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故-668-omega事后访谈
评分: +60+x

访谈记录-18/5/6节选:

冯██:所以当时,你闭上眼睛了吗?

Hannah博士:没有。

冯██:我这里的资料显示你对于血腥场面十分反感。

Hannah博士:生理不适。

冯██:那么为什么不闭上眼睛呢?

Hannah博士:我想要看清楚。

他出门的时候妻子正在收拾那桌没被他吃几口的早饭。妻子和他都是南方人,但早饭中也稍微掺杂了一些北方的菜式。酱瓜,白粥,腐乳,煎蛋。除此之外还有妻子早上起来出门在楼下早餐摊子买的油条和热牛奶。

但他毫无吃饭的心情,匆匆敷衍了几口之后就拿上了包,离开了家里。他听到妻子在身后的叹息“要是有个孩子就好了”。

这并不是什么家庭伦理剧,长久没有孩子的夫妇间产生了冰冷的隔阂,丈夫可能有了外遇,也可能只是单纯的失去了生活的热情,而妻子在全力挽回这场婚姻的剧情。

我们有孩子。他想到这里的时候心脏又一次隐隐作痛了起来。再见,我的爱人。

他在南方城市的薄暮冥冥的清晨离开了那套居住了将近15年的公寓。

基金会心理博士冯██的笔记:本次的会谈对于我来说是一次极大的挑战。第一,访谈对象本身就是一名具有丰富知识和咨询经验的心理学博士。第二,对象本身并没有任何求助的意愿。O5议会指派我和Hannah博士进行这一次的访谈,其一是说服对象进行心理治疗和休假,其二是对于事故记录-668-Omega做进一步的信息采集。我想这不会是一次轻松的会话,对象的防御机制必然是极高的水平,在目睹事故记录-668-Omega之后带来的心理创伤使其在最近的工作上出错的几率增加,并带来了明显的精神衰弱。但无论如何,我会尽我所能完成任务。

走在早高峰还没开始的城市的街道上,人行横道上的绿灯闪烁着,跳回了刺眼的红色。他站定,凝视着由像素点组成的红灯。

他清晰地记得。那是一个类似的清晨,尽管注意到了自己的女儿的反常,他想着“期末考试之后找她谈谈心”,就重新投入了自己的繁忙的工作中。而在那天傍晚,敲响他的家门的是一名自称孩子老师的女性。

在短暂的了解了一些孩子的最近的情况之后…….不行,这里的记忆还是很模糊。总之在那之后,他短暂的忘记了女儿一段时间。但空虚感,失落感,和越来越严重的抑郁情绪让那时的他十分费解。

在抱着马桶干呕的另一个清晨,他把失去的记忆找回来了。

访谈记录-18/5/6:

冯██:你好,基金会指派我来和你谈话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说服你进行心理治疗和休假,另一个是对于事故记录-668-Omega做进一步的信息采集,我想我们先从第二点开始?

Hannah博士:可以。

冯██:能简单地描述一下房子被车撞碎一面墙之后的情景吗?

Hannah博士:因为冲击力和位置的原因,668-A和三个机动特遣队队员都受到了一定的伤害,三名队员受的伤害比较重,当场就失去了意识。我因为站的位置的原因,除了巨响带来的几秒暂时失聪之外,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然后那个父亲从车上下来了。他身上穿的衣服,他的头发和脸都很脏。头发油腻的打结,也看不出衣服原来的颜色。这时候668-A开始尖叫,我一开始认不出那个父亲。但因为668-A的尖叫,我猜测是不是其中一个孩子的亲人。然后我想起来了,是SCP-CN-668-5的父亲,我给他做过记忆删除。

冯██:之后发生了什么?

Hannah博士:那位父亲看了我一眼,直接向668-A走去。作为研究人员,我可以在这类危险情况下保护自己而非保护异常,所以我什么都没有做,但我按了藏在身后的警报按钮,这也是之后MTF-庚午-01“唯有暗香来”迅速到达的原因。

在他走向SCP-CN-668-A的时候,668-A一直在求饶和惊叫。那位父亲问我“你们觉得你们的那种药能让一个父亲忘记自己的女儿?”,我回答说不是,试图和他解释。但他说他知道了,他在Site-CN-34附近蹲点了200多天。

然后他抓住了668-A的头发,非常用力地往大理石地板上撞了27次。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据他所知,已知的世界内完全不存在那类能让人精确忘记某种特定记忆的药剂。这就代表他的女儿,可能和对于他来说完全陌生的未知世界扯上了关系。而那个未知世界想让他忘记自己的女儿。

所以她有可能还活着。他给自己打气似的拼命在脑子里重复这句话。

还活着,还活着,还活着,还活着。但他想象不出,自己的女儿,在自己眼皮下成长了12年的小公主,可能最大的创伤经历就是十岁生日的时候没有穿上喜欢的颜色的裙子的女孩子,目前最大的烦恼可能是期末考试是否能进年级前十换来一起去旅行的奖励的女儿。是因为什么和“完全陌生的未知世界”扯上了关系。

他看着前方的车水马龙,早高峰已然到来。马路对面的人行道红绿灯早已从红转绿再由绿转红了许多次。

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往何方。

访谈记录-18/5/6:

冯██:在那之后呢?

