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3:新血
rating: +1+x

上海,基金会Site-CN-21
2010.9.23

研究员Hevy步入21号站点大门,随即被一阵热烈的掌声震惊。有人正大声欢呼,有人响亮地吹了个口哨,他隐隐约约听到了些“欢迎新人”之类的话语。起初他有些不知所措,但很快释然。这个站点和他以前所待的地方……不太一样,更加热情,更加亲切,也更加……自由。他听上级说,近年来这里收容的大都是Safe和Euclid级的项目,极少发生收容失效事故,因此……他不得不将调任视为运气绝佳的体现。

“我叫Hevy,从事物理研究,”身旁簇拥着久未见过的年轻面孔,站在这群人当中倒显得他自己极为老成。可不知为何,他感觉自己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学生一样站在办公室里接受班主任的审视,尽管他已经加入基金会十年之久,但这样的调任还是第一次,“从今天开始在这个站点任职……请大家多多关照。”

多多关照?同事们的热情欢迎和问候快把他淹没了。他在几个研究员和特工的簇拥下参观了大半个站点,例如恰好正值每月一度全天候供应法棍作为唯一食材的食堂(“算是个纪念日,我们稍后会谈到这”);存放武器的军械库,门边整齐地排列着一片弹孔(“之前卧底大战时Nofer搞的,那混蛋的枪法可真够烂”);堆叠着大量复杂电路的机房(“哦,哦,小心别碰那块屏幕,那是——天啊我已经警告过你了”)。

“你曾经在哪个站点任职?”

他闻到一股消毒水的气味儿,身穿白大褂的瘦高女性顶着黑眼圈发问。“52号。”他回答。

“替我向Ding和知识问好。”电梯停在了目标楼层,厢门打开,她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便退了出去,他看到她的衣服下摆从拐角处匆匆掠过,不知为何,他直觉那背影好像一只尚未展翅的纯白渡鸦。


那天晚些时候,他已有些精疲力竭,坐在休息室的时候引导人群(也许大都是来看热闹的)终于三三两两地散去,他得以停下来喘了口气,但他又即刻想到很快要去站点主管处报道,不由得再度叹息,从台柜上抽出纸杯接了浓缩咖啡,再抬头的时候却有双穿着女式平底鞋的脚停在了他的面前。

“我是代理主管Sandra,”那是个看起来很是严肃的中年女人,脸部线条略显凌厉,眼角已有细细的纹路,她以一种几乎没有什么起伏的语调宣布,拿着文件夹的姿势就好像是在手持武器,“欢迎来到21号站点。”

他愣了愣,忙不迭地放下手里的杯子,少许滚烫的液体溅到了皮肤。他伸出手去与女人握手:“你好,Sandra博士。”

“是特工。”

他又一次惊讶了,对方在握手后迅速退开,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姿势十分端正,灰褐色的眼眸中闪烁着审视的目光,也许是曾经工作经历的影响,尽管她表情平和,但他仍能感到她并非看上去的那样闲适。“请坐,如果你需要的话。”

他战战兢兢地端起了纸杯,很明显,在这种场合碰到未曾谋面的上级并非一件令人宽心的事情。不知作何感想,他又端起了那杯咖啡,方才淌在手指上的黑咖啡虽然已经冷却,却还是黏糊糊的惹人难受,但他无计可施,咖啡机并不总是合乎使用者的心意。他在Sandra侧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下,这样既可以避免于之对视,又不会显得过于刻意——他当然没有考虑过她身旁空出的位置。

Sandra点了点头,垂至肩头、中段微弯的黑发显示出为工作梳起的迹象,他这才发现她身穿的黑色制服版型贴身,看起来干练也不会影响活动,他有些不知该说些什么:“嗯……主管,我是刚刚调任而来的物理研究员……”

“是的,我已经知道了。”

气氛一度陷入了难忍的沉默,他意识到Sandra对整个站点的工作了如指掌,他得找个别的话题让交谈继续下去。想到这儿,他犹犹豫豫地问道:“抱歉……但是您刚刚提到了……代理?”

