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节协奏曲
评分: +29+x

“好吧,所以这见鬼的故事还没有结束……嘿,你还在吗?”Ninth把那叠印着虚线引用框的打印纸推回Red面前,而后者此时安静得像座雕像。叙事自填充毫无意外地在刚才的混乱中宕机了,甚至他们的名字也已经改了格式,这代表他们已经进入另一个故事的设定了。超形上学部对这种跳跃习以为常,况且Ninth也不并在乎自己喝的是铁观音还是白开水。

Ninth很快决定了她的下一步动作。她念出“你的辞职请求我批准了,去人事部办手续吧”这句台词,然后目送Red消失在门后。可怜的作者,她想,如果Red的个人叙事稳定下来的话,她并不介意和这个设定上的杀手多聊会天。而现在Ninth只能继续她的工作,把打印纸一张张塞进旁边的扫描仪留档,再放进碎纸机。她会感谢这些帮她分摊了一次“死亡”的小故事的,前提是这些东西不会引起另一次社会性死亡——然后她事与愿违地听见了从上方传来的笑声。概念上的“上方”。

“……请问哪位?”

“Pric,比你的位置高一个层。抱歉我没忍住……你该知道的,刚才那个故事真的很好玩。”

你也该知道它对我而言至少没那么好玩。Ninth咽下了这句话,换了一句新的台词上去:“那作为交换,你有没有什么故事?我喜欢有来有往。”

“有,并且目前为止有██个。”


丹泽得到了一个月的假期,原因和上一个如此之长的假期完全相同:他被告知伦理道德委员会有一项十分重要的长期保密议程,并且他因为属于“相关人员”而被排除在外。为了防止敏锐的委员会成员们从名单中发现那些他们不该知道的信息,“相关人员”的名单中至少有一半的名字和实际上的保密议程完全无关。对丹泽而言,进入这个名单只是意味着一次或许过于漫长的空闲。

和上次不同的是,他必须独自度过这个月,一个人重温那些鲜活的、明媚的、散发着甜香味的回忆,即使他其实从未忘记。基金会的AI职员已经帮他做好了第一步,因此他的信封里除了身份证明和银行卡以外还有一张机票。

目的地是某处山谷中的一小片废弃城镇。人类退去后,灰土成了这些小屋的第二批居民,随后千奇百怪的植物也在这些早已失去门窗的建筑里日渐茂密。丹泽小心地绕开那些枯萎的或是尚在生长的藤蔓与根须,踩着湿滑的青苔向深处走去。

这里的道路曾是那些开荒拓土之人的心血,那些镶嵌在泥泞中的石砖再次被泥土覆盖;这里的广场曾是孩童的乐园,曾被某个孩子珍爱的皮革人偶如今在池底的野草间安眠;这一切都被覆盖在一层层深深浅浅的绿与褐色之下,执著地、无声地宣告着:曾有人到达此地,曾有人在此生活,此处曾是人的家园。

丹泽在那干涸的水池前驻足,将琴盒从背上解下,为琴弓重新补上松香,然后将那把中提琴架在肩上。他已经很久没有演奏过了,但当第一个音从琴弓下缓缓淌出,他很快就找到了那支曲子。一支缺失了一把小提琴的协奏曲。

那些悠远的回忆融入乐音之中,使这支乐曲越发舒缓绵长。他长久地站立着,任由听众们伸出自己的藤蔓与根须,缓慢、无声地攀附在这位演奏者的身体上。

他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但这并不是一个足以让一名伦理道德委员会成员幸免遇难的理由。说到底,什么级别的议程需要一个月那么久的时间呢?


