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天谈论什么
评分: +18+x

微风吹起少女的发丝。她伸手拢住鬓角,眼睛微微眯起。裙摆轻飘飘地落下——他略感惊讶地咽下口中的啤酒,同时又感到内心升起某种心满意足。

他跟着她,保持着不被怀疑的距离。两个穿着T恤的蠢高中生在消防栓旁大叫,在注意到她的瞬间立刻闭上嘴巴——他心里暗笑,当然了。那包裹在黑色丝袜下圆润而紧致的腿部轮廓,还有所谓的水手服领口下露出的半块白皙锁骨,统统都是用来让那些恶心的处男闭嘴的东西。去幻想吧。去偷偷按下相机的快门,躲在房间里自己来吧。

呵。他忍不住,哼哼。

走进小路,周围的行人变少,他再次打量自己的猎物。长发修剪很整齐,黑色的发色很自然,想必没有染过。全身上下没有任何饰物,对这种年龄的少女而言很不寻常……或许是家教严格,所以靠这种COSPLAY来释放?她在左顾右盼,看起来不是经常像这样到街上来。是为了谁呢,男朋友吗?

一个穿帽衫的人低着头从路口冲了过来。要撞到了,他心想——果然撞到了,把她撞得转了个圈。她低头道歉,帽衫小子也稍微点点头,沉默着从他身边走过。他撇了撇嘴:真是没有礼貌……但他也感谢这家伙,让他再次看到了好东西。那一刻,她胸前的摇动绝对是百分之百的非同寻常

目的地到了,她急切地跑向一家咖啡厅。她的男朋友正向她招手。很普通的会吸引女性的脸——就像他高中时那样,没什么差别。她在他耳边羞涩地说悄悄话——小女生千篇一律的可爱情话,只要动动嘴唇,他就能猜到八九不离十。他已经记不清自己身边有过多少这样的女伴了。

但有一点他很清楚,就是自己从没遇到过这样的尤物。无论是谁,看到了那样的景象,就不可能会白白地放她溜走了。他坐到街这边的阴凉处,随手拿了一份街边的报纸。他可以等,他有时间。


“嘿,Edward。”

Edward放下茶杯,侧头向她看去。他的头发仿佛流动的黄金般熠熠生辉。

“真是让我好等啊,我的大小姐。”

“女方当然要迟到。这是很基本的礼仪。”

Monica嫣然一笑,使人的体温骤然上升。她走到Edhard对面轻轻坐下,刚刚好没有尴尬地压住短裙。

“给我点了什么?”

“蜜桃气泡水。”

“不错,很像是公主的男友。”

她接过杯子,低头吻住吸管。阳光透过她的发丝将侧影留在桌上。

“只要您满意。”Edward微笑,“只要您满意就好。”

“其实我还不太满意。”她说,“过来一下。”

Edward俯身凑近。修长的脚从皮鞋里滑出,小腿在阴影下悄悄绷直,脚趾搭在另一边的合适位置。少女的嘴唇贴近他的耳朵,声音略带疑惑。

“……你真的没有勃起吗?”


Richard一直冲到Elina家门前。他倚着门,竭其所能地呼吸。没有必要这样跑,一点必要也没有;应该成功了,做的很漂亮,也应该不会被认出身份。但他脑袋里的另一部分知道是怎么回事:当他撞到她的时候,当他下意识看向她的那一刻,有一种绝不希望出现的情感从他的身体里升起了。于是这种情感立刻被扭曲为恐惧,驱使他的双腿不断奔跑,越远越好。

他深吸气,伸手砸门,随后看着拳头数了十个数。

“是谁?”屋里传出声音。

“是披萨,放了二十五吨辣香肠。”Richard说,“是我,快开门吧。”

Elina微微皱起眉头,拉开房门。

“怎么样?”

“放进去了,没被发现。”Richard说,“窃听器成功了吗?”

Elina刚要开口,楼上传来Sams的叫声:“准备好了!快快快——点!”

