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莉莉娅如是说
评分: +9+x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哈姆雷特》

"你们都没有注意到什么吗?"SCP-CN-774的喉咙里突然发出有如电子合成般粗糙而尖锐的声音,把收容室里的两个D级人员吓了一跳。

“紧急插播一则新闻。美国拉斯维加斯发生恐怖袭击事件……”收容室内,大大小小的屏幕都切换成了同一个画面。不同的主持人,用高高低低的和声有如蜂群意识一般念出一模一样的句子。“又发生恐怖袭击了。”CN-774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叹息,嗓音也变得柔和起来。

即使她既没有声带也没有呼吸系统。

这个身上四处接满光纤和导线,像主板一样被平整地安置在玻璃盒子里的“人”,被麦克斯韦教会的狂热者们如同圣女一般崇拜着。但在基金会眼里,神与使徒皆为虚妄之物,所谓的圣女也不过只是个特别难缠的Keter而已。

它看来应该已经被新闻吸引了,暂时没有收容突破的打算。研究员这么想着,偷偷松了一口气。

“6月16日。法国里昂爆炸案。”听到CN-774再次开口的时候,这个倒霉的研究员差点从座椅上蹦起来然后拍下那个红红的收容突破警报按钮。“7月28日。缅甸总理遇刺。8月2日。发生在科隆的恐怖袭击。9月19日。加拿大西部烧起了一场大火。11月8日。墨西哥的大规模武装火并事件。”

大大小小的屏幕开始在一阵嘈杂的噪音中闪烁,每当CN-774的口中吐出一个句子,对应的新闻就被立时播放出来——以那种蜂群意识般高高低低的语调循环播放着。

“GOC已经开始打内战了,而且战争还蔓延到了美国的本部,”那声音顿了顿,“你们该不会还没意识到这一点吧。基金会习惯于用事故,灾害和恐怖袭击来掩盖天女散花般的大爆炸。GOC也同样擅长这一点。”

研究员提起话筒,将交涉权转移给了后台的主管。

“我是Abigail。”主管一边挥着手指挥着应急程序,一边作出从容不迫的语气继续回应“我也发现些端倪了。不管怎么说,最近的爆炸事件发生得也太多了一些。”

机械的喉咙继续发出扬声器般粗糙的嗓音:“毕竟妖精已经多到剿灭不过来,也快要掩藏不住的程度了。超过20万的妖精在光天化日之下到处乱跑,人们动不动就能看到这群长翅膀的女孩子们。你们是要把目击者全抓起来记忆删除呢还是想把它们都解释成cosplay呢。好像哪个都不大行。

“GOC的激进派们应该也知道,再不对妖精们全面开战的话就彻底来不及了吧。不然用不上一百年的时间,这破球上就只剩下妖精了。我们所生的女儿,女儿的女儿,还有女儿的女儿的女儿都只会是妖精;她们用着我们的科技享受着我们的文化延续着我们的社会——人类则已经不知道去哪了。”

“那你又是怎么看的呢,CN-774。或者说,被称为圣女的莉莉娅?”Abigail用轻松的语气这么说着,反正由aic组成的特遣机动队已经整装待发,随时准备收拾场面了。

“哈?我是无所谓的啊。从基因的角度讲,一个失去生育能力的个体就已经死了。我这个早已死去的改造人在在乎种族有什么用。而且啊,你们其实也在犹豫吧。当种族与文化我们必须牺牲一个的时候,我们要选择哪一边?

“到底是对妖精发起战争,以面纱的破碎,人类社会结构永久改变甚至暂时崩塌,还有无数的城市和生命为代价捍卫人类的血统;还是放弃抵抗,听任妖精们的血脉优势侵入并挤占人类,但却又能保留住人类丰富的社会文化与繁荣的文明?”

“我先过去一下吧。不管要选择哪一边,还没和敌人作战自己内部却先打成一团这种事,实在让人看不过去。Abigail你先考虑着,我一会就回。”收容室里亮起了一阵白光。

Dr.Abigail不紧不慢地按下了那个红红的按钮。于是,早已等待多时的MTF队员们轻松地压制了试图入侵GOC网络的CN-774,将她打包起来塞回了收容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