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卡兹戴尔到伦蒂尼姆
评分: +16+x

1097年2月17日 4:17.pm

一夜未眠,并不是因为宿醉。

我在泰拉各处喝过不同的酒,而这家酒肆的酒给我一种它并不属于泰拉的感觉。

酒当然是好喝的,而且菲林老板的酒量很好,就像他的人品一样。

天色看上去还早,我盘算着时间足够,便下了楼。

看起来老板刚收拾完狼藉遍地,正坐在吧台后,打算给自己一点奖励。

我走过去,坐在他的对面。

“来一杯?”老板刚给自己倒完酒,抬起头来问我。

算了二字终究没能说出口,毕竟以后可能喝不到几次他家的酒了。

“我打算把酒馆卖了,换来一笔钱,好去别的国家生活。”老板拿起酒杯又放下,看来他还不是很想喝。

“是个不错的主意,”我看着杯中物,“维多利亚不太平。”

我知道老板不是那种人,但他甚至能容忍我一个萨卡兹坐在他的对面,他不是伦蒂尼姆人吗?还是说他经历不凡?

听到刚才的话,我终究没去看他的眼睛,然后便是一段短暂又漫长的沉默。

沉默被菲林老板打破了。

“我打算去龙门生活,你听说过龙门吗?我有朋友早就迁去那里住了,他说那里包容开放又繁华,我还想在那继续卖我自己酿的酒呢。”

龙门……啊,一想到那段被人当枪使的经历就不好受。

“龙门确实不错,我之前也去过一次,只是当时有人在那搞恐怖主义行动,龙门城还差点被一座乌萨斯的移动城市撞上。我也是等事态都安定了之后才离开的。”我还是没有抬起头来。

“这些事我也都听说了,”夕日欲颓,暮霞已经偷偷爬到了老板的酒杯旁,“整合运动的罪孽需要他们自己来洗清,也希望他们能够理清楚这些事吧。”

“至于你,你也一定有要做的事吧,年轻的萨卡兹!”

感到一只大手重重地拍在我的肩膀上,我抬起头,看见了老板爽朗的笑容,夕阳将他黄色的鬓发染得亮眼。

那一刻,我看到了一个喷薄着金光的维多利亚人。

“感觉混不下去的时候就来炎国找我,到时候来我这当个酒保不也挺好?”菲林举起了酒杯。

“我会的,如果我有机会的话。”

我也举起了酒杯,我们一起将那辛辣的酒一饮而尽。

1097年2月17日 5:23.pm

我来伦蒂尼姆,是为了找两个人,一个是萨卡兹,另一个,也是萨卡兹。

这是萨卡兹之间的事。

其中一个萨卡兹,我们之间很早就有了交情,他是萨卡兹中的名匠,炼铁锻兵无一不精,下可锻庖刀解豕屠羽,上可锻战刃削甲破军。传闻他身为血魔却从不饮血,唯独把铜水铁浆视为琼浆玉露;亦称不能用他所铸之刀行恶,如若不然,那刀会有如降神,自劈其主浸润其血然后匿于人世,不知其踪。流言甚多,世人难辨其真假。

但传闻毕竟只是传闻,我也曾私下问过他为什么喜欢喝铜水,他当时答道:

“铜水容易搞到,工坊里随时都能弄,饿了就喝一点,不消出门觅食;至于能劈死作恶之人的刀,那个确实是我的源石技艺的一种变种,能够给予刀剑基础的意识,但是它们从来都不会下死手,顶多让他们长长记性,而且刀飞回来我还能重铸再卖。”

我来找他,想要请他锻造一把短刀,为了刺杀另一个萨卡兹。

另一个萨卡兹名为特雷西斯摄政王 — 天生的阴谋家,无耻的篡权者。

引燃了卡兹戴尔的内忧外乱,为了篡夺王位不惜设计谋杀自己的女王胞妹,从而以正统为名控制卡兹戴尔;他许诺给予萨卡兹未来,却又渗透到伦蒂尼姆染指异国土地的主权。还想借乌萨斯的整合运动之手,在泰拉大陆上引起更为沉重的感染者对立。弑亲夺权,天人共戮,罪恶深重,罄竹难书。

