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裂解:伪侦探与戏谑游士(中)
评分: +15+x

上一章:虚拟裂解:伪侦探与戏谑游士(上)


“啊,迈克,我真的好爱你,我对你的爱就像”

嗒——

“今日11区的第六湾区再次出现无人机事物,在此告诫”

嗒——

“最新一代guedi数据层登入仓,让你不再受肉体”

嗒——哔。菲利普.德尔关闭了投屏电视。他头部以下的身体被油腻的被子、衣服和零食包装袋夹杂在里,但这几天里他对此已经习以为常。悲伤,懊悔和愤怒最终都混合在一起,被消化为麻木。菲利普.德尔放弃去思考四天前发生的那件事,但他还是忘不掉Ulrica消失时那声惨叫,以及那两个把他揍出心理创伤的神秘人。于是乎他踢开身上的被子坐了起来,零食袋子在空中飘然落地,他想去找点事做。

但他又能干些什么呢?

继续拍视频?没了Ulrica节目效果肉眼可见的下滑,况且他现在这个状态也没心情安排剧情。出去打零工?他也没有一技之长,这个时代体力工作已然绝迹,而灰色地带的活他没路子。说到底,菲利普.德尔现在身处的,是对他而言完全陌生的现实,无从下手。

嘟嗒嗒,叮——

门铃声阻断了菲利普.德尔关于回登数据层去游荡的想法,他起身,摇摇晃晃走到门口喊道:

“之前欠的水电费不是已经交齐了吗?这个月的月底会给你!别来烦我这几天。”

门外没有回应,只有远去的脚步声在狭窄的走道里回荡,有些不对劲。菲利普.德尔打开门跟出去,却只看到一个信封孤零零地躺在地上。他捡起信封后下意识往楼梯口张望,随后关上门坐在屋子角落的褐色旧沙发上,一边打量信封一边用手扣着沙发上人造皮革的破洞。

信封很新,是用纯白4a纸折成的,边缘用黑色马克笔描了边,火漆印处是一个黑白的类似于噬菌体模样的图标。菲利普.德尔自然地将其和之前那档事联系在了一起。会是他们送来的威胁信吗?菲利普.德尔有点不安,但还是用指甲扣开了火漆印,然后将里边的信纸抽出,读了起来。

侦探小子

你好!得知你的遭遇后我感到可惜,如今你是否无所事事?

这里有份工作,报酬丰厚,同时你有机会拿回失去的一切,机会仅限后天晚上在千叶酒吧碰头,注意白色蔷薇。

好心人


菲利普.德尔的好奇心被信上的内容激起,那一档事果然没完,他放下信搓动手掌,开始思考起利弊。以往的经验告诉他自己,如果去了将彻底进入到另一个世界,那和过去接触到的小打小闹不同,是漆黑的浑水,恐怕他会连现在少有的安定日常都失去。但当他瞥见犹如垃圾堆般的床和沙发对面镜子里那个憔悴又失意的人时——

去你妈的日常。


千叶酒吧楼顶晃动着的七彩射灯在夜空中留下一道道轨迹,菲利普.德尔从来往人流中挤出,于酒吧门口四处张望,一旁堆积的厨余垃圾与雨后烂泥混合发出的气味让他有些反胃。在确定无人跟踪自己后菲利普.德尔径直朝大门走去,此时一直靠在门上的光头男人停下摩挲着门框的手,起身拦住菲利普.德尔。

“嘿,小子,你带给松野先生的礼物呢?”