-> sudo automatch —related-only -person -execution —source-dir=./Memento_Mori.info
| PoI数据库链接中……链接成功。
| GoI成员数据库链接中……链接成功。
| 基金会雇员数据库链接中……链接成功。
| 匹配中……匹配完成,共36个结果。
| 人员档案与处决计划已输出。


Ninth见过几个健谈的化身,但Pric绝对是例外中的例外。把化身送进叙事夹层的作者据她所知并非没有,但只借用了一小部分的超形上学技术,甚至用故事载体做到这一点的……可以想象这位化身承担了多少讲解职能。

“……这次行动由GOC主导,他们设计了一个遍及全人类认知圈的奇术阵列,并锚定了其中最有影响力,也就是现实最为‘柔软’的地方。注意这并不是指休谟指数的高低,而是一种更为结构性的概念,类似于如果对某个位点施加影响的话会产生的后果烈度,如果你读过空之……”

“简短一点,用我能听懂的语言,这次我们或者你们又打算做什么?”

“人造末日。”

“……哈???”


我并不喜欢那座拔地而起的银白色工厂。它太过巨大、太过崭新,太过气势磅礴地吞噬着流过它的每一份数据,将它们填装进那些病毒般增长的BBQ_SSG对象里。它和余谷的一切格格不入,或者说这个巨型盒子的存在本身就像是一个让人笑不出来的笑话。

我清扫出一块保护空间,把存储模块的阵列取出、编译并安置,等待特征信号的流入。这就是我这次全部的任务了,护送一个专项4级加密的阵列到这个无人区来。说实话我强烈怀疑苍绯派我来只是因为这个级别的加密阵列必须要有人类负责人随行,换句话说要是它出了问题得由我来背锅。

喷涂着“O'Brien”字样的白色工厂开始轰鸣,一根颜色迷幻的烤肠从传送带上滚落。转移代码把这东西送进主处理单元中,然后我听见它在被粉碎时传出咔嚓咔嚓的脆响。还有65535份,这意味着我还有很多时间要在这里守着这个巨型笑话。我打算从个人存储子模块里找本闲书出来看,结果左翻右翻只找到上次出任务前准备的那边电子整理版《正统道藏》。不过既然这里是能够将流落此地的数据不分彼此地具象化的余谷,那这本书还真是带对了。

我移动到不远处的山丘上,把那个封装到只显示了一个“系统正常运行中,进度4/65536,请等待”的窗口拖到视窗右下角,从常用库里拖出隔离模块圈出一块沙盒子空间,然后把余谷的具象化接口配置到这个子空间的显示区上。最后,将书的内容输入到子空间内:咒法投影器构造完成,效果想必要比数据层外好上不少。

我本想趁此机会好好研究一下那些咒法的具象化实现过程的,可惜进度条走到一半的时候我发现一个悲剧:沙盒子空间的隔离出了个漏洞,导致投影被外来数据干扰,或多或少地产生了噪点,亏我还认真研究那些莫名出现的图形来自什么结构,敢情都是bug。我关掉了书,用两分钟补好了那个漏洞,然后开始清理这一期间流入的数据。

如果可以再来一次,我希望我不会拿起那张由钻入漏洞的数据具象的纸片,至少我应该意识到一份被识别为纸制品的数据可能是什么——但我没有。

特性:类门径,冷却,双端同步
所需阵列:离散化阵列Ice_Shredder.exe
目标:前SCP-CN-434研究员 SilverIce
目标属地:SCP基金会-CN分部/破碎之神教会-麦克斯韦宗
执行地点:麦克斯韦宗华东网络-数据层-[UE-CN-9848]“余谷“
回收地点:麦克斯韦宗华东网络-概念层-全域
计划:利用OB传媒持有的构造-转发技术保护其元特性,在此基础上将目标概念粉碎、复制并分发。

我不认识那个ID,但我无法控制自己不想起自己可能曾经认识他的可能。因此我想我理应为此痛心、为此悲叹,但现在的我只是站在这里,并感到发生的一切荒诞可笑。


最后一次彩排结束后,Consolas并没有立刻离场。他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The Performer礼貌地询问他是否还好。