两人相视一眼,立刻冲上阁楼。Sams的奇术机甲以平板支撑的姿势趴在地上,使本就空间不大的阁楼变得更加狭小。两人爬上机甲的腿,从两个肩膀跳到Sams的身边。Sams摘下右眼的镜片,靠在椅背上。

“地摊货真是不靠谱。”他哀叹道,“微型机器人的监听模块简直是一片垃圾,我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TVS1来换了……”

“我们对技术细节不感兴趣。”Elina举拳敲两下他的脑袋,“画面清晰吗?”

“机位正合适。喂,Rich,你拧一下调节器的旋钮。”

Richard正痛快地举着水瓶。他心满意足地丢下宝特瓶,从喉咙里发出最后的咕噜声。

“啥?”

“机器,旋钮。那边那个。”

Richard拧了两下,机甲的头发出吱喳的声响。Sams点两下鼠标,示意他继续。他左右调节旋钮,声音逐渐清晰起来,使他不由得想起60年代像机器人头部装甲一样的电视机。

“降噪……OK,准备完全。来来,你们也坐到机甲里,虽然有点挤……”

Sams抓住机甲的头,把里面的屏幕拉到他们面前。

“准备来欣赏‘公主殿下与管家大人的密会’。”

“……但是现在好像只有‘管家大人’。”Elina眯起眼睛。

“急什么。”Richard说,“知道60年代的电视节目吗?”


Edward开口。

“我知道您很有性魅力,但我没有勃起——我是同性恋,您知道的。不过,现在至少有16个人正在盯着您,我觉得您没有必要担心自己的魅力有所衰减。”

“我知道。嗳呀,我知道的。”

Monica弯起嘴角,慵懒地舔舔犬齿的尖端。脚缓缓收回,又踩进了鞋子里。

“我总有点怀疑同性恋这档事。”Monica伸出舌头绕着吸管打转,“我知道如果是在网络上,二十秒内就会有一百个人前来发表高见了……但我还是很怀疑。总的来说,就像是不相信鸭嘴兽或不相信日心说,是一种带有偏见的观点。你明白吧?”

“我想我明白。”

“你看,你身体里的激素在好好起作用,是不是?也并不是假称同性恋来掩盖自己功能缺失的事实。我过去一直相信,会出现男同性恋都是因为他们身边的女性都太差劲。但现在我不得不怀疑了……Ed,有什么关键指标,可以让医院确定一个人是同性恋者吗?同性恋和异性恋者,在性的方面真的像两个物种一样分割开来吗?嗯?”

“我应该表现得像是被您迷倒吗,大小姐?”

“不……不是那样。别摆着一张聪明的帅脸故意说蠢话。你很享受这样吗?”

“是的,大小姐。”

有那么五秒钟Monica不知道该说出什么。她在杯子里吐出一串忧郁的气泡。

“你真是个混蛋,Ed。”Monica说。“我真该找个对我的鞋子都能感恩戴德的蠢货来协助我。”

“那样的话,您又会嫌弃他是蠢货的。”Edward脸上的微笑一成不变。“您需要的合作对象,正是和您一样的混蛋。”

Monica揉揉鼻梁。

“改天做个试验,测试我对不同性向者的吸引力。把这个记下来。”

“是的,夫人。”Edward抽出钢笔和签字本,“要点餐吗?”

听到来自此桌的呼唤,男招待仿佛得到恩准一般极尽献殷勤之能事,最终她发出最妩媚的声线,才成功打发陷入恍惚的招待走开。她漠然地看着他摇晃的背影。

“那就聊正事。”她说,“调查如何?”