“什么东西?”菲利普.德尔一时有点不知所措。那男人前倾身子张大嘴对着他打了一个酒嗝,刺鼻的气味从镀金假牙间倾斜而出,菲利普.德尔强忍着呕吐的欲望。

“今天,嗝今天是忆往夜,你懂的,酒水畅饮,小吃任选,但是你的礼物,先把给松野的礼物交出来。”

“行,礼物有具体要求吗。”菲利普.德尔不想失去这次机会,只能硬着头皮顺着男人的话往下套。

“看来你啥都不懂啊,估计又是被小道消息忽悠过来的咯。”男人捡起地上扁瓶装的伏特加猛闷了一口接着说道,“老物件,古的东西,懂吗?不要电子产品,别想着拿些旅游纪念品那种垃圾来糊弄潘子我,你潘爷这可是双火眼金睛呐。”潘安摇了摇头,用手指指指自己的双眼。

菲利普.德尔咽了咽口水,他没想到今晚会出这一茬。他手头上确实有符合条件的物品,但那是血脉的象征,他与过去那飘渺身影的唯一联系。对他而言,这太珍贵了。于是菲利普.德尔转身打算结束这次会面,可纠结的心情仍萦绕于心头。他真的背负得起侦探这一名号吗?回到了家,往后他还能遇到其他的机遇吗?更关键的是,这游走在未知边缘上钢丝的刺激感,与他最初瞒天过海,以假乱真戏耍互联网上那些看客时类似的紧张感,还能再体验一次吗?

菲利普.德尔回头,用力翻动自己沾有斑驳污渍的挎包,从里掏出了一个棕色的物件。潘安被他的动作惊得下意识想要掏出腰后的手枪,但当他看到菲利普.德尔手上的东西时,兴奋得一把将其夺过并开始细细打量起来。

“哟小子,看不出来身上还有这种好货啊。这烟斗上的包浆,这红铜烟嘴,祖传的玩意吧。可真够下血本啊你。”潘安脸带夸张的笑容侧开身子紧接着说,“拿出这种好货那潘子我和松野桑肯定得好好招待你一把,跟我来。”菲利普.德尔沉默不语,低着头跟在他后面进入了酒吧。

酒吧内部四处点缀有昏黄灯光,人们聚集着围成一个又一个小圈,却出奇的安静,每个人都似乎被什么压抑着,只敢低声说话。菲利普.德尔仅朝四周看几眼,就已经确定了今晚的目标——墙角处一位身材窈窕的女性端着长岛冰茶慵懒地靠在沙发上,如果不是她的头部被全息投影笼罩,只能看见如同飘在空中的那朵白蔷薇,那她必定会是这类场合所有人倾心的对象。

菲利普.德尔想要往那位奇异的女性走去,却被前面的潘安拽住往吧台走去。“泡妞不用急,先和我来见一见松野先生,他会很高兴的。嘿,忆往夜挺久没来过新人了你晓得不?”

“想喝点什么?”菲利普.德尔面前的消瘦男子放下手中擦拭着的高脚杯说道。他脸上带有许些皱纹却不显得老态,神情如雕像般静穆。

吧台上方的木雕字碑吸引去了菲利普.德尔的注意力,区别于市面上那些压合木做的牌,这碑是用整棵树的竖截面切割而成的,烫金的不明文字在树纹的衬托下又多了一层厚重感。

“小子,你也喜欢这牌子啊。这可是松野先生花大价钱才搞到的整木,上边的字叫日语,念起来那老有韵味了,可是我不会,听松野桑天天唠着好像意思是‘我这颗星,何处寄宿啊’,带感吧,人摸爬滚打几十年就是——”松野摆了摆手,潘安见势停下了高速运转的嘴。紧接着松野从身后掏出一个高球杯,往里加入冰块搅拌冰杯后倒掉融化的水,往里依次加入伏特加和鲜榨橙汁,最后挤入新鲜青柠。藤野将酒杯放在杯垫上示意菲利普.德尔拿走并说道:“来这是为办事的就早点去吧,另外烟斗不错。”随后转过身去,擦拭水槽里的碟子。

菲利普.德尔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还想问一下那所谓的“日语”是什么地区过去使用的,但看着松野无意和他再多说话的样子,只得端过酒杯,朝那怪异的女子走去。一路上好像周围所有人都在注视着他,但他还是强忍住了想要抖腿的欲望,在那女子桌子的对面扯开张椅子坐了下来。

