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梯

评分: +68+x

1/3/2024 21:05:23 #24513467


说一下一件从昨天晚上八九点持续到现在,一直在困扰我的事。

也许发在这里会有帮助。

1/3/2024 21:32:14
#24513468


我家公寓的电梯很慢,而且运行时会发出令人不安的吱呀声。我就住在四楼,所以有时候会直接走楼梯上楼。

我是个胆小的人,等电梯的时候会害怕电梯门打开后里面突然蹿出个什么东西,进电梯了也会环顾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人藏在角落里;每次电梯停在我没按的楼层,我都会紧张得不敢呼吸。相比之下楼梯会好一些,因为它更狭窄。我的公寓楼楼梯间最多只能一人通行,除非两个人都侧着身子才能挤过去。唯一不好的是楼梯间里没有灯,我只敢白天的时候走。

1/3/2024 21:45:27
#24513469


其实有几次是在晚上走的,但那也是和另外一个合租的室友一起(我也只敢走在后面,回家之后腿都有点抖)。说起来市区的房价真是贵,感觉打一辈子工都买不起。

1/3/2024 22:15:11
#24513469


昨天晚上是个例外中的例外。

昨天下班回家等电梯的时候发现两架电梯都卡在30多层不动了,箭头还是向上的,要上不上要下不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敲代码敲多了脑子有点迷糊,也可能是因为替领导干活心里有点怨气(所以没那么怕),直接就钻进了楼梯间里。

半夜独自一个人走楼梯的人肯定深有体会。在那种逼仄黑暗的环境里,脑子就像在开大会一样吵吵嚷嚷,一会儿觉得背后有人,一会儿觉得下一个拐角会有什么东西跳出来,心脏砰砰直跳,稍微有一点奇怪的响动都会浑身一颤。

周围黑黑的,你可以闻到那种潮湿味和霉味,你右手边的扶手粗糙不平,窗户在你的脚边,灰色的月光渗进来一点。楼道里只有发绿光的安全出口标识,逃跑的小人给人一种更不安全的感觉。

我本来胆子就比较小,虽说冲进来的时候一头热,但走过一个拐角之后就清醒过来了,正打算回头下楼,却看见了一扇通往电梯间的门。

那是二楼的门,电梯间里的黄色灯光从那里照进来,让楼梯间显得不那么灰暗可怕,虽然没有人,但也勉强让我安心了一些。

1/3/2024 22:19:17
#24513470


简单解释一下,可能是因为这栋公寓每层都比较矮的缘故,跟其他公寓不太一样,这栋公寓的楼梯间每拐过一个拐角就能到新的一层,换句话说,一段楼梯就是一层。

1/3/2024 22:33:31
#24513471


老实说,我不想做个逃兵,更何况这也没有那么可怕。尽管我总是忍不住乱想,但我在心底里知道一切都不过是在自己吓自己,现实没有那么可怕,对不对?不会有黑色的瘦长人影突然出现在你背后,下一个拐角处也不会有歹徒拿着小刀等着你,天花板上没有变异的蜘蛛,窗户外面的月亮不会突然消失。现实不可怕,九十点,再过几个小时太阳就会升起,又是上班打工替领导加班的一天,又是寻常的一天。没有那么多恐怖的事情,一切都是你在吓自己。你总要学会克服恐惧,克服对未知的害怕,这样你才能成长,不是吗?

我一边这样劝慰着自己,一边迈着有些发软的腿继续向上。楼道里其实没有那么黑,眼睛适应之后就还好。墙上有一些划痕,甚至有一些文字,办证或者上门之类的小广告。这很奇怪不是吗?因为这栋公寓其实是新建的,物业管理也还不错,理论上不会有这些东西,但也可能是没人注意(没人注意的地方贴小广告有什么用?)。电表在阴影里发着规律的红光绿光,墙壁很狭窄,令人安心。背后有点发凉,是因为夜晚的寒风从窗户缝里刮进来,凑近看看,你还能看到远处别的居民楼,万家灯火,道路上还是车水马龙,你甚至还能听到汽车喇叭的声音。我还在人间,不是吗?

