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喧哗
评分: +10+x

主管们围坐在密室中,神情严肃。

此刻正处黄昏,但并无丝缕霞光照入密室,一如主管们的内心,气氛似乎要沉重到凝出血来。

满脸皱纹的O5戴上眼镜,抬头看着主管们。

"中国分部的男女比例失调越来越严重,今天下午又有几十名研究员到站点门口抗议单身压力过大。"面色苍白的主管走上前。

"还有这个。"收容专家把平板摆到桌上,


收容专家望着O5,后者缓缓开口道:

"没关系。就我所知,中国分部最大的站点Site-CN-21男女比例适中,职员生活很幸福。这些例外现象不足挂齿。"O5扶了扶眼镜,兀自看着平板。

戴着防毒面具的军人欲言又止,"O5先生……Site-CN-21……"

"Site-CN-21……"三十多岁的中年主管接过话茬,"Site-CN-21今天下午传来消息,最后一名女研究员公布了自己的真实性别……"

"全站点已经没有女孩子了。"

密室瞬间变得寂静下来。

O5沉默不语,手指颤抖着伸向眼镜,摘下。

"站点里研究员有现充的,非单身的,进修哲学的,出去。"

主管们稀稀拉拉的走出密室,留下几人。

门悄悄合上,外面人头攒动,紧张地聆听着屋内。

"你们怎么搞的!我问你们怎么搞的!"

"这星期,保加利亚分部也宣布全员脱单了,现在全基金会的研究员都在看你们分部的笑话!"

"事情已经严重到了这个地步吗……中国分部的主管都在骗我!都是ASS!我问你们,中国分部的男性形象大使去哪了?告诉我!"

中年主管低下头,飞快地说道,"O5先生形象大使他在日本分部研究刺身技巧到现在还没回来......"

"那你们就把他拉回来啊!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啊?!妨碍咱都渣渣!"O5愤怒地将笔摔在桌上,一分为二。

"我到河北省来……俺来就是想看看中国分部员工的生活问题,有没有一个温暖的家!"O5握紧拳头,"你们这些主管,就应该被总部biu,被主站七万个嫂夫人biu!当初就应该拿去喂斯大林!"

"气死偶咧!"

门外一个有着精致妆容的男研究员低头哭泣,身旁另一人赶忙安慰。

"反了他……我问你们,你们有什么办法保证职员的幸福指数?别搞比利!"

"O5先生……"面色苍白的主管沉声道,"中国分部,尽管男女比例失调但————"

"我们也还是有令职员们感到幸福的东西的。"

"那是什么?"


人们无言地蜷缩着。

单身的安保人员包围了站点,这让本来打算今天下午离开站点的女医生无处可去。

青年沉默不语,在桌底摸索。

女医生盯着电梯口,那里躺着几具裸体,尚有余温。“那是什么?”

“武器。”细不可闻的电子音传来,青年取下挡板。

女医生突然想到中国分部古老的传承,那穿越漫长时光,无数次拯救研究员们的事物。

她开始回忆动作,以及音箱的触感。远处穿着黑色衬衫的研究员警觉地看着士兵。

要干净利落。要瞬间打开音乐,要找到最佳的起手势,要……

青年转过身,手里只有一只旧手机。

她愣住了。“这算什么?”

“设备不好。”青年输入一串号码,递给女医生,她发现手机的背面贴了一个蓝牙模块。

“但你一定明白,现在只有尬舞能拯救我们,如果不能,就尬两次。”青年望向黑衬衫,后者亦回以目光。

她想起那些承重墙下的球状物,似乎是立体声音箱,但她从未见过CD系统。

士兵开始点名,研究员们被抓起,拥挤在角落。

她意识到这是最后的机会。全身肌肉紧绷,几欲起身,却被青年拦住。

“手机在录音,你要交给主管。”

黑暗中仅有啜泣声,被凌厉的叫喝淹没。

“为什么?”

记得突然跳舞。”士兵举起枪口,啜泣变成缄默。


青年面对着她,挡在她与枪口间。

黑衬衫挥了挥戴着石膏的小臂,“多谢DJ。”

戴着红色围巾的年轻人走向士兵,额头抵住冰冷的麦克风。

一个接一个,男研究员聚拢起来,将女性挡在身后。

女医生的心像是被攫住,血液滞涩胸口。

耳畔传来音响声,红外线的光点刺入瞳孔。

青年面向士兵,歇斯底里地尬舞着。

灼眼的灯光闪现,毫不犹豫。

研究员们芦苇般舞动,口水迸溅墙壁,肢体抽搐不止。

她倒在白大褂的海洋中,电音蚕食着她。

她本以为枪声会格外沉重,如田间放挂鞭,可她只听到尬舞的声音,

尬舞的声音,

尬舞的声音,

愈来愈重,愈来愈响,甚至盖过了士兵对尬的声音。

这令她倍感疑惑。


子夜,大厦隐晦地亮起光芒,随后一直亮着。


女人踩下刹车,他险些扑倒。

刚才的一番争斗,令他瞠目结舌,他从未发现自己有如此多的男同僚——而不是女的。

那几乎没有任何遮掩的搏斗,盘桓在他心间。

女人披散着短发,从布包中抽出手枪,胡乱地将枪管塞进嘴中,打开保险。

咔哒,咔哒。

她浑身颤抖,牙齿间挤出不成音节的笑声,手指不停扣动扳机。

良久,她放下枪,摘下易容面具,目光从浸满不明液体的布包中回转,空洞地望着后视镜。

他突然注意到那把左轮手枪,和她的真实身份。

雨幕后渗入未名的灯光,让他不经意间瞥到她的面庞——


"日我自己。"


True En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