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异常章鱼引起的二三事
评分: +67+x

“上午就先到这吧。先去吃个饭休息一阵子,下午接着干。”

Eule拍了拍手,洪亮的声音吸引了实验室内众人的注意力。研究员们纷纷放下手上的活计,跟着Eule走出了实验室。熄灯,关门,一时间,实验室里只剩下最中央水族箱中的那个有着五彩斑斓的黑的类似章鱼的头足类动物。

流动者站点,生物组,整个流动者站点人最少最忙碌的地方,现在终于带有一点轻松的气息。要问原因,那肯定跟快步走向食堂的那个家伙有那么一点关系。要说流动者站点的工作风格,那就是上满了发条的齿轮,根本停不下来。但是像Eule所属的06,总让人怀疑这个站点里是不是塞了一帮法国人,气氛轻松不说,只要在干活爱在哪儿干在哪儿干。据说曾经有过那种给电脑套上防水套穿着潜水服带着水肺跑游泳池里窝着的行为。当然,除了截止时限前24小时。

除此以外,还有新的一批实习生分配过来了有关。主要是Boom死皮赖脸跑91站点撒泼打滚愣是要来一队实习生来着。

倒也不是Boom不想管Eule,一来Eule属于少数几个Boom不太擅长对付的家伙,总能把Boom绕进他的节奏里;二来这家伙虽然没点正形,工作效率倒是不低,极度擅长在Due time前24小时干48小时的活,而且从他在的组里出来的一个个精神饱满,正好能被更好的压榨剩余价值,Boom也就由着他去了。

至于为什么一直往外派人的流动者站点会有人专门过来干活,主要是因为09站点收容了一个生物类项目,自己没啥处理能力干脆交给了流动站,然后Boom直接把在09客座中的Eule指定为押运人员之一把项目送了过来,顺便过来干几天活,弥补一下上次行动时强拆了游侠号一些舱室里铺的瓷砖地板的损失。

同样是作为押运人员,Johnston和温婉就清闲的不行。人和人的差距主要就凸显在这里。有的人双脚刚着地就被拖进了实验室跟一坨黏糊糊的海生无脊椎动物斗智斗勇,有的人可以坐在游泳池旁边调情秀死一帮单身狗。这种差距就让Eule很想恰柠檬。

试验区域在中午变得有些空阔。一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出现在了楼道里。看着四下无人,那人打开了实验室的门,溜了进去。


“我说你俩能不能消停会儿,这单身狗不少的。”Eule放下可乐瓶,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二人。

其实单纯贴到一起的话对于小情侣而言还算可以理解。从头贴贴到尾,吃饭的时候逮着Eule秀,估摸着也就是Johnston对自己上次在沙漠要干好事的时候被搅了还有点怨气。

“你先把中指上的戒指摘了再说话。你受伤那次不也是你女朋友跟那里照着。下回你也把她带出来秀不就完了。”

“我那是伤的挺严重的好吧。”Eule举手抗议。

“先不说那个了。这一上午你研究出来啥了不?”温婉直接把俩人的话题拽到了正常的轨道上。

“生物学分类的话归到肠腕蛸科肯定是没啥问题的。只不过嘛,”Eule喝了一口可乐,“中枢神经上有改造痕迹,似乎是有少量银单质残留,可能涉及到一些奇术术式的问题。我打算下午让奇术部的人过来看一下。”

“奇术嘛……”Johnston念叨着,“回头要有机会我想试试用我的音击术会造成什么影响。”

“音击术?”Eule顿时来了兴趣。

“嘛,本质上是一种奇术吧。”Johnston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利用声音引导EVE粒子进行攻击啥的。”

“啊,奇术啊,”Eule靠在了椅背上,“那我确实不是很了解了。”

“本来是SPC那帮人用的,我之前偷师学了一点,但还没试过好不好用。”

“我有一种感觉,你要会的早点我会是第一个试验品,而不会是那只章鱼。”Eule摆了摆手,“晚上见,我回去休息一会儿。”

“晚上见。”