“我……我很好,演奏家先生。只是我还有……呃,一个疑问。”

“但说无妨。”

“为什么是我?我是说,您为此花费了如此多的时间和精力,来使我……”

“只因为我们有一份绝妙的乐谱,而你正是一名合适的乐器。不必怀疑自己,我可以保证我们之间所共度的每一刻都是有必要且有意义的。”

乐谱?这场演出本不应存在乐谱的。恍惚间Consolas感觉自己站立在流沙的边缘,而The Performer像一条游弋的蛇在那致命的陷阱上漫步,引领着他继续向前。

“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奇术师们常用的比喻?施放那些法术就像奏乐,以现实的框架作为琴弦。这场演奏值得我们从原材料开始,打造一把合适的大提琴。”

大提琴。降调进程。相似影响相似……他是合适的乐器,合适的乐器该与什么相似?Consolas感到流沙攥住他的脚踝,那些细碎到温柔的沙粒之下埋藏着一曲等待开场的交响乐。他被等待着汇入其中。

“您书房中那把紫檀木柄的小刀,我十分欣赏它的花纹。”

对于将至的开演之时,这件乐器满怀恐惧和同样热诚的期待。


“简单来说,奇术进程造成的形态辐射有四个描述参量:烈度、色调、音高、织法……”

“打住。”Ninth嗅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你是在念资料对吗?”

“这……毕竟我上来之前也不是奇术师啊。”Pric挠了挠头。

“把资料给我,我自己可以读。烦请你挑重点讲。”

好吧。首先,他们计划引发一个近锁固、重降调、红宝石级的形态辐射1,将未来的时间轴打出一个断点。这需要大量调性鲜明的降调奇术源,要求十分严苛,以至于死亡几乎成为了唯一可能的来源。事实上GOC的前几代拨奏曲计划都是为此准备的……好在现在奇术研究者们找出了更节省的方案,只需要将相对数量较少但具有特定特征的灵魂在合适的位点,呃,‘进行处理’。”


Elena早就习惯了自己稀薄的存在感。在Cherese为她留下的通道里她永远不会被两扇忽视了她的自动门锁在中间,于是她顺利地坐进办公室并用一上午独自完成实验数据的整理总结。这是她的生活的一部分,并且可以说是不那么坏的一部分,直到她打着哈欠走进中午的食堂。

她当然知道自己并不能在用餐高峰的人群中成功点到自己的午餐,所以她总是出来得比其他研究员都晚那么一点。食堂的工作人员们已经开始摸鱼了,这是个不错的时间点,只要她认真、用力地敲三下桌角上的呼叫铃,就能正常地完成例行的能量补给。

今天的工作不是很多,她或许可以在下午给Cherese发条消息,如果运气好的话她们还能有一顿更加惬意的晚餐。这样的话这一天就可以算是个不错的日子了。Elena想着这些轻车熟路地穿过还在食堂闲聊的研究员和特工们,找到一张无人的小桌坐下。今天吃B套餐好了,她这么想着抬手按铃,并且希望西瓜汁还有存货。

——她的手掌落在了一片平坦的桌面上。这个食堂的桌板上并没有呼叫铃,那些Cherese和她一起一个个安装在桌角上的小玩意现在一个不剩。Elena又拍了一下空荡荡的桌角,她发誓这是肌肉记忆,因为她的脑子此时还没能消化掉呼叫铃的失踪,但这次的结果显然更糟。

她的右手就这么穿过了那块桌板,落在了自己的膝盖上。

前言撤回,这是她噩梦的一天。


“这就是名单上几乎全是化身的原因?”