我不愿再多去想他,只希望我的刀能染上他的血。

虽说刺杀特雷西斯无异于蚍蜉撼树,但就算只有千万分之一的成功率,我仍会去尝试让他做我的刀下亡魂,以祭特蕾西娅殿下在天之灵。

特蕾西娅殿下死后,每个萨卡兹都想过失去君主的他们将何去何从,或是跟随那恬不知耻的特雷西斯,继续他那肮脏的罪业;或是继续在泰拉流浪,作为雇佣兵或劫匪赖以谋生。而我和血魔则加入了整合运动,然而他中途退出,提前来了伦蒂尼姆。

这片大地上已经没有了卡兹戴尔,而萨卡兹们在哪里都能过得很好。

1097年2月17日 6:47.pm

封上了窗户,燃起了炉火,夜晚的工坊并不寒冷。我坐在工坊里的扶手椅上,抽着混了源石病抑制剂的旱烟。

烟枪和烟草是一家酒肆的菲林老板给的,作为给他锻刀的回礼,我还是蛮喜欢这个来自炎国的精巧物件,不用锻刀的时候抽两口,看会书,一天也就过去了。

源石病抑制剂是在一家医药公司买的,准确来说也不能称为买,我给他们锻了把刀再加了点钱,就换来了够我用上一年多的药,我觉得还是很划算的。我还听他们的干员说他们公司居然有一个年轻的男性女妖,这可太稀奇了,可惜作为顾客,我没能与他见面。

我打开了灯,炉火噼啪作响,与外面的风声此起彼伏。我往烟枪里填了点烟叶,翻开了之前没看完的莱塔尼亚诗集。

还没翻几页,我就闻到了熟悉的气味,混着仅剩的一点风尘和常喝的酒的香气。

我听闻了整合运动的溃败,我也知道他早已来到了伦蒂尼姆。

卡兹戴尔的剧变迅如流星,我远眺到它即将坠向这片充满着苦难的大地。但如果不是因为纷乱,谁又愿意背井离乡?

我选择了离开冲突的中心,他选择了见证陨星的坠落。毫无疑问,这颗流星粉碎了大部分萨卡兹的念想,还粉碎了他们的家园。

主动离开和被迫离开,终究有些差别。但是来到这里之后我才发现,将在这里上演的悲剧与在卡兹戴尔上演的,终究如出一辙。

他一口气饮下整整一扎酒,那有一品脱的量。他今晚已经喝了好多酒了。

“你真的想明白了?”我明知故问,剥开一个盐水豆荚,发现里面是空的。

“是的。”他只说出这两个字,然后继续喝着他的酒。

我知道他从不会后悔与卡兹戴尔共同进退,因为他身体里流淌着王庭的血液,虽然他现在只是一个年轻的萨卡兹而已。

然而无论他现在想做什么,我都会尽全力支持他。因为他再也不是在卡兹戴尔四处游荡的雇佣兵,也不是在整合运动疯狂的感染者,他现在只是我的挚友。

我站了起来。去吧台结了账。

回到了我的工坊,他和我说了想法,和我想的没错,他要去刺杀那个盗名欺世的人。他现在需要一把能够切开坚实的盔甲与虚渺的法术的短刀,于是他找到了我。

总有一个人要来搅动从另一片古老大地上移涌到伦蒂尼姆的玄色风云,至少要让它们稍微动一动。我理解他为什么自告奋勇,因为我也早有此意,如果他迟迟不来,我也会去做这件事,至于理由,和他的内心所想应该别无二致。

我起身来到柜子前,拿下放在最上面的一瓶酒。酒瓶不曾蒙尘,那是我从卡兹戴尔带出来的一瓶土酿,每当看到它,我都会想起我的故乡。

斟满两杯酒,递出其中一杯,嘴唇微微阖动:

For the First Lands!祭卡兹戴尔

只是我们都未曾注意到,我们早已热泪盈眶。

1097年2月18日 3:47.am

能刺穿甲胄的刀剑我曾锻造过很多,但是能切开法术的利刃,我只凭依着传说试着锻造过一把。将传说中的描述与我理想中的法术利刃结合起来,试着打造过一把能剖削法术的剑,然而它在测试之中就粉身碎骨。如果那传说之中的青色怒火真能再世,那沐猴而冠之人定会在它的威压震慑下惶惶不可终日吧。

用普遍意义上的刀锋去穿透法术,这有些过于强刀所难了。而且根据传说所述,青色怒火可能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刀剑,我个人认为那可能是一把以源石法术塑形的剑,或者也可能仅仅只是一个象征着权利与威严的标志?