Eule端起餐盘,走向回收点。然后走了回来,拿起了桌上还剩下的半瓶可乐,走向休息区域。


“先别开门。”当午休结束时,被实习生们簇拥着来到实验室的Eule直接拔出了手枪。

自己看错了?他一度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他刚刚似乎看见实验室里闪过去了什么东西。有那么一个瞬间,Eule有些后悔自己选择的配枪不是Glock 18或者EVO一类的冲锋手枪,而是CZ75 Shadow2这种精度很足但是射速相对吃亏的半自动手枪。如果要冲屋子的话还是冲锋手枪好,毕竟赌博的时候能多摇一次骰子的家伙是很讨厌的。除非屋子不行。但这个实验室显然很行,直接穿射显然是不现实的。

实习生们已经躲在了后面。他们在大学或多或少听说过特遣队的前辈们的故事。

“别靠墙站着。”Eule将持枪的右手收到胸前,枪口指着正门,左手扭动门把手,慢慢推到一个锁舌正好被卡住的角度,然后松手,身体后仰的同时,左脚将门踹开。他明显感到一股劲风在他的头上划过。犹豫,就会败北。Eule不想败北,所以他直接扣下扳机。击锤落下,撞针撞击底火,引燃发射药。弹头在膛线的作用下开始旋转,被火药气体推动着冲出枪口,飞越了不长的距离之后,钻入了血肉之躯中。紧接着是第二发,第三发……

直到手枪进入空仓挂机状态,Eule才停止射击。一个15发子弹弹匣被清空,此外还有枪膛中上膛的一颗,总共16发子弹彻底摧毁了入侵者的心脏。匕首自手中滑落,身体倒下,纸张和硬盘散落一地。对方的目标是项目还有实验记录吗?Eule换上一个新的弹匣,准备进入搜索。

爆豆般的枪声自食堂方向传来。

“别TM管那些材料了,去安全屋!”Eule拽起一个想要去捡材料的实习生,把她推向其他的实习生,然后手中的枪指向枪声传来的方向。一名研究员显然是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愣在了那里。Eule放下枪,招呼他赶紧通过。往实验室里看了一眼,Eule发现实验室中央的水族箱已经破裂了。坏了,异常已经被转移了。不过现在显然不是顾忌异常的时候。戴上耳麦,加入无线电频道,大量的讯息迅速涌进Eule的大脑。不过中心思想只有一个:袭击者确实在食堂方向。那就简单了。

“风暴蝴蝶所属知梓特工已经加入战场。”

“安保小队γ-5正在赶往现场。”

“自由人Eule正在赶往现场。”收起手枪,从装备仓里顺了一把步枪,Eule开始靠近交火地点。

现场肯定需要医生的,他想。把白大褂脱下扔进实验室里,想了一下,又顺走一个装着防护服的包裹,Eule跟着安保人员跑向食堂方向。


Eule正在思考,自己上哪出差哪出事,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有时间得去测一下看看自己是不是纯种扫把星体质。

这次的混沌分裂者进攻,在Eule看来有些“诡异”。按照Eule的经验,这种来抢项目为目的的袭击应该是速战速决,抢到就跑路那种,但这股混沌分裂者完全没在怕的,甚至还发起了反冲锋,导致双方在食堂一线形成了对峙的局面。不合常理。我在等支援,你在等什么?ID是SKTFaker的加里奥的大招吗?

但是Eule没想到的是,还真的等到了所谓大招。当Eule看到那有着五彩斑斓的黑的巨大触手时,心凉了半截。合着这来的还不是加里奥,是俄洛伊。

然后他迅速取出了对外形体用水银爆裂弹。在实验室里Eule就注意到了,那个项目很难被物理方法所伤害,除非使用液氮进行局部冷冻才能取下一点点组织样本。而且很快就长好了。所以他决定用对外形体的子弹尝试一下,有枣没枣打一杆子再说。出于谨慎,他没有选择使用自己的那把9毫米半自动手枪,而是拥有.357口径的MR73左轮手枪。