不太方便的是,楼梯间里没有标明楼层的数字牌,但好在我还不至于害怕到不会数数。我可以通过数经过的电梯间口来确定自己到了几层,刚才已经经过了一个,现在继续就行了。

第二个。你看,其实没有那么困难,只要少想一点,迈开腿,你就可以轻松办到。

我宽慰着自己,扶着扶手,尽可能多地让身子沾到电梯口的灯光,停下来歇息歇息,顺便瞄了一眼电梯的情况。它们还是卡在30多层,箭头向上。这有点奇怪,但那时我没有多想。相反,我为自己选择走楼梯的明智抉择而感到欣慰,因而有了更多一点的信心。深呼吸,再次迈开腿,我转过身去,重新回到了昏暗的楼梯间里。

1/3/2024 22:36:25
#24513472


但是有什么声音突然响起了。我花了一秒钟才意识到它来自二楼某个住户的自动门禁。它用一种冰冷的女声说:

“未检测到人脸。”

我吓了一跳,冷汗从额头上渗出。这很奇怪,真的很奇怪。为什么要说这样一句话呢?未检测到人脸。可是事实上我根本就没有靠近这个门禁。它是如何被触发的呢?难道除了我还有别人在这个电梯间附近?说起来我并没有真的看见这个门禁,我凭什么认定它一定是门禁发出的呢?

总之,我很慌张地钻回楼梯间,恐惧让我下意识地远离这层的电梯间。我加快脚步,扶着扶手,蹭蹭蹭地向上爬。楼梯不长,但我却只想更快一点回家。现在看来,当时实在是过于着急了些,如果我冷静下来慢慢走,也许就不会犯下后面的错误。

1/3/2024 22:40:13
#24513473


我故意把脚步踩得很重,来给自己壮胆。代价就是没走几步就喘起了粗气。

第三个,第四个。终于到了!

我急不可耐地冲出了楼梯间,终于来到了熟悉且明亮的楼层。电梯依然卡在30多层,箭头向上。但我已经顾不上了,快步在狭窄的走道里穿梭,我很快就来到了我的房间前。写着“404”的门牌已经有些生锈,门前刚贴不到一个月的春联因受潮而有些发糊。尽管这间小屋并没有那么舒适,但它此刻就像是精神寄托一样令我感到安心。我敲了敲门,室友没有应答,于是掏出钥匙拧开了门锁。

房间里面没有人,但灯亮着。我没有多想,关上门,一边抱怨着室友又去哪里鬼混连灯都不关多浪费电啊,一边却又感到安心与欣喜。我终于克服了对黑暗和幽闭的恐惧,虽然只是一点小小的进步,但也足够我开心一阵。

脱掉疲惫的衣服,洗了澡,我靠在沙发上刷了会手机。十一点左右,我关上客厅的灯,准备上床睡觉。窗户外面的城市依然灯火通明,马路上往来的车辆似乎永不停歇。感慨着城市与人造灯光让黑夜与白昼丧失了界限,我摘下眼镜,盖好被子,闭上了眼睛。

疲倦像潮水一样涌来。我很快就睡着了。没有做梦,我睡得相当安稳。

1/3/2024 22:44:44
#24513474


我睡得很沉,以至于醒来时已经是今天早上九点。

毫无疑问,我迟到了。但比起工作和工资,一个更加令我不解的事情浮出了水面。

太阳还没有升起。

明明手机和时钟都告诉我,现在是上午九点,但窗外还是黑夜一片,城市灯火通明,街道上车水马龙,但是没有行人。手机里没有昨晚九点后的新闻,没有领导或者室友的消息,也没有未接来电。水和电都可以正常使用,但是我从此再也没有见过活人。

电梯间空无一人,电梯在不断上升,电子示数显示它已经到达了344层,尽管显然我的公寓没有那么高。楼梯间依旧昏暗,两侧的墙壁上布满了小广告与各种辨别不清的划痕,台阶似乎高过了头,每一级只有半个脚板宽,但却有差不多一个人那么高,站在台阶边缘就像站在了悬崖边。

我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自己忘记开手机的手电筒了。但现在想起来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我已经犯下了一个离奇而难以接受的错误,也许就是这个错误导致了世界的错误。

我发现自己出奇地冷静。也许是昨晚的挑战让我更加勇敢,也可能只是麻木。太阳已经超过二十四个小时没有出现在天空里了,冰箱里的食物还能够最多两三天。我能去哪里?街上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楼梯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尽管我已经在这座城市生活了这么多年。我像个做噩梦的孩子一样,无力地等待日出,等待醒来,但也许不会有人再能够喊我起床了。

2/3/2024 07:11:15
#24513475


我试探性地按下了电梯间向下的按钮。好消息,电梯终于停下并向下行了,它现在正在471层往下。

但坏消息是,我不知道现在是谁在电梯里,以及我这层到底是四层还是五层。

祝我好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