传说确实给了我一些启发——或许可以把源石技艺附着在刀剑上,或是注入到刀剑的内置施术单元中,就像术士们使用法杖一样。他身体里本就流淌着王庭的血液,现在对源石技艺的使用更是堪称炉火纯青,这种事对他来说易如反掌。实际上,他单靠现在所能释放的源石法术就已经能实行刺杀,但他更想要用一把利刃去试着了结特雷西斯的性命。从刀的材料入手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我的手里正好也有一些材料,都是早年在各处收集的好料子,希望有可堪一用之材。

我来到了工坊的地下室,因为常常打理,室内还算简洁。搬开几个箱子,用随身携带的钥匙打开放在最里面的一个,里面的材料在灯光的照耀下仍然折射着熠熠光彩。把材料尽数拿出,整理好箱子,我准备把材料搬回到工坊再一一试验。

把材料放置在地上一字排开,使用源石技艺一一检验它们,寻找一块能够排斥源石技艺的锻材。这些来自泰拉各处的精良锻材也可以说是我的个人收藏,极少有用它们锻铸的机会。而我今天就需要挑选其中的一块来锻造一把利刃,这或许会是我此生所铸的最好一把的短剑。

卡西米尔的玄铁能铸造骑士们手中闪耀的银光,乌萨斯的合金能锻出兵士征伐所用的剑盾,两国之间的战争使他们的军工材料与装备锻造工艺获得了洗礼,但仍不能破除无形的源石技艺。而传闻萨米的冰原深处有掌握冰雪技艺的异巫,可将不融的臻冰打磨成刀刃,大炎的传说中也有执掌锻铸兵武的神兽,以腹为釜炼铁锻钢,然而皆是传闻,只可一听,不可深信,我所持的萨米与大炎两地出产的材料,虽皆是精品,也未能对我的源石技艺发生反应。

测试了大半材料皆无收获,然而天不绝人,在对一块自莱塔尼亚搜集的红色材料释放源石技艺时,它的表现相当的……奇特,它弹开了一部分我的源石法术,并且吸收了另一部分,其本身的颜色也在不断加深。在我停止源石技艺的释放后,材料表面开始闪烁赤色的光芒。

它能够排斥源石法术已是毋庸置疑的了,但在排斥源石法术的同时又能吸收源石法术的材料着实少见。我怎么就没有早点发现它的性质呢?这种材料如果用在其他地方一定大有可为吧,虽然现在用它来锻造一把刀也不错就是了。

把材料都收拾好,是时候点燃锻炉的火了。

1097年2月26日 7:18.am

行刺并非易事,何况目标是那位特雷西斯?这无疑是天方夜谭。

但是我还是愿意去尝试,哪怕把我的命搭进去也在所不惜。

在整合运动时,我曾被一块源石贯穿身体,虽然它让我身上的源石结晶又多了好几块,但同时也增幅了我的源石技艺,我开始试着使用不同的源石法术,我将此事与血魔说了,他劝我不要声张,不应将能力用在这种地方。现在看来确实该感谢他,否则我绝不可能如此轻易混入伦蒂尼姆。

根据最近几日收集的情报,十王庭之王还未来到伦蒂尼姆,特雷西斯应该正在计划召集他们来支持自己的阴谋了,而且并非所有王都会支持特雷西斯的行径,我需要在众王未抵达伦蒂尼姆之前尝试去刺杀特雷西斯,而特雷西斯会在三日后在伦蒂尼姆的中心城区召集全城的萨卡兹进行演讲,而以我现在所能使用的源石技艺,足以瞒过赦罪师的双眼潜行其中,与他们抗衡或许也未尝不可。

而我面前的这把短刀,血魔将它打造得很漂亮,略长于我小臂的红色利刃静待于此,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它也因通体皆红而显得足够华丽,不必去担心它作为普通刀剑的强度,因为它必然是血魔的倾心之作。

