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地底

“穆勒先生(Müller)!”有那么一会儿我没反应过来,直到我意识到是在叫我。我转过身,看到我的邻居施米茨(Schmitz)先生徐徐走来,还在喘着粗气:“我只是想提醒您记得今晚我举办的派对之夜。希望您无论如何都不要忘记,我们还有未支付的账单。”
他慢慢从跑动中缓了过来,我回答说:“是的,我怎么会忘。它总是在同一个时间出现在在同一个地点。即使在这下面,人们会完全忘记时间。”
“正是如此,我只是想提醒你。我得走了,似乎你也一样。所以,晚上见。”“晚上见”,我答应着。
没错,在那些线路崩塌后,如今的我们住进了地底。派对之夜是我,准确地说是穆勒唯一的乐趣。而事实上我并不是穆勒先生,而是卢卡斯.耶格(Lukas Jäger)。

的确,发生了很多事。我曾过得很幸福,在欧洲的蓝宝石公司担任高级工程师。这个工作很棒,但让人倍感压力。我需要经常性地排查线路紊乱,协调技术人员。但是蓝宝石公司是什么呢?那是一家运输公司。他们推出了全新的运输工具。人们可以驾驶经特别研发的船舶在不可见的线路上行驶。线路分为地上线路与空中线路。嗯,这很复杂,但这是一项壮举。多年来我始终辛勤地工作。但随后地上线路崩塌了,地表遭到了污染。没人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管怎样,很大一部分人类因此而死。幸存下来的人们如今对蓝宝石公司和它的雇员带着极大的恨意。他们不是被杀就是遭到了囚禁。极少一部分人,包括我在内,得以逃脱,重拾另一个身份。这是一场让人身心俱疲的逃亡。大约两年后,我设想了另一个身份。在全新的环境中生活对我来说仍旧十分艰难。经过长时间的思考,我在BRAVA设施安顿了下来。准确地说是在Wolfgang站。但被认出来的恐惧仍旧时刻伴随着我。据说,还有别的一些东西能够辨别蓝宝石的员工。不过,并没有人能清楚地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一个东西存在。

现在,仍陷在回忆中的我,踏上了前往Trident站的列车。这里的列车虽然具有最新的站点技术,但看上去并不干净。我在几周前收到了一封邀请我去Trident的信。寄件人只留下了一个以前蓝宝石所使用的印记,这使我有所怀疑。然而,我还是决定赴约。在崩塌后我接到了空中某个组织的邀请,不过我拒绝了,天空对我来说太过危险。既然地面线路会崩塌,空中线路又何尝不会呢?

我到达Trident站时,一个人正不安地站在月台上,紧张地环视四周。他颤抖着,似乎在等人。当他见到我后,便走了过来:“耶格先生,我已恭候多时了,请随我来。”
起初,那家伙走出好几米远后,我还只是站在原地,并没有动。随后他说:“你并不希望你的真实身份被曝光,是吧。”
现在我有两个选择。一方面,他可能只是虚张声势,想以此来迫使我跟着他。另一方面,他可能的确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并将其透露给公众。因为我绝对不希望被这里的民众杀掉,只能不情愿地跟了上去。听到这句话,人们狐疑地注视着我,实在令我非常害怕。他是怎么知道我本名的?人们已经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吗?我试着冷静下来,但很快,我看起来就跟旁边那位无异了。紧张与不安的Trident是一个我从未涉足过的站点。她坐落在红线上。这意味着这里充满了红色的士兵。不过,我发现车站的情况相对比较好。大约有5分钟,我们路过了一个军事哨站。“军事哨站?”我疑惑着。
这个男人要带我去哪里?而站岗的士兵只是把我们放行了。他们似乎并不是红色一方的,我很惊讶。因为他们只能是红色,否则我就只知道蓝色和民兵组织有武装力量了。又过了3分钟,我们来到一座建筑前。这个人把我带到了里面的一间办公室里。我被告知需要在这里等着,直到有人来说明情况。大概10分钟后,门开了,我走了进去。我第一眼见到的是一个人,坐在一把转椅上。在椅子旁边还有一张桌子和一个书柜。起初我以为这是个圈套,我命不久矣。我想出去想要转身离开,门在我身后关上,困住了我。

突然间,我意识到坐在椅子上的那个人,我有点不相信是谁坐在那。“卢卡斯.耶格,我的老朋友”。
“你?”
是塞巴斯蒂安.施密特(Sebastian Schmidt)。我以前的老板。他是首席工程师,还参与了线路的研发。在我们合作的过程中,我们经常接触并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什……怎……什……”我结巴得说不出话。
“是的,毫无疑问,你搞不清楚状况。让我解释一下。你收到了一封信,对不对?”
“对,但你是怎么知道呢?”
“嗯,老实说,那封信就是我写的。你肯定会疑惑为社么没有寄件人。我现在在为一个组织效力,我们不能被外界发现。它的名字叫猛禽科技工业。”
“那是什么?”我问自己。我从未听说过。此外,我真的很困惑。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施密特先生与此有何关联?我又该怎么做?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更多的问题在我的脑海中涌现。但我决定听从施密特先生的话,以希望我的一些问题能得到解答。
“这是一个研发、生产和销售军工设备的组织。我曾是这个组织安插在蓝宝石的特工。”
“但是为什么?”
“其实,我在加入蓝宝石之前就已经为R.T.I效力了,为他们研发了航船。然后很快升到了到首席工程师。你在这里,因为我们或者说是我,想招募你。”
“停停停停停。等等。你是说,你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我引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让我加入某个秘密组织?”
“你可以在这么理解。”
“为什么是我?”我开始感到愤怒。
“我清楚你的能力。你在技术上贡献了很多。可以说,你是个天才。你是我最好的员工之一。这样的具有潜力的人才被埋没是很可惜的。所以你决定了吗?你不必担心任何事情。”
我感到异常愤怒和暴躁,完全陷入了迷茫。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的确会改善我的社会状况。从失业人员转变为秘密组织的雇员。不管怎样,这个念头让我很恼火。这个想法让我沦陷了。
很快,我只是说了一句“好的。”
所以,我现在有了一个新工作。之后,他说:“很好,我会给你安排的。”

他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来向我解释,随后他说:“你看起来非常需要回去休息一下。”实际上,我觉得自己完全崩溃了。我累了,想回床上睡觉。他向我告别,我搭上列车回了家。当我到门口后,遇见了一个男人。但我太累了,以至于我没能在第一时间回想起某个名字。
“啊,穆勒先生。见到你真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