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自讨苦吃,一部两幕剧






不要自讨苦吃

一部两幕剧

编剧:

Gabriel Jade








演员表

Alto Clef导演

基金会职员;画外音,不在舞台上登场。


Kain Pathos Crow教授

基金会职员;一条拉布拉多猎犬。


Gears博士

基金会职员;一名四十来岁的男子。


Jeremiah Cimmerian博士

基金会职员;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


Gabriel Jade研究员

基金会职员;一名三十出头的男子。


Kevin

一个好打听的孩子。


Brandon

一个寡言的孩子。


Zachary

一个充满活力的孩子。





















场景
导演Clef的家中,以及周边的住宅。


时间
现在







第一幕

第一场




布景:

我们在Clef家,阿卡迪亚州居住区里一座悦目的房子的客厅中。这里的空气因烟草气味而格外浓稠,能让旁观者相信这里而非一座普通郊区住宅的唯一因素,是一条吸着香烟并交谈着的狗。




幕布起:

Crow、Gears、Cimmerian与Jade坐在扑克牌桌前的椅子上玩牌,Crow身前有一个小小的木制支架用来拿牌。成堆的扑克牌纸屑堆在他们每一个人,以及一个空座位前。Clef现在在隔壁的浴室里。一些啤酒瓶丢在桌子边,显然这群人已经玩了数小时的牌了。黄昏微弱的光已经很难从客厅窗户中看见,而Cimmerian与Jade在争执。





Cimmerian
(几乎在吼叫)


我不关心你的研究队伍叫什么,这就是个偷懒的收容措施。你是说我们不能从那上面剥离那个该死的包?

(Jade不可置否地摇了摇头,长长地吸了一口他的香烟。他开口回答的时候呼出的烟向Cimmerian飘去。突然,楼上的门铃响了。Crow把目光投射到楼梯上。)


Jade


看,你可以去试试。我是不会让我的团队中的任何人去找那个杂种的袍子的。他认为侵犯个人隐私是那个该死的“疾病”的初期症状。

(Gears想要说话,但被Crow打断了)


Crow


你们听到了吧,对吗?我认为有人在门口。Clef,你要去应门吗?

(Clef从浴室里骂出一串脏话。Cimmerian俯下身把脸向Jade逼去)


Cimmerian


你告诉我,我们无法安全地组建一支机动特遣队去控制它,并从它那里找到那该死的东西?它并没有那么强大,看起来你们压根就没有尝试过!

(门铃再次响了起来,这一次是快速的连续两次。Gears试图去打断这场争吵,但被Clef打断了。)


Clef


(场景外)
该死的,就没人去应这操蛋的门吗?我都不能在这里安静地拉屎了。

(Crow从他的椅子上跳了下来并走上楼梯,把争吵的声音落在身后。当他到达楼梯顶部,便听见了敲门的声音)


Crow


等等,我来了。天哪,你们有什么急事来打断我们的游戏?

(Crow拉开系在门把上的一段绳子,把它打开。Kevin和Brandon便站在外面。Kevin扮成了马里奥,Brandon则是路易吉。他们两人都拿着方形糖果桶,好奇地看着Crow。)


Brandon


(对Kevin)
哇哇——看看这个,他们训练了他们的狗来开门!好酷!

(Kevin环顾无人的房间,而Brandon俯下身来试图抚摸Crow。Crow看着男孩,与他保持了距离。)


Kevin


嘿!不给糖就捣蛋!
(困惑,对Brandon)
我觉得不对,我刚才还听见有人在说话。

Crow


你们现在在这里干什么?你们想要什么?你们是谁家的小孩?
(转身向楼下喊道)
嘿,你们中有哪个混蛋叫你们的孩子来这里吗?Jade,是你的孩子们吗?你甚至有孩子吗!?

(Crow说话时,Kevin与Brandon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Kevin


(一边,对Brandon)
哇,哥们,刚才那条狗是说话了吗?

Brandon


(一边,对Kevin)
这一定是某种诡计。记得在另一栋房子里,那里看起来是个坐在那的稻草人,实际上却是一个人,向我们扑了过来吗?是像那样的东西。

Jade


(场景外,小声地)
什么?我们没有让任何孩子来这。告诉他们我们不需要任何他们卖的东西,下楼来,我们来解决!

Crow


抱歉孩子们,我们并不需要你们的“trikkertreat”,离开。
(独白)
无论如何,那是什么?某种德国产品?

