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一记忙

道德伦理委员会不是你们的敌人!你site的联络员是帮助你让你更好地工作的。那些麻烦的收容措施看上去是不可能达到完美的,但是要是你和你的联络员合作,你就能做好工作。如果联络员去看你那里,就好好听他们的,他们就是来帮你忙的!

~基金会员工手册,234页

Jeremiah Cimmerian博士坐在粉蓝色林肯大陆的后座上,site-88外面。从机动区域机场到site-88不是很远,Cimmerian也很享受路上的景色。Cimmerian的司机,一位年长沉默且忧郁,带着几乎辨别不出来南方口音的男子,把身份证件给警卫闪了一眼,就驶过了外围区域。在第二检查点他们前面有两辆车。

Cimmerian试着里前面的车近一点,好好看看。“Kent,是吧?”

“是的,先生。”司机回复。

“今天忙吗?”Cimmerian合上了他的笔记本。

“352名工程师里今天干活的更多,”Kent点头说。“地区主管一直让我们升级我们的收容区域。”

“Kate好几年一直跟我们说升级的事。他们终于想通了,真惊讶。”

Kent转过去,在他整场旅途中第一次有了兴趣。“你知道那个区域主管么?”

“在几年前的那次突破前我从来没见过她。尽管当时情况也不能让我们足够相互了解,不过要不是那次我就只知道他是我档案里写的一个名字。”

Kent把手臂放到前座的后面。“你以前在那工作?”

“是啊,道德伦理委员会的Site联络员。”

Kent笑着转了过去。哪怕一会也是,他想,他一定觉得我是在那干什么重要工作的。


你不只是科学家也不只是特工。你是外交官。世界不仅是指着你去收容威胁,还指着你不去创造新威胁。许多事物不会也不能在乎你对待它们多么道德。也有许多会在乎的,我们也在乎。

补救道德:一次提醒,第二页

Cimmerian拧了一下Maddox主管的办公室门把手,差点被雪茄烟熏死。书架上的照片要明显比桌子上的老旧。这些都是Maddox的照片,不同年龄时的。

Maddox热情地欢迎了他。Cimmerian之前听说过这种愉快的气氛。
一般的员工也许不会在乎这些。但是site主管与其惹到道德伦理委员会的人,还是最好知道这事。谁都有点见不得人的事。

Cimmerian就点了点头知道Maddox问了真正他脑子里的问题。“什么把你带回来Site-88了?”

“实打实的违反道德问题,爱信不信,”Cimmerian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我来这里调查你联络员的报告。”

“啊,是啊,她最近一直抱怨我们的工作。”

Cimmerian点头。“大部分都是关于Alpha-9的试行,对吧?”

Maddox突然停下了,“你知道这事?”

“你认为委员会什么都不知道?”

Maddox组织了一下语言。“抱歉,嗯,好。你的联络员…”Maddox停了一会,看上去像是在想名字。“Jekins。她一直抱怨着我们的一部分工作因为她没有了解Alpha-9。但是我们现在还拿此没有办法。”

“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无视报告。那就更可疑了。”

“所以你准备在Site里转转,看上去在检查什么?”

“我在关注2913,所以根据那里的情况我没准今天就会走。”

“2913?”Maddox回到座位上。

Cimmerian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打开了它。“我想要和你讨论一下你要求的冲击测试。”


SCP-2913是一只能自主行动的右手掌断肢,原属于James Hallman(已故)。在其腕关节后部约有5.1厘米的桡骨及4.6厘米的尺骨暴露在外,无皮肤覆盖。尽管并无生理系统支持,且腕关节后暴露的骨骼末端有严重创面,SCP-2913仍保持着健康状态。

SCP-2913具有语言能力,听觉,视觉,和味觉。SCP-2913能解决复杂难题,能力水平中等。当SCP-2913“说话”时其五指同时运动,观察表明SCP-2913的发声源位于第一与第二掌骨间,该部位即使不运动也能发声。

~SCP-2913文档。

Cimmerian博士叹了口气。他读的报告就会让他这样…但不完全是让他难以正确地完成他的工作的那种SCP。Cimmerian不是个情感用事的人,但他好歹是个人。一直保持客观总是困难的。

最好现在就解决掉。

SCP-2913的收容间充斥着无趣的灰色。Cimmerian在玻璃隔断一侧的桌子前坐下。SCP-2913基本一动不动地趴在桌子上,朝着电视。Cimmerian看得出房间几天没打扫了。他在笔记本上记下这点,然后打开了话筒。

“你好?”

手跳了起来,说。“我的天啊!”2913转过去,食指拇指随着声音而动。“你是谁啊?”

