层流--其六
评分: +32+x

“血液指数已经全部正常,膝盖上的伤也好了,今天就可以下床活动。很高兴您能恢复得如此快速,先生。”金发女护士在密密麻麻的数据表上填完后,朝Leazov露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

但Leazov不为所动,一脸冷漠,这种美人计案例他见得比美国趣味家庭短片播出的集数还多。他们会用这种金发女郎跟你套近乎,在睾酮的促进作用下你会把洗澡搓几次屌都说出来。有时候这比一桶吐真剂还管用。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博士。”

Leazov眼睛扫向门口处,一个同样身穿白大褂的男子走了进来。两人简短交谈了几句,女护士便退出了房间。

他打量了一下这名男子,约合185厘米的身高,白色大褂刚好到膝盖,可能做大了一码,以掩盖自己的身材;没有啤酒瓶底一样厚的眼镜,心灵之窗保养得非常好;头发不长不短,是上个世纪非常流行的中分发型,鼻梁很高,虹膜呈青蓝色,典型的法国人特征;他的手沉稳有力地拖着一大堆文件,没有发抖,也许他有着“博士”以外的经历,当然也包括在别的地方干“湿活”。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个能随便蒙骗过去的对手。

男子带着轻松的神情在他病床旁边坐下,然后把厚厚的文件放在一旁。Leazov冷眼瞟了一下他,只见他不紧不慢地翻看着一系列文件,嘴里还哼着耳熟但叫不出名字的小曲。

一幅胜券在握的样子,Leazov想道。他尚未得知自己昏迷了多久,不过,对于基金会来说,这点时间把档案全部翻个底朝天不会是什么难题。

“额,您好,Leazovski先生……我的读音对吗?请不要介意我的法语口音。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Hellinger·Marcus,Site-Aleph的主管,您可以简称我为Dr.Marcus。”

Dr.Marcus从旁边翻出一些文件,然后继续和善地说:“您的人事档案我们已经查阅到了,多亏了JREMSEC全球化数据库。所以别紧张,我们很快通过血液样本检测确认了您的身份——Boris·N·Leazovski,1950年‘生’于USAF,并在其中服役了40余年,随后进入USSOCOM的JSOC继续军人生涯。那么接下来我会问您几个问题来进行交叉重叠确认。这些问题对您来说应当不会太敏感,所以,第一个问题。”Marcus投来了询问的目光。

Leazov沉静地等着他出招。

“你准备好了吗?”

“请便。”

“很好,接下来,第二个问题:您是否在1995年至2007年期间担任160th SOAR飞行团的飞行员,同年转入战斗技术研究组(DEVGRU),也就是著名的‘海豹六队’,并参与了2011年的‘海王星之矛’行动?”

无关紧要的问题,Leazov想道,于是回答:“是的。”

“很好,接下来这个问题比较私人,请酌情回答。据资料上称,您在USAF第4477‘红鹰’中队任职上尉期间,代号为‘苏格兰隼(Scottish Falcon)’,这个代号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响彻内华达沙漠上空,令无数空军学院新人与教官胆寒。那么我比较好奇‘苏格兰隼’这个代号的来由是什么?”

依然无关紧要的问题,Leazov想道,于是答道:“因为根本没有这种鸟。”

“好的,下一个。在乌克兰克里米亚危机以及顿巴斯战争期间,有传闻说GOC在那里正在执行一项机密任务。鉴于您在2013进入Site-CN-52之后不久就立刻进入了乌克兰,您对这个传闻的看法是什么?”

Leazov用眼角余光看了看Dr.Marcus,他仍在用和善而询问的眼光盯着自己看。他顿时明白了上一个问题的用意——利用他骄傲的往事让他打开心扉,放松心理防线。那么他此刻在想些什么?解读着自己的肢体语言吗?还是在捕捉着微表情?他的双手纹丝不动,脸上肌肉半收紧以至不会自然表露任何神态,但如果有疏忽的地方怎么办?哪怕只有一瞬间,被他察觉了怎么办?

他的思绪来到了根本问题上,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是否应该让他了解当中的哪怕一丝细节,知道的后果是什么?既然他如此发问,是否能够假设他已经知晓两人在东乌克兰的核心任务?如果给出否定的回答,是否要面对接下来的一连串实实在在的证据,面对这些证据他又怎么能保证他的回答不与前面的相互矛盾?