“是你把那封信留在我家门口的对吧?说吧,找我来是要我替你干什么事。”

“什么信?我可不记得今晚我有约啊。”对面座的女人倾斜着头表示疑惑,全息投影上的蔷薇也跟着转动,掉下几片花瓣。

“我都到这了你还装什么傻,那封提到了几天前我,额我在数据层被抢劫了的事的信,你还不承认吗?快告诉我你是怎么得知那事的,在场明明没有其他人。”菲利普.德尔没有想到会是这一出,心情逐渐焦急起来。

“呀呀呀,你被抢劫了吗?那真是替你感到难受。但,说到底,你又是怎么知道我是你要找的人呢?”

“信上提到的,要我关注白色蔷薇,而你头上那个装置投出的……是……”菲利普.德尔声音逐渐小了下去,因为面前的那女人刚刚轻轻的摆动头部,那朵白色的蔷薇就顺势换成了一朵黄色的牡丹,花瓣上点缀着数滴露水。

“那现在我就不是你要找的人了,嗯?你说呢?”女人摊开双掌表示无奈,菲利普.德尔有些语塞,却又找不到反驳她的话。

“既然这样的话就不要打搅我等人了,我在等的至少不会是一个行动不经考虑的愣头青,去去去。”女人摆动手示意着菲利普.德尔离开。

“琳,别玩人家白底子的了,你挑的今天这时间,那他来了就是我这的客。”不知何时松野已经站在了菲利普.德尔身后,吓得他一激灵想要跳起来。

“切,那既然松野都说了那就不逗你玩了。本以为你至少会去查一下住宅楼的监控或者是询问楼下那一俩个探子调查调查我的身份,没想到是个愣头青,直接就过来了。害得我精心准备的假身份派不上用场。”那女子冷哼了一声,显得有些无奈。她紧着着又说道:“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吧,你可以叫我琳,除了这个名字以外的任何信息你暂时没必要知道。”

“那,我的——”“你就不用再介绍自己了,你的资料我都看过了,典型的贫民loser,靠着拍视频蹭眼球博热度吃饭。”菲利普.德尔嘴里准备好的话被琳生硬打断,只得咽回去换另一套问题。

“那你找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总不是专门让我来这给你嘲讽然后解闷吧?”

“这个可以作为附加节目,但主要是让你跑趟数据层去偷个东西,和之前抢你宠物那伙子人有关哦。”听到这菲利普.德尔来了精神,手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喊道:“什么?你有他们的线索?!但,但当晚那段区域的监察系统不是坏了吗。”琳嫌弃地摆摆手示意他坐下,“那晚只不过是个很大的局里一个小插曲,你会去那也是他们安排好的。”琳说完后捧起桌上的长岛冰茶将里面剩余的酒水一饮而尽,吸管穿过投影时带动周围的影像发生扭动。

“具体要你去做什么明天你还能回到这的话再告诉你。先说报酬吧,40万拉尔外加一套随你使用的替代身份模块,从视网膜检测到DNA对比全套替换。”

“代价呢,那代价是什么?以及为什么选的是我?”菲利普.德尔有些不敢相信听到的话,但理智告诉他这其中有诈。

“这俩问题的回答都有几项,但首先你今晚得把这个装到后脑勺上,然后明天活着回来我才能告诉你。是不是很简单?”说完琳从手边的深蓝色提包里掏出了一个三棱锥状的金属立方体放在桌上,立方体表面密密麻麻遍布镂空花纹与符号,缝隙中闪烁着微微白光。

“这是什么?”菲利普.德尔拿起锥体开始观察起来,他试图通过镂空的地方查看里边的结构,可白光覆盖住了可以看到的每一处。

“你可以理解为一个植入身体的万能数据接口,带强化功能。装上后你可以无需借助装置直接从脑后缆线接入数据层或者是网络,同时视安装者不同还带随机的特殊效果。”琳回答到。

“那么好的东西白送我?别开玩笑了。所以风险到底是什么?”

