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环
评分: +16+x

她拄着登山杖,在繁茂的树林中缓慢前行。

“不行了,体力支撑不住了。”

她抹了抹额头上的灰尘,舌头在嘴唇旁舔了一圈,继续向前前行。

她所苦苦前往的是一个早就不复存在的藏屋,尽管她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但她所知道的,已经足够令其感到绝望了。

“快到了…”

翻过一个山头,就能看到藏屋的残骸。

她正在往彻底绝望的方向缓缓蠕动。

最终还是抵达了树林一端,藏屋早已消失,只留下一堆不知是几年前的人烧火留下的灰烬。

最后的希望也已经破灭,她顿时跪倒在地上,头垂了下来。

“果然还是如此吗?”

伴随着远方夕阳的沉沦,世界上最后一名人类停止了心跳。

“咔哒”

时空波动在宇宙产生了一片涟漪,渐渐晕起了此起彼伏的呼应。整个宇宙的震动愈发剧烈,伴随着示波器的平稳,第一次嫁接结束了。

一年过去,两年过去,三年过去,十年,二十年…

五百三十四年过去了。


“为我们至高无上的主三呼万岁。万岁,万岁,万岁!”

人潮在沐浴于圣光之下的广场上攒动着,黑色的人头从祂的视角来看就像是祂母星上摇动的海洋。

“来吧,子民们。”祂张开双臂说道。

人潮顿时安静下来,一个看上去像神父的人回应着祂的话。

“宇宙的造物主,规则的缔造者,我们的上帝,主啊,您卑微的仆人在听着呢。”

“今天,是重生之时,所有人都将在我的带领下,走向光辉灿烂的未来!”

人群又开始欢呼,又随着祂的一个手势戛然而止。

“献上你们的信仰吧!向我证明你们的忠诚!”

虔诚到无知,狂热到疯癫;

“咔哒”

时空波动在宇宙产生了一片涟漪,渐渐晕起了此起彼伏的呼应。整个宇宙的震动愈发剧烈,伴随着示波器的平稳,第一次嫁接结束了。

一年过去,两年过去,三年过去,十年…

七十九年过去了。


“这边走!”

混沌分裂者的346号干预小组踏入了Site-CN-101的废墟。

Site-CN-101早已没有电力供给,但奇怪的是,这里不像想象中那样灰尘遍地。

混沌分裂者也许想来探查一下,但他们一无所获——至少到现在为止是那样。

“C-293,把这道门炸开。炸药威力控制一下。”队长挥了挥手。

随着炸药爆破的轰然巨响,一行人举着枪走进了这间全站最机密的收容间。

一台体积庞大的机器运转着,淡蓝色的幽光照亮了一小块区域。

“这是什么?”

“看起来像是时空波动凝集器。”

话音刚落,所有人立即警惕地观望四周——时空波动往往用来驱动因果律武器。

空无一物,除此之外空无一物,至少在他们看来。

“看来不是安保设施。”队长松了一口气,“以防万一,得把它关了。”

他走上前去,把机器上的一个闸门缓缓地旋紧了。

“看起来像是80年前的东西啊。”他小声嘀咕着。

一年过去,两年过去,三年过去,十年,二十年,一百年…

十七亿一千零二十三万零二百一十六年过去了。

人类已经踏入了银河系的任何一处地方,再远的空间隔阂对他们而已不过是翻个身的距离,至高无上的宇宙规则对他们而已不过是手中的玩物。

新九纪。

他们走到了尽头

一分钟前,两分钟前,三分钟前…

四分二十一秒前。


“说吧,你叫我来SSR干什么?”徐渊坐在实验室的一把转椅上,转头看向Guao。

“一如既往,有了新的试验成果。”

徐渊笑了笑,他知道肯定又是一些武器,设备,来找他申请批量制造了。

“先给我看看你做了什么吧。”

Guao手指向身后的一台灰色的机器,苦笑了一下:“我做的事情可多了呢。”

这台机器没什么起眼的地方,两个巴掌大的显像管屏幕,其中一个像是示波器,另一个则完全没有启动。灰色的外壳上刻着“SRØ-000”的字样。唯一与外界的接口看上去像是一个水管之类的中空管道,上面有金属的对接口。

“怎么,你们之前启用了好几次研究资金,就弄了这么个大铁疙瘩?”徐渊感到有点失望。

“它可不仅是个铁疙瘩。”

“那你说说它能干什么?”

“这样吧,我从原理说起,最后告诉你它的作用。”

徐渊点了点头:“行,你说。”

“你应该知道‘时间线’这个概念。”

“嗯,每个世界都有一根笔直向前的时间线。我记得是Statplujer绘制出了时间线的想象图并得到证明,然后…”

“嗯,知道就行,”Guao打断了徐渊的话,“其他宇宙也有时间线,知道吧。”

“知道。”

“好了,知道这两个点就行。我们从基础的开始讲起。我们SSR小组将时间的位置分为三个部分——”

“未来,过去与现在。”

“没错,以‘现在’为O点,负方向为过去,正方向就是未来。正在我说话的当下,我们时间线上面的O点,已经向正方向移动了…三个m吧。时间线是一条射线,未来的时间是无穷无尽的,我们可以从其他宇宙的未来取出时间,转移到我们的宇宙中。由于未来时段是无限的,我们可以随意取用,不会对他们的世界造成影响。”Guao抿了口茶。

“我们要这段时间线有什么用?”