Hannah博士:我试图和那位父亲沟通,告知他这样做会产生的后果。但他说那些孩子这样活着和死了没有区别。他问我“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

冯██:那么你怎么回答呢?

Hannah博士:我说“像被蛀空了一样的痛”。之后,虽然昏迷的机动特遣队队员身上有枪支,甚至是炸药之类的武器,但他选择了668-A家里茶几上的烟灰缸。他先用烟灰缸敲掉了SCP-CN-668-A的所有牙齿,然后……我记得668-A好像说了什么,但我没听清。这些现场记录里都有。

冯██:所以当时,你闭上眼睛了吗?

Hannah博士:没有。

冯██:我这里的资料显示你对于血腥场面十分反感,是这样吗。

Hannah博士:生理不适。

冯██:那么为什么不闭上眼睛呢?

Hannah博士:我想要看清楚。

再之后机动特遣队就到了,我没有看到他自杀的场景,MTF-庚午-01的队员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按照心理创伤防御协定用手掌挡住了我的视线,以防我进一步目睹创伤场景。

冯██:那时候你在想什么?

Hannah博士:我觉得那位机动特遣队队员的手掌掌纹很清晰。

他选择的第一个去处是学校,他想象不出自己女儿的生活轨迹除了家庭和学校之外还有什么别的地方。学校的教学楼建筑的色调是铁锈色。这是一种非常经济的选择,因为明亮的色调虽然十分适合学校,但是很容易就弄脏了,浑浊比暗色更不适合学校。

他得到的信息告诉他,还有一个人失踪了。但他想不起来那是谁,他的直觉和逻辑思维都告诉他这个人一定是找到女儿的关键,但他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那个人到底是谁。档案室什么都没有。

他走进学校的盥洗室的时间是上课时间,因此盥洗室空无一人。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你得想起来。”他对镜子里的自己说。这是不可能的,毫无线索。心里有个声音响起。

他愤怒的跪在地上,发狠的将头往洗手池的台面撞去。他感受到了从额角流下来的温热的液体和剧痛,但还是什么都无法想起来。他发狂的撞向镜子,那面可怜的镜子产生了裂痕,然后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碎裂了一地。想不起来。

他抓起一片镜子碎片,戳向自己的喉咙——

似乎有个声音说“别这样,我投降了。”然后一切记忆就像地上的镜子碎片一样慢慢的破碎的浮现在他的脑海里,脑海的碎片和地上的碎片无一不反射着鲜血淋漓的他。

下课的时候那所初中的小男孩们被空无一人但满地血迹和碎片的盥洗室吓呆了。

访谈记录-18/5/6:

冯██:好的Hannah,我要做的收集资料的工作基本完成了,那么我们开始咨询环节可以吗?我要说的是,咨询的部分是完全保密的,除非——

Hannah博士:除非我表现出了要伤害自己或者他人的倾向,或者自杀倾向。或者从我们的对话中得知有儿童正在受到情感上,身体上,或性方面的虐待,这一点同样适用于一切没有自理能力的成年人。但我可以自己选择打破保密条例,如果我选择投诉你,你也可以部分打破保密条例来保护你自己的权益。最后一句如果涉及到伤害基金会利益的信息,咨询师也可以酌情打破保密条例

冯██:非常熟练,想必这段话说的次数一定比我多。

Hannah博士:我想是的。

冯██:无法否认的是,你确实经历了极大的心理创伤。无论是在执行SCP-CN-668-A的收容程序中,还是在事故记录-668-Omgea中。但你拒绝了心理援助和休假建议?