Edward微微欠身示意,将一块屏幕放在桌上。


Sams调整旋钮,放大摄像头的焦距。



姓名:Alex Aaron
无规律交叉参照:美国人,男性,帮派成员,敌对,人形个体,变形,抗打击,已调查
外貌描述:
性别 年龄 身高 体重/体形 种族 发色 瞳孔色 识别标志
男性 24 70英寸 149磅,偏瘦 白人 黑色 蓝色 在棒球帽外再套兜帽

职业:无业
犯罪史:偷窃、入室抢劫、药物滥用、故意伤人
能力:召唤名为触杀先生Mr. Touch-Out,一个疑似由橡胶组成的人形个体,战斗时主要使用嫌犯携带的金属球棒作为武器。人形可以自由伸缩肢体,但伸长肢体会削弱该部分的力量。已知最长纪录为6米。

Monica切下一小块蛋糕送进嘴里。

“比我想象得要详细。”

“要感谢互联网新时代。”Edward说,“大家都只设置恰到好处的防护,唯恐自己成为新兴行业的绊脚石。”

“能得到父母……亲人的资料吗?”

“……这越界了,夫人。和我们敌对的是黑帮,我不觉得把他们逼迫到那种程度是一件好事。”

“哈,黑帮。”她晃晃刀叉,“21世纪了,美国还有黑帮吗?一群做着拓荒年代的春梦,在漆黑的小巷里抢钱包的社会失败者?”

“哪个年代的亡命之徒都是亡命之徒。”Edward接过第二杯茶。“我们不能这么做——或者说,我们不能真的这么做。”

“所以就只能任由他们找麻烦。真该死。”Monica说,“直接找他们的老大用美人计会管用吗?”


姓名:Raki Didrikson
无规律交叉参照:墨西哥人,男性,帮派成员,敌对,枪械,变形,已调查
外貌描述:
性别 年龄 身高 体重/体形 种族 发色 瞳孔色 识别标志
男性 57 72英寸 163磅,健壮 印第安人 花白 黑色 阔沿帽、左眼戴眼罩

职业:退伍军人,曾在一所小学担任五年体育老师
犯罪史:酒驾、故意伤人
能力:改造碰触到的枪械,包括改变口径、添加或减少配件等。即使不合常理,这种改造一般都能使枪械的威力增强。改造似乎不会改变枪械的类型,但对嫌犯携带的一支红色信号枪例外。嫌犯将其称为德先生Mr. Democracy。记录显示,嫌犯曾将这支红色信号枪变形成各种枪械,并且比改造一般枪械的威力要更高。

“说到枪,可以想象他们必然有相当数量的装备,也都有熟练使用枪械的能力。”Edward说。“相比之下,我们的士兵们甚至都没有什么打斗的经验。”

Monica只是抬起手,盯着指甲。

“都是超能力么?”

“当然不是。那样我们更没有一点胜算。”

Monica轻声叹了口气。

“我是个女孩子。”Monica开口。“给女孩子看的故事书和动画通常都不太会提起枪这码事。你知道吗——比起枪,魔法对女孩子而言是更为熟悉的事物。而我想,一种主要攻击方式是发射快速移动的微小物体,还需要时间补充的武器是伤不到我的。”

“当然……当然伤不到了。”Edward仍微笑着。


姓名:Rob Schneider
无规律交叉参照:美国人,男性,帮派成员,敌对,植物
外貌描述:
性别 年龄 身高 体重/体形 种族 发色 瞳孔色 识别标志
男性 35 约77英寸 约213磅,健壮 白人 黑发 黑色 N/A

职业:外卖配送
犯罪史:逃税
能力:操控毒藤先生Mr. Tendril,能从地下召唤毒藤攻击。其余信息未知。
备注:有关此人的信息截止于2018年,无法查到近期的详细信息,似乎被故意抹去。此外,怀疑其与多件凶杀案有关,调查正在进行中。

“社会失败者。”Monica点头,“是吧,我说过的。”

“要点是,他们人数众多。”Edward用勺子拌匀碗里的沙拉,“战斗能力强大的一共有四人,在组织内部担任高级干部,他们又管辖着二十几个能力较弱的小干部。在他们之下,还有众多没有特殊能力的喽啰;虽说如此,他们的身体似乎也获得了一定程度的强化。所以……”

“所以?”

