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幻梦
评分: +15+x

一开始只是内裤有些湿润,黏滑,你理所当然的掀开被子,轻轻走进厕所,门没关,因为会发出嘎吱的声音。你温柔的把裤子拉到膝下,噢,就像色情漫画里那样,眼角悬挂着贪婪的口水,一丝丝的滴落在内裤上。

于是你用纸擦干所有粘着液体的地方,然后把纸丢进便槽,用水瓢轻轻的舀水将纸冲进U型管里,以免惊动沉睡的同事。

像个忍者一样。你想起自己在这个厕所做过多少次了,从来没有被发现或留下任何证据过,感到自豪的同时也认识到自己对此的沉迷,这是丑陋的,但却无法停止。

纸没有冲下去,又浮上了碗口大小的水面,你只好用水瓢一遍一遍的浇水,直到水桶里的水用完为止,无论纸有没有沉下去,你都不打算再管了。取而代之的是你的手上传来一股黏糊感,但你不准备用纸来擦,而是慢慢的打开水龙头,一缕水线从管口滴落下来,打在你的手上。

干净了,你是这样想的,但当关闭水龙头的之后,你的手又不干净了。把手上沾满了你的遗传物质,你不得不再次打开水龙头,捧水将把手冲洗干净。
正当你要脱下拖鞋,悄悄回到床上的时候,如同一开始那样,内裤里最敏感的地方感到了不适,一种湿润,黏滑的感觉在下面蔓延开来。

事已至此,只有用纸巾擦干净了。正当你想着是该把纸团丢出窗外还是藏起来明天丢掉的时候,你的手已经触到了纸巾,感受到了温热。整包纸巾被打湿了,散发着鱼腥味,同时很黏。

愣了半秒,你抓起整包纸巾放进洗手槽里,打算用自来水清洁一下,拧干后再处理裆下,但当你拧动把手的时候,发现把手上仍然粘有你的体液,你不确定这是自己手上本来就有还是新增的,胡乱泼了一点水在把手上,然后将纸巾泡在水里,再拿起尽可能捏干,拉下裤子擦拭,只不过这次,你的小东西没那么诱人了。

虽然有点湿,但总比黏要强,你是这样想的,但当你穿上裤子的一瞬间,发现整条内裤都变得湿润而黏滑,你怀疑纸张没有拧干净,但私处的感觉就像泡在巧克力喷泉里。你尝试保持镇静,镇静,没问题的,并不是什么大事,你不断这样告诉自己,直到你试图按下灯的开关,却挤出一股精液时,你开始慌乱。你伸手去捧水龙头里流出的水,在流出液体之前就闻到了一股腥臭,大量的淡黄色的米浆一样的液体从水龙头里流出,浇在你的手上,你本能的将手抽出,尝试把手上的东西甩掉,却将整个厕所到处甩得都是。先不管那些了,先把水龙头关上,于是你就这样做了,但水龙头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实在难办,你现在可以去呼叫安保,把这烂摊子甩给他们,但这太羞耻了,为了你那脆弱的自尊心,为了你在社区里的形象,你决定独自解决。为此,你决定先换条内裤。地面变得滑溜溜的,让你在脱下裤子时摔倒,在头部受伤昏倒前的最后一刻,你看见便槽里的水溢了出来。



一股温热感将你唤醒,覆盖了你的全身,侵入你的衣物,抚摸你的肌肤,玩弄你最敏感的地方,仿佛置身梦境。你已无数次幻想这样的场景,这些触手,粘液,梦幻般的过程,让你享受其中,沉迷于邪欲。直到液体淹没了你的嘴唇,鼻孔,流进你的耳朵,你仿佛听到它们在低语。窒息,精液被你吸进了肺,你张大嘴,然后它们便充斥进你的口腔。你像色情漫画的主角一般挣扎,而它像色情漫画里的怪物一般将你包裹,束缚,撩逗,任你抽搐,看着你的身体再一次达到高潮,这是你人生中最后一次射精。

它们来复仇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