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一分钟谈谈如何创作角色

距离杰出的FortuneFavorsBoldFortuneFavorsBold (Thaddeus Xyank的缔造者、SCP-2000的创作者、时间异常部门的奠基者)写出那篇名为花一分钟谈谈角色设定的文章已经有几个年头了。这对我来说都如圣经一般,它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一直指引着我在角色设定方面的思考。以下是前者的续篇,它将会是这些思考的集大成之作。

对于那些不太了解我的人,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是IhpIhp,是一位S & C塑料设定的主要作者。出于种种原因,人们觉得我的作品在角色设定方面十分优秀。有一些人告诉我,他们很难写出令人过目难忘的角色。我想我应该说说如何才能创作出好角色。

许多业余写手(当然也有许多专业写手)对于创作强有力的人物感到头痛不已。这的确很困难,因为它没有固定模式可以遵循。甚至我对我的方法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这是我所领悟到的所有方法中最简单的一种。希望它能助你一臂之力。

第一部分:何为角色?

这个问题似乎很简单,但它依旧值得一问。大量有关的定义早已是隔年皇历。

牛津词典将角色定义为“小说、戏剧或电影中的人物”。这样的定义对于我们的创作没有任何用处,原因有二:第一,它早已过时。我们并不是书呆子,因而电子游戏中的角色依旧需要考虑在内。电视节目、漫画和短篇小说中角色也应包含于其中。牛津词典的解释并不接地气。

第二,这个定义将角色限定为“人物”,这暗示着角色是“人类”,至少是“类人的生物”。即使如今绝大多数的科幻作家把外星人当作人一样来写作,兔子之类的生物却并不包含在其中。这也体现出了其定义的不足,因为异种小说1允许以非人类的视角去写作。

因此,我对角色的定义如下:

存在于叙事框架下的一个虚构或小说化的实体。

这个定义包含了以下所有情况:从《哈利·波特》(Harry Potter),到《鼠谭秘奇》(The Secret of NIMH)中的Frisby夫人;2从《2001太空漫游》(2001: A Space Odyssey)中的HAL,到Daniel Day Lewis在《林肯》(Lincoln)中对于这位第16任总统的表演。这也涵盖了地理位置与无生命个体,它们都可以是一类角色。

第二部分:始于两人

我们假定,在默认情况下,在基金会的世界观下,空缺出来一个名为“空白”的人。人们普遍认为,人会受到他人以及外界环境的影响。这样的外界环境包括地理环境与社会环境。在布鲁克林长大的孩子和在英国乡下长大的孩子会有截然不同的童年。他们也会和出生于加尔各答的孩子的经历相去甚远。这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外力。人是由外界的力量塑造而成的。

正因如此,我们不可能仅凭简简单单的一名角色,就使他的形象深入人心。毫无依托地描写某个角色只会让他们缺乏个性,因为个性源自他人。这就是为何在小说中,角色从来不会是孤身一人——总会有些什么在他们身边,即使是他们的目标,他们的处境,抑或是其他人。即使是背景设定本身,如果给予其充足时间,它也能成为一名角色。

如果你刚刚开始写作,试着创建两名角色,最好从取名与选择性别开始——名字生成器在我之前的写作中给予了我奇迹般的帮助,但你也可以随意利用你的资源;我本人已经将许多从科幻小说电视节目中的某些名字用于我的角色名字。

然后,你需要为这些角色设定想法,并让他们进行互动。以下是我的作品中,关于成对角色的想法的例子:

  • 两名UIU特工,其中一位正苦于无法告诉她的妻子她真正从事的工作,而另一位则试图阻止他的另一半时不时唾弃基金会。
  • 一对异卵双胞胎,同在一个特攻队工作。其中一位发奋进取,另一位则无拘无束。
  • 两名超自然研究员,其中一位能够使用高深的奇术,另一位则只懂理论,不懂实践。两人之间的关系才露尖角。
  • 同一部门的两名研究员,其中一人是该部门的负责人。他们的关系十分浪漫,却又常常被双方的感情问题所困扰。他们都渴望对方幸福,却又不知道如何表达。