Hannah博士:是的,因为我不想停下来。我想继续工作对于我来说意味着很多东西,至少我没有假装自己活在一个“那些承受着极度的痛苦的人不存在”的世界。我认为我只是在清醒而疼痛地活着和盲目而快乐的活着的选择中选择了前者。

冯██:你认为接受心理援助和休假是“假装自己活在一个那些承受着极度的痛苦的人们不存在的世界”,这是——

Hannah博士:不合理信念1?那么你觉得明明可以不接触这些异常,生活在普通的世界,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选择在这里工作,面对这些东西,只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是不是不合理信念?如果这样说的话,我认为基金会本身就是建立在不合理信念上的。

冯██:我认为我们选择在基金会工作是因为这个世界需要有人收容异常,不然人类就无法生存。

Hannah博士:行为主义理论2

冯██:我的意思只是你需要一些支持,而我和基金会能够提供这些支持。

Hannah博士:人本主义理论3

冯██:你这算不算是防御机制4

这是第12天,他搜寻那个物理老师的踪迹的第12天。受伤的父亲的敏锐让他发现了那个老师的原住址周围的监视者。他有充分的理由将自己女儿的消失和那个物理老师联系在一起。随着进一步的探索,他发现那老师常去的几个实验室或者别的住处也有类似的守卫。

但这无法阻止他。他不想回忆自己用了多少尝试进入那些场所,总之,最后他成功了。

通过在那些地方找到的信息,他得出一个结论:这个老师是个天才,而且是已经有了成果的天才。但在那些地点没有发现任何他创造的仪器。

所以,老师和那些仪器,被某个未知世界的…….个人或者组织,组织比较有可能,带走了。而他们因为某种原因,带走了他的女儿。这是他综合信息得出的结论。

从那些材料中他还推理出另一条信息,这位老师在城郊的某家宾馆还有一间长租客房。

司机的提醒让他的意识回到了现实,他到了。环顾四周没有发现熟悉的守卫和监视的踪迹。

这次我赶在你们前面了。他心想。

访谈记录-18/5/6:

冯██:那么Hannah,我想听你说你看到的东西,不只是事故记录里的。在执行SCP-CN-668-A的收容程序里,让你感到难受的事件都可以说,可以吗?

Hannah博士:那整个收容程序都让我感到痛苦。在我看来那些孩子如果受到这样的遭遇和对待,被这样的和668-A链接在一起,那么活着真的有意义吗?

但收容程序的制定是来自O5议会的命令,我明白我们的“保护”的意思,我明白那个人的示威的含义“可能这个世界都是我的人质”,我并不害怕他,我认为他有一部分是在唬人,事实也证明了他除了那7个孩子其实并没有别的人质,但那是O5议会的命令。

和668-A的每一次定期访谈都让我感到痛苦,他的神情,营养过剩的面色。对于668-1到668-7的每周的定期身体检查也让我感觉痛苦。

冯██:在这中间让你感觉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Hannah博士:有一次,因为……记不太清的原因,我和两名特工到了668-A的收容间,你知道那收容间堪称豪华。我让他们在门口等着,我进去对668-A进行一些问讯。

他在卧室里,对668-1和668-4进行……性侵犯。

冯██:你当时怎么想呢?

Hannah博士:我忘记了。但我记得我说了什么,我把声音采集器关了,问他“你要不要和我试试”。

冯██:我想现在提醒你这是违规的十分不合时宜,那么之后呢?

Hannah博士:他说他对成年女性没有兴趣。

偷偷潜入那间被物理老师长租下来的宾馆房间让他的小腿和脸上又多了几道擦伤,但他没有在意这些,径直开始了翻找。

抽屉里,电视柜,浴室,一无所获。

他有些泄气的一屁股坐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但是他感觉到了某种异样。

掀开床垫之后,下面压着的照片的景象让他的大脑失去了功能,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拿着那些照片,录像带,和一些文件走在那个郊区的某条荒无人烟的街道上。

地上的土被他的泪水渐渐的晕染开,然后滴上的是一滴滴鲜红的血液。他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嚎叫,如果任何一个过路的人听到,都会被那种嚎叫中带着的心碎的感染力影响的十分不适。

但没有人听到他,正如没有人听到他的女儿一样。

但他用自己干裂,裂痕里渗着尘土的手掌打开了那些文件,这中间是一些那个人为了逃避法律惩罚寻找的…异常组织的信息,世纪安保大厦(Security Century Plaza)映入他充满血丝的瞳孔。

访谈记录-18/5/6:

冯██:那么,孩子们呢?668-1到668-7是怎么样的?

Hannah博士:他们的共性是漂亮,不是那种恭维人的时候说的漂亮,也不只是因为年纪带来的靑春。是真切的漂亮,长大之后都应该是人群中一眼被人看到的那种外貌极为出色的成年男性和女性。当然,不漂亮也不会被668-A选中。

冯██:我想我能想象。

Hannah博士:我想你不能。因为漂亮,这些孩子应该都是班级里,年级里的风云人物。我不知道你是否读过普通的学校,因为很多基金会工作人员都是从异常教育机构出来的。这样的漂亮能给他们带来非常精彩的人生。学校的演出,演讲,同学们的中心,老师们亲戚们的喜爱和夸奖,陌生人的善意。因此与他们当时的处境形成的反差更加让人心碎。

冯██:所以他们十分痛苦?