该死,Leazov内心深处骂道,千方百计想逃脱基金会的魔爪,如今好死不死又回去了。

在完成上述思考短短的数秒内,Leazov给出了回答:“不清楚,我不在那个区域行动。”

Marcus干净利落地在纸上写了几笔,然后说:“很好,很快就可以结束了。那么最后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比较重要,请仔细回忆再作答。”到这里,他的眼神开始变得认真起来。

“在前天的晚上,在阿尔卑斯山脉西南部发生了一起坠机事件,两架从德国方向飞过来的战斗机迫降并烧毁,且飞行员失踪。请问您对此事件的知情度如何?”

还是问到这个问题了吗?Leazov这时候心里一惊,他马上反应到SKY不与他同处一间病房的用意,也许此时此刻,他也正接受着审问。这种手法连波士顿审小混混的区警都会——把好几个人分开问同一个问题,如果口供不一样,那就肯定有问题。即便Leazov能够保证他的回答毫无漏洞,又怎么能保证SKY的回答无懈可击?更别说Nobel这种从未接受过任何反审讯训练的人。

这很糟糕,非常糟糕。最初Leazov只考虑到了遇上基金会特遣队的逃跑对策,万万没想到自己还会被抓起来“温柔地”审问。这是个失误,巨大的失误。

“不清楚,我们当时不在那个区域行动。我们受异常影响才来到收容现场。”Leazov决定放手一搏,一旦对方拿出证据,随机应变。

“这涉及到法国与德国军方的联合调查,如你所见,我们自然需要进行一些配合。”Marcus放下手中的文件,再从一旁拿出另外几份,“坠毁的飞机是一架德国的F-4F战斗机和一架‘狂风’IDS战斗轰炸机,它们用某种特殊手段暂时蒙骗了远程雷达抵达法国境内。以您的战斗机驾驶资质来看,这两个机型您都接触过。我希望您也许能够尽可能为我们指明一些调查思路。”

Leazov顺势答道:“这两架飞机是完全不同的飞机,F-4战机中高空盘旋性能优秀,但是低空敏捷性稍逊。依据经验,熟练掌握高中低空飞行特性至少需要200飞行小时的高强度训练。而狂风IDS则正好相反,因为有地形适配雷达,近地飞行性能极为优秀。您刚才提到了用特殊手段蒙骗了雷达,我猜测至少有一架飞机挂载了电子战吊舱。而熟练操作并了解专业电子战吊舱至少需要进行64个课时的信号处理学课程,并接受同样课时的实际操作与模拟对抗课程,并拿到ESQ(ELINT-SIGINT-Qualified)证书才能进入战备值班。如果你们需要,可以针对上述资质人员进行调查。”

Marcus仔细记下了Leazov的话,并满意地合上了笔记本。

“很好,先生,到这里就结束了。非常感谢您的配合,把这里当家吧,法国分部欢迎您!”

啥?这就没了?Marcus拿起文件向外走去,对Leazov的一脸惊愕全然未觉。

“对了,忘了你能下床走路了,现在正好是饭点,我把送菜上门取消一下,跟我一起去参观一下四周怎么样?”Marcus回过头来摆出一副笑脸。

“未尝不可。”Leazov从床上跳下,“虽然背着我的伙伴去享受你们的饭菜有悖我的原则。”

“你说那个壮汉?他还没醒,他吸入的麻醉剂有点多,可能嗨了。不过也差不多了。我们在现场就只发现了你们两个。”

“淦。”Leazov感觉自己完全白动了脑筋,但同时他也明白,Moyo和Nobel并不在此处,他们身处何方似乎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弄清楚的事情。

“我发现你一直紧绷着脸,这样无益于身心健康,先生,你得放松。现在又不是冷战时期,把神经绷紧了都是在自己吓自己”说着,Marcus递给了Leazov一套黑乎乎的衣服,“机动特遣队常服,穿上吧。别看着我,你真想穿着那开裆光屁股的病号服出去吗?”

洁白的长廊内,医生与护士不紧不慢地走动着,与Marcus博士打着招呼,看起来今天病人并不多。

路过护士长办公室时,Leazov顺带往里瞟了瞟,果不其然,那名金发女护士就端坐在办公桌前,后者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也抬头看过来。两人的视线接触了极短的时间,随后都没有看清之后彼此的表情。

“Site-Aleph,法国境内最大的站点,我们有2500余人,收容了上百项物品。整座设施埋入一座山体内,可抵御10级地震,就像夏延山一样安全结实。”两人来到了电梯前,Marcus掏出了身份卡在面板上刷了一下,然后炫耀般说道,“无电力电梯,可以完全脱离电力运行。”

数字从B-4慢慢来到了B-2,也就是他们所在的楼层。令人有些惊讶的是,电梯舱内部出奇地宽敞,可供攀爬至电梯顶上的小型梯子,收纳在内壁的破拆工具一应俱全。Leazov随便摆弄了一下扶手,发现上面有个显眼的搭扣。他手贱地解开了搭扣,发现扶手竟然可以连带着一大块厚实的内壁向外翻开。

“射击掩体?”

