们一部分的,到时候你们有什么要求再说吧。”

“那……合作愉快?”

“当然,接下来你们会被惊呆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