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合

评分: +18+x

本文故事纯属虚构,文中涉及的人物与现实中人物完全无关,文中涉及的地点除地名外与现实中地点完全无关

基金会驻南京设施,哨站-CN-17,中国分部最早设立的一批对可能与异学会异常有关的地点进行监视的设施,掩盖设施为汉中路上的一家喜来登酒店。其中的一间套房里,顶着个黑眼圈的知梓㧟起碗中的一个馄饨,眼睛则盯着Eule面前放着的一碟灌汤包。

“结果还是什么收获都没有。”知梓甩甩头,试图驱赶困意。

同样顶着个黑眼圈的Eule没有立刻回应。他拿起一个小碟子,将其中的鸭杂加进鸭血粉丝汤里,随后拿起醋瓶就往灌汤包上淋。

同样是睡眠被剥夺,知梓昨晚在钟山附近侦察了大半个晚上,剩下的夜晚则是去G42高速与中山路连接线上一个基金会车队遇袭现场支援。本该拥有良好睡眠的Eule则被Boom借到了附近的医院开飞刀赚外快。当然,他在后半夜也投入了救治基金会伤员的任务中。

“既然咱的人被动了那肯定有说法,前些天咱抓了个人,昨晚就有车队遇袭,要说没联系我膝盖都不相信。”答话的同时,注意到知梓的视线,Eule将那碟灌汤包往自己这边拽了点,全然不顾知梓的脸色又黑了一度。

“要说联系也就是那个车队是囚犯运输车队,不过是空的,以及那地方离钟山很近,都是间接联系,Boom肯定不会批行动。钟山目标太大了。”边说着,知梓拿起桌上的辣椒油,倒在了盛着灌汤包的盘子里。Eule叹了口气,将盘子推到了桌子中间。

成功蹭到饭的知梓脸色瞬间阴转晴,甚至黑眼圈也下去了点。

在前些天得到了吸血鬼先生提供的情报后,几人碰了个头,在南京地图上寻找着符合条件的地点。在排除了一系列位置之后,钟山,进入了众人的视野。依山傍水,拥有古建筑,而且死气沉沉的,毕竟孝陵就在这里。但几次侦察都没有收获,这让一行人多少都有些气馁。

而那个吸血鬼本鬼表示自己每次出来都是有人接送的,且不说它真到这里能不能认出地方,眼瞅着处于暗中的敌对方甚至敢在中山路上大打出手,在闹市区颇有些束手束脚的基金会没有把握能把当前唯一的证人保下来。

不过既然已经在中山路动手了,想必政府方面的有关部门也会掺和进来,虽然说多少会让基金会有些受限制,但考虑到那些组织可能拥有基金会并不知晓的暗线,对事件的调查多少能有些帮助。

“说起来……”知梓看着正在大吃特吃的Eule,似乎有些纠结要不要继续说下去。

“怎么了?”

“你先前让我帮忙找的那个人,找到了,20克。”

Eule略一思索,想起自己几天前确实让知梓帮忙留意一个名字,“找到了就行,为什么是20克?”

“发生事故了,就剩下截手掌,焦的。他跟这起案子有关系吗?”虽然已经见得多了,但看着略一思考随后面色如常甚至还嗦粉丝嗦的更高兴的Eule,知梓不由得在内心感慨这人的大心脏,和大胃袋。这个家伙的想象力还可以,脑补出那般画面后能不吐出来的确实也不多见。

“没有关系,其实算是私人恩怨。”Eule摆摆手,打算结束这个话题。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哥们儿出事故之前在跟一个GoI的人打电话,说什么让带着装置去吕梁刨坟去,看看有什么宝贝。那东西技术部说是一个EVE粒子波动探测装置来。”

“咋我随便问个人都能跟帷幕下扯上关系的……”嘟囔了一句后Eule夹起一块鸭肝,手却停在了半空中,眉头锁在了一起。

“又怎么了?”

“我刚想起来,我抢救伤员的时候跟几个伤员聊了两句,说是他们被袭击的时候,先是EVE粒子出现剧烈波动,随后有个人形冲进了车队直接把囚车掀了,他想抵抗的时候瞥了一眼,波动中心好像是那个人形……”

“所以说……你在怀疑……吕梁的坟堆子里有东西?”

