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传说

孩子,让我给你讲讲羊人的故事。


婴骨桥,Sloth's Pit,威斯康辛州

这座老石桥已经腐坏不堪,已经到坍塌的边缘。唯一还来到这的就只有来自Site 87的愚蠢的都市探索者,猎人或者说是幽灵。自从20世纪40年代大坝建成之后,桥下就没有水流过了。这正是一些生物绝妙的藏身之所。

羊人就躲在桥下,咒骂着咀嚼着一本恐怖故事杂志。他沙漏状的瞳孔盯着Sloth's Pit的大概方向道,“再也没有关于我的传说了!全都是关于什么“无面男(Slenderman)”或这个“纸孩(Paperboy)”要不就是“杀手Jeff再次袭来!(Jeff The Killer strikes again!)”。”他抱怨道,“我想念以前的好日子。”

你关于过去又知道什么,嗯,小羯子?你甚至不知道Sloth的庄园沉入了地底!一个低沉的声音在羊人身边嗡嗡作响。这个挖苦别人的声音被称作Sloth's Pit的嗡鸣,但是它也有别的名字。齐佩瓦族印第安人把它叫做“地球的耳语”。羊人更喜欢叫它“嗡屁虫”。他特别喜欢这个名字,虽然嗡屁虫不这么想。

“你咬我啊,嗡屁虫,但是你没有形体,所以……滚开吧。”羊人拿起一个玉米穗轴烟斗开始抽烟。坏习惯,但是,嘿,如果你也是不朽的妖怪,你就能随意糟蹋自己的身体。

你听说了他们对犯罪者(Sining)Jessie做的事了吗?嗡声问道。叫她歌唱者(Singing)Jessie吧。他们正试图把她改造地对孩子们友好。

羊人差点吐出自己的烟斗。“他们怎么他妈的能把一个砍下男人的阴茎并吃下去的传说中的妓女变成对孩子友好型的?”

她至少比我们好,不是吗?你被隐身动物学的疯子包围。嗡声笑了笑,而我呢?那些塑料疯子还在试图阐述我是什么,希望他们永远不能成功。

“嗯,我不会告诉他们的,嗡屁虫。我不想被锁在某个苍白的房间里,他们会没收我的烟斗”他深情地看着自己的老烟斗。

无论如何,羊羔男,我想你对今晚在森林里露营的孩子们感兴趣的。你猜他们要干嘛?

羊人的耳朵因此立了起来,他看起来很有兴趣。“鬼故事,婚前性行为和非法饮酒?”

其实只有鬼故事和性。那个胖小孩喝不了多少。加油站那个婊子看出来他的身份证是假的。嗡声似乎在嘲笑着。嗯,来吧,小羯子。为了旧日时光?

“呸,”羊人道,站起来笑着。“好吧。但是我希望不止于此!我喜欢这些。”

我想知道他们尝起来是什么味道的。


有一次,有一对年轻情侣未婚先孕。因为耻辱,他们的家庭把他们赶了出来,逼他们露宿街头。但是惩罚远不止于此。由于他们的罪过,撒旦从地狱深渊中派出了一位将军来惩罚他们。他高大英俊,就像别人一样,……除了他的恶魔的标志。因此,孩子们叫它羊人。


这四个粗心的露营者确实还有别的。露营派对中两个丰满的高中女生,Jessica和Catherine,一个虽然没能带来酒精但被原谅的胖男生,Johnny,以及一个非常,非常幸运的家伙,Tyler。或者至少…他在午夜前都很幸运。

“好吧,那么”Tyler对着三个同伴道,“天马上就要黑了。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是吧?”他张开了手臂,“鬼故事!”Johnny看了看自己的包,里面有三卷的《黑暗中的鬼故事》,他们都没有仔细读过这个。.

“我猜……我先来。”他正把手伸向包,突然头转了一下。他可以发誓他听见有人在他的耳边低吟一个词。

那个词就是羊人

Johnny记得为新闻课读过一篇关于来自地狱的半羊半人的生物的文章,所以他没有再把“等到Martin来为止”的故事作为开头,他开始讲述地狱羊人的故事。


一开始,羊人找到了那个丈夫,以大量金钱把他诱惑到了森林里的一座无名的桥上。那个丈夫中计了,羊人露出了真身。有着血红眼睛,巨大犄角以及羊头的恶魔。羊人撕碎了丈夫的喉咙并把他扔到了河床上,之后羊人钉住了男人,在他的手,脚和阴囊上。


在灌木丛的背后,羊人笑着道,“噢,我喜欢被当做恶魔,那让我看起来那样优雅!”事实上,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睛变得更加血红,犄角更加弯曲,牙齿变得更加尖利。

嗡声悄悄鼓囊了关于“长角了”的部分。羊人假没听见,盯着篝火道,“嗯,嗡屁虫?”

