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读信2:进阶占卜

警告:以下文档含有Et-级别文本异常(威胁级别-次要)

文件 16265-15719-B

对文件16265-15719-A的追踪和收容皆被证实为徒劳,基金遂会将资源调转监控面向全国发布的报纸,以便能够有效地遏制同一来源再次发布任何报纸专栏。距离文件16265-15719-A的发表过去了四周,一个新发表的报纸专栏(以下称为16265-15719-B)被监测到,并于大规模散布之前被成功收容。 然而,该文件的若干副本于第二天出现在了各大互联网新闻媒体上。该专栏发表后,机动特遣队Omega-27(“狩猎恶鹿”)被下达了定位并收容其作者的任务。


欢迎再次来访,最亲爱的读者们。是吾,土星牡鹿。

这次让我们直奔主题,就不扯东扯西了,如何?首先,让我们——

等一下

你说你不知道我是谁,是什么意思

上了个帝的!

让我猜猜看吧,你还没看我的导入专栏,对吗?我他妈的就知道。我费了老大的劲,写了个超绚的导入,还用上了超大号粗体字什么的,而你们这些小混蛋丢一句 '整啥呢,我只想知道昨晚那场大赛是谁赢了。' 就扭头去看体育专栏了。没错,说的就是你,T恤上粘着番茄香芹酱的老兄。是的,也是在说你,金发小妞。妈耶,我不想再浪费空间和精力把那蛋疼玩意儿补写一遍了,就为让这些傻瓜失去生趣后直奔马路中心或者做出些别的什么傻瓜事。等等,我有个有更好的主意了……

看着这只漂亮的小猫。接着,眯眼凝视这可爱的小猫,眯一点就好。现在,摸摸这只乖巧的小猫。好读者,真听话。

cat-breeds-jf09-315_xl.jpg
如果你正在使用电脑,我的意思是用鼠标点击它,小笨蛋。

进度都跟上了吗?确定?很好。这些小没良心的哟。让我们开始读信吧:

祝好。

生产部门以这封信与土星牡鹿联系。叙事简洁,重点明确。可以公开。这封信将提出一个咨询:

4950号产品模型,国产金属光源,新系列,深受生产、销售、管理层的青睐。包含常规产品模型外的附加功能: 通过心念激活,用于心念储存,拓展心念频谱,提高男子气概。问题: 心念激活存在缺陷,伴有不可预测的副作用 - 成年男性会长出脑肿瘤,成年女性会增生边缘系统,儿童会引发对不稳定现实的争论。效果恒定,设备不稳定,需要优化。问题解决单元无法找到解决方案,故发布此咨询命令。需要土星牡鹿提供援助,证明该模型过去的有效性,并承诺提供足够的补偿。

工厂无人机#654397,问题解决单元

工厂无人机#654397? 你有没有可能与工厂无人机#578805有些联系?我记得他应该在销售部门。跟你说,我从没见过任何人有那家伙级别的派对技巧,连我这样的人都没见过。老天爷,有一天晚上我们穿着奥利奥配色的套装去了夜总会,他把每一个人都羞辱了个 ——

呃,这大概无关紧要。至于你的问题,我认为你试图解决它的方向错了。你瞧,你需要做的事只是调整一下你的参数。“不可预测”是几个意思? 如果它100%会导致肿瘤,这对我而言就是可以预测的。当然,那位顾客可能会对他脑内长出的巨物,或者对他日渐绿型的孩子感到不高兴,但这已经不再是你的问题了,对吗? 毕竟,他又能告诉别人什么呢,告诉别人压迫他语言中枢的肿瘤怎么样了,还是为啥他的孩子把房子给整成了蜜蜂1? 这个问题就自行解决了。

别客气。 哦对了,你最好别再试着用这些CD当钱付给我了。我很欣赏这个想法,但那些玩意儿对我的产出能力造成了很大的损害。

牡鹿,你这狡猾的老狗!