“你应该也注意到了吧,这个站点里大都是些年轻人。自从数年前的事故后,几乎所有人员都是新晋招募的,由于无法从中挑选出资历合适的候选人,主管一位始终空悬,两个月指挥部通过决议,该站点领导人由高层直接指派并以代理主管自称,直到基层人员中出现适合替换的人员为止。”

Hevy没听说过这种先例,不过既然是指挥部的决议也无可厚非。接下来的问答有点像是例行公事,Sandra向他介绍了种种规则章程,包括考勤和实验室守则,以及每月例行的心理审查和会议制度,这些统统与他以前的站点大同小异,但她也特意强调了些诸如禁止在食堂中玩除了面包以外的食物、或是不可在战情室格斗比武(尽管Hevy几乎算得上是个彻头彻尾的文职人员)等等听起来实在是有些……令人不知该作何感想的注意事项。

“你一定有很多问题想问。”看着他忙碌记下的笔记,她最后总结道。

他张了张口,想要说话。正在这时,他的视线却被窗外呼啸而过的黑影吸引住了。他略略转头向外望去,只见窗外色彩黯淡的天空被现代化都市建筑切割地支离破碎,禁锢于高压电线之间。通过这大半天的巡视他已经差不多摸清了站点场地的组成,作为掩饰,整个站点看起来就像是个集研发与生产、储存、运输为一体的飞行器制造公司,偶尔的小事故则可以对外宣称为操作故障。他现在所处的办公区域被编号为A座,位于商务区北侧,为了节省效率,不论是距离东部的低价值物品仓库及Safe级收容区(B座)还是西部的Euclid级试验场地(C座)都只需步行五分钟。因此……除去花坛前那根红旗飘扬的旗杆,从最外部的电动伸缩门到办公楼门口的宽阔如广场般的空地的存在则很耐人寻味了。

此刻已近下午五点,光线欲颓,斜阳将建筑物的倒影拉得极长,微妙的角度使得苍茫地表显得犹如迷阵。他看到之前那位瘦削的女医生背对着窗口站在石板路上,右手臂笔直前伸,手掌平摊,一对粗壮的脚爪落在她的小臂,黑色渡鸦低头啄食着她手心的美餐,而在阴影笼罩的上空,还有数只身披黑羽的大鸟在她头顶盘旋,喉音嘶哑地嚣声尖叫。

“这是……”

“医务主任Raven,”Sandra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获准在生活区饲养一群渡鸦,你在工作之余也可以投喂鸦群作为休闲活动,不过,”她话锋一转,“不要浪费食物,也禁止将D级人员的尸体作为饲料,就算是月末处决的也不行。”

他忽而感到些许胆寒,又禁不住向外看了一眼,Raven正蹲在地上抚摸一只渡鸦的羽毛,黑羽与白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她有所直觉、转头回来的刹那,Hevy收回了视线。

“你很在意?”

“不……只是有点惊讶。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基金会的同事都……或多或少地有一点……特别。”

Sandra笑了笑,转开了话题,Hevy心脏狂跳,又渐渐落回远处,从见到那些渡鸦的那刻起,或者说是从见到Raven开始他就无法抑制自己内心压抑的古怪念头。是的……他向代主管隐藏了些许秘密,但这是他的隐私,与她无关。在Sandra看不见的角度他紧紧闭了闭眼睛,越发坚定了某个想法,尽管他的记忆事实上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


2010.9.22 am.2:00

那天晚上他是被羽翼在玻璃窗外扇动的声音吵醒的。

从睡梦中醒来的滋味并不好受,尤其是他今天过得身心俱疲,需要休息。为此他有些愠怒地走到阳台一把拉开了玻璃窗,伸手向外抓去。然而黑色渡鸦扑棱着双翼远离他的魔爪,并在他视线所及之处徘徊,张开的尖嘴仿佛正无声地嘲笑着他。

他盯着那姜黄色的眼珠看了几秒,最终合上玻璃窗,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床边。他清晰地知道现在仍是午夜一二时分,然而即便重回床枕,他也将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基金会分配的笔记本电脑昨日刚好送至,他随手将上面贴着的白色标签撕下丢进脚边的垃圾桶,然后打开了电脑。

然而就在这时,一条新消息通过内部系统层层传递,送至了他的邮箱。他轻点触控板,将之打开,快速扫过了短短几行文字,旋即略显疲惫的叹了口气。

优先信息:来自CN指挥部

来自:Site-CN-██
发送至:纪检委员会

回复:紧急通知 - 叛逃事件

日前发生于71号站点的混沌分裂者袭击一事取得最新进展,特工Andros被指与此事有重大关联,在审讯期间对象在收容专家Scarlet的帮助下,袭击了安保人员后逃离站点。

由于此事件造成一名指挥部高级人员失踪,故而该信息被提为高优先级,所有被委派至分站点的各纪检委员会成员需协助站点主管进行调查。

尚不排除其他站点内部人员的嫌疑,我将继续监控研究主任Koo的行踪,以查明她在此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

- Karldark


« Part 2 |中心 | Part 4 »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