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群的彗星
评分: +5+x

“晚上好啊。”

她没有兴趣回应面前的女孩。确切的说,她没有此种余力。纸箱被雨水泡过,又湿又冷。光线很暗,她攥着刀片,看不清马铃薯上哪块是绿色的。在经历了那场可怕的呕吐之后,她就学会了绿色的部分绝不能碰。她皱起眉头,向稍亮的地方挪了挪。

一样东西掉了下来,吸引了她的注意。是某种食物——她如此判断,因为在垃圾桶里她多次见到过类似的包装。于是她爬了过去,掏出里面的食物,把写着“Wondertainment博士的美脆™多味饼干™”的罐子丢到一边。

Isabel Helga Anastasia Parvati Wondertainment五世轻声叹息。

“吃吧。我只需要你这样听我说就可以了。”

但某种莫名的共情使她抬起了头。即使在黑暗中,Isabel彩虹色的百褶裙仍然光彩夺目,红色的高跟鞋反射着光芒——只是长长的后摆浸泡了泥水,鞋上沾满碎石和泥点。她撑着一把巨大的黑伞。光线昏暗,她看不清Isabel的表情。

“好吃吧?很美味wonder吧?”

Isabel轻声笑了。她的心中突然涌现出力量。长久的闭口不语,让她的嘴和声带仿佛缺少润滑一般生涩。

“为什么……是黑色的伞?”

Isabel满意地哼了一声。

“你问这个?”Isabel晃了晃手中的黑伞,“没什么特别的理由。我的父亲死了,之类的。”

力量很快耗尽了。她回以沉默。

“你不要误会什么,我可不是对他毫不在乎。相反,他是这世上我最在乎的人。他是我最崇拜,最仰慕的人。他是我的光,我的上帝,我的源头我的希望我的挚爱。他是我的父亲。然而——所以——因此——事情才会变得有点古怪。总会这样,是不是?”

她回以沉默。

“他把一切都留给了我,一个Wondertainment博士的一切。慷慨的遗产。企业和财富。知识、智慧和力量。记忆、灵感、热情。梦想。还有羞愧、悔恨与悲伤。”

她感觉有什么奇妙的东西礼貌而友好地在鼓膜旁敲门。

“Wondertainment是由爱和欢笑组成的企业。我们创造有趣和惊奇的玩具,把它们带到每个孩子身边。而我的父亲就是秉承着这一宗旨的伟大天才。他创造了无数广受欢迎的玩具——其中最引人夺目的明珠,当然是‘Wondertainment博士的小小先生®’。这是他一生中最为得意的作品,毫无疑问。无论支持他的人,还是反对他的人,还是我,都对这一点毫无疑问。

“把公仔换成人类!让成年人来取悦小孩!多么天才的构思,又带着一点调皮的反讥。设计的过程复杂又艰辛,一批又一批试验品和原型,一年又一年的光阴。终于,一个使他满意的成员组成敲定了。他又精心设计了一个收集系统,将所有成员联系在一起。收集在那个年代很流行。集齐了所有产品,你就可以得到一张画!或者是一些棒棒糖!”

小精灵拉起她的肌肉,使她随着Isabel的表情嘴角上扬。她从没做过这种事,面部的动作很不熟练。

“小小先生们围着伟大的Wondertainment博士叫他爸爸,而他所设计的这一点让他感到了某种幸福。他已经很老了,老人们总会享受这种感觉——或许这样吧。在充满温馨的欢闹之后,Wondertainment博士对他们说,去吧孩子们,开始你们的旅程。带给孩子们快乐,也适当地教导他们。然后,Wondertainment博士带着满意的笑容,转身投入到下一项工作当中。博士总是很繁忙。博士有很多身份,也有着很多责任。最重要的是——即使谁都不会承认自己如此——他的精力逐渐地衰减了。衰减得很缓慢,但仍是在衰减。

“而小小先生们呢?小小先生们无休无止地呼唤着父亲。无休无止、无休无止地呼唤着。他们就和刚刚破壳而出的小鸡一样,很快就发现有什么和他们以为的不一样。他们呼唤不停,最后终于疲累了。所以为了代替呼唤,他们做了很多事情,对他人,也对他们彼此。主要是对彼此。

“Wondertainment先生几乎没有意识到有这码事。即使工厂亵渎了他的魔法,把微笑Smile变成惊吓Scary时,他也没有一知半觉。他将健忘作为好用的工具。他指派条纹进行处置和善后。他对其他的先生不管不问,而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他放任了Redd,那个他最钟爱的天杀的REDD。于是,如我们早已知晓的那样——失落的孩子,代表失落的孩子们,连同失落的孩子们一起将子弹送进了Wondertainment先生的脑袋。我听说要么就是被电椅电死。很难说谁好谁坏啦。”

Isabel耸了耸肩。小精灵已在她的头脑中嗡嗡飞舞,但她仍然很茫然。

“……为什么?”

“又怎么啦?”

“为什么……?”

小心翼翼地吐出这个字,仿佛吐出嘴里含着的宝珠。小精灵挽起了的手,她感觉自己飞了起来在以俯瞰的角度看着自己。

这和……和那种漂浮的感觉不一样。

“感觉怎么样?”Isabel笑了,“顺便说一句,你现在的体验大部分都是幻觉,因为你的大脑要用自己的形式来理解系统的改变。不过你已经被伤害得够多,所以这个过程应该不会有痛苦——吧?”

“我……没有。”有些艰难地说,“但是……为什么?”

“我的父亲想让我继承他未竟的事业。他的遗言、他生前的态度、他留下的一切都无不在如此向我诉说。对待这样的托付,我只能说十分荣幸。我将继承他的事业。我会比他做得更好。”

Isabel从口袋中抽出一张纸条。她把纸条递给了,后者小心地抬头低头接了过去。

哇!你已经找齐他们了,现在你是收藏家先生!!

但是乐趣没有结束,因为现在一个全新的小小先生系列正在研发中,由我们的继承人小姐带给你们!

“以我自己的方式。”

纸条燃烧化为飞灰。她感到身体正在逐渐适应异状。Isabel收起雨伞,手腕架住伞柄打了几个回旋,将伞尖直指向无名的女孩。

“我拯救了你,利用Wondertainment先生的神奇魔法将你从混沌中解放。对于善良的Wondertainment来说,拯救一个孩子自然是分内之事。只是,我也有我的请求。

“现在我已经讲完悼词,而我要你成为一块墓碑。我要你成为一块压在父亲的坟土上,比金字塔还要坚实的碑石。正如条纹是小小先生的管理者,Redd是小小先生的抹杀者一般,你是小小先生的终结者。丧钟已鸣毕,一切已就绪,你的名字是——”

她一时顿住。她看着她顿住。

“稍等,对不起。我……墓碑……死亡。寂静。物理规则,飞行。对吧……天空。月亮……已经有月亮了……葬礼。海葬,海……宁静的、轻盈的海……那颗美丽的……我的……灰色恒星……”

她看着她无法抑制自己的哽咽。终于,在满脸的泪水中,Isabel露出了Wondertainment小姐的灿烂微笑。

“就此决定了!”Isabel高声叫道,“你将是——你将是宁静海小姐Ms. Quietsea!”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