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无异
评分: +36+x

xxx醒来,坐在床上,陷入沉思。

自打自己活过来,已经是376年5月零5天。

啊啊,还要去工作。他在“心”抱怨到,又“想”到自己没有心,也没有想,苦“笑”了起来。

他挪动身体,对着镜子打理起衣装,整顿好后摸着冰冷身体愣了一下。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他问道,声音没有发到空气里,即使到了也没人可以回答,疑问这个问题是他每次开始一天的开始,他不知道答案,知道了也改变不了起床,工作,上床睡觉的重复日子。

这个站点收容的只有不危险的死物,曾经是有不危险的scp活体,但是它们老到死去了。

视察情况,记录根本不可能变化的记录数据,当然,记录的日期还是有变化的,其他的就和他不再变化后不久,也再未变了。


“你知道吗?其实并不太熟的牛排上的红色的东西不是血来着。”她对着我说着,挖着小碗里的鹰嘴豆泥。

我停下来手中切着肉的刀叉,抬起头看去,“是新人吗?”对面是我没见过的人。“嗯?博士我都来了半年了,你没见过我吗?”她眼睛里闪烁着光,对我笑嘻嘻。

果然是新来的人啊……还能有这份工作的活力。“可能我工作太认真了,没注意过你这户人,反正这里人来来走走各忙其事,又没什么用……”我解释。

“其实博士,我观察你有一段时间了,你根本不忙,甚至还经常掏出手机刷着玩。”她拿出卫生纸擦了擦嘴,把脸往前伸“我不经意间看你经常在玩聊天软件,看起来你是很热衷交流的人,可是,为什么吃饭的时候一直是一个人呢?站点里的大家都是扎堆在一起吃,就你一个人在这里坐着吃,好奇怪哦。”

“关你什么事,鸷鸟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我皱眉,感觉她事好多,埋头吃起来东西。

“噗呲,只是你不想和他们打交道然后会出现各种人际上的麻烦或者拜托的事吧博士。”我没抬头看她,但是感觉她正在神色飞舞,“要多接触接触人啊在生活里,天天这么重复的活着和死了可没什么区别,我早就听我爹讲过人到了20岁多开始工作就是死了,我可不想变成这样。”

“呃,那你就跟他们去玩呗,烦我干嘛。”

“我……我……我人一多就不敢说话了……”她突然说话有些颤抖。

“哦,那就一个人呗。”

“不要!搞得我和自闭人一样,所以我才找博士你的……”

我叹了口气,看来来了个问题儿童,我收拾了一下盘子拿去清洁台。

“博士!我以后吃饭能找你聊天吗!”她朝我这边喊道。

声音好大……我都可以感觉到别的同事开始朝我这边看,我装作没听到,放完盘子就往办公室走。

我稍微往后撇了一眼,她还在直勾勾盯着我,我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有个人一起吃饭聊天的话……还好吧。


他简单的完成了东区的记录数据,开始往食堂走。


“博士你有去过地上吃饭吗?”她在吃冰激凌甜筒,弄得满嘴都是。
“没,我都是吃食堂,很少去地上吃,休息时间太少了来回就没了。”

“你反正中午休息时间都是找个地方倚着玩手机,又没什么事。”她嘟囔,我心被刺了一下,“我知道有一家汉堡店很棒哦,那里的汉堡不是咱们常吃的夹生菜炸鸡的,是加的薯条肉饼千岛酱,一口下去超级爽der!而且那里的啤酒还很好喝,我最喜欢点一个稍微苦一点的ipa喝一大扎!可惜……”她稍微摸了摸一下肚子,“呜呜呜肚子会变大。”

我一头黑线,“你一个女孩子家家还喝酒,那种东西怎么喝的下去,又苦又难喝。”

“那是你都没喝过好的酒,咱们聚会上的批发啤酒一点劲都没有,明天我请你喝让你明白什么是好酒!”


他到了午休时间,去食堂打了一份汉堡,吃着起来,身体并没有提供味觉系统,只是进行简单的摄食,拿起来一罐啤酒就着喝。

反正现在喝也没有难受的感觉,和水也没差。


“喂,博士,你怎么喝了一杯就脸红了。”她对我哈哈笑着。

“很奇怪,我平常聚餐喝五瓶都才上头,这怎么一杯就不行了。”我头发晕,不过控制着表情显得自己很冷静。

“精酿都是十多度的,一杯上头很正常的,我头一次看到像你这样一下子干了的人。”她摇了摇手里的杯子,只喝下去1/5。

“我又不知道啤酒可以这么冲……”

“博士啊博士”她笑着拍我的后背,“我是故意想看你出洋相的,你太一本正经了。而且,”她眯起了眼“我酒量也不是很好,喝一点点就会很懵,女孩子喝多了都是很毫无防备的哦~”

我看着她微醺的脸,我的脸感觉好烫“没事,我醒醒酒送你回去。”

“切,真没意思,我长得这么可爱都这样了你竟然不进攻一下我。”她有些失望,鼓起来腮帮子瞪了瞪我,开始大口喝着。

“你不怕我对你卓西森么吗?”我感觉头更晕了。

“实际上男的喝多了什么都做不了的,嘻嘻,他们会丧失那部分能力,”她一口一口把杯子里的酒喝干净,扭过头,盯着我,“其实是你的话……老板结账!”

是蒙的缘故还是她声音比较小,老板结账前的话我没有听清楚。


他回到办公室呆着,2点才结束休息时间,他拿了本书,并没有读。


“警告,西区33号收容室出现突破迹象,请驻特遣队员进行恢复行动,其他研究人员尽快撤离到安全区域等待指示。”
就在我思考今天带着博士去哪里看看的时候,想了警报。

真晦气,打扰老娘行程。

等等,西区33号不是博士负责的收容间吗?我拿着紧急医疗箱,向博士那里跑去。


他关上了办公室的门,狭窄的空间让他很舒服,下午就要轮到去那个33号收容间记录数据,真不舒服。


太晚了,当我到达现场时候,太晚了。

博士躺在血泊里,旁边也尽是没有人形的特遣队员尸体。

“妈的,谁修改的收容措施,记得不明不白,让项目突破了收容。”我身后传来这样的声音,我感觉声音离我很远。
站在血水里的黑影一动不动,突然扭头看向我。

“这些人和机器一样的过着日子,没有什么意思,我终结了他们的生命,对他们而言生和死也没有什么区别。”有声音传到脑子里。

“你他妈的懂什么,他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人,就算是每天都在做着重复的事情和职能,xxx博士也和他们不一样!”我对它喊着。

“真好笑,那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这么想让他活就跟他交换生死好不好,你去到无尽的死亡里代替他吧。”它没有感情的说着。

我……我喜欢博士,即使为了他,死又算什么……

我看向闭着眼的博士,想要把他印在脑海里。

我坠入到了黑暗。


他按照程序一一记下来了33号收容间的记录,它突然对他说,“交换吗?生和死,你就可以把她给换回来。”

“没有必要,谢谢。”他关上了33号的门,径直走向下一个地方。

他想,即使是换了回来,这样的无尽生命的生活时间长了,对于她也是和死了也没差吧。

虽然他早就没有心的那个器官了,他突然觉得抽痛一下,他想,好孤独。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