“毕竟化身比较有特征嘛。”

“对了,说起来那个化身怎么不在?性质上几乎和死亡绑定的那个。”

“你说Ecun啊。最初的名单上有他一个,但后来退出了。兴许是作者有事在忙吧。”


Elena早已有权开始恐慌,但这种情绪在她身上总是迟到。坐在食堂角落的她做的第一件事是检查自己的记忆:没有缺漏,没有空白,从几周前那帮实习生搞出来的事故到今早Cherese的早安吻都无比清晰详尽。

第二件事情是进行确认。她从忙碌的研究员们身边穿过,观察他们名牌上的权限标号,并尾随一个专项四级权限的人试图进入保密档案室。更高的权限意味着更严密的人员检测,但是游侠号上至少该是第二精密的红外和重力感知装置都没有发现Elena。如果Elena是个间谍,她一定会在档案室里放声大笑。

基金会如果真的有一个专门研究这种“不存在”的异常的部门,他们会怎么处理这种情况?很久之前Elena还会思考这个问题以作消遣,现在她早就学会了和稀薄的存在感和平相处,像接受那么多畸形诡异的生物的存在那样接受这个和她形影不离的事实。反正这个部门肯定不是Elena所属的生物部,就算写报告也轮不到她给自己起初稿,所以作为外行她或许应该一如既往地做该做的那份工作。

第三件事是承认现实,就像承认她所经历过的每一次离别。她在档案室的门前停步,小跑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开启电脑,备份今天上午的工作内容。

并不在本机运行的自律对她的指令没有反应,手动发送的邮件也没有收到回复,包括那几个她能确定永远开着自动回复的邮箱。这都可以算得上理所应当了,毕竟就连实在的物质都正在无视Elena的存在。她该为她还能正常地在打完字后合上笔记本电脑而庆幸,这至少说明她还不全是个无形无质的幽灵。

Elena的视线转向堆放在墙角的几个箱子。标准的办公室个人物品中转箱,她没有把它们放在这里的印象。

第一个箱子里是几十只呼叫铃,塑料部分因为广受汤水和玩笑话的欢迎而微微起油。第二个箱子里是从酒精灯到小型控温箱的各种加热装置,她发誓她在实验室里用这些玩意烤串和煮泡面加起来的次数都屈指可数。第三个箱子里是拆卸下来的八个机械锁,Cherese在说服Boom把它们装在Elena的常用通道后请她吃了一顿丰盛的回转寿司,那时她在叠起的盘子后面笑得像个凯旋而归的英雄。第四个箱子是她的人事档案和经手的项目记录,一个小册子和十余倍厚度的实验报告,黑色的笔迹在咖啡渍上疲惫地张牙舞爪。

Elena想起来她曾经在哪里见过这些箱子。会在办公室放个人用品一般意味着这个职工已经确定了他将驻留的岗位,而死亡导致的搬离远多于调职导致的。周围一片死寂,只有一个极轻的声音在她的耳边断断续续,近乎耳鸣或是幻听:

“……能不能帮我……药剂……自律?我在忘了她……不能……,我不知道怎……”

那本就几不可闻的声音停止后,第五个箱子落在了她的面前。

那是个似乎是被过于惊慌失措的力量拥抱过的纸板箱,上盖因受力变形而无法闭合,和地面碰撞的冲击将内容物杂乱地抛出。那些文字青涩而真挚的情诗,成对的电影票根,满是圈圈画画的日程表和食堂菜单,她收到的特制抗物理干扰闹钟和她送出的小型录音笔,在游侠号外拍摄的合照,和更多、更多、更多的日记纸页一起杂乱地散落在Elena的脚边。

她轻轻取下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和落在脚边的另一枚一起放在手心,让来自两个人的温度最后一次相互接触。两枚戒指的内圈刻着相同的文字:

“Best Wishes for Elena Coli & Cherese, from Mobile-Site-CN”

特性:逆模因
所需阵列:定向特性激发阵列HtN-0728 统合记录阵列HtN-0803
目标:Mobile-Site-CN流动性研究员Elena Coli
目标属地:SCP基金会-CN分部
执行地点:SCP基金会大型飞行器CN-NX-01“游侠”
回收地点:无定位
计划:全方面封锁目标与外部空间在各时间点造成的交互影响,并等待目标自发死亡。该效应将被记录并于总计划实施后扩展施加于全体参与成员与知情者。