我看向血魔,他点了点头。我便开始集中注意力来测试面前的这把利器。用源石技艺触碰它时,我的大部分法术都被它弹开了,而刀体本身的红色也正在逐渐变深,短刀整体变成深红色后,开始有红色的光芒闪烁在刀身表面。我停止了源石技艺的释放,开始观察这柄奇特的短刀。

“它将我的大部分法术都弹开了,并且吸收了剩下的法术,”我俯身观察刀刃表面,发现萦绕在刀刃表面的并非是什么光芒,“不仅如此,它将源石法术吸收之后,又将其中的一部分转化成了源石晶群释放出来?”我看向血魔。

“没错,我也是在锻造后进行测试时才发现的这点,一种材料能将源石法术转化成源石这件事本身就已经不可思议。”血魔说着拿起了短刀,接着把它递给了我,“而且在握持这把刀时,仍可以使用源石技艺操纵被吸收的源石法术与这些被转化出的源石晶体。”

“确实让人难以置信,哥伦比亚的工业研究所仍在研究如何把源石技艺的储存与传输化作可能,而这种材料已经可以自主排斥吸收并且驱动源石技艺,甚至将源石法术转化为真正意义上的源石实体。”我驱动着刀中的源石法术,使其缓缓放出,同时使环绕在刀身的源石晶群以高速飞舞,“驱动由它转化出的源石也能作为进攻的手段。”

这些便是我掌握的机会,虽然成功几率依旧渺茫,但此刻已然箭在弦上。我把短刀中储存的源石技艺全部放出,然后将其插入鞘中,转过身打算向血魔道谢。然而还未等话说出口,血魔却先开口了:

“除了锻造这把短刀,我已下定决心帮助你更多,”血魔从身后抽出了他那根纯黑的法杖,“在那之前,你还想再喝点酒么?”

好吧,现在道谢也不算太晚。

1097年3月1日 8:59.am

来到伦蒂尼姆快一年了,我一直保持着深居简出,我不需要像普通人一样为了生计奔走于街道工厂,只有想酒瘾犯了,才会去那家酒肆喝点酒,身为伦蒂尼姆人的老板能对我一个萨卡兹笑脸相迎,不知道该说是奇怪还是特别。

啊,伦蒂尼姆!伦蒂尼姆!我作为一个萨卡兹苟活在伦蒂尼姆,或许就是为了这一天吧。

不必着急,我对我自己说,马上就要解脱了。

至于现在我身处的伦蒂尼姆主城区,也只是前几日来过一次,免得一会施术不顺利。现在我已经感受不到了他的气息,毕竟他是巫妖的后人,源石又在他的体内发生了异变,假以时日,他一定能成为万中无一的法术大师。

希望他还有机会做到这些。

祈祷无用,我准备继续施术了,实际上在上次来这里探查时,这个法术便已经开始施放,毕竟突然改变云层的分布是会让他们起疑的,这样做才最为稳妥。

特雷西斯已经走上了那曾经是维多利亚的王才能走上的高台,台下萨卡兹的目光聚焦于他,而我多少能感受到这些炽烈的目光中仍然含有着悲伤与愤怒。

就是现在!

我激发了法杖中的法术,法术一瞬间从法杖中炸裂而出,顿时天上积云赤红如潮,地上生灵如沐血海。整个伦蒂尼姆的中心城区,已经陷入了我的血色阴翳之中,血色雾潮将众人包裹侵蚀,并将他们内心的愤恨激发至外。改变天象的源石法术已是秘术,而如此大范围的心灵驱动更是我不曾使用的,我很清楚施放这种法术的后果,作为代价释放大范围仪式法术的代价,我的血液正在逐渐晶化,我能感受到源石在我的血管中凝聚并膨胀。

我用最后一点力气拄着法杖,希望它还能再帮我支撑一会,四周的萨卡兹们被血雾侵蚀开始暴动,而透过血雾看向特雷西斯身旁的赦罪师与护卫,看来他们也需要适应一下我以生命为祭品释放的幻术,而特雷西斯已经将剑拔出了,不过我也知道我的法术不会对他有多大效果就是了。

