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锁

第一次回家发现自家的门没上锁时,我觉得可能是因为之前匆匆上班时忘记了锁门。我也不是第一次烦这种蠢了。

今天早晨,我确认自己锁紧了门锁——将旋钮狠狠扭了几次以防万一——我认为这样已经万无一失了——直到我回到家。

我仔细检查了自己的房子,没有任何异常,没有杀手藏在衣柜里,没有贵重物品遗失。那天晚上我紧紧抱着一根棒球棒,睡得很不安稳。当我醒来时,我发现一切都和之前一样:丝毫没有不对劲儿的地方。

我又抱着棒球棒度过了夜晚。到了早上,我又戳又捅地搜查了每个房间的每个角落和缝隙。毫无发现。我只好锁上门出去上班。回到家时,门又开了。这情况连续发生了几周之久。

这事持续了好几个月,我开始习惯了这扇门,甚至变得感激它。当回家太晚时,我也不必在黑暗中摸索开门的钥匙。我挺喜欢这样。

某个晚上,当我回到家,门却锁住了。一顿手忙脚乱后我才终于设法打开锁进入家门。我打开电灯——接着在惊愕中发现墙上写着一行小字。

“你需要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