“吕梁可没啥上古坟堆子,现代也没什么埋东西陪葬的习俗。看一眼没错的。”


山西,吕梁,一座小山上。林立的墓碑已经说明了这里的性质。地图上找不到这个点,但Eule走的轻车熟路。这不是他第一次来到这里,以前来主要是为了上坟,这次来则是来挖坟。不过具体是哪座坟头,肯定都跟自己无关,不然自己肯定也不会在这里。

一旁的知梓则是拿出了一个ZC-9单兵侦察装置寻找最近的EVE粒子放射源,而Eule则在端详好一阵后确定了那是“免疫系统”配发的装置之一,也不知道她从谁那薅来的。在心里默默给Boom记了笔账后,Eule走到了一道裂缝前。由于过度采煤,这座山已经出现了沉降的现象,因而可能会把一些埋藏物暴露出来。本着有看过无放过的原则,Eule探头看了一眼。倒也是没什么发现。

“找到了,在山上。”

Eule抬起头。数据链已经将EVE粒子活跃的位置标了出来,显示在了他的眼镜上。

“那啥也别说了,挖吧。”

来这里并不在原本的计划里。吕梁不是一个很大的的城市,墓地也屈指可数,但要不是Eule指出众人也没想着来这个并不在地图上的地点。

也不知道那帮GoI是咋想着来这里刨坟堆子的,知梓想着。但转念一想,要跟本地人打听一下没准也能打听出来,于是也没多说什么。

山势略显陡峭。人类活动带来的影响在这座小山上表现得淋漓尽致,未撤走的花圈和落叶覆盖了一些缝隙,以至于队员们需要用登山杖探明那些看上去不大正常的位置,以免把脚卡进去。除此以外,在陪同的本地干员的建议下,队员们也会绕开那些不是很明显的,小小的土堆,下面埋着的可能是夭折的,还没有名字的婴儿。

不算艰苦的跋涉之后,众人来到了一座没有墓碑的坟墓前。这不算奇怪,似乎是某种本地习俗的一部分,即使是本地干员也对此知之甚少,但这并不耽误众人展开挖掘。布设完逆模因装置后,用工兵铲挖开表面的土堆,接着露出的应当是砖砌的大概算是墓室一类的设置,但眼前的坟墓中,映入眼帘的是一整块的金属。知梓常和这类东西打交道,认为这应当是青铜。所幸在出发前携带的炸药当量足够,金属并没有造成什么阻碍,戴上自循环呼吸器后,Eule一马当先进入了墓室。

说是墓室,但严格说与那些古墓的墓室并不相同,半人高的空间迫使Eule被迫爬行前进。但这里没有什么空间异常,拧亮头灯的瞬间,Eule就看到了那个造成了EVE粒子活跃的东西。那是一副盛放于一个长宽约一米的透明水晶盒子中的骨骼,时间恐怕要以百年为单位计算。只是,于寻常骨骼不同的是,在头灯的照耀下,那副骨骼呈现出了暗金色的光泽。

对于搬运尸体这事情Eule没有任何抵触,况且这是一副死了好几百年的骨头架子,只是墓室实在过于狭窄,他被迫以一个极其别扭的姿势退出了墓室,随后从破口中掏出了那个水晶骨殖盒。就在这一瞬间,一枚子弹从山上射来,几乎擦着Eule的头飞过,在一旁的小松树上打出一个洞。吕梁山间多变的风救了他一命。考虑到他的一位亲人也埋在这里,显灵什么的也说不定。但眼下Eule肯定想不了那么多,他迅速躲到了坟头后面,也没有忘记带上水晶骨殖盒。

“敌袭,12点钟方向。”逆模因产生装置应该还在起作用,那么当务之急是屏蔽骨殖盒散发的EVE辐射防止位置继续暴露。可惜眼下众人没有相关装备,只能干着急。无线电频道上,一个陌生声音加入了通话。

“带着你的人去路上然后向西撤离。”