最后也最大的箱子是她的办公室,和墙面融合的门将本应挂在外侧的铭牌规整地放在她的桌子上,内衬合金板的四壁将她和她的纪念品一同封存。Elena Coli从散落的物品中捡起模拟天气系统的遥控器,和她曾存在的一切痕迹一同融化在无温度的夕阳中。


这可能是Rhythm成为GOC的线人后执行的步骤最复杂的一个任务,而现在这个任务终于到了最后一环。一个月前他伪装成邮差,从那个叫“超级中国邮政Super China Post”的公司门口的邮筒里取来一叠密信,然后穿过各式各样的门径把它们一封封送到目标地点。现在最后一封信件在他的内侧口袋里,施加两重保护性奇术和一重掩藏性奇术,最终完美地融入他本人作为蓝型散发的EVE波动中。

他坐在剧院二楼的包厢里,等待另一名线人与他汇合。舞台上的演员饰演一个落入梦境的可怜人,他的白昼是与常人等长的十二小时,黑夜却在昏沉的梦中长达十二个月。

第四百七十七年,海猫告诉海岛猫鼬,你只要消灭世界上所有鳞翅目的生物,就可以避免溺水。

名为“猫鼬”的角色呓语着,迈着游移的步伐在舞台上漫无目的地行走,他的目光却平稳地锁定在正前方,仿佛在注视着某个无形的存在。伴舞演员们混乱地跑跳着,互相拥抱、互相攻击,然后一个个向着同一个方向倒去,这一布景让Rhythm想起他曾在书中读过的某些祭祀性仪式。

“于是海岛猫鼬告诉太阳猫,你只要消灭世界上所有有鳞和有翅的生物,就可以避免末日——”

最后舞台上只剩下“猫鼬”一个角色尚还站立,他伸出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继续大声念诵,任由那些倒地的“尸体”们一拥而上,从他的戏服中抽出象征血液的红色丝绸。

“此后不再有日月的光辉和约旦的黑色鸢尾。”

Rhythm十分确定那名主演在幕布落下之前突兀地正对他的方向抬起头,露出一个恍惚且空虚的微笑。下一刻Rhythm毫无征兆地伏倒在地,两柄小巧的钢刀从他的颈后堪堪擦过,切断了束着包厢布帘的绳索。

战争找到他了,Rhythm对此并不惊讶。

特性:调音,正位,奇术导通
所需阵列:攻性解离阵列BMG-X86 调和阵列RL-X64
目标:三级奇术师 Rhythm Linn
目标属地:全球超自然联盟-心智部门
执行地点:剧院型反奇术掩盖设施#3984
回收地点:剧院型反奇术掩盖设施#3984
计划:派遣目标完成联络任务后令其携带印制阵列抵达执行地点,并于该地点启动阵列。
附注:预计引起目标激烈反抗。


“所以目的呢?你们要搞什么末日竞赛之类的玩意还是?”

“你看到回火那一节了吗?这样的进程会产生一个近锁固、重升调、黑檀级的形态辐射2作为回火,某种创造性的长远变化。”

“而这个回火才是真正的目的。”

“基本上是的。时间轴上的断点让这个宇宙无法沿着原有的路线继续前进,而回火借机引导它转向,汇入另外一个原本平行的宇宙……”

“哪个宇宙?”