在倒下之前,我看到了一道闪烁着红光的黑影射向特雷西斯。

接下来,就靠你了。

1097年3月1日 8:59.am

我还在卡兹戴尔做雇佣兵时,在某一日突然得知了女皇遇刺的噩耗,又听闻特雷西斯招徕各处的萨卡兹雇佣兵后,我便逃离了那里,如同行尸般浑噩游荡在泰拉的荒野之上,后来又去整合运动投奔血魔,仍在整合运动中以颓废和疯狂度日,直到被源石刺伤之后,我才开始学习掌握流淌在我血脉里的源石技艺。

希望我匆忙学习的这些法术能用得上。

在他的工坊时,他递给我一小瓶液体,并告诉我在刺杀当天发觉云层变红就立即将其喝下。看着瓶中红色粘稠的液体,我知道那是他的血液,将其饮下,我便能不受他的源石法术的影响。他将他的血液给我,我便已知道他要释放什么法术,我的回绝并没有用,因为他和我一样心意已决。

而现在,我正隐遁于人群的影子之中,尽力屏蔽了自己的气息,等待着特雷西斯走上那不属于他的高台,等待着一个信号从天上传来。

所有的变化都仅在一瞬之间。

我将口中的小瓶咬碎,然后将口腔中的混合物尽数吞咽了下去,同时从阴影中刺出,手中的短刀的刀尖正向着特雷西斯的喉咙。

在距特雷西斯几步之间时,赦罪师终于从血雾中勉强清醒,在他的王的面前支起了法术屏障,然而血雾还是干扰了他的源石技艺,我手中的刀将那不如往常的屏障刺穿并将法术尽数吸收,那赦罪师又拔剑挡在特雷西斯的面前,然而被血雾侵蚀的他现在难以阻挡我。我释放了法术将他击晕,这一下足够他睡上一会了,他最后只说出一句“陛下小心”。

现在的局面已经比我最初设想的要好上百倍不止,因为我没想过血魔的源石法术居然能将赦罪师的身体侵蚀到这种效果,庆幸有他相助。正因为他的源石技艺,我才能站在特雷西斯面前。而我不知道血雾能对特雷西斯造成多少影响,但我刚从阴影中现身时就已经看到特雷西斯将剑拔出了,真是可怕。

“我曾想过会有人来到伦蒂尼姆给我一点惊喜,”特雷西斯拄剑而立,“但我没想到过会是你,离群叛道的小巫妖,看来你和当时在卡兹戴尔失魂落魄的废人已经大有不同。”

该说不愧是他吗?他的从容让我不寒而栗。

但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我再次化身融入阴影之中,尝试着找到一个合适的进攻角度。在阴影中,我听到他的话中的轻蔑:

“在卡兹戴尔时我关注过你,然而有着巫妖王庭血脉的你当时的表现着实让我失望,而你终于激发了自己的潜能,但却是以这种方式回到我的视线……”

未等他说完我便再次刺破了阴影,这次是从侧面刺向特雷西斯,然而却被他迅速用剑格挡下了。我深知进攻无果,便融身化入了血雾之中,并且开始向手中的刀注入源石技艺。

“你执着于用你那把短刀而不是使用源石法术来攻击我吗?我开始因为你的勇气而对你感兴趣了,我可以再给你两次现身的机会,来试着攻击我吧。”

他说这些话并非是想要激怒我,而我也并不会被他激怒,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再多的怒火也不会化作我的力量。而仍在这城中飘摇弥漫的血云迷雾,就如同那台下无数萨卡兹饱含愤怒的仇海,今日总要将我们二人中的其中一个淹没。

哪怕最有可能淹没的是我。

1097年3月1日 9:00.am

赦罪师曾劝我不要为了一次可有可无的演讲而离开碎片大厦,理由是群众可能会被别有用心的人煽动。那就让他们来吧,他们终将会意识到自己的愚蠢。

但我确实没有想到,煽动他们的是那个宗室的血魔用命释放的源石法术,这确实是我的疏忽,作为一个血魔,他真的喝了几十年的铜水,他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让他看起来就像一只无害的羽兽,我便没有将他纳入我的考虑范围内。如果他愿意效忠于我,绝对会有他施展能力的地方。而他现在一定因为施术而力竭,只能混在台下的人群之中,可就算是我也难以透过这滔滔血海之中找到他。