“是的,把它按回去吧。”Marcus点点头,“这架电梯不仅仅只能上下运动,它还能够连通至其他翼区,这里面的很多工具都是为了不时之需。”

“在这里向你介绍一下我们的站点结构吧。我们站点分开为四个不同的翼区,我们所在的西部翼区为医疗区,从上到下一共有5层。另外三个分别是北部收容与拘留区,南部生活区,东部军械库与训练区,那里可以作为我们的机动特遣队的休息地和你的‘同僚’们的行动中心。每个翼区相互独立,但是又有多个主副通道相互连通,你知道的,一旦有事情我们都可以相互照应。”

Leazov嗯了一声,表示肯定。

几经辗转来到了餐厅门前,Leazov被眼前的景象稍微地惊了一下,纵使口味再怎么挑剔,他也得承认餐厅的巨大规模以及华丽的装潢,色温恰到好处的灯光搭配各类饭菜的香味能够恰好勾起人们的旺盛食欲。更别说放眼望去,那一望无际的丰盛饭菜以及络绎不绝的人群。

“以我的直觉,你们站点2500人里,厨师起码占了1000人。”Leazov把大把的肉夹进菜盘,还不忘挖苦一下。

“实际上只有10人。现在做菜端菜都是机器自动完成了。有些人说机器的厨艺必定无法胜过人类。但看看你盘子里的肉,色泽油亮,香料的配比恰到好处,汁水丰富,事实是我们已经教授机器,让它的厨艺胜过人类,并让它们反过来服务我们。就是这么简单。”

选好菜后,Leazov端着堆成了山的菜盘找了个地方与Marcus面对面坐下。

“平时我这个主管吃饭的时候,身旁必定环绕着医疗部的美女们,今天例外。这是你欠我的人情”Marcus用手中的叉子开玩笑般地指了指对面的Leazov,“请用餐吧。”

在他们两不远处,一个尖头尖脑的光头无意间看向了这边,然后朝旁边吹了几声小口哨。

“嘿嘿,你们两,那是谁,新来的吗?”

“不……不……不……知道,看起来来……来……来……来……头不小,主管居……居……。”

“你丫闭嘴。”光头狠狠拍了一下身边的结巴,然后转向对面的吉普赛人,“德仕隆,这是你的领域,那边那个跟主管坐一起的,你这个站点女员工八卦情报贩子有什么消息么?”

“某种意义上我还真有,不过这是我冒死得来的情报,想听得先付钱,每人10欧元起步。”

“先赊着,回宿舍就给你,说说,我性子急。”

“那我只能跟你说,我只偷看了Marcus主管那堆文件的前几张。那个人就是前几天214-FR收容行动中救回来的人之一。至于他这个人本身,来头可就TMD大了。”吉普赛人双手张开,装作一副要变出糖果的样子。而焦急地等糖吃的就是另外三人。

然后吉普赛人立刻变脸:“名字保密,事迹保密,每人20欧元,不接受赊账,且必须付清头款才能收听以下内容。”

“哦呵呵呵,我们不仅不会付钱,而且会让你把以前吃下去的全吐出来,回宿舍洗干净等着吧。”

在其他三人互相开玩笑之间,只有一个人斜眼瞟视着Leazov的方向,他高高昂起头,抚摸着从鼻梁一直延伸至耳根的倒V型疤痕。

“我不喜欢他。”这人语速极慢地吐出了一口寒气。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Marcus补充道,“在这个站点还有一支中国的外勤特工组临时驻扎,你清楚吗?”

Leazov拿着叉子的手停在了半空,半饷才往嘴里送:“不清楚。”

“他们大概在2天后回来站点。我想也许你们……可以见个面。”


替身能力名称:The Son of Man

能力使用者:Leazovski

能力描述:在不受威胁的情景下能够自由变换面部外貌,毛发长度与全身肤色。仅限于模仿身高身材相近者。在特殊情况下可模仿女性。

破坏力 速度 动作精密性 成长性 持续力 射程
E E E E E



能力名称:Breezing Up, Breezing Down

能力使用者:孟萧然(SKY)

能力描述:依靠感受半径3英里内的风向流动来进行枪械的弹道测算与有限的敌我感知,但并不能对空气流动本身作出任何干涉。除此之外,还可变更半径10米内的任何声音传播方向。

破坏力 速度 动作精密性 成长性 持续力 射程
E A A D D A(约3英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