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7:谋杀
评分: +4+x

在路上
2010.9.23 19:30

“……我以前有个女朋友,后来死在收容失效事故里了。”Hevy吸了口烟,灰烬飘落在昂贵的地毯上。这车是Scarlet从停车场里搞的,反正也没人心疼。虽然在狭小空间里抽烟会让同伴不悦,这回Andros的防毒面具倒是物尽其用了,而Scarlet开着半边车窗,也不甚在意。“我们该怎么办?”

“找到那个畜生,然后杀了他。”Andros声音嘶哑,语调却决绝地回答,他一把将少了一半的烟蒂夺过来,按在车门上熄灭。Hevy被他突然粗暴的举动吓得呆了呆,也没有作声。

“那我们从哪儿开始?”Scarlet从驾驶座上担忧地看了他一眼。

“你跟踪的那些特遣队员都去哪儿了?”

Hevy低头打开手机,开始搜索前几天的新闻,当他看到一则不起眼的车祸报道(“20日×时,于×××路口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两辆轿车相撞,伤者已被送往附近医院,现无生命危险”),以及那略显眼熟的黑色轿车时,他招呼Andros来看。

“大概基金会公车都长得差不多吧?”


香港████医院
21:00

“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Andros扑至前台,向工作人员比划了几下,却意识到自己脑海中没有任何可以形容Tentacle外貌的词汇语句。他张了张口,不知该说些什么,Hevy凑过来指着手机屏幕示意了一下,年轻的女护士刚刚被突然凑到面前的防毒面具吓了一跳,有些结结巴巴地回答:“没,不是,这不是什么大事故……早些时候我们就让伤者出院了……”

Andros伸出手想抓登记册,被Hevy一掌拍掉。在这儿引起轰动的话会被招来保安和警察的。他抱歉地冲护士笑了笑,拉着Andros退出了大门,Scarlet正在车上等着他们。


21:20

“他还没向基金会联系……”

“也许是和我们一样没带钱包?”

“……应该……不会吧?”

“我倒是觉得有可能,他刚来香港,这边通用的港币可能带的不多,出车祸进医院也是意外事件……”

“沿着地铁线走走看……?”


在路上
22:00

[数据删除]


████████████
23:40

他们最终还是在黑暗中彼此对视了。

好像知道他们会来找他一样,当Scarlet的轿车停在一间半开放式咖啡厅前时,他看到那人手边一杯梅子茶,正读着一本摄影杂志。咖啡厅里除他之外空无一人,只有他一人坐在靠窗的桌边,灯火通明的装饰灯他看起来像个展示柜中的君王。他的神色看起来从容不迫,不知是与生俱来的自信还是对局势早已掌握在手。

“Tentacle……”Scarlet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不由得感到脊背一凉。他比HD他们晚些加入基金会,但那时Tentacle也只是个研究员,他们常在食堂里共坐一桌,讨论着今日的见闻或是每位同事。然而……这也不过数年之久,他们便已形同陌路。

回答他的是静夜中一声脆生生的枪响,他只觉得左臂一麻,紧接着是烧灼的感觉,火热的子弹撕裂肌肉,直钻骨骼,剧烈的疼痛令他的额头渗出汗珠,Andros下意识地回头,正是这一走神的空挡几支乌黑的枪管对准了他。

特遣队员已经来到这里了。

Andros紧接着抬高枪口。

“你开车——会开车吧?”Scarlet抬了抬受伤的手臂示意自己行动不便,将车钥匙丢给Hevy。后者手忙脚乱地点了点头,拉开驾驶座的门坐了进去,由于过于紧张,插钥匙的时候尖端不断从锁孔旁边滑开。Scarlet则跳上了副驾驶:“Andros,先走吧——”

Andros双手握着格洛克手枪,对准那人的胸口,呼吸有些急促,手指近乎痉挛地在扳机处哆嗦着。他张了张口,想要说话,想要质问,想要大声呼喊……然而Tentacle就只是沉默而无言地看着他——他拒绝解释,也没必要解释。该死的又是这种眼神,和Koo一样的眼神——周围的一切都在远去,世界里好像只剩下他孤身一人,站在不断旋转的天地之间。

他终于想起来……想起……

他想起光亮在他面前延展开来,枪火声淹没了他的听觉。前一秒啜泣呼救的女孩的脸颊因疼痛、恐惧和射穿头颅的子弹扭曲,盲目大睁地双眼中满溢着泪水,跌落沙地,迅速消融了,鲜血肆意流淌,将生命从年轻的身体中抽离。这一场景深深刻在了他的灵魂深处,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纵使用上再多手段遮掩,心上的裂痕却仍在那儿,并且永远不曾愈合。

“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们!”

“我……我不想死啊……”

那声音渐渐和他头脑中的喧嚣和呼啸重合了,他的身体摇摇欲坠,几乎要倒下去。虽然因坚持不肯摘下防毒面具的死板无趣而被指责,但他从未背弃过自己的原则……然而,现在,那无时无刻不在脑海中回荡着的,将现实一点点切割的支离破碎的呼救,成了致命的箭矢,回来了。

同时归来的还有停在巷口的黑色轿车,强光直射在他脸上,将他从深陷的幻觉中惊醒……车门打开……他几乎想要冷笑了。他们兜兜转转,他们又回到了原点。

死吧。


那些繁复的回忆于瞬间轻然扼住呼吸,仿佛一场极致盛大的幻觉。

“是真的吗……你们真的对我……做出过那种事吗?”他的牙齿因愤怒和憎恨而紧咬着,随之而来的悲愤又令他的心中空落落的,几不可闻的问询从干涩的喉咙中挤出,轻飘飘的,连他自己都听不真切。

去死吧。

Tentacle望着乌黑的枪口,神色淡淡地回答:“没错。”