嗯?

“谢谢你帮我。已经很久我没有变得恐怖……都忘记这又多好玩了。”

在你吓到他们尿裤子之前别谢我。噢,他快讲到高潮了!


然后羊人找到了那个伤心的寡妇,告诉她他见到过她的丈夫。他带着她来到那座桥,给她看了水中的尸体。,当羊人简短地安慰它时,“嘿,嘿。”他说,“你很快就会和他在一起。”时,她从悲伤中恢复过来,跪在地上不断颤抖。

他之后把她扔进了河里,她淹死在了河里。


Johnny对此很兴奋。Cate 和Jess睁大了眼睛盯着他,而且他也很确定Tyler不断地吃只是为了不让他尖叫出声。最后,他讲到了结尾,“之后……就再她站在桥的边缘……羊人跳了出来然后说……”

为什么害怕,我的美人,”森林中传来一道男中音,“欢迎回家。

四个人尖叫着,把视线了转向了……一个不那么令人满意的羊人打扮的人。眼睛不错,但是犄角太多了,毛发对一个森林里的生物来说太干净了。还有什么他妈的羊有那样的牙齿?

没有尖叫着逃跑,除了Johnny以外,他们都笑了。羊人眨了眨眼。

“究竟有什么好笑的?跑啊!不然就是死!”他举起手臂发出可悲的咆哮,但是只带来了更多的笑声。

“噢,上帝,Johnny,你应该给他准备更好的服装!”Jessica用肘推了推他的脂肪然后笑道,“如果你试图吓我们,至少你得让他看起来像是真的。”

Johnny已经吓得发懵了,他在来这之前从没有想过要讲羊人的故事。根本就没有时间来安排这样的恶作剧,这就意味着……

“额,伙计们?我……我没有让谁在这里跳出来……”Johnny瞪大了眼睛盯着羊人的牙齿道。其余的露营者一下安静了下来。Johnny尖叫起来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跑了起来,在崩溃之前跑得越远越好。

其余的露营者盯着羊人。羊人清了清喉咙,拿出了烟斗,道,“哇。

露营者回到了卡车上然后在连两分钟内离开了这里,抛下了所有的东西。笑着,羊人开始吃被丢下的食物。这是个美妙的夜晚,


最后,羊人在河里找到了妻子,撕开了她的子宫,找到了那还活着的胎儿。他将其当做自己的孩子抚养长大,那孩子成为另一个羊人。从来没有女性羊人,全是男的。


羊人走回桥边,抽着烟斗,悲哀地看着四周。很久以前,他是森林之王,就像他的祖父他的父亲一样。他是未婚先孕者的梦魇也是所有人害怕森林的原因。

现在,人们不再害怕怀孕了。现在有了避孕套,堕胎和计划生育,没人害怕他。如果有人谈到他,只会把他当成挥舞斧子的疯子或者神秘动物学的崇拜者,而不是真的恐惧。

你没事吧,小羯子?嗡声问道,你看起来……很惆怅。

“我已经老了,嗡屁虫。”羊人抱怨着靠向一棵上年纪的松树。“快80岁了……我很悲伤。”

没事的,小羯子。嗡声道。你的故事会被传颂的。

“衍生的故事,是的,但是最古老的故事已经失传了。”羊人点燃了烟斗。“为什么我不能像那些新的恐怖传说一样?那些……‘creepypasta’?那都不算是真正吓人的。那只是网上传播地小片段,不是那经久不息围绕着壁炉一直被传颂的。”

小羯子,(羊人恨这个外号)那些被你吓着的孩子们正在镇子里传播你的故事。就是他们不相信,你已经为人所知,这还不够吗?

羊人吸了口气,站直了身体道,“我想足够了,暂时是。”

在月光和星光下,羊人走回那座桥。

|中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