“有大用途,”Guao没有看他,转身调用了一个全息屏。

“根据Statplujer的理论,时间线在走过之后就会崩塌,所以在现今的时间线图标中,过去时段都是用虚线表示的。第二,我们只是时间线上面的‘事件’,我们无法更改我们所位于的时间线。这样,我们所取来的时间线就只能蜷曲成一个圆,与我们的时间线相切,切点就在离我们最近的未来。我们把这个叫做时间的嫁接。”

他在刚刚调用出来的显示屏上面画了个简图。

SSR000.png

“就像这样,我们的事件会先发生在从其他宇宙取来的这段时间,也就是橙色的这段。一切都会有条不紊地进行下去,但是时间走回到切点的时候,所有发生的事情都会被回溯,在此期间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会被保留。因为切点上的事件已经被定格,我们会回到我们一开始的样子。走过的时间线崩塌之后,我们便回归到我们原本的时间线。这样,即使在此期间,发生了XK情景或者别的什么糟糕玩意儿,都不会影响到我们。在被增加的时间中,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

“是的,你这样避免了所有可能发生的K级情景,但是人类文明在这里面的所有成果,都会被抹消掉。”

“没错,如果增加了时间,人类就好像在一个回廊中奔跑,无论你做得如何,跑到尽头时都会回到原点。所以——”

“所以?”

“所以,它会在增加的时间中,再次增加时间。”

“你简直是疯了!”徐渊吃惊地看着Guao。

“没有,我没疯,”Guao微笑着摇了摇头,“我们做到了,我们将令人类永远站在顶峰。”

“什么叫永远站在顶峰!如果发生了K级情景呢?你前面所描述的回溯根本不会发生!”

“主管,你能考虑到的,我们自然也可以。”Guao又开启了一个全息界面,“看看这些吧,主管。”

“人类在进行带有创造性想象力的思考时,大脑会释放ε波。”Guao念了其中的一小句话。

“你是怎么摆脱模因影响然后没有被安保人员定位后击毙的?这是四级权限才有资格访问的东西!”

“SSR小组本来就是以解析异常为基本手段来研究的小组,拥有一些特殊权限也是正常的。言归正传,ε波虽然微弱,但由于其具有仅有人类所有的特殊性,侦测ε波的存在也变得更为简单。”说着他拿出一个有着各种奇怪接口的铁方盒,上方是一层脆弱的薄膜,“这就是当今技术能做到的,检测ε波存在的最小仪器。由于结构简单,无法具体检测出ε波的内容和位置强弱,但是侦测到大体的存在还是很可靠的。”

“你想用ε波的存在与否来推断人类的存亡?”

“正解。若检测到人类消亡,它会启动Tza…就是一个加速程序,立即使所有被增加的时间崩塌,直接回溯。”

“但是如果发生了AK,或者EK情景呢?人类就像行尸走肉那样活着,抑或成为某个‘神’的傀儡,你这机器也做不到回溯啊。”

“你不要忘了ε波仅在‘创造性想象力’进行时存在。若人类被统治了或者别的什么,ε波肯定随着人类的创造性一起消失了。”

“即使是这样,当我们面对强大的敌人时,他们若知道有这么一台机器存在,摧毁这机器肯定是优先级啊。那到时——”

“放心。你想想,时间已经被增加了,那他们摧毁这又有什么用呢?只不过是使回溯的时间延后了而已。”

“那,如果这台机器坏了,或者…”

“我会把它放到647号收容间去,地下室的那间,每隔一段时间我叫人去维护一次。当然,到时肯定还有人记得这玩意的。况且它的连续运转寿命要超过500年”Guao笑道。

“另外,另一个显示屏在启动后会显示‘0’,”Guao又指着那个没启动的显示屏,“这个数字是回溯时间的次数。”

“可是,你说在回溯后,一切事情都会被抹消,那它是怎么记录回溯次数的?”

“很简单,我们弯曲其他平行宇宙的时间线,仅仅是弯曲而已。机器通过记录这些弯曲来数清次数。哪怕是因为能源耗尽而不得不停机,机器也会用残存的一丝能量来弯曲时间线。”

徐渊沉思了一会,点点头。

“现在你要让我批准启动这台机器?”

“是的。”Guao把那根从机器上伸出来的中空管道接到一旁的时空波动凝集器上面。

“你为什么要向我询问呢?不过…”徐渊显得有点犹豫,“人类将走在一个回廊之中。”

“一个永远走不到尽头的回廊,主管。”

Guao打开了时空波动凝集器的闸门,机器产生的时空波动在宇宙产生了一片涟漪,渐渐晕起了此起彼伏的呼应。整个宇宙的震动愈发剧烈,伴随着示波器的平稳,第一次嫁接结束了。

“喏,现在这个显示屏已经启——”

Guao的话噎在了喉咙中,他看到显示屏上显示着一个小小的数字3。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