更何况,来者并非只有他一个。

这种程度的血雾对我也会有一定的影响,而在我身后的赦罪师甚至还没能将剑拔出来,但他也尽力替我挡下了刺客的第一次进攻。同时我也看清了来人是谁,真可惜,以他刚才展现出的能力,回到王庭做巫妖之王的继承人也未尝不可。

但是他却选择了最愚蠢的回到卡兹戴尔的方式。

他手上的那把短刀应该也是血魔为他锻造的,他用这把刀划开了赦罪师用法术编织而成的屏障。而现在流落人间的萨卡兹,又有几人能锻造出一把能切开法术的利刃?又有多少对我不满的萨卡兹,能够潜行到我的面前试图刺杀我?我在话语中表达了对他勇气的赞赏,而他则带着红色的闪光从我的侧面迅刺而来。可惜这一击也还不足以击伤我,被我的剑挡下攻势后,他又一次藏匿在了血雾中。

我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与小巫妖的游戏我只想再进行两个回合了,我便如实告知了他。未等我说完,又一道源石法术束直朝我的喉咙射了过来,可惜速度还不够快,我躲开这样的法术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而那巫妖却同时出现在了我躲闪的位置,将那血色的短刀向我挥来,这一次进攻就算是我也得承认他的天赋不俗,若非我没能将他的短刀振开,伤口就会出现在我的脖颈上而不是手臂上了。难道刚才向我射来的法术波并不是他自身释放的吗?看来我确实被这片血雾影响到了判断力。

可他虽然天分到位,实战却还欠火候,刚才的进攻确实令我感到惊艳,可他这次攻击后潜入阴影的速度还是不够快,而且他还把背部对向了我,也因此他不能不承受我这沉重的一剑,如果有来生的话,我希望他能记住这个教训。

小巫妖能伤到我,也确实令我感到了难得的战意,虽然不足为道,但是我决定认真对待他了,毕竟已经很久没有人能伤到我了,虽然今天被他砍到手臂也确实是因为我的疏忽。而他钻入阴影的时候也被我的剑砍到了背部,恐怕他已经没有力气向我发起最后的进攻了。

“隐藏在血雾与阴影中的巫妖,拿出你所有的手段吧,这样至少能够让我尽兴!”

1097年3月1日 9:02.am

你应该也看到了吧。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不会直观感受到特雷西斯的强大,是的,那个年轻巫妖的攻击也伤到特雷西斯了,但是还远远不够。

看来那个血魔释放的血雾对这位摄政王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他能振断巫妖刚才刁钻的进攻就证明从阴影与血雾中发动突袭对他来说已经无用了,而且他刚才还砍中了巫妖的后背,若是巫妖再晚一点隐匿,他现在恐怕已经被砍成两段了。

身负重伤的巫妖现在还能遁入血雾逃跑以求卷土重来,但是那已经没有了意义,特雷西斯一定会派人追缉他到天涯海角,而且他的挚友血魔已经舍弃了自己的性命来释放这场能记录在源石法术史上的血雾。如果我是他的话,我会选择放手一搏,虽然这并无异于飞蛾二度扑火。而且我也不知道他还有什么法术可以使出来。哦,我个人是不希望他死了的,毕竟他和血魔经常来我这找我喝酒,我个人也很喜欢他的性格,你很难在其他萨卡兹身上找到像他那种的谦虚和内敛,至少我看来是这样。

我当然不能插手其中过程,站点把我安排在这里只是需要我进行观察而已,而且我也没有立场去插手别人的家务事。虽然结果已经毋庸置疑,但我真心想要见证这整个过程啊,不然也不会还在这里装疯,而且我是真心希望……

等等,你有没有看到那把刀,它……它自己凭空飞出来了?!

1097年3月1日 9:05.am

那把刀刺破血雾显形在特雷西斯面前,然后不羁地在空中飞舞流转,但他的颜色正在不断地变深,是巫妖在不断输送源石技艺然后在暗处控制这把刀吗?特雷西斯用自己的剑术不断格挡着翻飞劈砍的短刀,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如果你还愿意与我一战,那就不要只让你的刀在这里挑衅我!”

“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摄政王听到了从地面传来的嘶吼,下一秒巫妖的双手就已经死死钳住了他的右脚踝。巫妖的眼中已无生气,反而那刀仍然在空中劈砍,颜色已然漆黑。

摄政王瞥了一眼脚下的巫妖,看见了他手腕上的割口。

“你将自己的灵魂附在这把刀之中,就是为了再多砍我几下?”摄政王叹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与你战斗到底!”

