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4:横忧
评分: 0+x

香港,基金会Site-CN-71
2010.9.20 pm.20:00

“……所以我就冲了出去……”

说到这里,Andros不得不停顿了一下,很响地抽了一下鼻子。坐在三人中偏左侧的Koo将她的注意力由眼前的文案中转出,和蔼地看了他一眼,伸长手臂递给他一张纸巾。“谢谢。”他含糊不清地嘟囔着,却没有掀开面具的打算。

“我认为你需要接受治疗,我很担心你的鼻梁骨——”

他摆了摆手示意无事,尽管那种酸涩感越发强烈,但他固守底线。

“……我走到B-2走廊,发现了两名站点安保人员和一名身穿黑色制服的入侵者的尸体——推测为混沌分裂者成员,考虑到面临的状况我认为我应该继续前进……所以我走到B-3,发现Milk特工正在与敌方交火,看起来有些寡不敌众……所以我帮了她。我们解决了剩下的入侵者。”

“然后女神一脚踹在了你的脸上并且大吼‘快把衣服穿上’。”

“……我很抱歉。”他大概昏迷了几分钟,直到现在鼻梁还隐隐作痛,左眼又红又肿,半边脸都没什么知觉,嘴里弥漫着血腥味儿,可能某颗后槽牙也有点儿松动,但他仍然得说句抱歉。

Koo笑了起来,露出两颗乳白色的獠牙,中间那位年事已高的主任也面带柔和,右侧的那位他从未谋面的特工则专业且冷漠,“好吧Andros特工,恐怕我们还有些另外的问题。”

“请讲。”他实在是有些疲惫了……

“根据记录,你上个月曾执行过一次外勤任务,并在过程中遭到了混沌分裂者的阻挠,记录表明……你在过程中表现出了高度自主和……不服从性,最终导致了任务失败。你能做一下解释吗?”

他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质疑来得太过猝不及防,他的思绪有些凝滞,并且因为某些原因他无法完整回忆出事件全部的细枝末节。他望了望Koo,希望她能给他些许提示,只是后者似乎也没有预料到这个问题。见状,她倾身向前,不满地敲了敲桌面:“我是他的负责人,即便要纪律审查也得经我批准吧?”

“稍安勿躁,主任,”男人瞥了她一眼,“来自指挥部的命令。”她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身旁的老妇人按住了手。

“可以告诉我原因吗?”Andros问。这不合常理……由于特殊的身份经历他被赋予了一定自由度,和临时指挥权,但这种法外开恩始于Darklight管理时期,他不确定现在是否有效。

沉默蔓延开来,他期待得到回答,但他最终摇了摇头。


“等等……发生了什么?”审讯室的门在身后重重关闭,Koo快步跟上男人的步伐,高跟鞋与皮鞋的落地声交错作响。“这不像是例行公事。”

“抱歉,根据安保协议——”

“我现在是研究部主任,”她伸手拦住他的去路,也打断了他的托辞,“协议规定我有权知道基金会内部发生的紧急状况,以应对可能的收容失效。”

他停下脚步,手臂环绕在胸前,侧过身来居高临下地盯着矮个儿博士,因为站在窗口并且逆光的缘故,他看不清她的表情,却能从她的黑发间看到一星头皮。尽管动作和语调都十分强势,但她到底从事文职,还是个女人。“命令是指挥部签署的,对部分员工进行例行——突击心理审查,以筛查与混沌分裂者袭击事件之间可能的联系。”

Koo抬起眼睛,神色安然地注视着他,“你在说谎。”她看着他上扬并挤在一起的眉毛缓缓说道,“而且你很担忧……是指挥部出了问题?”

是的,他想起来,在晋升前她曾是情报分析员。

“……嗯,”他挫败地叹了口气,小心注意着附近没有其他人员经过,“袭击发生后我第一时间向指挥部汇报……他们告诉我Tentacle失踪了。”

“失踪?”惊讶在瞬间即被疑惑取代,她的表情控制得很好。“你是说Tentacle?有更多细节吗?”

“你看起来很不关心他的安危啊。”不知是否错觉,他在她眼中看到了足以被称为愤恨的神色,Koo顿了顿:“我从没见过他。好了,现在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完整的事件报告还在整理中——”

“不用报告,告诉我你所知的。”

他又一次叹息,“按照行程,管理员Tentacle应于今天上午来到香港和某位不可透露姓名的大人物举行会谈,但他的私人汽车今天……限号,所以我们安排了基金会资产。抵达目的地后他先来到71号站点巡查,约在十点四十五分左右离开,就在这期间……站点发生袭击事故,袭击者同时干扰了通讯设备,因此那辆刚刚出发的汽车就……失踪了。我所知的只有如此。”

Koo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好一会才睁开眼睛回答,“我知道了。那么是谁授意你审问并扣押特工Andros的?”

