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评分: +12+x

不怎么平静的一天。

研究员JackSangguan像往常一样在单人宿舍被噩梦惊醒,梦中,成山的文档像049的爪牙那样向他扑来。他起床洗了把脸,看看闹钟,早晨6:10。“该死,离上班时间还有一小时零五十分钟。”他愤愤地想到。

这个时间点的Site里如往日一样毫无生机,白净的墙壁,光洁的地板,映射出他肥胖而油腻的脸,走廊里只有他的脚步声和心跳声回荡,或许地上的人工森林中现在正弥漫着富有春的色彩的鸟语花香,但这和他无关,高度紧张的神经已经使他身心俱疲,他昨天晚上翻来覆去到凌晨1点才堪堪入睡,闭目,脑子里充斥的都是一张张吸盘一样的笑魇。

他如同鬼魂一般在Site中穿梭,在不怎么吵闹的食堂中吃一根油条两个鸡蛋时,起床铃才慢悠悠的响起,一扇扇门接连着打开,穿着白袍子的研究员,黑色制服的特勤队员,灰色衬衫的安保人员渐渐开始在Site中游走。嘈杂代替了宁静,也代替了JackShangguan古波无痕的嘴角。“热闹一些,这样才是基金会嘛。”

吃完早餐,自然不能闲着,7:30分有例行的早会,即使Site里四级以下全体员工早就肃立在会场,站点主任也还是直到7:40才满脸不情愿地被助理推上了讲台,嘴里还不住的嘟囔着——说是嘟囔,其实前几排的员工都能听见他叫嚷的“啊要是这世界上没有异常就好了我一定要睡到晚上”之类的话,不过站点主任的性格大家都早已习惯,往日笑笑,也就过去了。

不过这次似乎略有不同。

大厅中的肃静被警报声突兀的撕裂,红白色的光芒交替之间,广播开始通报全员进入紧急状态的通知。安保部门已经娴熟的开始疏导人群和组织纪律,但其实也不用,在他们开始行动之前,对这种情况司空见惯的研究员们就已经开始成批次的向避难处撤离。新人跟随老人,老人跟随上级,而所谓的上级呢,则是群能把整个Site都刻在脑子里的怪物,放眼望去,黑白相间的人潮在起伏,涌动,无人地面反射的光芒在扩散,没多久,大厅里就已是人影寥寥。匆忙间,JackShangguan远远的瞥见站点主任接了个电话,他的神情很微妙,这使JackShangguan不可避免地产生了疑惑,他看着他入了神,直到部门主管发现了他的呆滞并敲了一下他的脑袋。但是JackShangguan还是注意到了站点主任挂断电话的那一刻,警报声也一并戛然而止。JackShangguan觉得事情越来越有趣了,凭着没有MTF的快速行动,没有彻底疏散研究员,没有完全评估异常重收容完整度和安全系数就停止的警报,可以断定这绝对不是一次收容失效事件,那么警报发生的原因,一定都隐藏在站点主任接的那一通电话里。果不其然,接完电话,主任一把拽过来身旁安保人员身上别着的对讲机,按住收音键,一通咆哮:“你们这群混蛋为什么这么熟练啊!把所有人都带到大厅里来,顺便把人事和财务部门的部长叫到前面!”仿佛静默的倒带,恍惚间人群又挤满了会场,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疑问和好奇。主任玩笑一般的脸上少见地显出认真的神色,他没有吊大家的胃口,而是开门见山的指出:“异常项目的异常性质正在快速消失。”这样不可思议的言论。

“异常项目的异常性质正在快速消失。”

这句话声音不大,也没有蕴含深刻的道理或哲思,说话的人,也只是平常很喜欢和研究员们聊天打诨,毫无风度的站点主任,但是,它却有着让所有听到的基金会员工脑袋短路的神奇效应。JackShangguan已经做好了应对特殊情况的心理准备,但听到这一席话还是不由得再次陷入呆滞。“异常,真的消失了?那我们,又该何去何从呢?”大厅里所有人的心音都凝聚在了一起,疑惑,不解,恐慌,压在众人的头上,使他们呼吸困难,不由得渐渐哽咽。他们曾是这世界上最坚强的人,但如今,他们却像孩子那样束手无措。沉默的站点主任发话了,他的话,给众人的冲击很小,旦却有着安抚人心的更奇妙的功效。

