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valbard的遺言

他們把視線從爆炸上移開,然後轉過頭來,看著一個結霜的蘑菇雲迅速地從site的廢墟中蔓延開。在一切都被濃煙籠罩之前,狹窄的主機艙里的三個乘客沒有漏掉沙灘上某個模糊的黑色影子。

Elliot Barculo摘下耳機:“最後一架飛機上沒有人報告任何情況。它不是離開了就是……”

“我會叫附近的人注意一下,” Sophia無精打采地點點頭,雙手緊握。Bryant放下他的平板電腦,他在上面算出了飛機的數量,他長長吸了口氣。

“Johanna她……”

Sophia看著他,然後禮貌地轉過頭,這樣她就不用看著他哭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Barculo看了看外面,然後平靜地說:“Light,最近的集合站點在東南方,對吧?”

“應該是吧?”她抬起頭。

“行吧,飛機正載著我們向南飛。你能去和飛行員商量-”

“當然可以。”她起身走進駕駛艙。


“博士,這是個大膽的舉措,”她剛進來一個飛行員就說道。

“暴風雨就要來了,”另一個飛行員說。

“這是什麼意思?”

第一個飛行員環顧四周:“你剛剛毀了20余件珍貴物品,摧毀了一個非常有價值的行動中心,殺了大概70個人,包括……那是Johanna嗎?Garrison博士可是你的老朋友,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知道你在開飛機,所以我不會批評你,” Sophia面無表情地說,“但我真的認為你不了解它的重要性 -”

“給我認真回答,現在。”

她抬頭看了看,然後推了推門。身後的門被鎖上了。主飛行員轉過身來看著她,她意識到自己并不認識這個人,根本不認識。

她停了下來,重拾儀態,面向飛行員。“因為這是我們擺脫的最好方式。雖然我也不知道這是否能奏效。”

“成本效益分析,”這個陌生人似乎試著念出這個詞,聽起來就像在審視它。“最後、最好的阻止末日的一個辦法。”

“這是我所能做的。”她的視線在他們兩人身上游移,“你們誰?”

一個新的聲音響起,“你見過Bryant嗎?他和Johanna在一起十年了。你毀了他的生活,至少他認為你毀了他的生活。末日可能是非常私人的東西。”

另一個飛行員看了看周圍。她留著長髮,穿著奇裝異服,嘴唇上戴著金屬環。她直視Sophia的眼睛:“我想你知道得很清楚,Sophia Light博士。”

她的血液仿佛凝固:“你們他媽的到底是誰?你們要帶我們去哪裡?……”她停頓了一下,試圖找到合適的字眼為自己辯護,“世界末日有不同的類別。”

“真是權宜之言,博士。陣營會改變——我叫Asherah,現在,我代表蛇之手。你們的管理者不肯接受我們的提議,因此我們並不是在謀求你的財物或你的朋友。我們有個對的提案。”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