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籽
评分: +12+x

闹铃响了。

这是一段舒缓的轻音乐,混有清晨的鸟鸣和露水的滴落声,它将Pric从安逸的梦境中带了出来。这是Pric昨晚特意挑选的,本来他想选择一首激烈吵闹的曲目以确保他不会错过今天早晨的重要会议,但他还是担心如此暴躁的音乐会让他的心情也跟着暴躁起来。

他站到员工休息舱光洁的地面上,把睡衣从上身脱下。人造重力环境总能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感,他突然想念地球的重力了。

工作正装穿戴完毕,他看向镜子中的自己,这之后他瞟了一眼旁边的日历:

公元3192年3月27日

等Pric坐到会议室那张大桌子旁属于他的位置上时,其他人差不多都已经就位了,只不过人数很少。他看了眼表,离会议开始还有12分钟。不过这12分钟唰地一下就过去了,坐在桌子一端的舰船副指挥官Jatus开了口。

“好了,各位,这是我们再度集合在WPD1的18号会议室中。正如你们所知,18号会议室不像1号2号那样专门用来讨论严重的问题和商量重要的对策,它只是一个用来商讨‘轻小型’事件的地方。今天只找了你们几个人来,也并没有特别要紧的与母舰有关的事情。”

Pric略带疑惑地看了看其他人,他们看上去也对此一无所知。

“这次会议,我们将布置关于针对基金会前员工Prism的追猎行动。”

听到这个名字,一块巨石砸在了Pric的心底,他的身体微微一震。

“你怎么了?”Jatus皱着眉问他。

“没……没事,可能空调吹得有点冷。”

“把空调温度调高点,”Jatus向空调边的人摆摆手,“继续来说正事。关于特工Prism的叛逃,这个母舰上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有所耳闻,可能只剩一些安保或者保洁员不知道这件事,因为这事情在当时传得相当开。当然,也让我们很震惊。你们也知道,自从我们路过Iota-377-Cosmo星系,Prism就和我们这艘母舰说拜拜了,他带着一些异常物品和一台小型的人类制造机冲进了那个星系的Patrick星上。”

Pric坐着,面部僵硬。

“我们当时本来计划去寻找他,准备动用几艘小型侦测船,但后来的事你们也记得,我们被迫避开来自Beggie星的巡逻舰船,只能选择进行一次折跃,而这也注定让我们短时间内不能再返回Iota-377-Cosmo星系。”

“而现在,经过一些环绕,我们又接近了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所以,我们一定不能放弃干掉这个叛徒的机会,不然还会有更多的人效仿他这愚蠢的行为。经过高层的挑选,我们最终决定让Pric担任本次追猎行动的执行官,在座的其他人员将成为他的助手。”

人们的目光立刻聚集在Pric那张愁云凝聚的脸上。

“Pric,你似乎没睡好?”Jatus看着他。

“噢……是有点。”Pric顺水推舟道。

“嗯,不要紧,关于这个任务你还有一周多的准备时间。”Jatus低头看向文件,突然又抬起头来,注视着Pric。

“Pric,”他再次皱起眉头,“我必须得问问,你和Prism的代号这么像,你们两人到底是不是有某种关系?”

“绝对没有。”Pric对着Jatus摇起头来,“说实话我不怎么认识他。”

Jatus眉头松了下来,“那就好。”


Pric回到自己的员工休息舱内,坐在桌子旁,发了一会呆。

他很明白自己为什么不直接承认Prism和自己的兄弟关系。

他抽屉里取出一本日记,翻到记录着“公元3185年5月6日”的那一页。当时的他和现在一样,只是个战斗小组指挥官。

我们接近了Iota-377-Cosmo星系,它是冰蓝色的,看上去像我之前,哦不对,应该说很久很久以前,在地球上喝过的玛格丽特,或者某种薄荷味汽水。

刚看到它的时候我很快产生了一股莫名的寒意,起初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我才知道我确实该有这种感觉。Luk星,从那颗被我们命名的星球上,涌来了一大堆的中小型战舰。

我们前去迎战,Prism和我坐在同一架Plex微型战舰上,他在Beta部分,我在Alpha部分,这意味着他坐在我的前面,我负责指挥以及离子炮的操纵。我想当初那些高层不把我安排在收容组里反而安排在战斗组里可能就是由于舰上的很多武器应用了异常性质,而之前在地球上时我又正好与异常打交道。很快我们看到了Luk星的那些战舰,我让我的战斗组排成A字阵型,几番交战过后我们战损几乎为零,而Luk星的战舰倒是损伤大半。

我们士气大增,这期间Prism锁定了一架中型战舰并甩了几枚定向雷过去,把它弄成了碎渣;紧接着突然有一架小的直接朝我们冲了过来,它的炮口已经开始充能了,我给了它一炮,它也就荣获了和那艘战舰相同的命运。这个时候Prism回身冲着我比了个大拇指,我也向他眨了眨眼睛,我感觉有时候我们兄弟俩配合得其实也挺默契的。

后来,从Luk星过来的战舰被我们全歼,但我们的Plex战舰能源所剩不多,为了节省能源我们打算立刻飞回去。这时,Prism做了一个我一直到现在也难以忘怀的举动,他启动了Beta部分和Alpha部分的分离程序,独自乘着他的Beta机一头扎向了Patrick星。我来不及拦他,他已经和我们离了老远,我也不能再追它,因为这艘战舰的主要能源都在Beta部分,我只能依托着仅剩的能源乘着Alpha机迅速回到了母舰。我向高层通报了这件事,他们想要追回Prism,却发现Beggie星的巡逻舰已经朝我们驶来,我们可不想再和另一颗星球的文明起什么冲突,就那样驶远了。