“所以我们最好能避免和他们进行正面冲突。”

“但是星期五的秘密已经被他们知晓了。他们会加入战争的。”

“所以……”

他感到一只柔荑握住他的手。冰冷的香气从深渊底向他脸上吹拂。

“我也不会逃走。”冰窖张开洞口说道,“我还要从那些黑帮朋友手里夺回契约呢。是吧?即使圣经少上哪怕一页,上帝也不会屈尊露面的。”

那时我会逃走的,大可放心。Edward想。除非您用柔嫩的小手把我的腿撕成两半。


“嘿。”Elina端着托盘走上阁楼,“你们要来点吃的吗?”

“冰冻披萨?”

“是美味多汁的烤牛肉三明治。”

“少开玩笑了,我们又不会在意……哦上帝啊。”

Richard把整张脸埋在热气腾腾的烤牛肉三明治里,感受新鲜肉质、生菜和黄芥末酱和谐统一的淡淡香气。Sams费解地看了他一眼,拿起一块三明治咬下一口。

“很不错。非常感谢你,Elina。”

“嘿……这没什么。”

Richard仍在盯着三明治,试图找到51区特快的字样。

“是昨天冰箱里的?”

“是——刚——做——的。”

“我证明。”Sams心满意足地舔了舔手指上的酱,又拿起一块。

“不可能,我妈妈每次做三明治都要用两个半小时,吃起来还和从冰箱里刚解冻一样。”Richard咬了一口,想了想,又咬了一口。“你怎么可能在20分钟做出这一大堆三明治……有两个半小时你岂不是能喂饱五千人!”

“你的样子确实和没酒喝的犹太人差不多。安心吃我的血肉去吧。”

“有什么诀窍吗?”Richard双手合十,“虔心求教。”

Elina缓缓靠近他的脸,两人四目相对。片刻之后,她伸手弹了一下他的额头。

“诀窍就是不要用微波炉。”Elina无视掉仰面撞墙,又低头捂住后脑勺的Richard。“柠檬水放在机器人屁股上了,有需要自取。我有错过什么吗?”

“公主殿下很日本漫画地脱下皮鞋把脚伸到管家大人的下腹部去了。”

“什么?哦——”Elina的脸拧成一团,“这婊子!”

“她真是擅长这种事啊。”Sams说,“用一点姿色让人受她摆布……”

“是啊,谁让男人好骗呢。”Richard撇撇嘴,“天知道她怎么突然那么让人发疯。记得为她神魂颠倒的尸山吗?”


Johnson Berry打了个喷嚏,几个卫生纸团从床边滚落到地上。谁在念叨我吗?这念头只在脑中停留一瞬,就再度被手机中的白色肌肤和黑色织物淹没了。

她的大腿……翘臀……啊……又要……

他的身体继续在被子下起伏。


“问题是……过于有效了。”Sams说,“那些人就像着了魔,像得了Monty流感2一样。那实在很难说是正常。”

“互联网第二定律,女人说有地精,于是就有了地精。”Richard边嚼边说,“据说那婊子还私下给她的‘亲卫军’发露点照片,真是钓得地精死心塌地。”

“但是这位‘管家大人’Edward显然不属于此列。”

Sams指向屏幕上的金发男子。

“我们都知道旧聊天室被封锁之后,她带领她的拥簇们建立了新聊天室。‘管家大人’就是她那时吸收的新成员之一。他称自己是同性恋,所以他没有因为过于接近‘公主殿下’遭到她爱慕者的攻击。一开始我以为,他是为了能比其他人更接近才说自己是同性恋,但事实可能完全相反——”

“他真的是gay,所以她才允许他接近。”Elina说,“因为他不会受到她魅力的影响……是这样吗?”

“好,所以我们需要在这个世界毁灭之前找到足够的gay。”Richard点头,“彩虹军团的铁骑将踏遍所有的土地……”

“并不只有男同性恋。或者说,并不是所有人在她面前都会变得那么疯狂。Dick,调到2号摄像头。”