真不敢相信!你还活着!看来你以前说的那些都是实话。奶奶个熊,笑死我了。哦,你一定不记得我是谁了。是我啊,刽子手!想起来了吗,就是来自阿根廷的那位?你来过我们的某个控制部门,布道过你的那些废话,那次抓住你的就是我和我的伙计们?老哥,这你总记得吧!我是那个戴着齿轮浮雕挂饰和乳环的大个子。我清楚地记得我在某个时点拔掉了你所有的脚趾甲。伙计们都以为你布道的那什劳子轮回转世是在满嘴喷粪呢,原来你一直都在正经说事。也许我们应该把所有从你身上割下来的碎块保存好,没准会用得着。 哦,好吧,对着溅出的骨髓哭泣这件事就用不着了,我想。

那么,你最近他妈的过得怎么样,老哥?我知道我们相遇的境况并不轻松,但我能感觉到我在实施酷刑的过程中和你建立了友谊,大概是虐久生情。我是真心觉得你说的那些关于先知的事听起来挺深刻的。有空给我打个电话,如何?我们可以出去喝喝小酒,谈谈生意,也许我可以再杀你一遍,就当重温旧日时光?啊哈哈哈,哎哟,我的头要笑断了,就跟你那天被我们砸断的肋骨似的!

哦,不介意的话请不要声张这事儿。不确定我的上级会不会准许我与一个前尸体交谈。你知道他们会变得如何。 为了安全起见,我就不落款姓名和地址了。我人在哪里无所谓,反正你都会捡到这封信。你可喜欢看自己的名字了,不是吗?

哦豁,想得美! 我,告发我的老朋友行动小组成员德罗•冈萨雷斯?怎么可能!我决不会出卖你,不存在的,行动小组成员德罗•冈萨雷斯,混乱叛乱分子,第九肃清小组,目前驻扎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码头侧,第56号仓库,更不用说把你出卖给你的上级,或出卖给任何可能对你那异常折磨人的审讯手段感兴趣的阵营,这么想是对我的侮辱。哦顺便,不必对酷刑那件事感到歉疚,别放在心上。

至潜逃于异域的土星牡鹿,

这是你能为你对参议院、共和国和罗马人民犯下的罪行交出自己的最后机会。依据国家和法律,你的罪行如下所列:

  • 在战争时期与共和国的敌人合作
  • 亵渎地占据土星的名字作为自己的名字
  • 传播虚假谣言,散布恶劣传闻,损害国家名誉
  • 戏弄选举治安法官的合法行为,并试图破坏诅咒的神圣性
  • 在没有执照及成员资格的情况下,在Alexylva大学进行化学、生物和物理领域的实验
  • 冒充占兆官2并提出虚假而骇人的预言
  • 醉驾短剑级潜艇
  • 用猥亵的提议色诱共和国的女儿
  • 公开玷污执政官普布利乌斯•科尔内利乌斯•西庇阿•埃米利安努斯3的雕像
  • 不雅曝光(作为上述事件的一部分)

这些不足以涵盖你所有的罪行,你的罪行罄竹难书,死有余辜。 你是共和国人民脸上的一块猥琐又卑劣的瑕疵,但是,如果你向他们告解你的罪行,并且对你所做之事做出诚实的忏悔,那么我们愿意以克莱门蒂娜4的名义放你一条生路。 把自己交予我们审判,那你将得以流亡代替死亡。如果选择继续藏匿,那你将被绞死在战神广场5。 我们的大学专家向我们保证,你能够看到此信,因为我们标上了你的全名。

顺应参议院和罗马人民的意志,我是普雷特•盖乌斯•保卢斯•瓦罗

哦不,怎么又出现这状况了。我以为我取个像土星牡鹿这样的名字,就不会每隔五分钟被人认作别人一次了。 你写给了错误的土星,哥们,或者更确切地说是来自错误宇宙的正确的土星。你们的大学“专家”应该多用些时间去研究他们的量子物理学,也许就可以少花点时间用动物的内脏读取些废话了6。我的意思是说,我的确对轮回转世有所造诣,但即便是我,也还没老到能够亲自侮辱罗马共和国的程度。 另一个宇宙的我听起来倒像是个完全做得出这种事的家伙,所以我想我应该用他的名义代为回复:

日你大爷7,哥们。

哦顺便,去你丫的滥用大写字母8。我可能是挺混账的,但就算是我这种人,也不会写这种到处都是大写的信让我的读者累死累活地读。下一个!