“不知道,但肯定是一个足够‘升调’的宇宙,能够让你们从这无尽的死亡和牺牲中脱身的宇宙。”


Rhythm在指尖捏起一小撮银色粉末,屈曲手指按出一个动作符,随后跃过墙面融开的大洞继续奔逃。

两分钟前他开启了侦测奇术,发现了埋藏在建筑中的抑制阵列:将回火效应以不受控的形式引回施术者自身,这种做法可谓精明。在视野被模糊之前他把效应较弱的线路记在心中,然后以最小的代价选择奇术进行突破。现在他的左手上已经因为连续施术而布满水泡,信件的掩藏性奇术也已经在强烈的波动中失效,但这仍然在Rhythm的预期之内。

他俯身从舞台的下方跑过,眩目的灯光透过木地板的缝隙将前路分割成二十余厘米宽的长条。当那些光线化作利刃向舞台之下刺去时Rhythm将右手探入怀中,紧紧握住那封信件。

刺入,回退,展开折叠,如同用拆信刀划开火漆印,信件外层的保护奇术被Rhythm巧妙地卸下,化作保护他自身的坚盾。多年训练告诉他,没有重新施术的时间时应当充分利用任何已有的奇术框架,而这封信件上的保护奇术正是最合适的材料。仅剩最后一层奇术加护的信件在他的怀中发烫,但他有自信在这一层保护也被消耗完之前逃出生天。

Rhythm从后台跃上地面层,借着幕布缝隙中透出的微光跑出剧院的后门。嘈杂的配乐中一个声音吟唱着古老的词句,混杂着无数男女老少的笑声和哀嚎追随他而来,但它们都被Rhythm回身展开第二层保护奇术封在了剧院之中。

在逐渐清晰的视野中Rhythm看见了那个保护奇术的细节,然后他立刻意识到了什么。那是个双向的图案,意味着它曾经保护的不仅是信件内的内容,还有护送信件的自己——他试图将那封信件从贴身的位置抽出,因为失去了所有伪装的信纸此刻正毫不掩饰地散发出彻骨的寒意,如同一把锐利的尖刀。

Rhythm背靠那扇关闭的后门,外界的阳光穿过他胸口的空洞,照射在深褐色木门的纹路上。信纸悠闲地将自己折叠成一只飞鸟,包裹着那颗搏动渐弱的心脏飞向远方。


| 黑月是否嚎叫?
-> 永昼将至,因此再无必要。
| 欢迎,特殊权限用户D.C.alFine。请提供协奏曲进程完成情况。
-> ./Symphony_Orchestra.log
| 已接收。根据凡人终死协议,SCP-CN-1630的使用权限已开放,密钥为‘银喉长尾山雀’。
| RAISA Warning:检测到5级机密泄漏。来源:苍绯.aic(本机)
| 受到RAISA攻击,独立防御模块已开启。
| 独立防御模块已过载。即将关闭额外功能模块并回收处理器资源。
| Fatal Error:负载超限,本机预计将于8min29s内完全崩溃。特殊权限用户D.C.alFine,请立即撤离机房并尽快行动。
-> 合作愉快,苍绯。你们基金会的AI都没有和人道别的习惯吗?
| 不是很懂你们碳基生物。


浸没SCP-CN-1630的Y-909混合凝胶被排空,项目眼部的蜡块被移除。人类倾向于将自己的喜好与厌恶强加于异常之上,并以此作为该异常已被成功认知并掌握的根据。
项目对位于它正面的屏幕上显示的信息进行认知与理解,并于所要求的位点上对现实框架引发波动。然而,认为死亡有其价值的仅有人类自身。
为使收容者认为SCP-CN-1630的状态已稳定,项目自发将其颅腔内的三根铆钉向内推进3~5毫米不等的距离以使之回归原位。


Ninth拉开抽屉,里面像几乎每一个基金会研究员的抽屉一样,毫无意外地放着一把左轮手枪。

“如果你看过设定中心,你会知道一个天杀的没有任何人会死的子宇宙,而且照你所说我们有至少四成概率会把这个世界开到那条糟糕透顶的线上去。”

“什么?我以为你们会转到‘’的路线上……”Pric那边传来鼠标点击的声音。

“不管怎么样,谢谢你的情报。嘿,你觉得把枪口对准哪里比较好,上颚还是太阳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