“我是Cimmerian博士。”

“那你好啊Cimmy。我能叫你Cimmy吗?”

Cimmerian停顿了一会,“好吧。”

手用手指走到里玻璃隔断近一点的地方。“我以前没见过你啊。”

“我也从来没到这里过,Han,是吗?”Cimmerian把项目文档放到他前面的桌子上。

“哈哈,你是第一个叫我Han的。我被叫2913都快习惯了。”

“你要是习惯的话我可以…”Cimmerian开始说。

“不!我喜欢那个。比数字有人情味多了。”

“好的,Han。我想得到你关于在你身上进行的测验的想法。”

Han略微后退。“Maddox知道他在干什么。在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他就陪着我。”

Cimmerian点了点头。“我明白。我就是想帮帮他。你告诉我的越多,我在工作上能帮他的就越多。”

“那好,告诉他,不能因为我的骨骼恢复很快就意味着他们弄断的时候就不会疼。”

Cimmerian开始回答的时候在通讯广播里传来的一段短促的噪音阻断了,紧接着是一段声音。“警告,这不是演习。请在进一步通知之前请留在当前位置。4区内有侵入状况。”

Han激动地说。“你们都要像John McClane1一样干爆他们吗?”

Cimmerian拿出了手机,没有信号。“他们在播放信息钱就锁上了门。别想着出去了。”

“那你就在这等着吗?”

“没什么选的。”Cimmerian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上。“在这里肯定比外面安全。”

在Han转过去朝着电视遥控器爬之前有一点暂停。“你想看权力的游戏吗?你要是想的话我可以从头开始放。”

Cimmerian看了一眼他的手机。还是没信号。干。

“现在还是算了吧,”Cimmerian说。“现在我们要谈谈这些测试的事情。”


采访者:我这有一份Kondraki博士的处决计划复本。第一步是用猫尿和上了银弹的手枪。第二,三,四,五后备计划分别为“即兴发挥”,“随机应变”,“船到桥头自然直”和“把头埋入膝盖并和我的屁股吻别”。

~事件后采访038-CLEF-01

闻询就是常规的。当结束后,Han因为他给Maddox带来麻烦而感到抱歉。Cimmerian对此笑了一番。现在呢,那只手回去看电视了,而Cimmerian在房间里尴尬地走来走去,举着手机希望能有一丝信号。

一声遥远的巨响震撼着收容间打断了他们两个。CImmerian四周望了望,灯光闪了两下再就没有亮。

有一小段时间的完全的沉默。然后后备系统启动了。红色的应急灯照亮了房间,然后通风系统又开始工作了。

在那小段的沉默中,Cimmerian觉得他听到了门外有什么。他把耳朵贴到墙上听着。他听到了被拒的门禁卡开门失败的声音。

“MD。”Cimmerian说,尽管Han听不到他了。

Cimmerian把桌子拖到左侧的墙边然后推倒。通讯器掉到了地上。Cimmerian把桌子推到门口,倚在边上。

外边,一阵敲门声响起,而且越来越响。Cimmerian闭上眼睛,捂住耳朵,吸了一小口气,慢慢地呼出。外面的人朝里面扔了一个物体。

整个世界化为白色,又再次陷入黑暗。


14:45:01 第二批敌人(被称为“猛冲者”)突破了2913的收容间。被突破的房间内被投掷了一枚闪光弹。

14:45:13 猛冲者-1号和4号进入了2913的收容间而2号,3号,5号在房间外。

14:46:34 猛冲者-1号和4号离开了房间,4号携带者一个布制袋子。袋子参与表示其为Kevlar材质,

14:46:39 猛冲者收到了舞者(第一批敌人)的无线电通讯,其在2343的收容间需要支援。 (关于LMTF 352 Dalet消灭“舞者”的更多信息请查阅事件报告1430)

14:47:05 在2943突破拘束前猛冲者前进了13米。

14:47:06 2913离开袋子,在下落的途中擦过猛冲者-4号的腰带。

14:47:10 一枚破片手雷在猛冲者-4的腰带上爆炸(被认为是与2913下落有关的意外引爆。),猛冲者-1号,2号,4号和5号当场死亡,猛冲者-3号收到致命伤害并会在安保人员到达前死亡。2913被爆炸击飞。

14:47:25 2913恢复并返回其房间。

记:2913提出的将从猛冲者-4得到的手雷保险针作为“纪念品”的请求正在被考虑。

~ 视频监控:入侵88-04

本应有问讯,调查,和报告已存档,但是Cimmerian第二天早上回到了site-17.他们得在那里找他。

Kent那边,则显得即尊敬又好气。他还没有问问题,但是Cimmerian看得出他话就在嘴边。

“你好像在想着什么啊,Kent。”

“是的,先生。”Kent在用后视镜看来Cimmerian一眼前停了一下。“我从朋友那里听说你就用一枚手雷干掉了敌人入侵队伍的一半。”

Cimmerian眨了眨眼,笑了起来。这,他想,这就是这种故事怎么开始的。

Kent的视线又放回到路上。、

“这个嘛,”Cimmerian开始说,“我不能谈论这个,但是这听上去是不怎么可能的啊。”

“是的先生。”Kent回答。

Cimmerian确定他要是说出真相的话就没事了。但是什么才是真相呢?