“那就去死吧。”变了调的怒吼听起来更像是呜咽,他猛地扣下扳机——没有预想中的、那张毫无愧疚的、折磨了他数年之久的管理者的脸被子弹撕为碎片的场景。他听到击锤落空的声音,枪械在他手中发出咔哒的声响。他困惑地弹开弹夹,沉甸甸的,那里面却没有一颗子弹。他用手指戳了戳,破碎的塑封中流淌下洁白的海沙。

他瞬时想起Koo那个如释重负的表情,空洞的眼眸很好地掩饰了某些情绪。

他后退了一步——Scarlet从他的座位上跳下,粗暴地将他推进了车后座,但他自己立刻就被几个冲来的特遣队员扭住了手臂,他最后看了他一眼,被沾满血迹的镜片所遮挡部分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好像预知了什么了无希望的未来、而有些惨淡的笑容。Hevy看了一眼后视镜,心一横,踩下油门便离开了这里。

“特工?Andros特工?”

Hevy很快便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追踪而来的小汽车,他一打方向盘,闯红灯拐进了一条支路,意图甩掉跟梢的车辆。终于还是背叛了基金会,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天吗?他从此以后就只能像丧家之犬一样东躲西藏吗?他从不害怕基金会的审判和惩罚,尽管身为纪检委员的他对这些手段再清楚不过。只是——

他从内后视镜里看了一眼Andros,又强迫自己将注意力转回眼前的道路。回顾他三十几年的人生,唯一遗憾的是没能无效化那个杀死他女友的东西——尽管早就这样想了,为什么他的嘴唇还在哆嗦,冰凉蔓延至指尖,使得他几乎握不住面前的方向盘?

零星的子弹叮叮当当地打在后保险杠上,车后的玻璃被一枪打得粉碎,碎屑向四周迸射飞溅,又从他的肩头纷纷滑落,Andros却没有躲避,如同木偶一般呆呆地盯着Hevy的后脑勺。

“我知道……你和我一样……也经历了些很糟糕的事情。”他以尽可能平和的语调缓缓开口,“现在……我们面对的是最危险的情况,特工。”

他又看了眼车门外的后视镜,跟踪的车少了一辆,也许是抄了近路,绝望和无力感开始在心底蔓延,他不熟悉香港,更不熟悉这儿的路况。明明有很多话想要脱口而出——即使是在这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面对着错误的同伴,他总要说点什么,即便心知只是自欺欺人,但是他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们,生而为人、所以,不论在怎样严酷的情况下都该保有人性……哪怕是面对那些让我们不得不割裂过往、和曾经的亲人和朋友分开的力量,也该有接受或拒绝的权利。”

这话说的有点没头没脑,Andros略略偏头,向前方看了一眼,随即瞳孔骤缩,发出一声压抑的惊呼。

Hevy睁大眼睛,他看到一辆车从百米不到的路口斜插而出,横亘在他们的去路中央,几个全副武装的特遣队员分散开来,动作熟练的下蹲,举枪瞄准。那一刻他的心脏剧烈跳动,扩大了无数倍的声响在耳边回荡,回到基金会、被降为D级人员,甚至是被迫接受洗脑继续一无所知地作为这个噬人且疯狂永续的庞大机器上的组件,还是拼死一搏最终落得足可想象的惨烈下场?

四周没有任何路口可以躲避。身后是穷追不舍的追兵。种种残酷到令人窒息的画面依次从他眼前浮现。他又想起了日落时21号站点广场上振翅而飞的鸦群。

不愿放弃真的是如此滔天之罪吗?不愿遗忘真的是如此罪不可赦吗?毫无希望,毫无人性,毫无记忆和过往地苟活于世,亦或是怀有尊严却放弃争斗走向死亡……无论选择哪一种都是不可原谅的啊。他在选择踩下油门还是刹车的时候犹豫地屏住了呼吸,距离眼前的车却只剩下三十几米了。

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他飞快地回了一下头,Andros一手摘下了他的防毒面具,苍白的脸庞被窗外接连掠过的昏黄路灯映照地明明灭灭。

“你总要记得我的脸吧。”他说。

“那也得告诉我你的真名才行。”他慌乱的心跳忽而被一种极为奇异的感觉充盈,渐渐抚平了思绪的空洞,他甚至还扬起嘴角露出了一个惨淡的笑容。“祝你好运,特工。”

他一脚踩在了刹车上。

轮胎锁死的瞬间他感到身体被抛起,车身打横滑了出去,从路边的斜坡冲下。天翻地覆的眩晕感和轰然巨响伴随着破碎的玻璃刺进了他的身体,绯红侵蚀了视野,探出的安全气囊挤压着他的胸腔,车顶有根金属的拉扶手断裂开来,尖端刚好扎入他的身体,从腹腔斜穿上去,很可能已经刺穿了肺叶。火热的灼炙透体而来,温热的腥甜在舌尖扩散,而后血液不受控制地溢流而出。

然而此时此刻,他已经感觉不到什么疼痛了。他挣扎着去够门把,安全带被扯断,他随着变形的车门一起跌在了沙地上,撕裂身体的痛苦让他无力站起。他抬起骨折的手置于胸口上方,微微抬起,固执地保持着张开向外的姿势,像是某种无声而严苛的责问,然而他的瞳孔已开始涣散。

机动特遣队员向他走来,距离车辆的残骸十米不到。

他极低的叹了口气,恍惚却见黑色的鸦群聚拢而来,越来越多,将夜幕的天空遮挡地越发深沉。血液逐渐淹没了喉咙,令呼吸开始困难。记忆中的笑颜一闪而逝,他缓缓阖上了眼睛,心想终于可以陷入漫长的、无人打扰的安静沉眠。


« Part 6 |中心 | Part 8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