“拒绝,学校在那个方向。另外表明身份。”

“7旅。我们拦住他们。”

“明白,多给你们争取30秒。30秒后撤离。”

通讯尚未结束,知梓就已经掏出了一个球状物体扔了过去,球体在空中展开了弹翼,随后启动了发动机,飞行了数十米,便在空中炸开,半圆形的杀伤面内,数千枚钢针平等的散布死亡。见到此情景,Eule才后怕起来。那枚智能地雷显然已经发现了近在咫尺的敌人,而他们甚至毫无知觉。

携带回收具的队员将水晶骨殖盒固定好后连滚带爬向下撤,甩掉包袱的Eule抬枪击倒了莫约二十米开外站起身的一名敌人,一边的知梓已经掏出了第四个爆炸物扔了出去。混乱中Eule仍清晰的想起了那个在流动站工作期间听到的梗:没有人知道基金会配发的携行具能装多少东西,除了知梓。

30秒计时结束的声音响起,那边厢神秘的帮助者发射的烟雾弹掩护二人顺利撤下了山,登车撤离。迫击炮弹的尖啸在身后响起。


“是你啊……”这是Griffin看到那个水晶骨殖盒后的第一句话。不说正在四处看风景的知梓,考虑到眼前这人算算年龄进考古博物馆客串展品都得放在古代史展区,一向口快的Eule也硬憋着没说话。好在Griffin及时调整了状态,自顾自的布置研究任务去了。

带着东西去CN-02站点是Griffin的建议。考虑到官方的及时出手以及亮明的一些牌,让官方也参与到研究中属于一种回应,或者表达感谢的态度。但显然对方也在用基金会做饵,那么基金会主导官方的人员协助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本次合作的方法。况且异学会相关异常的研究还是02站点靠谱一些。

至于当时出手的帮助者的身份众人也默契的没有讨论,风格是那个风格,但肯定不是来自他们报出的那个番号就对了。

待到Griffin布置了一圈转了回来,Eule才问出那个问题:“你俩认识?”

“算是吧。”Griffin的声音听着有些低沉,“巴叔,以前照顾我蛮多的,有一天不声不响的就消失了,再见就是现在了。”

Eule沉默不语。

“帮我一个忙,跟汪唯一起,给他做一个尸检,可以吗?”

“我现在去。”

盛放着被称为巴叔的个体的骨殖盒已经摆在了真空的实验室中,四台“太清”奇术稳定装置被部署在实验室的角落里,压抑的气氛让实验室中的二人一时没有说话。

“‘那边’没来人吗?”还是Eule率先打破了沉默。

“没,‘那边’似乎有什么急事要处理,我们回头共享一下报告就可以。”

“那还成,自由度能高一些。准备开启骨殖盒。”

“骨殖盒开启。”水晶制的骨殖盒的最上层被锯开,二人轻而易举地将密封层破坏。实验室中已经是真空状态,因此二人并不担心骨头被氧化什么的。虽然从心理上说二人都不觉得这些显然不只是人类的个体的骨骼会被氧化。

没有任何仪器报警。二人松了口气,开始端详骨殖盒中的骨骼。严格来讲不只是骨骼,骨殖盒中被填充了一些透明物质,使得骨骼的位置基本上被固定住了,这也导致提取会很困难。Eule细一回想,先前确实觉得这个骨殖盒重的离谱,也没想到原因在这。暂且把这些想法抛在脑后,他打算上手提取骨骼,却被汪唯阻止。

“骨骼被固定的形态可能有说法。”

Eule随即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怎么个说法?”

“按照我们在‘夏宫’发掘的时看到的现象,使用这种方式固定的骨骸可能与崇拜有关。”

登神计划。Eule立刻想到这个词。利用各种手段制造接近信仰中的神明的手段,结果不一而足,但同体而言其基调都来自于自然神崇拜相关的宗教信仰。

“明白了,你继续。”

“现在看看这个骨骼的形态,你觉得像是什么?”

两条机械臂将骨殖盒的上端固定后提起,让二人能看的更加清楚。

。”

线索在这里完成了交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