“啥?该点哪个啊?”Richard眯起眼睛数发亮的指示灯,按下按钮。屏幕中的画面切换到咖啡厅的全景。

“我们可以看到咖啡厅里的人对她的反应。她无疑有些引人注目,但不同人的反应好像缺少逻辑。你看到服务他们这一桌的那个服务生显然已经对她心醉神迷,但是旁边和他年龄相仿的另一个服务生对他的痴相表现出鄙夷和不可思议;坐在吧台左边的四个男生已经对她品头论足很久了,但是第二桌那个独自在喝冰咖啡的男生从始至终没有对她表现出一点兴趣。第三桌的老年夫妇也没有。坐在她后面,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看起来在办公,实际上一直从笔记本电脑的边缘偷瞄。两对男女坐在咖啡厅最里面,其中一个女生在她走进咖啡厅时立刻感受到某种威胁而提高音量,她的男伴还是不由自主地被吸引,让她有点恼怒;他们对面的男生非常得体地应对着她的怒火,没有同样被吸引的迹象,反而是他的女伴一直没有加入他们的话题,只是对着‘公主殿下’的方向失神。”

两人的眼睛随着Sams的手指转来转去。

“……观察得真细致。”Richard愕然。

“总之我晕了。”Elina说,“你能不能直接说结论?”

“我猜测,她的魅力是某种‘魔法’的效应。”


组员名单

ID:Canidae_Schrodinger
[删除]
能力:操控贝斯先生MISTER BASS,一条能在空气中游动的斑点黑鲈Micropterus punctulatus。能向前发射高分贝的贝斯声波。
ID:firewalker
[删除]
能力:操控火花小姐Ms. Spark,一个身上插着许多烟花的人形个体。能发射并控制火焰。
ID:johjohjoh
[删除]
能力:从腰带中释放黑紫色的奇术铠甲深渊先生Mr. D.T.D,能抵挡一定程度的伤害并使用剑类武器进行攻击。可从剑劈或踢击中释放奇术能量。
ID:GUMMER
[删除]
能力:操控大先生Mr. Ogre,一只巨大的绿色类人形个体。拥有怪力。
……

“简直是怪胎军团。”Monica评价道。“那个一群变异人互相打架的电影叫什么来着?”

“《X战警》,夫人。”

“怪透了。男生还真是喜欢这种东西。”

Edward微微皱眉,未置可否。

“不过能战斗就无所谓了。无论如何,我手上的超能力者总归比对方要多的。”她止住话头,看着服务生将吐司送到自己面前。“但我有一点不明白——那些黑帮手里为什么也有契约?”

“起因似乎要追溯到一切刚开始不久。”Edward说,“在您对群组建立起有效控制之前,旧群组中的某个人只身向黑帮挑战,最后自己丧命,契约也落入了黑帮头目手中。但现在还不清楚其余的契约从哪里来——虽然在那之后我们持续受到来自黑帮的袭击,但仍然不足以解释契约数量的迅速增加。”

“没有他就没有这么多事了。该死的混蛋。”她把果酱抹在吐司上,“至于那些契约,大概也是那个聊天室里的wondertainment搞的鬼吧。虽然在那之后再也没见过他,我敢断定他肯定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那么您相信他的承诺吗?”

“即使那承诺是假的,交给我们的力量也是货真价实。能把这些力量都抓在手心里就好啦。可以的话,最好还要让那个故弄玄虚的wondertainment再也没法后悔他的决定。”

Monica拿起烤吐司才送到嘴边,手机就发出了清脆的提示音。

“哦真该死……”她匆匆把吐司放回盘中,擦擦手,打开了聊天室。

☆★☆ALLURNG_PRINCESS☆★☆:Σ(っ >ڡ<)っ[图片]下午好鸭~
thunder_:公主殿下午安!
AyachiNene:公主殿下午安!
A_ztic:公主殿下午安!
Canidae_Schrodinger:公主殿下午安!
johjohjoh:公主殿下午安!
Rocket9999:公主殿下午安!
lagerrr:公主殿下午安!
firewalker:公主殿下午安!
GUMMER:公主小美女越来越漂亮了,点赞!

她把手机放回包里。

“我们继续吧。”她说,“那些叛逃者找到了吗?”

“现在仍然没有他们的消息。”

“那Sams呢?”

