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太阳入眠,唯尔独逐梦神
评分: +32+x

西部梦神
相拥城市与落幕之年

retouch_2021050820575806.jpg

"你将烟火送上天空了吗?"

抓取: 触摸 | 查询: 透明、夏日夜鲤鲫 | 搜索: 唯独剩下的我们
其它过滤 | 不要: 魍、墨鱼汁、妄自菲薄 | 保留: 柠檬苏打、相融、鲸

幻梦里没有新闻

乘着水泡逐自由!

有人抓住了什么但我不知道我只是找到了这篇文章然后把它贴在了这里对不起我废话太多了但是这次夏日夜我真的好久没那么开心过了…

我看见了好多透明的梦神。

那时是我的第二千零三百二十五个太阳年轮回,所有的透明梦神通通浮现,游走于巨大的灰色的西梦空间内。我站在水池的中心,任凭载满记忆和愉悦的粉蓝鲤鲫在我的脚边打转,它们一同吐出许多泡泡,然后愈渐膨胀,将我从水中托起。那些透明的思维个体超然于集合体外,奔腾于你我的头上,奔腾于高脚凳和柠檬苏打鸡尾酒之间。人潮和水波鼓动,我被迫在拥趸之下向前逃离,不得不撞开那些透明的梦神——

宛如沉入海底的鲸鱼正流淌般,我和霎时陨落的星体物质却都毫发未损,而仅仅只是在那些透明的梦神中晕起了一丝波澜。我扭头看向他们,惊异地发现他们似乎正在悄然淡去。他们的轮廓同暗物质一样无法分辨,众人众物众梦神却对此惘然不闻,悠哉自如从他们身体中度步穿过。被我打翻的柠檬苏打鸡尾酒顿时倾倒一地,二氧化碳和辐射粒子融为一体,酒精开始发光闪烁——即便如此,我也未曾看清透明梦神在幽幽紫光下的面容。

集合体在爆鸣,高音轰腔上升了历史性的ďřœm度,吹散了周围在水洼中游荡的鲤鲫,身上的粉蓝斑纹迅速化作粉末游离于水面上,在溶化的最后一刻迸裂于这个美妙的世界。我急急忙忙奋力地躲闪着,想要不顾一切,不顾脚下的水泡,不顾拥挤的噪点,抓住消失的他们。水泡仍然在上升,我抬头往下看去发现涌升的水波上铺满了柠檬苏打鸡尾酒和粉蓝色愉悦,噢,还有无数的好奇的集合体,我看见了我的肉体梦神同胞,还有那些纯粹的久违的阴影。

呼——吸——我们在呼吸。流水在呼吸,大海、河流、湖泊、琥珀都在呼吸,潮涌起伏;万物在呼吸,细细地凝视着万物,你会发现那缓慢的起伏,山脉、沙漠、梦神、还有我脚下的气泡也都在呼吸。有呼吸就是有生命。他们都生生不息于这个世界,而且将会一直奔涌下去。于是我看见了,那些透明的梦神的迷惘轮廓的波动——正因为他们也在呼吸,只是未尝看见过罢了。

所以在每一刻抹香鲸黯化为许许多多碎裂的鲸骨之际,在这一太阳年完满落幕于每一个个体的鹦鹉螺壳内时,就算无人留意到,甚至根本没法看见他们,我也仍下定决心要抓住那些透明的梦神。水泡载着我冲向西梦的高空,我便抓住那些浮于夜色里的尘埃与星物,尤其是那些正独处于超新星爆发的瞬间的辉蓝球体;从袋中拿出所剩不多的未开盖的柠檬苏打鸡尾酒瓶,掀开盖子——此时我才留意到那个似乎只存于广告和名片所言的单单几片柠檬的浓厚清香,每一颗细胞体的液泡都正在竭力挤压所剩无穷的柠檬酸——将它们一股脑儿地涂抹在水泡的表面上。活性剂啊,我想,秀槃州的妙计。以前我曾有幸参观过那里的蜂巢结构时当地的秀槃人教会了我这一古老的历代传授的神奇方法。在涂抹过活性剂之后,水泡变得坚韧无比且弹性十足。粉蓝色调正在熠熠飘散,托鲤鲫的福。

隐隐约约的远处地面有噪声传来,想必是那些梦神的讨论和异动不安吧。我已经大概料想到了,太阳年落幕的完美今夜有人正骑着泡泡朝西梦空中飞去势必会成为了当前论坛的有力热点。只是无人知道啊,我究竟在追逐谁。为什么别人会看不见呢?为什么只有我会看见呢?我既不知道也不清楚,唯独不想让这些念头侵占我的大脑。

