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界山人员失踪事件

评分: +141+x

ShareSomeSkin 03/16/2024 (Sat.) 19:41:05 #18573607


baojie1.jpg

失踪者的进山路径。


保界山是一座典型的江南丘陵。距离市区约30公里,海拔堪堪过百米,无法开发地产且缺乏旅游潜力,和其他名不见经传的低矮山丘一起横卧在城市边缘的郊野。然而在2013年3月,这座平平无奇的郊外荒山成为了一桩轰动全省的失踪案的发生地。

事件的主人公是本地大学户外与登山协会的会长和四名骨干成员,共计三男两女。事发当日是2013年3月16日星期六,他们相约来到这片山地,为后续社团计划中的野外徒步活动开拓路线。虽然预期的行程只有一天,这五名户外老手在出发之前依旧做足了准备。除去打包的餐食、饮用水、紧急医药包之外,他们还随身携带着一组协会定制的红色宣传布带,上面印有校徽和协会的名字,作为当天返程以及后续活动的指引标志物。

跟据警方的调查报告,失踪者们原本制定的安排是当天来回,但他们各自的室友已经习惯了在整个周末期间看不到他们的影子,所以直到下个星期一上课时,他们的消失才引起了重视。这场突发的群体失踪事件前后惊动了上百人,民警和自发组织的志愿者们对保界山及其周边区域展开了至少三轮彻底的搜索,但最终无功而返。

这一起失踪事件的诡谲之处在于,保界山虽然人迹罕至,但它并不是一座险象环生的深山老林。当地历史悠久的解元古道的起始点就在保界山的山脚下,此处曾经有过村落,常见的野生动物仅限于山鸡、野兔、刺猬和黄鼠狼,通讯和网络信号也在多年前就已经覆盖了整片山地。然而进山之后,失踪的大学生们就再也没有同外界产生过任何联络。那个周末他们就像是在保界山凭空蒸发了,从那以后一直到今天,人们都没有找到五人中的任何一个。

更为骇人的是,在搜寻的过程中,警方于保界山和周边地带陆续发现了多具不明身份的人类白骨。五人留下的现场物品证据表明,在失踪的那几日,他们也曾经找到过这些早已化作白骨的遗骸。这五名大学生究竟为何在这座可以说是入门级别的小野山上失踪,爬山期间撞见死人的遭遇对他们产生了怎样的影响,他们最终去往何处、是生是死,许多问题至今仍然是解不开的谜团。

ShareSomeSkin 03/16/2024 (Sat.) 20:29:43 #18579704


baojie2.jpg

发现失踪者活动痕迹的废弃房屋。


失踪大学生们的第一站是白毛村。这也是他们最后一次被目击的地方,目击者是他们搭乘的面包车司机。当天傍晚该司机到约定的地方接人,却始终未能和几人取得联系,一直等到入夜才悻悻返程。警方曾怀疑他们下山之后又去了别处,甚至排查了周末两天内从保界山方向开往市区的所有车辆,但一无所获,再没有人承认在此后见过这五个大学生。

白毛村在上个世纪曾有过人烟,然而九十年代该村的村办工厂发生过一次严重的泄露事故,污染了附近的水源,导致厂房关停、村民全体被迫迁出。此后白毛村一直荒废至今,农村自建房由于常年缺乏维护,随着时间推移的风化瓦解以及不时的人为破坏,如今已倒塌了不少。

尽管不存在目击证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五名失踪者的确进了白毛村,并由此借道上山。从外界公路到白毛村之间需要经过一片田地和土路,当年有村民在田地上种植果树,并用铁丝网围起了一小块地。如今围挡的铁丝已经全数被盗窃殆尽,只留下一扇摇摇欲坠的木制门框立在荒土中央。在这扇门框的边上,搜救人员发现了失踪者们留下的第一根红布条。

这代表他们穿过了那道门。

当搜救人员到达白毛村之后,在场的痕迹令人困惑。因为这些痕迹表明他们曾经在白毛村扎营休息,而这是不合常理的。要知道,他们当时离公路只有一步之遥,即使有个别成员受伤难以行动,剩下的人也可以安排人手返回公路边求援。但他们没有这么做。他们也没有向外打出过哪怕一个求救电话。甚至附近的基站也没有捕捉到五人的手机信号,这意味着五部手机同时关机了。

也就是在失踪者们扎营的废弃房屋门口的水井内,参与搜救的人们发现了第一具骷髅。被发现的遗体已经彻底白骨化,而彼时搜救的黄金72小时还没有结束,故而此事被另案调查。然而谁也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开始。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警方和志愿者们又在村后这个小小的山包里发现了另外三具骷髅,却没找到失踪大学生的半点影子。

ShareSomeSkin 03/16/2024 (Sat.) 21:18:29 #18581130


baojie3.jpg

疑似找到的失踪者丢弃的物品包装。

户外与登山协会的红布条一路指引着搜救队的成员们向保界山的深处进发。

上山的路径乱树林立,难以下足。迷失于山中的那个周末,登山社员们似乎没有费心开辟出一条方便行走的小道,因此唯一可用于推断失踪者去向的就是登山社团那标志性的红布条。

起初,红布条的位置间隔有序,搜救队员们每到一棵系有布条的树下,都正好可以看见远处的下一根红布条。然而在最初的一公里之后,布条出现的位置很快开始变得凌乱起来。有些布条被系在倒下的枯树干上,有些布条又被挂到了高高的树梢,仿佛是一场刻意为之的藏宝游戏,显然偏离了作为路标的初衷。

