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娃塔与御座

拉娃塔与御座

我来此地解放人民。

这是她的ŋäcämatse,她的挚爱所说的话。他们是以如此平静的决心说出这句话的,被他愤怒的烈火所推动,被他意志不可阻挡的力量所支持。多年前,当他们坐在一起,花了好几天的时间用于交谈和争论时,她就从心里明白他是正确的了。

他们的争论从不关于谁究竟才是对的。如果是他们辩论过的话,她决不会和他一起去追求他的疯狂梦想。不,她知道他几乎从一开始就是对的。更进一步的说,他们讨论的是他实现理想的方法。

狄瓦已经成了这片土地的瘟疫。他们的残暴和虐待行为从一开始就是不可持续的,他们如此快速的堕落也证明了这一悲惨的事实。现实就是这样,为了土地的繁荣,为了人民的生存,狄瓦必须灭亡。

拉娃塔独自站在城垛顶上,俯瞰着被亚恩解放的土地,被他给予自由的土地。无论他走到何处,那儿就会燃起起义的烈火,狄瓦族的军队就会溃败。无论是用刀剑,还是用耳语,或是凭着自己的意志力,他率领halkostänä穿过狄瓦的土地,然后把这些土地归还给人民。

现在,在这儿,在圣城Adí-üm,亚恩正带着他的halkostänä们稍作休整。在这儿,他会暂住一段时间。她知道这不会是永远的,尽管圣贤们在低语着卡尔马克塔玛,不朽者。这不是计划的一部分,也不是她的ŋäcämatse所预见的一部分。

一阵充塞着无力感的愤怒和悲伤似乎要将她压倒,她伸出手,把手放在女墙温暖的表面上。当她触碰时,这座城堡或是宫殿就在她脚下颤抖,就像是感受到了她内心深处的痛苦一样。她能感觉到它想要安慰她,它核心部分的大利维坦伸出手来保护和服侍她。

一声轻柔的叹息从她的唇中逃出,她轻轻地抚摸着城墙,低声安慰着伟大的基拉克。她感觉到了它的爱,当它再次陷入睡眠之中时,这一坚定的使命感穿过它庞大坚固的身躯,如波浪般在城中扩散。她心不在焉,陷于空想,如果这座宫殿能感受她的痛苦,那么其他人也会觉查到的。

“现在还不到哀悼的时候,我的女士。”声音从聚集在她阳台入口附近的阴影中发出低语,拉娃塔抬头看到撒恩走出来迎接她。她对那个瘦小的女孩笑了笑,垂下头,出于对她从她那儿听到的回荡着的悲伤的尊敬。

“我知道。还有一部分的我希望自己不知道,他从未与我分享过那部分幻觉。”她从城垛边缘退了回来,在宫殿为她升起的长椅上坐下。撒恩盘腿坐在长椅旁的地面上,就像她向来所做的那样。

“你没有必要去相信。你没有必要。总是得付出点什么代价的,我的女士。你就像我们中的任何人一样清楚这一点。”

拉娃塔想反驳刺客的说法。但当她从另一个女人的话里找到了自责的暗调时,她瞬间就消除了对这句含沙射影式的话的愤慨。她停顿了一会儿,组织了一下思路,然后叹了口气作为回答。

“当然,你是对的。总有代价的。我只是希望……”当她回过头来,环顾围绕着这座利维坦的绵延起伏的丘陵时,她的声音渐渐微弱了下去。她怎么能对这名女子坦言她的私心呢?她怎么能表达出当她和她的ŋäcämatse分享同一处空间,以一种撒恩永远不会知道的方式与他分享她自己时的那种喜悦呢?

“你希望有一个办法能够和他在一起,即使你留在这里,而他外出作战。”

她当然知道啦。几乎没有什么东西能够从这个机敏的小间谍身边溜走,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从她的眼睛和耳朵里溜走。这是她的天赋,看到一切,了解更多。她闭上眼睛,只是点点头,徒劳的想要掩饰摇摇欲坠的眼泪。

“还有时间。机神信徒现在才刚刚开始在Kourites人身上播下怀疑的种子,他们可能已经派了特使到Kemet.那片古老土地上的人们对待愤怒的态度十分慢热,但是,”刺客伸出一只纤细的手,手掌向上,然后攥成拳头:“他们最终一定会愤怒的。”她摇了摇头。

“我们是被麦卡恩的追随者们所憎恶的。他们对肉的仇恨是我能理解的一种仇恨。但我认为这就像是工匠之神的教徒们所施展的一种魔法,亚恩最忧虑的一种魔法。”她摇摇头,挥了挥手,做了个相当轻蔑的手势。

“你不想谈政治,我的女士。很抱歉,我打破了你的遐想。”

这会儿轮到拉娃塔摇头了。“不,我的朋友,我们每个人都以最合适的方式服务着。我不会对你服务于揭示现实而感到不满。你想安慰我,我很感激。”

她伸了个懒腰,向后靠在长椅上。“以及,你是对的。还有时间。”


1那时地上太平了。大术士做了主,占领了狄瓦人的大部分土地,没有人反对他们。2亚恩坐了内殿为自己的座位,在那繁盛之地稍作驻跸。

3就在那时,拉娃塔被强烈的悲哀淹没,她走到亚恩那里,向他乞求恩惠。4“不要向你的仇敌发烈怒。5把你的手向他们伸出,把你公义的火除掉,为着这条路迈向痛苦和死亡。”

6看啊,亚恩的心被打动,因为他充满爱意地看着拉娃塔。他跪在她面前,把她抱在怀里,低声安慰她。7她的心就这样平静了,虽然仍为那尚未应验的预言而哭泣着,她的决心却坚定了。

8那些日子,她着手为她的主设计礼物。她痛苦地劳作了三十天三十夜,从她的怀抱中生出一把做工精细、美轮美奂的椅子,所有凝视它的人都惊叹不已。

9就在那时,卡尔马克塔玛人庆祝sukanta节,正如亚恩宣布将于周年纪念时到来,为他人民的解放所庆祝的那样。10在那大餐的第十天,也是最后一天,拉娃塔把她劳碌的果实献给了亚恩。她拿着自己的肉做了一件工艺品,加上了Kemet王国最好的青金石和来自遥远的中国的玉石。11她和撒恩一起,做了一个柔软的软垫装饰它的表面,这样亚恩就可以舒服地坐在上面了;她用自己的乌鸦锁做了这个枕头,这样它就可以和他们的爱一直生活在一起。

12亚恩看着礼物,他的心再次被打动,因为他知道拉娃塔在制作这样一件礼物的过程中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他吩咐过大节的人们安静,就对他们说起她的爱。13。就在那时,他下令,无论他要去哪里,这个位子都要和他同行,使他时时刻刻得到提醒,他所带领的,只有爱他所带领的人。

- 卡尔马克塔玛的崛起, 3:1-13;所罗门尼派《Valkzaron》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