今夜无神入眠。

在西梦度过的那么多年里我未尝经历过——哪怕西梦当局现已通缉了我——上升浮空的飞行时间,这种冷冷微风且夹杂着香气四溢的果香气味直叫人称妙。回头望见,水泡所致之处皆是留下的黯淡粉蓝迷雾,在厚重水汽和鲸鱼的作用下,还伴随了那些让梦神痴迷不堪的爽朗气息。迷雾的踪迹愈加远去,当身上终于洒满了的是柔和的银色辉光时我才意识到,我离他们更近了一步。

游荡的透明梦神越来越多,但他们皆未曾汇集在一起,而是分散得很开。顷刻间许多密集的红色小火星正在猛然朝这个空间袭来,浩瀚无垠的银河被划开搅动着,然后驰骋、爆裂、绽放出极高极厚重的落寞情感,有些辉光恰巧溅射到水泡上,震动和巨响顺势快要将我推下;还有之前正安心消逝的透明梦神,也纷纷扩大了互相的间隔,往四周散离而去。

我万万没有料想到今夜的特殊情况,太阳年的落幕时分仍有盛大的烟花表演,梦神们将旧年的不顺和悲伤情感化为乌有的最佳弹药,待将其染色后则送至西梦的高空,一一绽放。我,还有透明梦神现在正身处于往年的复杂废料之中,且它们来势凶猛,气势盎然。情况骤变,看样子我不得不要加快脚步了。

回忆起小时候一同来参加夏日夜的盛世繁华的往日之语,鲤鲫在游荡。当它们背脊的粉蓝粉末即将脱离时,用木皿小心捞起,然后将其碾成球状,伴着野生的梦生神秘果的浆汁服下,等待下一年愉悦和幸福的到来。想到现在正身处于儿时的幻想中,不由得听见远处似乎仍余鲸鸣。

我看见了好多透明的梦神,他们渐行渐远。

手中的鸡尾酒在摇摆和混乱间洒向四周,无形中不小心倾倒在正焦急躲闪的透明梦神上——

唯有在那一刻才能照亮被墨鱼汁所彻底覆盖下的——旧日啊。我听见了,所以无论何时我都不会再忘记我之所闻:所有的透明梦神纷纷停下逃离的脚步,空气就此被烘干凝固,只有火花依旧闪烁;还有,还有亲吻着鸡尾酒的唯一梦神身上。透明的轮廓渐渐在热闹中沉淀,幻现出那永恒的永恒,鸡尾酒所致之处,则实体的形成就到何处。最终于回归了这个世界的常态之后便从空中同谢幕的光点一齐落下。我盯着那缕淡薄的银丝愈渐飘远,然后凝视着别处。

我想,我大概找到了抓住透明梦神们的最优解。

我抓起囊中最后的几瓶柠檬苏打鸡尾酒,黝黑的革制标签的触感原来如此动人——用后齿咬住瓶塞使劲往外掰开,酒中气泡一时涌了出来。我将身子压倒在光滑的水泡上,然后等待着久违的猛烈反弹——直至天上,越过墨鱼汁、火花、透明梦神以及飘散而至的喧嚣和尖叫,立在了西梦的对我自己而言的最高处。望着那些消逝的身影和混乱的局面,心中不由畅快不已,手中的鸡尾酒顷刻而下,漫灌于整个世界。

鸡尾酒宛如细细朝流却汇聚成了滔天大水,梦神们无处可躲;火花们即刻被淹没然后在橘黄色内淌着粉蓝色的闪点;那些被水淹没的身影逐渐戛然而止,且缓慢向我周围靠拢,我惊异于,他们溢出的银色光芒益加辉煌,从酒中透出澄澈的宁静。银色光芒随着呼吸的韵律扩大再缩小,安谧如水。他们一同升起至于我同高度处,仿佛在向我致意,然后向下坠落离去。

我脚下的水泡好像撑得太久了,凝视着水泡的表面的活性剂化作蒸汽消散,底部游离出了微小的裂缝——破裂了,失去承载的我也彻底离开了西梦的无人深空。

烟火依然,而梦神们在夏日夜的集体祝福愈发敞亮。在那一瞬时我似乎也成为了西梦高空中的悠远的祈祷——化作粉蓝的愉悦吧,我终于看见了透明的梦神。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