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棋
评分: +37+x

秋风扫起几片枯黄的草叶,掠过金色的龙椅。

金色的龙椅上,九五至尊、大汉天子、高祖刘邦睁开了眼睛。

入眼是飞卷的莽莽黄沙,还有在苍白阳光映照下显得死气沉沉的无际荒原。

枯黄的平原一片死寂,没有任何属于生命的气息。然而就在离刘邦不远的地方,却有一条宽阔的河流横在那里——水流不急不缓,河水清澈,与最普通的河流也没有什么两样。但这样一条河流出现在如此荒凉的平原上,算是极为突兀了,可令刘邦困惑的是,他却丝毫不觉得那条河流与眼前的荒原有任何不协调感,仿佛这样的荒原上就该有这样的一条河一样。

奇怪。刘邦想。他确信自己没见过这样奇怪的荒原,从来没有。或许他的领土里有这样的地方?刘邦不清楚,也不关心。他现在只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在这个他从未来过的地方。



刘邦抱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仍然没有半点头绪。于是他又抬起头将目光投向远方,期望看到些不一样的东西。旋即,他的眼睛就睁大了——

在河的对岸,一面绣着“楚”字的大旗在秋风中飘扬。大旗下,是一张和他座下一模一样的金色龙椅,显得耀武扬威。

然而刘邦完全没注意到这些,因为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对面的那个突兀出现的人身上——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怎么可能!!

刘邦的心中在呐喊。不可能的,绝不可能!他明明已经死了!在四面楚歌之中死在乌江边,尸体甚至被分成五段呈到了自己的面前。他怎么可能没死?!

于是刘邦揉了揉眼睛,再次向对岸看去。然而项羽还在那儿,“楚”字大旗也还在风中飘扬。一切都显得那么真实。

无比得真实。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已经死去了的人为什么还会出现呢?难道自己也已经死了,这儿是阴间?不,不可能的。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等等,不可能?不,不一定不可能,只要凭借一种东西——

奇物。刘邦脑海里蓦然闪过了这个两个字。

于是一切都豁然开朗。



一个太监都能带着自己找到那么多奇物,那身为秦王的子婴自然知道更多奇物的隐藏地点。项羽身为名门望族之后,很可能知道奇物的存在。他只要以“不杀”为条件逼迫子婴,很可能逼问出那些奇物的藏匿地点。

对了,一切都说的通!怪不得项羽要火烧阿房、杀子婴,那是为了掩盖他拿走奇物的事实!

在乌江的时候,项羽肯定是用了什么奇物骗过了自己。然后他在某个自己出巡的时间,用另一样奇物将自己带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想要刺杀自己。一定就是这样。

已经明了了一切的刘邦微微冷笑。呵,身为奇物的拥有者,他怎么可能不提前防备这种情况的发生?

右手捏碎了暗藏在腰间的半片布满裂纹的虎符,刘邦抬起头看向前方。正如他所预想的一样,数以千计的手持长枪的士兵突兀地出现在了距离他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上,然后又迅速地聚集成了五个方阵。紧接着,两队骑兵出现在了他的左右两侧,随后是战车方阵,再然后是近卫军方阵……

刘邦有些得意地再次将目光投向了大河的对岸,却惊讶地发现,项羽的身边,也出现了大量的士兵!

也是,既然他敢把自己拉入这个地方,必然也有所依仗。不过就现在看来,项羽那边的士兵明显比自己这边少上不少。哼,莽夫终究还是莽夫,永远只会低估对手,高估自己。这样的对手,有什么好怕的?

刘邦只觉得一股豪气从胸中涌出,远处的项羽也顿时显得不足为惧。是啊,有什么好害怕的?不过是一个穷途末路的莽夫的垂死挣扎而已。当初自己面对全盛时期的项羽都能丝毫不惧,如今自己占据大优之势,为何要怕?

全军出击!



为什么……

怎么会这样……

明明自己占据了那么大的优势……

明明对手只是一个空有蛮力的莽夫……

为什么我会输……

为什么……

为什么阳光会是苍白色的……

为什么会有这么诡异的荒原……

为什么……我会觉得眼前的这一切都无比熟悉……

我死了吗……

好黑啊……



秋风扫起几片枯黄的草叶,掠过金色的龙椅。

金色的龙椅上,九五至尊、大汉天子、高祖刘邦睁开了眼睛。

入眼是飞卷的莽莽黄沙,还有在苍白阳光映照下显得死气沉沉的无际荒原。

枯黄的平原一片死寂,没有任何属于生命的气息。然而就在离刘邦不远的地方,却有一条宽阔的河流横在那里——水流不急不缓,河水清澈,与最普通的河流也没有什么两样。但这样一条河流出现在如此荒凉的平原上,算是极为突兀了,可令刘邦困惑的是,他却丝毫不觉得那条河流与眼前的荒原有任何不协调感,仿佛这样的荒原上就该有这样的一条河一样。

奇怪。刘邦想。他确信自己没见过这样奇怪的荒原,从来没有。或许他的领土里有这样的地方?刘邦不清楚,也不关心。他现在只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在这个他从未来过的地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