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

天已经黑了几个小时,黑暗正向他逼近。坐在电脑前,他发觉自己越来越频繁地瞥向临近的窗户,窗外远处的空间如此黑暗,像一面单薄的镜子。他讨厌自己周围有这样巨大、漆黑的空旷空间。幼稚,他想,但是这么想仍然没有减轻他的恐惧,对于走过昏暗的大厅,那条黑暗的路的恐惧。这大概是他仍然保持清醒的原因之一。他关掉了他正在浏览的网站,揉了揉眼睛。最糟糕的是,随着夜晚的加深,他浏览的每个网站,页面的边缘仿佛都透着凶险的气息。就连那些明亮的,装饰得过分显眼的社交网站,似乎也都在证明,即使你有184个朋友,在黑暗中,你依旧是孤单的。

他向后仰靠在椅子上,叹息着,突然,他注意到有什么人或是什么东西从他窗边经过。本能地,他迅速接着盯着电脑屏幕,检查有没有新的讯息。也许是一只鹿或是别的什么吧,它们经常出没在这一带……突然,他停了下来,环顾四周,就好像他第一次看到这个房间似的。他的腿不由自主地剧烈哆嗦起来,连电脑桌也跟着颤动着。

那东西有一张脸。

他现在在二楼。

那张脸又回来了。

就在他看的这几秒,那张脸上所缺失的部分令他最为震悚。无鼻,无发,无耳,无下颚。那张脸上所附加的东西同样令人毛骨悚然,锐利的牙齿,极长的脖颈,长在头顶的嘴巴,豁开的眼睛。他跌坐在地,感到像是被麻醉或是被催眠了一样,就连当那蜘蛛腿般修长的手臂,还有过于宽阔的拳头升起又抽回时,他也一动不动。

玻璃爆炸般破裂,尖锐剧烈的刺痛使他从呆滞中清醒过来,但为时已晚,那东西已经在这里,在他面前。它用爪子抓住了他,他的皮肤感到一阵电击般的刺痛以及爬行动物般的黏湿冰凉的触感,这是他最后一段清晰的感觉。剩下的只有零碎的印象:被拉扯,被压挤,被撕裂,液体泼溅流淌,突然的麻木。当他的肋骨被缓慢而有条不紊地抽出时,他晕倒了。懒洋洋地,他想知道它为什么要把那些肋骨扔向大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