ID:fa160248
能力:操控一大型机器人。
当前状态:叛逃。
ID:Tyrande_mybanana
能力:治愈,加速伤口愈合。
当前状态:被fa160248救走,叛逃。
ID:velvet43
能力:未知。
当前状态:叛逃。
ID:Yaesakurawolaop
能力:操控一使用太刀的女性人形个体。
当前状态:死亡。其契约被黑帮夺走。
ID:shimokitaOHIMESAMA
能力:操控一手持加特林的人形个体。
当前状态:死亡。
ID:damnpoke
能力:未知。
当前状态:下落不明。
ID:doubledoublecheese
能力:无。
当前状态:下落不明。
ID:DOCTOR血WONDERTAINMENT
能力:未知。
当前状态:身份不明。
ID:bonediaz
能力:未知。
当前状态:身份不明。

“还没找到那个贱人吗?”Monica问。

要来啰。Edward想。

“她以为她是谁啊!”公主殿下瞪大了眼睛,“那个贱人!在我的面前勾引男人——她也配!那个臭婊子!”

“小声些,大小姐。”Edward说。“我建议您小声些。”


“魔法吗……”Elina说。

“唔,这倒是说得通。”Richard说,“就像是爱情魔药那种感觉。《哈利·波特》里面的那个。”

“我也想听听你们的观察意见——事件之前和事件之后,我们都见过她本人。她外表有什么变化吗?”

“她漂亮多了。”

Richard愣了一下,把举起的手臂收了回去。

“我是说,她的脸上看起来更有光彩了。眼睛好像比过去大了一点。除此之外……呃……好像没有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也不是换了张脸什么的。我说不出来了。”

“我觉得她比以前白了一点。”Elina说。“我们之前去游泳的时候,记得吗,Sam?她在那之后晒黑了不少。现在看起来好像比以前还要白……脸上的雀斑也没有了。是化妆术的胜利吗?”

“你们还去游泳?”Richard惊愕。

“没有你想的那样。”Sams说。“只有四个人,我们三人还有Elvis,纯属机缘凑巧。那天挺糟糕的,其实。”

“我懂。有Monica在的时候总那么糟。”

“如此说来……我们三个以前都对她没什么感觉,也都没有被她操控。”Elina说。

“街上的人以前还没见过她呢。”Richard撇撇嘴。“不还是对着她犯花痴!”

“如果她的魅力是无差别的,我们看到的景象会比现在疯狂得多。”Sams思忖。“既然有这么多不受她控制的、性质迥异的个体存在,一定说明其中运行的是某种更特别的机制。”

“或者说明那家咖啡店是有名的gay咖。”Richard说,头上随即挨了Elina两拳。

“说实话,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我都对她没有感觉。”Sams说。“所以我其实一直带着三分疑惑看着那些迷恋她的人。Dick,你呢?”

“说实话,我……”

Richard挠挠头。

“我还是对她产生了一点感觉。接近她的时候,我心里好像产生了冲动……但只有一瞬间。然后更多感到的是罪恶感吧。而且还……有点恶心。有一种反胃的感觉——毕竟她是那样的人啊,是吧。”

“你也觉得恶心?”Sams有些讶异。

“是啊……怎么了?”

“说实话,有时我……会觉得她很美。”

两人一齐看向Elina。她的脸逐渐发烧,最后忍不住叫出声来。

“怎么了?”Elina一拍大腿。“我是同性恋!”

“嗬。”Richard抬头望天。“今天的大新闻真是够多了。”

“什么,你们都是第一天知道吗?”

“你又没在群里提过。”Sams说。

“我总不至于把‘lesbian’这个词顶在脑袋上吧。”Elina摊手。“你来教教我如何在日常对话中优雅地提及自己的性向好了。”

“你真喜欢她?”Richard问。

“绝对不,我才不会受她迷惑——即使‘我身体里的激素在好好起作用’。再说,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哎呦,晒哟——”

“我也有女朋友……”Sams缓缓说道,“虽然我和她谈不上什么感情,更多的是作为门面……但是我和她应该还算是在交往。”

“这是什么富家公子的烦恼啊?你在秀什么呢?”