将左轮手枪放在腰间,然后扣动扳机的同时,左手快速按下击锤,然后再次击发。

MR73手枪是一把法国手枪,而且是双动扳机结构,但这并不妨碍Eule用西部牛仔的办法把转轮里的子弹全都送到尝试冲过来的混沌分裂者身上。爆裂子弹爆裂子弹,能在需要的地方裂开就是最好的,具体打到什么东西那无所谓。没有使用快速上弹器重新装填,将左轮手枪甩到一边,Eule从胸前的快拔枪套中拔出了一把CZ75 Shadow2手枪,继续射击。弹匣里填装的也是水银爆裂弹头。统共22发子弹爆裂开形成的汞雾暂时将那些黑色的触手逼到了大厅外。

反正遇上这种无脊椎动物异常不多哔哔直接上汞弹头的效果都特别好,也不知道为什么。

往门外又打了一个弹匣,Eule没顾上给自己摸来的步枪上子弹,立刻开始检查身旁的知梓的状态。

“我没事,我还能……”

“你还能个锤子能,别逞能。”把知梓按在地上,然后紧了紧知梓腿上的压脉带,摸出一块生化凝胶糊在知梓的伤口上,顺便挖了一块抹在自己脖子上的伤口上。一块弹片把他的脖子划开了,差点切断血管。Eule掏出马克笔,在知梓的小腿上写下了时间,然后在她的头上写了一个“T”字。

“止血了,5分钟之后,压脉带松了没出血就可以恢复行动,顺便把脑袋上的标志擦了。新凝胶我用得少不太确认强度。记得回头去医务室报备。”

Eule把马克笔收起,嘴上哼着压根不在调上的,鬼知道是哪个国家的歌。安保人员们抓紧时间将一箱箱子弹搬了上来。Eule将打空的弹匣从收纳袋中取出,从箱子里摸了两排子弹,直接将弹夹整个插进弹匣里,然后把空了的桥夹拽了出来,随手扔在一边。

你不也在逞能吗。Griffin没说错,这家伙就没一点紧张感,脖子被豁开了一点反应没有,也不知道该说他脱线还是真的淡定。知梓想着。

Eule刚刚在想晚上点外卖要点烤鱿鱼还是章鱼烧。他确实是脱线,老离谱人了。

己方有伤员,对方应该也不少,还在拖,那么那个黑色大章鱼绝对有问题。别的问题。

“Boom,除了这个项目,还有啥别的东西丢失吗?”毕竟不是这个站点的常驻,有些东西还是直接问主管比较好。

“没有项目丢失,但是少了几个D级。”

这个回应让Eule多少嗅到了点黄色的味道。但是,没有道理。他实在无法将触手Play跟眼前的战局联系在一起。

问题出在哪里呢?


这波真的不能怪Eule。毕竟就一上午的时间,在不能搞死实验对象的前提下搞明白这玩意儿体内各个器官都有啥用实在太难。他千算万算也没想到,这玩意儿能通过吸收生物的性器官与心脏等器官并保持其活性化从而获取性激素作为养分。

当他看到利用无人机做的超声波探测,发现那玩意儿的触手里都有颗人类心脏一样的东西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透墙雷达也被运送到了现场,至少基金会人员可以知道那个项目的姿势以及位置,这是好的。但目前的问题是,常规子弹不起作用,水银爆裂弹头没法造成实质性的杀伤,只能说产生水银雾阻止项目的行动。燃烧弹确实能起到作用,但是那东西会分泌黏液扑灭身上的火。专用的燃烧弹还在运过来的路上,等于说一时半会儿,讨论对策没啥意义,除非把那东西逼到角落里然后用汞往死里毒。

但是逼不得。那玩意儿的肌肉力量支撑不了自己的体重,只能在那里瘫着。更别提现场还有活着的混沌分裂者。目前基金会方根本没法靠近。

确认那边不是承重墙之后,一名安保队员直接往混分方向打了一颗反人员火箭弹。世界瞬间清净了不少。

知梓几乎听见了Boom心碎的声音。就算不是承重墙,修复也要花钱的。

至于混分是如何做到就这点人也要硬来抢项目还抢到了啥的,不在知梓的考虑范围内。这种问题得去问安保人员。剩下的就是如何处理项目了。

“整理一下已知情报。项目可能存在不止一个心脏,而且,复原能力很强。物理伤害,严格讲达不到古斯塔夫无后坐力炮标准的武器,效果约等于没有。”Eule没站在掩体后面。无人机侦查结果表明已经没有存活的混沌分裂者了。一只手往左轮手枪上装上5倍瞄准镜,简单校准之后,Eule继续说道,“我大概有两个方案。第一个是确保同时击中项目的所有心脏。但我不保证可以彻底无效化项目。”

“你不打算回收研究了吗?”Boom问道。

“要再来这一出你付钱?”

