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 it be broken;让它粉碎
评分: +2+x


4-FIG小队沿着履带痕迹继续前进,清晨6点,队长FIG-1拨开树上交错的藤蔓,眼前是一片草原。


“就是这片平原,FIG-14,记录坐标,我们还要向南深入搜寻。”FIG-4抽出腰间的望远镜FIG-1“FIG-7联系2-FIG”“该死,起码还有2公里要走。2-FIG,找到头了吗?”耳机传来声音“跟丢了,这边是山地。4-FIG继续搜寻,找到目标建筑物。”
下午2点队伍已经行进了23公里,由于湿气及寒冷,护目镜上开始有水雾。副队长FIG-2“先摘下护目镜。”


下午4点远处地平线中央开始凸起了一道影子,FIG-1“警戒45度方向,滑开保险,记录坐标,FIG-16to26戒备。”随着队伍的靠近,慢慢可以看清那是什么了,“这玩意已经翻了。”坦克已经严重变形,表面一片乌黑。FIG-26向戴着全脂手套的FIG-31使了个眼色,FIG-31上前擦了擦它断裂的履带,表面的黑色物质已经凝固“这玩意竟然还有点热。”FIG-12上前摸了摸“看来这是前几天留下来的。”队伍转到背面,地面躺着一具尸体,浑身都是弹孔,穿的是防弹背心,迷彩服已经被烧得不成样子,头盔被抛到了长草中,“这应该是里面的人,但腐烂的一塌糊涂。”“这时间有点对不上。”草地沿着南方开始满目疮痍,地上时不时会有零散的尸体已经其他东西,并越来越多。


队伍继续向前行进,隔天11点FIG-4掏出望远镜,突然向后面挥手“找到目标建筑物了”满天大雾中隐约可以看见高耸的尖顶。
“记录坐标,保持警戒。”37名队员向前冲去。到了教堂边,雾中满地是穿着各异的尸体,器械及各种装甲车,堆积了有半米高,FIG-3从一个身体大部分都被钢铁替代的人手中拔起经书翻动“‘神必完整’正宗来过了,这是它的结构。”


FIG-1抖了抖手的护肘,提起放在坦克前盖的枪,带头向门口走去。门很大,有3楼那么高。门边的断柱下杂乱的钢铁节肢下突然闪起晃眼的红光,一个活动重机枪抬了起来,对准FIG-18连射了七八枪,前5枪从腹部到头全部击中了FIG-18,这个可怕的东西在2秒内杀死了一名FIG。全队迅速戒备躲在掩体后,那个机器活动了起来撑起断柱,中间是三台160度以下的独立活动机枪已及一个钢铁大脑。3条火力线在空中飞舞,FIG-24抬着RPG刚露出头就被7发子弹击碎了脑袋,头盔飞了出去。FIG-6组织好第一次反攻,但火力无法集中,才前几秒FIG-5,13,15,25就被放倒了,FIG-6换了绿光引导弹,抛了一个散热弹试探那东西感知机制,百来发子弹向散热弹奔去,FIG-6伺机而入,一道绿光向那机器飞去,接着是七八条火力线。那机器的脑开始变形,FIG-12捡起RPG,击中了那机器的主关节,把那机器炸的粉碎,零件与火星到处射去。“报告伤亡情况,让3-FIG过来支援。”FIG-1从地上爬起,背心上满是沙土,火在裤腿上摇摆。


FIG-4踹开了大门,宽长的走廊两边堆满尸体,队伍留下3人其余进了教堂,高墙上的十字架凹陷印记上被挂上了奇形怪状的宗教图案物品,十字架倒在一边,耶稣圣像已经四分五裂,教堂里的人倒在地上。FIG-7请记住他的名字‘Salacious·Sherlock’,他拉开祷告台下的抽屉,看见一张信封,打开来是一串坐标,他把坐标放回去,将信封塞进口袋,又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日记:“
7月12日
有一帮人早上来到这里,大概有七八十人,他们想在这留宿一个月,教父收留了他们,他知道教堂预算不可观,可他一直这样。
7月14日
那群人貌似藏了什么东西,莱尔问了他们,但他们谢绝了回答。教父让我们少管闲事。
7月18日
今天下午,那群人之中有十来人出去了,在半夜回来后一直忧心忡忡,索尔说这几天一定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7月19日
怀特今天看到他们藏的东西了,就在桌上的布下,他说那是一个大水晶,怀特说:“有一个板凳那么大,如天空那么蓝,晶莹剔透,一尘不染。”索尔说那些人是走私犯,别人都拿他的话当玩笑。
7月20日
那些人又出去了十来个人,但一直没有回来。
7月21日
有人袭击了教堂,死了很多人,那群人与之反抗,我们躲在地下室一直没有出头。
7月22日
今天一大早,那群人中带头的一个下来,他带着那水晶,他让我们从酒窖逃出去。可是教父和尼克要留下,与教堂共存亡。那些人带着他走去了大厅。
我把这就放在这里了。


FIG-1下令搜查日记中那些人的房间,因为那可能是一个新的异常。“不要让联盟知道了,那群人太粗鲁。”他们走向教堂大厅,大门已经被击碎,下面是坦克的残骸。半米高的祷告台上,教父的尸体伏在讲经台上,在经书上有一行字,“那些异教徒为了那水晶让人完全信奉邪神的能力来了,他们想让全世界信奉邪神,我们封锁了大厅前门,我们别无出路。”旁边躺着一群身着防弹衣的人。


整个大厅惨不忍睹。教堂讲经台后的彩窗被反坦克炮粉碎。
“情况不妙,看来他们攻破了大厅。”3-FIG扫荡队伍赶来了,FIG-2在大厅里徘徊“他们得到那个异常了吗?”FIG-1向后门望去,后门半开着,门前躺着一个尸体“不,绝不会。”
尸体旁是水晶的碎片,尸体的手中攥着一团纸“它已粉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