互动是让它变得有趣的方式。它们可以是恋人、朋友、同事、劲敌、甚至是异常与采访调查它的研究员。在各种情况下,他们都会相互影响。

  • 某对恋人可能已经认识很长时间了——可能是几个月,也可能是数十年。他们相互之间的影响早已消磨殆尽。可能其中一人发现两人同时喜欢别人推荐的某部文学作品;可能两人工作量的增加与繁文缛节的纠缠迫使他们无法定期交流感情,这使得两人的关系正在渐行渐远。
  • 朋友之间总是能迅速了解彼此。有些人能通过一些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东西就能和别人交谈甚欢,例如邮差包上的特色别针,或者是在隔壁房间偶然听见涉及别人的话题。他们可能会满口胡言地谈论着部门主管,也至少会有一个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得懂的笑话。话虽如此,友谊并不总是地久天长。两人很可能因为个人性格与根本利益的冲突而惹恼对方。有时也会因天各一方或日理万机而彼此疏远。
  • 同事之间则会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他们都有着自己的生活,但是他们不仅会在工作时相遇,他们的社交圈也同样会有所交集。可能两人下班后就会像酒肉朋友般闲逛,但他们并不十分了解对方。这样的关系有发展的空间。
  • 劲敌之间的互动则十分有趣。他们势均力敌,轻薄无行,无时无刻不在明争暗斗。可能其中一位高高在上,将另一位的生活变成活地狱。他们可能十分清楚他们之间存在严重的利益冲突,但他们希望这样的冲突是公开的、残酷的。
  • 异常与研究员的互动也很有趣。看上去,这似乎是一方对另一方的绝对控制,但情况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基金会有能力收容这些异常,但总会有人在此过程中犯下错误,这不过是时间问题。这个异常可能即将突破收容,但说不定基金会也有二十套紧急方案用以应对种种情况。紧张的气氛在其中蔓延,双方都觉得自己能控制住局面,但一旦有人犯下错误,这样脆弱的平衡就会被打破。

上述的种种都可以兼而有之,甚至可以有所发展。爱人可以成为劲敌、同事可以变成朋友、异常与研究员的关系也可以暧昧不明。小饿狗中心页就能证明这点。

当然,以上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例子,他们都是SCP基金会的例子。以各式各样的相关组织为背景的两人互动可以像如下这样:

  • 地平线倡议中的新晋牧羊人群体与他们的导师。
  • 一位破碎之神教会的宣讲者与一位开始质问自身信仰的教徒。
  • 一位艺术家及其艺术品——即使这些艺术品们不会思考与说话。
  • 一位UIU特工与一名嫌疑犯,两人在过去的五年里一直在玩猫鼠游戏。

总而言之,请至少用两名角色来开始你的故事。给予他们独特的想法,然后让他们互动起来。

第三部分:逆向思维

在玩了这么多年的“龙与地下城”,我终于看清了一个很简单的事实:

背景故事并不是那么重要。

或者说,至少:

背景故事并不一定要在“写”之前就计划好。

许多写手认为,每个角色都需要有一个复杂的背景故事。事实上,这会扼杀角色的成长,因为你会常常担心,可能背景故事中的某个元素与该角色实际故事中的某些做法会产生矛盾。你当然可以修改背景故事,但这可能会引发多米诺效应,很多其他的故事都会受到牵连。

相反,你应该通过写作的方式来使角色设定得到发展。用当下的行为、描述和对话来反映他们的过去。某个角色的心理创伤被他埋在了心底,那么他在哪儿受到创伤,又为何深埋心间?你像次恶作剧一样写到“某个角色对昆虫怕得要死”,那请让这次恶作剧继续下去,思考一下为什么他会害怕昆虫。小到某个角色对于电影的观点都会暗示着他的背景故事。可能是他们的家教给他们带来了幽默感,抑或是他们已经厌倦了年复一年相同的动作片。

背景故事无时无刻不在添砖加瓦。你并不需要说出角色的父母叫什么、他们生在哪儿长在哪儿、他们所受的教育是什么。在你不断挖掘角色深度时,背景故事会不停地涌现出来,而它们也会进一步暗示这些角色在将来所做出的一系列决定。

如果背景故事变得过于复杂,或者你仅仅是害怕把事情搞混时,最好为角色们备好一串笔记。但是部分作者的错误也一样可以成为背景故事中的元素之一。例如,我忘了给我在某篇故事中所介绍的角色起名字,然后我就把他写成了截然不同的另一样东西。当我回忆起某名角色时,我翻看了整个故事目录,然后意识到:“天哪,我已经把他的名字叫错好多年了!”接着,我耸耸肩说:“去他的,这是他哥哥。”

问题解决……

第四部分:将错就错

每个人在写作时都会犯错。有时,犯错可能是不小心把某个字母输了两次;有时,他则会像把撇号放错位置一样让人恼火。每个人在写角色设定时,都会犯错。

这个瑕疵可能不停地出现,就像上文所说的,把角色的名字叫错一样;也可能是角色的某次行为与其设定不符,例如明知道女朋友对杏仁牛奶咖啡过敏,却依旧给她沏了一壶。你可能忘记某个特定角色的特点,例如他对镇静剂上瘾,而且这个设定仅仅在你几次写到该角色时出现过一次。

我的建议是:先把这个错误放在一边,别把它当作一个问题,而是把它当作角色设定的一部分。以下是一些例子:

  • 问题一:某个角色在一个故事中被描述成一头红发,但在另一个故事中却被写成了深褐色头发。
    • 解决方法:
      • 这个角色很喜欢在基金会的行动中表现自己,因此她轻率地染了发。
      • 这个角色的头发颜色依灯光而变化。
      • 这个角色因为不明原因而损失了满头秀发,因而带着各式各样的假发,以此掩饰心中的害羞之情。
  • 问题二:一名角色除了在某次玩笑中出现过外再无踪迹,而你现在想要用这个角色。
    • 解决方法:
      • 把话说清楚,让读者知道这些角色并不常常出现,但他们也不仅仅是一句玩笑话就能一笔带过的。
      • 从容地应对错误。“嘿,我就是那个人。想要我的亲笔签名嘛?”用这段话来深入挖掘他们的角色设定,让他们表现出些幽默感。
      • 让这些角色与嘲弄他们的那部分人组成队伍,并直白地表明前者并不愿意帮忙。随着情节的推进,让这部分人与这些角色多多互动,然后用结局表明双方已经知根知底。
  • 问题三·:某个研究员在一个故事中被说成是部门主管,但在下一个故事中就成了低级研究员。
    • 解决方法:
      • 这人彻底地搞砸了。这起事故严重到罄竹难书,但是出于某些原因,他没有被炒鱿鱼。
      • 这人辞去了高层职位,以此来为更熟悉当下状况的新面孔腾出位子,但是基金会出于某些原因让他继续就职。

既然我们已经讨论了如何将错就错地写就某个角色,我们来看看如果我们特意塑造一个角色时会发生什么。

第五部分:人事相符

现在你有了两名角色,他们有了互动,你也知道在搞错了他们的性格以后如何将错就错。那么,现在该做些什么?

还没完。你必须要考虑你想用这些角色说个什么样的故事——你需要让情节匹配角色设定,反之亦然。例如,在一本高质量的幻想系小说中,人类,精灵和矮人是这个世界里仅有的三种有智慧的生物,其他的一切都是怪物。如果在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中,突然跑出来一只名为"Esper Moonglow Meow-Meow"的虎女,这可不是什么快事。

客观而言,让情节配上你的角色设定是十分重要的。一对UIU特工更可能被写入一部充满神秘色彩与阴谋论的惊悚小说;而蛇之手的成员则可能正懒洋洋地躺在“被放逐者之图书馆”中,就在此时,一些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如果你想拍一部《绝命毒师》(Breaking Bad)般的犯罪片,那么“芝加哥鬼灵”可能是你的菜。但是,作为讨论的前提,我们还是假定你忠实于基金会。

老实说,任何类型的小说情节都能运用于基金会宇宙,并且他们也常常会涉及到基金会部门。研究人员想绕开“反友爱政策”?可行。一篇关于一名女性如何平衡Keter级收容小组的主管与单身母亲这两种角色关系的故事?可行。一次在全美境内搜寻不寻常之地的疯狂旅行?那是我的点子别偷走它。

如果你不敢创造一个基金会工作人员中的异常成员,就请不要这么做。 FortuneFavorsBold的文章指出,基金会中应该存在异常员工,这我完全认同。多年来,奇术师一直是基金会的员工之一,而Samsara也提出了超增强特遣队的可能性。 在特定情况下,基金会会直接将SCP吸纳进特遣队之中!但是,如果你创建了一个异常研究员,请做好他们异常属性的记录、保存好笔记,并遵守你所设立的规定。前后一致十分重要。

第六部分:如何说话?

接下来可能就要来到据说最难的部分了:令人信服的对话。但这其实并没有那么难。不信?这一节将会介绍一些快捷的小窍门来让你的角色听上去恰如其分。

尽情表达!

以下哪一段听起来更有情绪?

“去他的卡车!“Sinclair听起来很沮丧。

还是

“去他的卡车!” Katherine Sinclair博士用两手狠抓头发,他脸上的一根静脉使劲跳动着。

用斜体字强调某个词可以简单地传递情感。生动的动作描写,例如拉扯头发;自然的角色反应,例如沮丧地发牢骚,都能表达出角色的感受。在你需要强调时,尽可能避免用全部大写的方式,除非你是一名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员工,且你的大写锁定又一次坏了。

需要注意的是,有些人不喜欢在对话后加上类似第二个例子里那样的其他描写,他们更喜欢赤裸裸的对话。在这种情况下,强调记号与标点符号就显得更为重要了。有些情况下,加上标点符号。就是。为了。强调!其他的话语更是为了给这其中加上强调的意味。

勤于换行

在对话描写中,有一个很常见的错误:换了角色说话,却不换一行。不一会儿,文章就会变得晦涩不已。例如:

正当Robert Tofflemire看着眼前如火如荼的屠杀时,Tristan Bailey的遥控器外壳开始裂开。他刚才一连失去了两名骨干。Sinclair可真是卑鄙至极。“尝尝这个,Tristan!”Sinclair摆动着手里的棍子,给予回击。“来打我啊,小火苗。”Bailey反击了回去。

这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现在,我们在其中多换几行……

正当Robert Tofflemire看着眼前如火如荼的屠杀时,Tristan Bailey的遥控器外壳开始裂开。他刚才一连失去了两名骨干。Sinclair可真是卑鄙至极。
“尝尝这个,Tristan!”Sinclair摆动着手里的棍子,给予回击。
“来打我啊,小火苗。”Bailey反击了回去。

这小小的改变就能让对话一目了然。每当有新角色开始说话,思考或者表达感情时,就换一行,从头开始。

运用方言

不管你说任何一种语言,依很可能会有一些你自己都未曾注意到的方言口癖。在美国,不同的词可能殊途同归:pop(汽水)、soda(苏打水)和coke(可乐)可能指的是各式各样的汽水;lightning bugs(萤火虫)或者fireflies(萤火虫)都能指代腹部发光的昆虫;“crayon(蜡笔)”可能有着截然不同的发音。诸如此类,数不胜数。即使你也不知道你的角色是哪里人,你也可以找些方言来让你茅塞顿开。例如有些人把自动饮水器叫做“drinking fountain”,而另一些人则称之为“water mountain”。这些能提示角色的籍贯,也鼓励你多多拓宽视野。

听听你的对话

在你写对话时,多读读它们,这样你就能真正知道你的对话听起来是什么样的。许多电脑都配备有简单易用的系列工具,即使没有,你也能把文本贴到谷歌翻译上去,来听听看它是怎么读的。即使在语音程序的加持下,有些地方可能写的很不错,有些地方却依然糟糕透顶。

以“WWII(二战)”这个缩写为例。我们都知道它是“World War II(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缩写,把它放在对话里也毫无违和感。但当你把它变成语音时,那些程序可能会这样读:“dub-uh-you dub-uh-you eye eye(打波油打波油爱爱)”,亦或者是“dub-uh-you whee(打波油围)”。如果一个历史学家在谈论二战时用了“dub-uh-you dub-uh-you eye eye”这样的说法,这将极其愚蠢,可能还是“World War II”或者“The Second World War(第二次世界大战)”听起来更加自然。

第七部分:别忘配角!

配角和背景角色一定不会和你的故事主角一样重要,但是他们确实对于整个作品的结构起着重要作用。毫无疑问,故事可以通过两个角色的互动来推进,但是配角同样可以带来一些变化。

配角需要花费的笔墨不多,但必须要让他们别具一格。我依然要拿出那个老掉牙的例子:《哈利·波特》。其实你以现在的眼光去看它,J.K. Rowling对配角的塑造依旧别具匠心

即使你不是《哈利·波特》的粉丝,你很可能也能说出霍格沃兹学院(Hogwarts)里的三四名学生,虽然他们并不是主要的六人组或是Weasley。这可能是因为他们有一个鹤立鸡群的名字,例如Penelope Clearwater,或者是Seamus Finnegan;也可能是两人别具一格的关系,例如Parvati Patil和Lavender Brown之间的友谊;甚至可能是一项独一无二的技能,例如Angelina Johnson精通魁地奇(Quidditch)运动。

重点在于:配角应该从茫茫人海中脱颖而出。他们在其他故事中同样可能成长为引人注目的角色。

背景人物也同样可以在故事里呼风唤雨:他可能是一名看不见摸不着的主管,下达了一项专断蛮横的政策,员工们的士气也将受其影响;它也可能是某位不为人知的捐助人,正资助着芝加哥鬼灵的一项行动;他们也可能只是一群无名小卒,满脸惊恐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第八部分: 接下来呢

现在你有了两名角色,他们之间有了互动,也有信心从错误中汲取教训,并将错就错地继续下去。最好,你也有了些情节的构思。那么,开始动笔吧。

即使你还没有想过结局,你也不必担心。如果你能提前想好结局,这样再好不过。但是角色间的互动也能让你的故事飞到九霄云外。在那儿,你也能与其他角色建立起联系。让其他角色接二连三地出现在你的故事之中。一些背景人物也会突然跳入画面,来上两句俏皮话。你可以与其他写手建立起联系,并想想如何把他们故事里的角色写进你的故事中,反之亦然。

记住:塑造角色是一件难事。如果你开始没有成功,请不要气馁。上述只是塑造角色的其中一种手段罢了——可能精心塑造背景故事的方式适合你;可能你能够直接开始写故事,然后角色们就从字里行间涌现出来。这并不是一本通用指南。

如果你真的用上了这里所说的步骤,那么祝你好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