“诸位同僚,异常消失,不代表我们,或者基金会的存在就没有了意义。基金会的本质是保护人类的生存生产不受到异常的袭扰和破坏,如今虽然没有了异常,但我们仍可以继续为了人类的未来而奋斗。汝未见,百里黄沙风卷雪,千年枯木独映月。汝未见,饿殍遍地尸如潮,雨阳肆虐粮仓空。汝未见,幼子贫苦不及学,古今先贤几戏谑。未见之多,惊心动魄,人类仍需我们保护和帮助,因此,遵从O5-CN议会的指示,SCP基金会中国分部将会重组,仍旧致力于为人类奉献的事业。你们,有一些会继续留在这里,有一些会下派到前台公司或调职到发展企划部门,放心,如果你们想要离开,基金会也会给予你们丰厚的奖励金,从噩梦中醒来终归是好事,你们有获得奖励的权力。基金会不会亏待任何一名勇士,我们也要明目张胆的,大摇大摆的为在长达数百年与异常的对抗中逝去的人们修建烈士陵园,他们是殉道者,他们是校正者,他们是真正的英雄!我们要将他们的事迹流芳于世,我们要让他们的英魂永世长存!最后,让我们再次高喊我们的口号:控制,收容,保护。

控制,收容,保护!

大厅里早已是一片呜咽。

排查和善后工作在主任发言之后便迅速展开了,研究员们一件一件检查着站点中储存的异常项目,惊讶地注视着往日威风凛凛的事物变得失魂落魄,往日无边无垠的空间只余方寸之地,往日无所不能的神器失去了它的神秘,所有失去异常效应的非生命体Safe级物品都被拿去集中焚毁,Euclid级有许多智能生物,因此只能先严密的控制起来,Keter级项目的处决流程大多数都很顺利,也有一小部分受阻,不过这只是小插曲,无碍全局。资源管理部横空出世,抽调了大量统计学,管理学专业的研究员,从开始到最后都一直忙个不停。当大部分排查工作都完成之后,Site里罕见的被轻松愉悦所包围,甚至能在走廊中遇见不少完成任务后倚着墙壁聊天的人。JackShangguan还有最后一件异常项目没有检查,说实话他其实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异常项目,他对它唯一的了解就只是一份简短而模糊的档案。放置该异常项目的收容室一直都落着锁,当向站点主任申明情况时,他只说放着不用管就好。那收容室里到底关了件什么样的异常项目呢,JackShangguan也很好奇。

分岔口左拐就是那个独立的收容室了,当JackShangguan赶到时,那紧闭的大门已经被打开,外边拉上了警戒线,站了一小队整装MTF,在JackShangguan出示自己的身份证明后,对方解释说项目已被检查过,没有失去异常效应,因此为了保护和更好的研究该项目,MTF-Alpha-1红右手已直接将其控制,暂时征用他的管理权限,并拿出了站点主任开具的征用证明。听完解释,JackShangguan想都没想直接开溜,开玩笑,好奇心害死猫,既然对方已经按流程征用了自己的管理权限,自己的第一要务当然要从保护异常项目转到保命了。看着JackShangguan远去的身影,MTF小队的小队长回头又扫了一眼这个空空如也的房间,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检查工作终于做完了啊!”JackShangguan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实话,在近距离触摸那些曾经危险的异常项目时,他还挺担心的,毕竟也还有一些异常项目的异常性质没有消失嘛。但现在好了,在自己的异常项目检查完之后,他已经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回到了宿舍,JackShangguan安心的仰躺在床上,从兜里摸出了手机,开始检查自己的社交网络,不出所料,基金会内部论坛里密密麻麻全都是关于异常性质消失的讨论,他甚至在里面发现了几个因异常性质消失而被给予一定限度自由的前人形异常项目。“真好啊”他不禁回想起自己被当作“伪基金会人”通缉的那段日子。突然,他收到了来自新成立的资源管理部的通知,说自己被调派到 智慧城市工程Smart City Project 做文案编辑师。这倒是个新鲜的职务,不过薪水也不低,至少不愁以后的生活,还有退休金和补助,足够下半辈子过上好日子了。于是JackShangguan欢快的接受这则通知,然后自顾自的肝游戏去了。

落花时日不自知,空把人弄,满是凄凉。

恍惚,基金会重组,O5议会解散之事如梦华般消散。JackShangguan身着西装,坐在微斜的办公椅上,看着窗外碧蓝的天空,有白鸽划过。早晨六点半的公司里还没什么人,他独自在走廊里缓缓地踱着,穿过人工森林的鸟语花香,穿过映射着他臃肿身材的玻璃隔窗,当他在不怎么吵闹的食堂里吃一个鸡蛋两根油条时,报道铃才慢悠悠地响起,他似乎听见了门被打开的声音,又似乎是纷乱错杂的脚步声,黑白或灰色的身影慢慢的交织重合,又慢慢的融化开来,慢慢的,一些液滴滑过瞳孔,慢慢的,把旧事重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