Hannah博士:偶尔,但更多的偶尔在努力的寻找希望,我记得668-2很喜欢叠纸星星,还送了我一瓶。

1000个小时听起来很多,但折算成天数是42天。他在这个垃圾场呆了42天。

追寻着Site-CN-34的垃圾处理车,从巨大的垃圾场和多到无法计数的垃圾中,找到被碎纸机粉碎的碎片,然后一片一片的拼起来,从这些信息里,找到和自己女儿有关的信息。

他花了1000小时。

当SCP-CN-668-A出现中毒迹象时,SCP-CN-668-5的眼球,耳道,鼻孔,口部,阴部和肛门均会长出巨型菌类,这类菌类目前被观测到的能生长的最大体积为▇▇▇▇立方米。此时SCP-CN-668-5的表现为极度痛苦。如SCP-CN-668-A从中毒状态中康复,SCP-CN-668-5所受伤害也将消失。

这些天来血液沸腾的感觉他已经感受到了很多次,但这次的感受依旧刻骨铭心。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哭,但心已经痛的没有感觉了。我不会放弃的,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的。他重复着低语这句话。

回到Site-CN-34的大楼前蹲点的他的外貌已经和乞丐没有什么差别了。

需要耐心。他对自己说。所以他耐心的死死盯着那座大楼,不时地更换自己的据点,记住了从大楼中走出来的每一个人的面貌,推测他们的职位和身份。他感到自己的肩头被人拍了一下。

“韦先生?”穿着西装的男人热情的笑着。

“能让我进去?”他不可置信的在那间华贵的办公室问那个穿着西装的男人。

“是的,世纪安保大厦的17层昨天出现了一个安保漏洞,我们推测他们两天后才能发现这个漏洞。我们清楚,你想要回自己的女儿,而我们传媒公司需要那个大楼的一些信息。所以这是个双赢,您进去,安置炸药,然后趁混乱带走您的女儿,或者至少弄死那个老师。然后把我们的外置设备插在这个女人的电脑上就好了。”

那个男人展示给他看了一张长发女性的照片。

访谈记录-18/5/6:

冯██:听着是完全没有放弃希望的孩子们?

Hannah博士:完全没有。我记得有一次,在例行检查的时候,我看到了SCP-CN-668-5和SCP-CN-668-6藏起了什么东西。所以我问她们是什么。

冯██:是什么呢?

Hannah博士:她们磨得很尖的一根钢条之类的东西。说想把668-A捅成植物人。这样只有668-6会受到伤害,668-6说她愿意这么做…….

冯██:然后呢?

Hannah博士:我告诉她们不要这样做,我说大人们会找出来制裁他们而不让好孩子受到伤害的方法的,她们需要一些等待,但那一天会到来的。

冯██:她们说什么?

Hannah博士:她们问我“真的吗?”

冯██:那么你怎么回答的?

Hannah博士:我说“是真的”。

在看到那个女人的脸的一瞬间他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不,不是那种烂俗小说的桥段。他发誓他看到了。

这个女人的脸,出现在他眼前,不是指那张照片。坚定的,微笑着看着她。然后说。

“是真的。”

他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安心感和满足感,他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幻觉,他在此之前没在那栋大楼的进进出出的工作人员里见过那个女人。但刚刚的场景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甚至可以说是视网膜上。

西装革履的男人不解的看着他,而他转身冲出了那间办公室。

他又一次在垃圾场开始了疯狂的翻找,结合起来之前的文件,他开始了解了那是怎样一个组织。他猜测自己看到的是女儿看到的东西,这是血脉之间的奇妙感应。

但他之后翻找出来的东西让他又一次的痛哭失声。

在垃圾堆中磨损的看不出原本颜色的小蛋糕的包装。

今天是她的生日。他记得。

Dr.Hannah很累了,她加班很晚。她伸了个懒腰,转过办公椅看着落地窗外灯火辉煌的城市,虽然早就过了晚高峰时期,但下面的车辆依旧川流不息。人们正常地沿着轨迹生活,而总有人保护轨迹之外的东西。

她听到了新邮件的声音。

检查一下17层的安保系统。

访谈记录-18/5/6:

冯██:总的来说,尽管这次的事件和收容程序给你带来了极大的创伤,但你并不愿意休假?

Hannah博士:是的。

冯██:希望你能看看这个。

冯博士在桌上放了一封信封上有许多皱褶和污渍的信件,转身离开访谈室。


访谈记录-18/5/6:

冯博士在访谈室内哭声停止的5分钟后走进访谈室。

冯██:需要休假吗?

Hannah博士:需要,还有心理咨询,每周三次,每次一小时。还有,我可能需要一些辅助药物。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