(当Crow关上门时,两个孩子都惊恐地叫了起来。)

(舞台灯光熄灭)


(本场结束)







第二幕

第一场



布景:

在客厅中。




幕起:

Cimmerian、Jade与Gears之前都堆垒起了高高的纸牌屑,而Clef的空位前的纸牌屑已经增长到了相当可怕的分量。Crow没有剩下的纸屑,它蜷缩在躺椅里睡着了。在这主题转换了的时刻,Jade和Cimmerian还在与彼此争吵。


Jade


……是的,对。我告诉你,伙计,那净是胡说八道。没有一个有自尊心的神灵会戴牛仔帽。该死的,如果你问我的意见的话,这听起来像是一群傻蛋弄乱了你的文件。你上一次让IT人员检查你团队的数据库的完整性是什么时候?

(Gears想要发表意见,却被响起来的门铃打断了。惊讶地,Crow被吵了起来,对这突然的噪声开始疯狂地吠叫。)


Clef


(场景外)
我可不想让这些汉堡烤焦。你们其中的一个人去应门,还有,操他妈的,Crow闭嘴!我们都听到了!

(Crow迅速恢复了冷静,并开始向楼梯走去。)


Crow


反正我出去应门了,再一次地。
(独白)
该死的狗娘养的。但为了更好的汉堡,这是值得的。

(Crow向大门移动,用绳子把它拉开了。Zachary站在门口,穿着黑袍子和一个瘟医面具。Crow显然被吓到了)


Zachary


不给糖……

(疯狂地,Crow砰的一下关上门,跑回到楼梯上。Zachary困惑的“就捣蛋?”隔着门只能被微微地听见。)


Crow


操!伙计们!操!收容失效了!Clef,打开你该死的车库,我需要我的助步器!

(当Crow再次进入客厅时,Jade、Cimmerian与Gears已经在试图挤进客厅里一面沉沉的铁门后的安全屋里了。Jade和Cimmerian表现出了明显的惊恐。听声音,Clef仍然在另一间屋子里,烤着他的汉堡。)


Clef


(场景外)
我不关心这是否是个XK级世界末日事件,你们已经输得心服口服了。所以在你同意穿上我准备的Robotnik的服装之前,我是不会让你拿回它的!

Crow


Clef,该死的,现在不是干这个的时候!

Clef


(场景外)
不,Crow,现在正是做这些的时候。穿上这服装,喊叫着混沌翡翠,否则你愚蠢的机器就将在我的车库里烂上个十年,而一切这与我无关。

Crow


你是认真的吗?为了一个愚蠢的该死恶作剧把自己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下!?

(Jade从安全屋里拽出一个装着红黑纤维服装的盒子,还有个海象般的大胡子。Gears开口想要说话,却被Cimmerian的叫喊声压过了)


Cimmerian


你明白的,该死的,他会这么做的!看在上帝的份上,快点穿上!

Crow


知道吗,你们这一伙混蛋!

(舞台灯光熄灭)


(本场结束)







第二幕

第二场




布景:

在车库里。




幕起:

Crow穿着Robotnik博士的服装,巨大的胡须仓促地黏在他的鼻尖上。他坐在蛋行者的驾驶舱里,而Gears站在室内,用他的手机相机对着Crow。


Crow
CROW


就是这样!我就是蛋头博士本人!是我回归了,谢谢你,夏特!
(独白)
Alto,我发誓我要在你的鞋子上拉屎。
(响亮地)
是的,我回来了,我现在可以从可怕的死亡威胁中去救回你们吗?

(可以听见另一个房间里Clef发出不能自控的笑声。Gears保持着面无表情,继续用手机记录着这场景。终于,Clef示意“可以了”,于是Gears打开了仓库门。Crow的蛋行者向外冲去,开始疯狂地从手臂上发射催泪瓦斯。)


Crow


天哪,这比我想的还糟!他们到处都是!他们正在试图闯入人们的家里!哦该死的,他们发现我了!你们这帮傻瓜快进安全屋!在一切结束的时候我会把你们放出来的,如果——天哪,天哪,看看那一只有多大

(蛋行者开始从它的另一只手中发射出大网,街上哀鸿遍野。)


Crow


呼叫NTF!呼叫火力打击!看在慈爱的上帝的份上,呼叫“Samsara”机动特遣队!

(蛋行者伸出了额外的两条手臂,开始不顾一切地发射泰瑟子弹。在远处,警车的鸣笛声已经能听见了。)


(舞台灯光灭)


(幕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