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logue:永离
评分: 0+x

北京,[数据删除]
2010.10.██ █████

“你说是研究员Karldark策划了一切?”

“是的,纪检委员Hevy是同谋,而特工Andros和收容专家Scarlet则是被他们误导。”她手指下垂的姿势极不自然,掌心渗出了冷汗,然而她脸上的表情仍然自信而坚定,甚至连最易出卖思想的眼睛也空洞地令人难以捉摸,“被戳穿后他试图袭击我,但被我打晕了。”

“那你想怎么办?”男人盯着她,她有些紧张,又竭力克制着自己。“我已经接手Darklight博士的职位数年之久,对他曾经的工作也有所了解,”她的指尖开始颤抖,双手紧攥成拳,泛白的指甲掐进皮肤之中,还好办公桌高度足够,遮挡了对面人的视线,让他难以看出她的失态,“我已准备好接受新的任命。”

令人难耐的沉默在房间中弥漫开来,只听得男人翻阅文件的声音沙沙作响,她闻到梅子茶的清香,淡淡飘荡在空气中。许久后他又抬起头:“特工Andros在事后问询中表示他完全不记得9月20号早晨之后发生的事情,而且这一说法也通过了测谎仪,当然如果他的确不记得自己做过的事情,审判时对他来说会好很多。记录表明当天的B级记忆消除由于Scarlet博士的缺席,是由你执行的。”

“……只是搞错配方,长官,抱歉,我是个新手。”

男人继续看了她一会儿,“你可以回去了,”他顿了顿,又道,“祝你今后的工作一切顺利,主管。”


她关上身后的门,此刻才感到腿脚发软,但她仍得强作镇定地走出这条走廊。那柄从Andros那儿收回的格洛克手枪此刻就藏在她的风衣内侧,但她思索良久,仍没有开枪。这不是Tentacle。她已经动用了所有资源,但是每个人都回答她——

“中国分部的大佬?我没见过啊。”

“我看过他以前的照片,但现在好像不记得了……”

“红瞳?不是只表情蛮严肃的橘猫吗?”

——他在批准那些记忆覆写程序的时候,也将关于自身的记忆从他们的头脑中抹去了。她不知他这么做是出于恶趣味还是某种没来由的动机,然而这无疑给她的计划添了不少麻烦。

所以她才无法亲手杀了他,她当然有着付出生命也要以九毫米子弹打飞他脑浆的觉悟,但她不确定眼前摆着的是否是个陷阱或者诱饵。至于与她交谈的男人是为何露出了端倪,这全要归于她那微妙的直觉,身处那个房间中她甚至感觉有只硕大的眼睛正悬浮在她的头顶,令她所有小心谨慎掩藏起的托辞都无处遁形。她只能收拢仇恨和戾气,沿着Darklight走过的路,一点点向那个人的方向靠近。当然,她也许是错的,然而新的道路是要炸出来的,没有拼死一赌的勇气,就只能在规划好的道路上暂时栖身。

Koo又揉了揉眼睛,长叹了一声,连日来的疲惫几乎将她拖垮,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再来两次记忆消除……最迫在眉睫的是怎么把Karldark捞出来,她欠他的……

踏出单元门的瞬间,光线微微刺痛了她的眼睛。她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鼻腔的酸涩。

她现在也终于站在了Darklight曾经的位置上,得以从他的角度去感受他所经历过的事物,在此之前她被束缚了手脚,蒙住眼耳,无处查找那幕后之人的迷踪。然而正如她从未忘记Darklight注视着那个空荡荡的水族箱时的目光,她也一直知道某个地方就在那儿,她却怎样也无法到达。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许多事情,是无论怎样努力也无法做到的。

但是她知道,她永远也不会用看Darklight的那种眼光,再去看另外一个人。


优先信息:来自CN指挥部

来自:Site-CN-██
发送至:纪检委员会

回复:通知 - 人事调动

内容:

日前发生于71号站点的袭击事件已查明,属纪检委员Hevy的违规行为导致,对象已在逃亡途中死于因车祸导致的颈动脉割伤,对该员工的背景调查仍将继续。

由于误操作,特工Andros在事件后陷入了神情恍惚且极易受到暗示的状态,故而其叛逃行动非出自本意,因此对象可在休假与观察,并接受B级记忆消除后重回岗位。收容专家Scarlet则受到纪律处分。

除此之外,研究员Karldrk日前正处于因过于理性的思考方式和对事物的概念定义等自身原因导致的消极状态之中,并且在与一位工作人员交谈时陷入了极端偏执,所幸在事态进一步恶化前被对方及时制止。对象现在基金会的管控之下接受心理治疗……

后续处理:

已删节

- Freedom Koo


« Part 9 |中心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