我不知道Prism发了什么神经,但我相信能等到他回来。


Pric整装待发。

浩瀚的宇宙中,从一艘巨大的母舰中,飞出一艘小小的巡航船。它向着那片冰蓝色的星系中坠去,仿佛是一杯冰蓝色鸡尾酒中加入了一颗柠檬籽。

Patrick星越来越近,直至Pric冲向地表。这颗星并不大,他只需要用不到一天时间就可以环绕它。他也忘了自己飞了多久,终于,他看到了地表上的光点,并朝着它驶去。

荒凉的银灰色原野上,一栋别墅连带着泳池和花园伫立在平坦之处,显得突兀,甚至诡异。Pric和他的人马在远处的小丘顶部缓缓着陆。Pric回头示意其他人先留在原处。

他一个人向别墅走去。

来自人类的喧闹声逐渐放大,Pric恍然有种回到地球的感觉,可当他再次环顾四周,远处仍是荒凉依旧。他接近长方形泳池,Prism正斜靠在白色的躺椅上品尝着杯中的酒,他身边那两个身材火辣的女人正为他按摩。看到Pric走近,他似乎没有Pric所想象的那么惊讶,他示意两个女人站到一边,自己从躺椅上缓缓起身,朝着Pric露出笑容。

“你……”Pric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短暂地哽了一下。

“我知道你会来看我,看来我想得没错。”Prism的声音已经有了些许变化,但这还是把Pric一下带回了7年前。

见Pric仍然无法言语,Prism干脆接着说了下去。

“我周围这一切都是异常物品所赠予我的,氧气环境、水和食物,还有别墅和辣妹,”他指了指身后的女人和侍从,“你肯定记得我们在二十一世纪时的那次考察,关于SCP-2000的那次,记得人类制造机吗?这可真是件好东西。”

“你带走了母舰上的东西。”Pric看着他。

“哦,放轻松弟弟,”Prism撇着嘴笑了,“那些异常物品不正是我们以前收容的对象吗?我现在只不过是把我拿走的异常物品换个地方收容起来了而已,同时附加了一些小小的运用。”他扭头看向别墅。

“你难道就打算在这里度过你的余生吗?”

“有何不可?”Prism走近他,“总比和一群披着白色衣服的混蛋挤在一艘探索舰里强吧?”

Pric语塞,Prism转过身去,接着说着。

“你还记得7年前那些高层把你分到战斗小组时,你的表情有多不情愿吗?你肯定不记得吧,当时真应该让你好好照照镜子。我早就对你说过,他们根本不会管你怎么想,一切都得顺着他们来,不管你多么想重新从事和异常有关的研究,他们还是会让你摆弄离子炮。我早就把他们看得透透的,我们这些前研究员不过是一些属于即将到来的危难的牺牲品。”

“所以……你就叛逃到了这里?”

Prism冷哼一声。

“二十一世纪的高层贪腐,到现在过了冷冻舱阶段,依然没改,混球一觉起来之后还是混球。‘叛逃’这个词,我不太爱听,不如说这叫……追随新生活?”

“够了!”Pric喊道,“我不想再听你说这些。”

Pric掏出伪装成射线枪的麻醉枪,顶在Prism的额头上,以表示他的态度。Prism面部抽动了一下,但也仅此而已,他紧盯着Pric的眼睛。

“Pric,你还记不记得,二十一世纪那会,全体研究员进冷冻舱的时候,是谁躺在你的右边?记不记得,对抗Luk星战舰时,是谁在和你默契地配合?”

“可在那之后你就把Beta机开到了这里!”Pric嘶吼道。

Prism叹了一声,“看来,你还是认不清状况。”

Pric突然觉得自己很蠢,既然他已经决定用麻醉枪帮Prism骗过死亡的关卡,骗过追猎小组的其他人以及母舰上的高层,他为什么还要和Prism说这么多废话,仅仅是因为思念吗?他轻轻摇了摇头,握紧了枪,顶在Prism的脖颈上。

突然,真正的射线枪的开火声传来,与此同时Pric的腹部传来一阵剧痛,他跪伏在银灰色的地面上。Pric尽力抬头,他看见Prism拿着刚从腰间掏出的射线枪,俯下身看着他。

“你终究比我要小,不要以为比我更了解游戏规则。”

Prism朝着他的头再次扣下扳机。

没几秒,从远处飞来一束射线,将Prism击倒在Pric的身上。两个昔日的兄弟,彼此垂直交叉着躺在这颗荒凉星球的银灰色土地上,再也不动了。


“副指,我们从Patrick星回来了。”

“哦,任务完成得怎么样?”

“Prism被我们击杀了,但他用他的武器杀掉了Pric。”

“他杀掉了Pric?”Jatus抬起头。

“嗯。我们也很遗憾。”

Jatus沉默了一会,抬起头来,把面前的追捕小组扫视了一遍。

“行了,既然完成了任务就好,你们一会可以去137-47A舱室申请这次任务的奖励,在那之前记得到我这来盖章。现在你们可以先回去休息了。”

追捕小组逐一离开了副指挥官办公舱,就在最后一个人即将踏出舱室时,Jatus叫住了他。

“有什么吩咐,副指?”

“一件小事儿,”Jatus说道,“帮我去餐厅弄一杯鸡尾酒,记得加柠檬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