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像伦敦,你,我,他
评分: +11+x

情况报告:

200█年8月2日,机动特遣队Epsilon-6(“Village Idiots”-乡里愚人)的一支小队被指派进行SCP-1678的探索工作。该小队的目标在于:以斯隆广场1为起点,向东探索区域线沿线,进而对探索议会大厦做准备。2另两支小队被指派分别在海德公园阿尔伯特门和更加抵近斯隆广场的圣玛丽天主教堂的临时前哨站随时待命。但小队受到了至少十五(15)个SCP-1678-A实体的突然袭击。实体采取了包括步霰射击、钝器击打、肉搏等手段进行攻击。小队队长,SCP-1678前首席研究员Dr.Alisa Hsu下落不明,无人指挥,这导致特工Charles F. Brandon中弹数处,救治无效,KIA。3在接下来的探索中,除非另有通知,处决Dr.Alisa Hsu将被视为主要任务之一。

以下内容是从Dr.Alisa Hsu的备用追踪器中获取的。因事故20██-██后Hsu在心理测试中的表现不达标,备用追踪器被安放在Dr.Alisa Hsu的左手无名指的一处仿生骨骼中。4


[00:00:00] 检测到首要追踪器损坏,启用备用追踪器,初始化完成。对象正在Cadogan路上向西南前行。
“呼,呼……找不到我了吧,Silly们。”她看了看周围,MTF的影子早已不见。

[00:01:03] 对象在Marlborough路和Cadogan路的交叉口停了下来。背景有鸟类的飞行声。推定为SCP-1678-B。
“很好。那么现在,让我来看看……”她端详着Google上下载的维多利亚时代地图。“时代不太精确,还不如夏洛克脑子里记的清楚,不过也能凑合着用。”
Hsu以机械配件向SCP-1678-B示好,可惜SCP-1678-B没有反应,Hsu也索性不再理会。
Hsu钻研着地图,忽然一拍脑门,“对!向右转!”

[00:02:05] 对象飞快拐入Marlborough路。可以听见持续的飞行声,推测为SCP-1678-B正警惕地跟随着她。
在Hsu走向园林园的路上,居民们从门后探出头来,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一个穿着古怪,全副武装的小姑娘走过街道。她把手枪握得紧紧的,“得戒备着他们。”她想。“不过换好衣服就不用这样了。”
(略去20分钟,期间对象依次沿Marlborough路、Pelham路、Cromwell广场行进,直到进入园林园)

[00:23:58] 对象靠近园林园,数个SCP-1678-A的警告声响起,但随即停止。可能是其无敌意和对SCP-1678-B的示好使SCP-1678-A停止了攻击。

[00:24:46] 对象进入园林园。可以听到上下楼梯的声音和讨价还价的吵闹声。

“母亲大人,生日快乐。”她呢喃道。

(大楼内电磁干扰,仪器被迫休眠)


[00:00:00] 初始化,完成。数据恢复,完成。
Dr.Alisa Hsu正离开园林园,并沿Cromwell路、Gloucester路前进。

[00:07:45] 可以听到上下楼梯声,嘈杂而混乱。人数在五十(50)到一百(100)人之间。推定其正进入格罗斯特路站地铁站。5

[00:09:10] 对象停止移动,背景音有乞讨声。
(叹气)“我只是想,不再看到你们这样生活……”
(重复数次)(硬币碰撞声)“愿主保佑你。”乞讨者:“阿门。”

[00:15:39] 传来呼啸声、汽笛声和人们进出站的嘈杂声。
Dr.Alisa Hsu进入车厢。

[00:17:00] 列车不断向西行驶。
(略去30分钟)

[00:48:19] 对象在阿克顿镇下车。
(略去步行40分钟,过程中对象明显体力不支)

[01:32:04] 对象进入南爱岭公墓。
“妈妈,您累了一辈子,您说想要睡在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我答应您。”
“我说话一定算数。”

[01:35:31] 对象开始挖掘,推定为埋葬母亲的骨灰。

[01:50:19] 埋葬结束,对象在墓前摆放鲜花、贡品等。6
“妈妈,60岁生日快乐。以前在基金会工作,忙得没时间给您过生日,现在我在这儿陪您过一辈子。”
(对象泣不成声)

[01:59:23] 对象离开公墓,用手枪射击自己的左手无名指。追踪器损坏。

记录结束。


后记:

Dr.Alisa Hsu因蓄意损坏基金会设施、盗窃、违背收容条例、玩忽职守等罪名被道德伦理委员会判决死刑。SCP-1678首席研究员的职位由其下属,收容专家Dr.Nicolaus Zhao接替。然而,由于在SCP-1678内执行死刑会引起与SCP-1678的全面敌对,死刑判决从未被执行,(当然,他们也从未找到过那位Dr.Alisa Hsu)直到20██年,其因肺部感染离世。

然而,这两段总共不足三小时的录音充分说明了基金会与“伦敦议会”和平共处的可能性。据此,以Dr.Nicolaus Zhao为首的几位员工说服道德伦理委员会通过了关于“和平处理SCP-1678”的提案。收容专家Dr.Nicolaus Zhao和特工Richard Chen以投资和协助建设为代价说服了SCP-1678的议会。事实上,这也满足了“伦敦”议会的利益。

十几年后,几乎“镜像伦敦”的每一位居民都能习惯一个全副武装的“未来佣兵”从他们的家门走过的场景了。基金会对“伦敦”的投资不仅使这里成为了基金会潜在的避难所,也改善了“伦敦”人的生活状况。

在闲暇时,Zhao常常带着一瓶红酒去拜访阿克顿镇的一位叫Alice的漂亮姑娘。这自然成为了基金会和阿克顿镇的共同谈资。每当Zhao拿着酒走向Alice家的门,常常引来左邻右舍的好奇观望。“这眼神和二十年前他们的眼神大不相同了啊。”他想。还有就是,几乎没人注意到,他送给她的戒指她总是挂在脖子上,而不是戴在手上。
“说起来,做完这些事最后再拆掉追踪器,会变成这种结局你早就料到了吧。”
“要不然你个Silly永远找不到我。”小姑娘脸上泛红,看来是酒喝多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