无奈之下,搜救人员只得选择散开搜索。好在保界山占地面积有限,百余名搜救人员将区域分成小块,进行了彻底的地毯式摸排。很快在其中一条红布带附近有了收获,却与搜救队员们的期待有相当的差距。在一处十米多高的崖壁下,他们找到了第二具白骨。根据骨头的断裂痕迹判断,尸骨的主人从高处跌落并受到了严重的伤害,然而无法确认这些跌落伤是致命伤还是死后造成。在尸骨周围找到了失踪大学生的几件随身物品,对此有的人认为是祭品,也有人将其归结为失踪者们试图扔掉东西轻装简行所产生的巧合。

随着搜救队不断向山顶缩小范围,人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越靠近山顶,地面积压的落叶就越多,已经达到了反常的量级。经过一整个冬天的降解,落叶已经碎成了厚厚一地碎片,踩在上面的脚感如同积雪,稍有不慎就会致人滑倒。

在靠近山顶的一棵树上,失踪者们似乎用完了身边的所有红布条。不仅如此,他们还将一部分衣物撕成条状,用作同样的用途。各式各样的布带如同一面接一面的招魂幡,系满了这棵树上上下下的枝条。在这棵异常醒目的树木下是他们用背包、树枝和几件外套搭建的,一个极为简陋的类似帐篷的小营地。据此可以推测几人在山顶至少待过一夜。营地中发现了不少野果的果核,一小堆生活垃圾,其中还有失踪者之一使用过的哮喘喷剂的空瓶。

就在营地外不远处,又有两具白骨被搜救队员们发现。至此一共发现了四具遗体,然而根据失踪时间判断,遗体的身份均不可能是失踪的大学生。所有被发现的尸骨身上都没有衣物。很显然,大学生们不可能没有看到这些白骨,但他们仍选择在此驻营,这也是他们令人费解的行为逻辑中的一环。

到此为止,失踪者显然已经用尽了所有的标记物,无论他们后来又去了何方,全部线索就在保界山的山顶处中断。按照国际惯例,救援持续了整整15天,在保界山的角角落落被搜过三轮后搜索范围又进一步向周围区域扩散。直到下雨湿滑导致救援团队中开始出现人员受伤,大规模搜救才最终被叫停。根据已经公开的信息,我们可以推测,对于骷髅的官方调查最终也走到了死路。最初的几个月还不时有新闻放出,后来就逐渐偃旗息鼓。死亡者的身份始终未被查明,我们只知道根据法医鉴定结果,死亡的时间各不相同,且至少都在本次事件的两年之前。往后的多年间,也陆续有不信邪的好事者进山搜寻,却始终没有找到更多的线索,更从未寻到失踪者的哪怕一根头发。他们就像隐入了这片不大的山林,从此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ShareSomeSkin 03/16/2024 (Sat.) 22:05:01 #18581936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桩无头失踪案逐渐演变成了一个都市传说。邪教、抢匪、山鬼、猛兽,各种想法不断从人们的脑子里冒出来,各式各样的说法层出不穷,又多半无法自圆其说。

流传最广的民间说法把这起事件归咎于鬼神之说。根据本地人的传言,多年以前枉死在山上的孤魂野鬼缠上了这群年轻人,把他们拖进地底,做了替死鬼。这套理论受众虽广,却有不少被视而不见的明显漏洞。骷髅的数量只有四具,而不是五具。失踪者们的行动轨迹没有表现出遭到追击、慌乱逃亡的迹象,他们临时搭建的简陋帐篷也显然无助于抵挡恶鬼。因此我认为这则市井传闻仅仅有姑且一听的价值。

在追踪本事件期间,我听到过的最为离奇的一个猜想是,这几具骷髅的身份都是失踪者们数年前合伙杀害的受害者。失踪的五人在过去曾经结成一伙冷酷无情的少年反社会团体,犯下过多桩杀人抛尸的罪行,而这次失踪是一场共犯们的回首之旅。在互相防备了数个年头之后,年轻的凶手们终究还是无法放下心来,于是他们结伴来到当初抛尸的地点进行了最后一次犯罪痕迹的清理,然后相约抛下过去,各自消失在了茫茫人海里。

实话实说,我并不是很认可这套理论。这里面假设的成分过重,缺乏切实的证据,而且无法覆盖全部的已知事实。然而对于事件的脉络,几经梳理之后,我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拿不出一套完整的假说。现场的证据充满了自相矛盾之处,从其中提取线索就像在一张白纸上寻找数条既不平行也不相交的直线,然而这不是写在纸上的故事。作为一桩真实发生的事件,必然存在唯一的事实真相。

到目前而言,浮现在我脑海中的,仅仅是一个隐约的猜想。而正是这个猜想驱使着我把这一则悬案发到了观谬维基。

我不确定这五人的登山之路是从何时开始偏离原计划的,但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有选择最容易的求援和自救方式。就好像他们一直刻意在回避这些选项,又或者是有一股力量在阻拦着他们做出选择,把他们推上了另一条有去无回的路。

他们也许并不仅仅是被困在那座山上。他们被困在了一条永恒的河流里,迷失于空间之外的那个维度。彼时彼刻,他们做出的那些在旁观者看来极其怪异又毫无意义的行为,或许就是他们留在世间的最后挣扎。

但倘若事实真是如此,又有一个悬而未决、让我始终百思不得其解的魔鬼细节在于:

他们中的最后一个,那个真正的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的人,究竟去往了哪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