“另一位管理员,”他显然不愿多说,“有足够的权限处理此事。主任,你最近已经很辛苦了,去休息一下吧——”

“不要打断我。不能继续说下去?这让你很困扰吗?”Koo沉吟片刻,“不……不,如果只是让你感到困扰的话,为什么不直截了当地告诉我呢……所以事实上,”她下了结论,“这问题的答案会让很困扰。”

他没有回答,但脸上的表情说明他对此默认。

“我明白了。”Koo叹了口气,“你回去吧,Chen。不要告诉他我的猜测,算是我的个人请求。”

“好的。但我还有个问题。”

Koo抬眼看着他:“请讲。”

“第243号指令是什么?”

就在这千分之一秒的瞬间,他看到Koo视线清晰地聚了焦。


2010.9.22 am.1:30

他坐在单人床上,思绪有些茫然,夜幕已经降临,从玻璃窗口隐约传过来的一线微光,映射黑暗的房间里,让一切都看起来亦真亦幻。某些光怪陆离的景象和声音从他脑中浮现出来,预示着似乎一切还没有结束。仿佛连时间的河流也凝滞了,后一刻的真实紧紧尾随着前一刻的虚幻,令之难以判断,让这所有的事物都不可避免的变得更加诡谲而危险。

几颗照明弹升上夜空,哨音和呼喊声此起彼伏,他感到自己手握枪支时的颤抖,这很不寻常……正在这时他感到后颈一阵刺痛,灯光晃在了他的脸上……

“Andros,”他听到门锁被打开的声音,出现在门后的则是Scarlet的脸,他关掉手电筒走了进来,“先离开这里。”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他问。

“我从Darklight以前的档案里找到了些东西。不提这个了,我们先到安全的地方再说。”

“有枪吗?”他下意识地问道。

Scarlet摇了摇头,还未来得及说话,却只听见走廊外传来一声轻而短促的砰砰声,他几乎立刻便可辩明这是来自于装了消音器的手枪。Scarlet耸了耸肩示意毫不知情,他心中一紧,几步便跨出门去。

他们快步闯过狭长幽暗的走廊,有一丝微弱的喘息声从那枪声的方向传来。他们经过一个拐角,Scarlet伸手拦住了Andros的脚步,小心翼翼地侧头从墙壁的角落处向外望去。

他们看到一个黑影倒在通往A-3区的露天平台边,身穿白衣的身影则正跪在他身旁,动作熟练地撕扯着布条,似乎是在急救,而后她从口袋中掏出一支注射器,缓缓将药剂推入了那倒霉蛋的体内。

“Koo?你在这儿干嘛?”Scarlet难以置信地惊呼出声。

“记忆消除。这话该我来问你吧,过来搭把手。”

他们将昏迷不醒的特工守辰挪到了走廊边,Andros摸了摸他的脉搏,还有呼吸,子弹是从背后射入的,没有打中要害。Koo站起身来,白大褂的下摆沾了血迹,她在衣服上擦了擦手,又用袖子抹了把脸上飞溅的血点。

“谁开的枪?”

“我。”

Koo的声音十分沉稳,仿佛只是随口回答今日的天气。她将一支普通款的格洛克17型手枪递给Andros,又摸出一个弹夹也交给了他。“没时间去拿你的枪了,这是我平时防身用的,子弹也只有这么几颗了。”

“什么意思?”

“托你的福,Scarlet,整个站点的监控设备因为故障而停摆,但是我的办公室里还有一个,线路直通。”她缓了口气,下意识地绞着双手,“不巧的是,辰特工恰好在跟我商量某些事宜。”

“你的办公室?商量事宜?凌晨一点?”

“别打断我。”她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双眼有点浮肿,血丝隐约可见,“你被怀疑的原因一是在上次行动中的失误表现,这点交给我洗白就好;二是与高层人员的失踪相关——去找Tentacle,去找他,Scarlet知道该从哪里开始。”

“那你呢?”

Koo用脚踢了踢倒地的守辰,“这家伙算在你们头上。”

“好吧,这很公平。”

十分钟后他们坐在了Scarlet那辆黑色轿车上,在车轮滚动、沿着山路蜿蜒而下,驶向苍茫的夜色之时,Andros靠在了座椅上,阖上眼帘。在意识坠入黑暗前,他始终未能想明白这短短半小时内发生的事情,以及车窗缓缓闭合时,Koo那意味深长又似如释重负的微笑。


« Part 3 |中心 | Part 5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