至收信人

如果你在第三次月环食之前没有把这封信转发给其他十个人,并附上你的裸照(仅限颜值高者)的话,你将被施以可怕的诅咒!你的双目将烂进脑后,你的耳道将永塞耳垢,你的舌头将变成烂肉,你的鼻孔将塞满M&Ms花生豆,你的阴毛将被喂给秃鹫。谨遵吾之嘱咐,吾乃土星牡鹿,易怒且又可怖!

嚯,这是我以前写的的诅咒信。完全不记得了。好吧,该由我转发了。咦,我把相机放哪去了……

再次祝好,牡鹿先生

首先,我想表达对您在专栏中发布并答复我信件的感谢。我知道我的问题又渺小又平庸,您愿意花时间尝试帮助我,对我来说意味着整个世界。

我此番给您写信,是因为过去的一周里我遇到了些奇怪的事。在办公室里,我虽然从来不曾引人注目,但我的同事对我的忽视突然变本加厉了。或许这不算什么大事,但依旧令我烦恼。我的新邻居倒是对我非常友善,可能有些太友善了。他们时不时就来看看我,问我是否安好,问我是否需要些什么。我希望他们不要认为我是个疯子或是个独孤的人,才想对我好一点。虽然,说实话,我确实很孤独。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所以,我想我可以问了,我想问您是否可以推荐一些自助类的书籍。我想尝试改变一下自己,并且我觉得最适合询问的人只有您。啊,顺带一提,您给我的米脆格食谱真的很棒。

再次感谢您,

Zachery Knor

哦,嘿,Zachery,你好呀。看来我上次的答复也没起到什么作用。意料之中。你瞧,我又要把前五次答复你的内容再告诉你一遍了。好吧,是前两次的内容,因为最早三次的答复都只是叫你去自生自灭。你已经没有工作或者家了,以后也不会有。天啊,你甚至连名字都没有。你的同事之所以一直忽视你,是因为真正的他们并不在那里。你正被收容于一处设施中,那里都是些全天候监控着你的对你漠不关心的人。你那些邻居?对他们来说,你只是一个数字。最可悲的是,这甚至不是他们的错。而是你的错。让你处于这种状况的唯一原因就是你自身的原因,没有任何人能对此做出改变。我为你感到深深的抱歉,事实上我试图帮助过你,但这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摸着良心跟你说,光是承认这一点就让我很难受了,但你的人生没有任何希望。你无法改变现状,永远无法9

哦,我很高兴你喜欢那个米脆格食谱,那是我妈妈传下来的。

好吧……这还真是一下就让人变得很他妈的郁闷。该死的。

我最亲爱的读者,我本来还想和你们分享一些我的宏伟愿景,但最后一封信已经夺走了所有的乐趣。让我给你们留件别的东西吧。一扇窗户。点向它,别害羞。

Open_Window.png
顺带一提,点击这事儿永不过时。

我不知道它会带你去哪。可能是某个你从未访问过的地方,或是某个你非常熟悉的地方。它或许是可怕的,或许是温暖的,或许是美丽的。无论是哪,只要放宽心—— 你也许就能领会到从未有过的新体验。即使没有新体验,这也不失为一种乐趣。去吧,去游历一圈,别忘记告诉他们是土星牡鹿送你来的。

这样我还能拿点提成。

我是土星牡鹿,有缘再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