“看来你还是不怎么好忽悠的,额植入过程中排异反应和对器官造成的未知损伤有百分之十八的几率导致残疾,百分之十二的几率半身不遂和瘫痪,以及百分之八点八左右的几率直接死亡。放心放心,你看这不是还有很大几率活着的嘛。”


菲利普.德尔坐在沙发上盯着放在桌子那堆包装袋上的三棱锥,咽了咽口水,像是下定决心伸过手去,却又触电般在半空中缩回,他还没准备好。往事展开在脑海中,他细数着那些还能记起的过往,发现自己真的将生活过成了一大坨狗屎,但都在日子要完全跑偏的时候拐弯尽可能回到正规上。说是只想苟活,但他还是不知不觉在追逐那仅通过父亲个别酒醒时刻和查阅到的资料,七零八凑出来的身影。

“嗝,儿子你过来,你看这箱子里的东西,都是你曾曾曾,几个曾来着?反正是祖上的留下的东西。他过去在现在的6区第二湾区那纵横四方啊,啥当官的大人物或者黑道的都请过他帮探案,你看这……”

“菲利普.马洛,洛杉矶(已废弃用名)人,曾就职于……”

“如果我不强硬,我就没法活。如果我不文雅……”

他也想成为那行走于自身心中正义的,狼狈地行走在黑与白之间的,探求真相不昧自己良知的侦探。

为此他需要力量。

探案法则⑥:若遇迷途不决之处,不如放手一搏冲撞出一条路。

菲利普.德尔伸过手抓起三棱锥,颤抖着按琳所说的将其尖端贴紧后脑勺,然后用拇指按动侧面的中心处,按下那一刻他紧张地闭上了眼。但什么也没发生。就在他睁开眼想看看是不是操作出了问题时,三棱锥亮了,通体发出蓝光,对着脑后处的尖端瞬间穿出根尖刺戳穿了菲利普.德尔的皮肤,疼痛让他下意识想要拔开那东西,可尖端旁边的外壳快速分解开从中伸出无数根细长的机械软肢刺入并抓紧他的头皮。随后三棱锥进一步整体分解,往菲利普.德尔头皮四周开始蔓延与插入,鲜血从连接丝丝涌出,菲利普.德尔捂住头部因痛苦而前倾,撞开桌子倒在地上挣扎起来,滴在地上的血点被他抹匀。他能感觉到大脑内有什么在搅动,疯狂的抓着头皮想要把它扯出来 紧接着更剧烈的痛感从脑前额处爆发。菲利普.德尔开始在地上抽搐,同时他发觉左眼内出现异物感,就在他想要伸手去摸一摸时,啪的一声有什么从眼眶中飞了出去,对面的角落是碎裂的眼球。菲利普.德尔记忆中最后记得的,是浮现在血色视野中无数跳动符号里的那行字。

 

It's time to open your eye.Now Let's look what you will see


4TuDyQ.jpg

5:58am,现实统合政府6区第八湾区“千叶酒吧”

清晨千叶酒吧门口的霓虹招牌显得黯然,街上空无一人,琳坐在角落静静喝着已经冷掉的美式咖啡,时不时望向窗外。咖啡消失在百合花投影后又出现,最终她叹了口气放下杯子,整理了下挎包准备离开,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小时,估计那人到不了了,琳心想,她开始在心里计划着联系探子到菲利普.德尔的家里回收棱锥体。就在这时店门被猛地推开了,菲利普.德尔穿着带血的夹克摇摇晃晃地走进店内,随后瘫倒在地板上,但左手仍保持着中指竖立的手势对着前方。见此状琳不自禁笑了,走到昏过去的菲利普.德尔的旁边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脑袋说道:

“欢迎加入,小学徒。”


未完待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