“你……好像也有女友吧?”Sams看着Richard扭曲的脸,“你之前好像提过你脱处了……”

“我,呃……”Richard咬了咬嘴唇,“只是……刚开始而已。大概两周前差不多没联系了。各有各的事嘛,是吧?只不过我最近是忙着挨揍了,嘿,这你们知道的。”

“我上周才见过她,她专门从英国飞回来看我……”Elina的声音越来越低。“我都不敢告诉她最近的事。她很开心地告诉我,不久之后她就要回到美国,我们就可以住在一起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我好想和她在一起……”

“Elina……”

Richard张开双臂,让她靠在怀里。Sams拍了拍她的肩膀,感受到她身体在细微地颤抖。

“三天前。”Sams喃喃自语。

“什么?”Richard说。


Edward的手机突然开始振动,他接起电话。听着蓝牙耳机另一端的人所说的话,他的表情慢慢变化了。

“怎么?”Monica问。

“线人汇报,我们好像被监视了。”Edward起身。“先离开这里吧。”


“我们好像被发现了!”Richard惊呼。

“被发现了么,该死……”Sams敲动键盘,“我得把所有机器人藏好……我说可以的时候,你们就按紧急程序。”

“是我左边那个按钮吗?”Elina吸吸鼻子,在昏暗的驾驶舱里寻找按钮。

“对……按!”

Elina按下按钮,屏幕上的监控画面顿时变得一片漆黑。扬声器里发出噼啪几声,然后归于沉寂。Sams敲键盘的手仍然未停,主屏幕上只有暗色的字符在闪动。

“怎么样?”Elina问。

“应该……没有问题。”Sams皱眉。“应该没有问题啊,是从哪里发现的……”

“绝对不是我!”Richard举起双手,“我完美完成任务!”

“应该不是你。但我也没在那里找到什么可疑的信号……”Sams说。“无论如何,我们从他们那里收集到不少有用的资料,这就足够了。现在我们该撤——”

楼下传来钥匙晃动和开门的声音。三人僵在座椅上。

“你不是说你妈和你爸去千岛旅游了吗?”Sams小声说。

“是啊,他们中午就走了。”Elina压低声音。“不会是我爸又忘了什么东西吧……”

“你一定要回来拿,都开了多久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嗯?Elina好像刚走……不在卧室里面,你去阁楼上面看看……”

脚步声越来越近,心跳声在三人脑中如同雷鸣。

“怎么办?”Elina问。“怎么办?”

Sams按下一个蓝色的按钮,伴随着“光学迷彩:启动”的提示音,管道中的液体流动逐渐加速,幽蓝的光芒愈发明亮,随后恢复常态。有人从楼梯走上阁楼,发出了惊喜的呼声。

“哎呦,怎么挂在这里了。”男人的声音。

“找到没有,快走了!”

“好了!”

男人走下楼,门砰一声关上。过了一分钟,三人才舒一口长气。

“光学迷彩,啊?”Richard笑着说,“真他妈的哈利波特……”


她走出了咖啡店,和他的男伴匆匆道别。

看她的神色,似乎和男友起了矛盾呢。他心中暗笑,放下报纸,继续跟随着少女。她像是发现有人在跟着,不断拐进偏僻的小巷。真是正合我意啊,他想。

他绕了个圈,堵在她的前面。她显然一惊,只是两眼看着他,不敢说话。

“怎么啦小姑娘?”他露出笑容。“和男朋友有些不愉快吗?”

“是你在监视我吗?”少女说。

“嗨呀……这只能怪你自己太大胆吧,小姑娘?”

他一步步逼近。

“可全被我看光了。你没穿吧,内——”

少女将手插进了他的胸腔。他还没能理解发生的事,只是感觉自己说不出话来。少女收回手,扯出了他的心脏,而他的身体也应然倒地。她闻了闻手上的心脏,露出嫌恶的表情,丢在一旁。手上沾染的血像是被皮肤吸收一样,迅速地消失无踪。

在倒下的瞬间,他最后的一瞥是她的裙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