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214

个人日志: █████特工
日期: 04-05- ████

我获得了最新的任务。很明显有报告指出在以██████的公共图书馆为中心的地区有邪教活动。明天会与其它Lamda-7的成员被运往该地调查。因为那个地点里有一个巨大的机械博物馆,大家担心它可能是破碎之神教会的一部分。我很讨厌和他们打交道,比起这儿其他的操蛋玩意,疯狂的机械神明更让我毛骨悚然。毕竟大多数其他玩意只会杀死你的身体。

日期:04-09- ████

最初的勘察从那栋建筑开始。百分之九十的部分有地图,因此目前还没发现什么异常。余下未勘查的只有报刊阅览室侧翼,这儿看来因为整修而封闭了。好像不少人会在晚上进去,但门是上了锁的,而且设计这个地方的建筑师应该与窗户有深仇大恨。这里的钉子倒是没什么问题,这个地方把每个他们能想到的每个表面都安了钉子。明天小队将会尾随其中一人,看看内部状况。
备注:这份与下一份日志期间, 整队Lamda-7与报告提到的狂信徒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日期:04-11- ████

一页页的书卷在我脑海中翩翩飞舞,在饱和的信息下,动作于微风中诞生。合并及编索直至完美,安全地储存收好。图书馆允许在它的收藏品里增添新物,以精炼的生物精髓,永远填补她的墙壁,因为俱是借取,但从不留存。暂时收纳身份,给一个人披上另一副皮囊,为了目标,为了计划以及那部分成真的梦想。模仿肉体和它的弱点、它的血脓和脉络就像悬在牵线木偶的线子,舞动他笨拙愚昧的行为。

日期: 04-12- ████ 9:32 AM

再次醒来。我不知道在回到[删除]途中睡了多久。阅读之前的日志,我认为我可能睡眠不足。这完全不合逻辑。邪教已经不见了。队员们不见了。在行动报告后书写。试图消除以前的日志,但我找不到消除按钮。我放弃了。那些词一直在我头脑中重复。我认为我已经被同化了。今早刮胡子的时候割伤了自己,水银般的东西从伤口流出,流进水糟。刮刀切入皮肤的感觉就像情人的爱抚。自行了结自己是我的责任。我已经被同化。当我完成报告后便会动手。我手上还有手枪。

12:04 PM

紧张的情绪渐渐增长,颤动的手指,烧焦的无烟火药味道,闪光,爆炸,引导骨骼与脂肪纠缠在一起的浪漫,接下来的则是狂野的释放。

日期: 04-13- ████

再次醒来。子弹不能起作用。在我扣动了扳机后便没有记忆。我之前在浴室,而现在我在床上。酒店员工及医护人员的制服铺满四周,但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东西剩下,没有任何一点打斗的痕迹,甚至没有一丝血迹。试图打电话给我的上司,警告他们我正在前来的路上,不过我的手指总是按错号码。我惟一可以做的就是将这些都写在这里。有某些来西令我认为他们希望这些文字被发现,然而这只是太迟了。我的后脑依然在流血。然而对我来说,这种感觉似乎挺正常的,同时温暖的逐渐减少令人愉悦。

<日志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