“那没事了。第二个方案呢?”Boom打了一下算盘,觉得属实没必要为了一只章鱼花大把大把的票子。

“液氮。液氮直接冻上然后慢慢敲。我就不信一吨的液氮直接砸上去还冻不住了。”Eule此时满脑子都是在实验室里取样本的时候的场景。

“恕我直言,这个方案可能……难度很大……”知梓指了指远处的那些挥舞着的触手。那些触手刚刚拦截了无数的投掷武器。

“先做一下实验吧。”知梓看着正在把一小桶液氮往无人机上装的Eule,寻思着你这波先斩后奏属实熟练。

说时迟,那时快,那个姑且被称为大章鱼的异常个体突然伸出一条触手,直扑二十米开外的,距离众人只有也就十米多一些的,孤零零的杵在食堂里的一个大柜子。Eule一惊,连桶带无人机直接就拽(zhuāi)了过去,然后在半空中,知梓举枪打爆了液氮桶,大量的液氮有效减缓了触手的速度。

不等指挥官下令,众人举枪对着被冻上的触手一顿输出。密集的子弹将冻硬了的触手直接撕下,掉在地上,还在蠕动。

“液氮有效!多弄点。”Eule赶忙向后方通报结果。

至于为什么那只大章鱼要针对一波那个柜子,Eule等人暂不知情。

他们看见那个大章鱼伸出了另一根触手,在基金会人员进行有效拦截之前,似乎是受到某种东西阻挡一般,停在了距离柜子的五米处。

不管什么原因,至少目前那里会成为一个很安全的阵地。

“我过去了。知梓掩护我。”Eule将防护服从包裹里拿出,穿好,然后戴上防毒面具,抱起步枪跃出掩体,然后一个漂亮的前滚翻,连滚带爬的跑到了柜子旁边。掀翻一张桌子挡在身前,然后向停在那里的触手打了一个长点射。

知梓摇了摇头,将一个装有液氮的罐子扔向触手的末端,Eule在罐体与触手接触的刹那击中了罐体。凉意瞬间爬满Eule全身。然而就在这种情况下,他感到似乎有一股暖流从背后而来。

那是柜子的方向。


要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就需要回到袭击发生的那一刻。同样作为押运人员来到流动站,袭击发生时恰好在食堂里,又因为属于外来人员所以在人数统计时被漏掉的Johnston和温婉。正在食堂里亲昵的两人被突如其来的枪声打断。Johnston还在寻找掩体的时候,已经被温婉连拖带拽的进入了这个柜子里。

然后就是子弹横飞的声音。

蛮蠢的。这是Eule在事后的评价。二话不说躲柜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在玩黎明杀机。不过就这俩人的运气那也属实没啥可说的。双方激情对射愣是没有一颗子弹往柜子这里飘。在确认了有水银爆裂弹头被使用之后,Johnston使用了自己从几个SPC殴鲨员那里学来的音击术,引起的奇术震荡逼退了汞雾。

有一件事是他没有想到的。那只大章鱼在受到攻击时释放的信息素,在汞的催化下转变成了两种对于人类有强烈作用的信息素。具体说来,雄二烯酮与雌四烯醇。室内的空气流动相对固定,在空气循环系统的作用下,这部分信息素被带向二人所在的方向。

Johnston看着温婉,温婉看着Johnston。然后,Johnston吻了下去。在费洛蒙的刺激下,生物最原始的本能被触发。温婉搂住了Johnston的脖子,Johnston的手攀上了温婉的胸。枪声与嘶吼声不会影响二人。活性化的下丘脑让二人的脑海中只剩下了对方。衣物被解下,二人在最自然的情况下紧紧相拥。肉体撞击柜子的声音被枪声掩盖,阴阳在这一刻交会在了一起。