另外的敌人试图进入2343房间的时候死了?为什么敌人会直接去找Alpha-9的候选人?为什么2343一开始就在名单上?他基本就是个神,不可能会有人批准他进入Alpha-9。

每个角落都充斥着泄密,借口和危险。这是自他在基金会任职以来一直试着避免的事情。

“嘿,Kent,”Cimmerian叹着气说。“能把收音机打开吗?”

Kent点了点头,按下了电源键。

Norman Greenbaum。Cimmerian 哼着的时候想着,Prepare yourself, you know it's a must. You gotta have a friend in Jesus.


  • 记忆可能是模糊的,所以如果有什么重要细节,别等别人问你,把他们写下来! *
  • 如果你或是你朋友和套利的SCP或是入侵者,上报给你的上司! *
  • 一旦收容突破结束,遵循四个R:重收容(Re-contain),回收(Reclaim),记忆(Remember),记录(Record),在站点被清理完毕后,你的简报会防止未来的突破。 *
  • 有些时候突破很有系统性和重复性。祸不单行。 *

~从收容失效中恢复;四个R和更多建议。

Light博士的新办公室很简洁,但是她人却并非如此。Cimmerian知道他要做个了断了。他第一次被指派到项目的时候见过她一面,她倒是挺讨喜的。有点神秘,但是她习惯当site主管了。天生的一般。

在site-88的突破后,她在会议前就一直在向五个人解释这个事件。LIght还不能炒了他。他就不在light指挥下。尽管道德伦理委员会在肇东同样能力但是更顺从的人之前也就能承受这么多的人格冲突了。Cimmerian之前看过这样的,哈,他自己就是替上来的。

“你认为你来这里干什么?”Light尖锐地问。

“这个嘛,我觉得你会告诉我我不再是个到处乱跑的广告了。”

“很有趣,是的,这是真的。但是我想知道的是你为什么不会告诉安全部门关于那次突破的事情。”

啊,Cimmerian想。这么个事啊。

Cimmerian翘起了二郎腿,笑了。“2343.”

“你怎么想出来的?”

“在第一次问询后。舞者们进入了一个伪装成收容间的抹杀室。我想知道的是你怎么绕过Maddox的。”

“Maddox仍然认为2343是Alpha-9的候选。工程队伍在未告知他的前提下对site进行了一些改造。”

“你知道他是叛徒?”

“直到突破2343之前都没有。那只是个他列表里的幌子。我们改了其他人的,但是纸袋突破后一天的早上前他是唯一一个觉得2343是可能的候选的人。”

“聪明。他现在为什么不在牢房里?”

“我们想看看他接下来想干什么。我挺想说‘知己知彼’但是我觉得他不仅仅只是个叛徒,他是个抵押。”

Cimmerian眨了眨眼,“你等等,谁把site主管当抵押使?”

Light停下来,笑了。

O5,一定是。一名O5成员执行或者是至少帮助了一次基金会设施突破。Cimmerian睁大了眼睛。“这不可能。”

“我像你会觉得越来越可能。议会没有签署我们的小计划是有原因的。竞争是猛烈的。猛烈到有人想用一点外界帮助证明这是个坏主意。”

“干。”

“是,干。所以你可以想象并不那样,你不再是个乱跑的广告了。我们要带一些更可靠的候选道中央设施里,足够安全有很隐蔽的那种。”

“看上去并不会成功。没有哪里会一直那么安全。”

“一个中央设施,”Light摇着头说。“并不是什么地方。”

Cimmerian停了下来,歪着头说。“你要怎么藏匿一整个设施?”

Light得意地笑了笑,但是没说什么。Cimmerian知道他今天就能拿到这么多信息了。

“无论你在计划着什么,你需要你支无可指责的小队。要是那个守卫瞎说点什么整个计划还没开始就完了。”

“那到简单。所有人都会不知道哪冒出来的。”

“啊,那这样,”Cimmerian点点头说,“我挺喜欢看见新人的。”

两人都笑了,但就笑了一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