漆黑的利刃在血雾中翻飞,每一刀都向着摄政王而去;萦绕在刀身上的源石结晶群变幻多端,或环绕利刃切割,或成束将其轰击。摄政王尝试用法术控制灵刃,却毫无作用,所以他只能去格挡灵刃的攻击,因为已经没有人与他搏斗,有的只是一把利刃在空中一次次地向他劈来。

摄政王与这把灵刀的战斗并不轻松,漆黑的刀愈斩愈烈,虽然特雷西斯能够接下大部分的攻击,但因为巫妖的双手限制了他的行动,有几刀仍然砍中了特雷西斯的甲胄,还是给这位摄政王留下了几道不可磨灭的伤口。

附录

特工████████观察记录节选

[冗余内容已编辑]

短刀自行发起攻击第五分钟后,赦罪师醒来,此时短刀的劈砍已经可以用残暴而癫狂来形容,赦罪师亦无方法控制之,推测其认为短刀所附带的源石法术量有上限,故欲与摄政王共同格挡灵刃以拖延,结果因自身仍被血雾侵蚀虚弱而被灵刃放出的源石结晶群轻易牵制。

第八分钟后,短刀开始吸收血雾中的源石技艺,血雾开始淡去,摄政王的护卫从血雾中清醒,被摄政王命令前去驱散人群并寻找人群中的施术者,而人群仍受到血雾控制,护卫只能强行驱逐,未能发现目标。

第十二分钟后,血雾完全被短刀吸收,短刀劈砍达到最为狂暴的时刻,源石结晶群击晕赦罪师。

第十五分钟后,短刀放出源石技艺,携带巫妖躯体离开了伦蒂尼姆主城区,此时,摄政王特雷西斯的刀剑与甲胄皆已损坏,其本人虽已负伤但仍能继续战斗,然而其并未阻拦短刀离开。

注释:此次事件之后,不明人员或组织在伦蒂尼姆城内突然进行了大范围的记忆删除行动,包括特工████████在内的█名观察人员均受到影响,导致此书面记录成为极少的记录之一。两名事件发起者的遗体于█天后被发现,被宣称为意外身亡,然而经鉴定,死亡原因与事件记录不符。事件中的短刀下落不明。

行动记录Ac-sitr01Vic011B节选

据安插于Site-CN-███之内线提供情报,一次可能导致“布雷顿计划”失败的事件将由帷幕外人士发动。经自治议会讨论,对此事件的干预行动(即本记录)被实施。

[冗余内容已编辑]

事件发起者████████ ██████(种族:萨卡兹-血魔)遗体在事件后被回收,目前暂存于伦蒂尼姆城外据点Unit-TR-23。

回收完成三十分钟后,事件中出现的短刀(后被回收并确认为研究项目SCP-TR-0██)以源石奇术携带另一事件发起者██████ ███████(种族:萨卡兹-巫妖)遗体抵达Unit-TR-23,确认遗体无异常危害效应后,一并将其回收。

考虑到源石污染危害,由Dr.████████负责两具遗体的无害化处理。

处理完成后,SCP-TR-0██进入惰性状态。鉴于其特殊源石奇术学性质,收容部讨论研究后将其列入研究项目。

鉴于此事件对“布雷顿计划”可能造成的重大影响,派遣了多支MTF对伦蒂尼姆城内目击者进行记忆删除处理。████████ ██████与██████ ███████的克隆遗体被制造并宣称其为意外身亡。事件掩盖成功。

Unit-CN-S25(已撤销)监控影像记录

在本次行动完全结束后,Dr.████████任职的据点Unit-CN-S25(掩盖设施为伦蒂尼姆████酒馆)因人事调动而撤销。遵从Dr.████████本人意愿,调派Dr.████████至据点Unit-CN-S29(掩盖设施为龙门██酒肆)。

在离开据点前,Dr.████████取出一瓶烈酒,锁闭据点前门后,将其饮下约三分之一,随后将剩余部分倾倒在地,并以卡兹戴尔某地语言低声诵读如下诗句: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呼气兮成白虹。

之后,Dr.████████前往龙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