神秘的奇术反应在这一刻开始出现。EVE粒子雀跃着,庆祝这伟大的结合,然后奔向四周,引起浪潮般的跃动。

那章鱼显然感受到了什么。雀跃的EVE粒子已经化为浪潮向它扑了过来,一浪高过一浪,一浪强过一浪。它伸出触手,试图一探究竟。浪潮此时变得坚定起来,一浪接一浪,一往无前。它是浪潮之主,但这股浪潮决心与它对抗到底。除此以外,还有那些裸猿奋力的扑击。它的神经中枢没法让它思考这其中的联系。它只想离开——这是生物的本能。但巨大的体重让它无法挪动半步。

它终究没有坚持住。最强的浪潮将它裹挟其中,粒子流化为刀锋切开了它已经结上白霜的身体,细胞拼命分裂试图弥合伤口,但在这汹涌的浪潮高潮前,它无计可施。

于是它被撕成碎片,掉落在了地上。

伴随着报警器的蜂鸣声。

不对劲,真的不对劲。Eule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那只章鱼绝不死于他们之手。他刚刚一度以为自己身处大海之中。看着被刮倒的设备,以及面面相觑的人们,他没有心思思考为什么自己就在这里但是毫发未损。既然从背后而来,那就现场查看一下就可以了。

“知梓,掩护我。”转过身,放下步枪,将手枪掏出,收到胸前。知梓跑了过来,接过Eule的步枪,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平举步枪,指向那个柜子的门口。

Eule慢慢蹭了过去,然后,猛然拉开柜子门。

赤裸的两条身体滑了出来,惊的Eule差点直接开火。确认是友军之后,松了一口气,直接瘫坐在地上。还是知梓反应快一些,赶紧扯来两尺布盖在二人身上,然后转过身去,戴上面罩,掩盖满脸的绯红。

“今晚还是吃火锅吧,海鲜锅。”Eule冷不丁来了一句。

温婉和Johnston并排躺着,比了一个大拇指。

“算我一个,记得点上章鱼。”知梓站起身,向医疗点走去。腿上的伤口还得处理一下去。

还有就是,给这仨活宝当了大半天工具人,有必要找Boom要点精神损失费。至于Boom会怎么想,嘛,那就不是她现在要想的问题了。


Boom打开门,看了一眼宛如仙境的室内,疑惑的挠了挠头,退出去,再看了一眼门牌号,确认自己走对了病房,才真的走了进去。

单人病房里蹲着三个人,还有一个坐在病床上正死命往嘴里塞章鱼的。四个人围着一个火锅,里面煮着一些甲壳亚门的动物。当然鉴于这四个人今天的经历,肠腕蛸科的东西肯定是少不了的。

看见Boom走了进来,坐在病床上的知梓点了点头,勉强算是打了个招呼,接着埋头苦吃。然后Boom的手上立刻被塞了一副碗筷,然后被拽到火锅边。脖子上还有缝针痕迹的Eule加了一只基围虾在火锅里,虾青素迅速被转化为虾红素,在水中翻腾。

“食啲嘢先,唔食周身冇力。”Johnston的话已经开始讲粤语了,大概是喝酒上头了。

“咋说呢,项目本身经过改造,但是因为章鱼本身的性质导致改造不是很成功吧。”Boom没有动筷子。他还是不习惯在吃饭的时候说这种有点严肃的问题。“项目的目标应该是人体内的性激素,用来驱动它体内的奇术法阵,增强自身。包括自身的自愈能力也是来源于这个奇术法阵。”

Eule没有吱声。他在大吃以掩盖尴尬。说到底这事本身也是他的失误。

“不要太自责。本来也是混沌分裂者给它注射了药剂才完善这个术式,你不是奇术方面的,看不出来也正常。”Boom出言安慰。

“我该早点给它宰了煲汤的。”Boom扶额。虽然猜到这哥们的回复不会在正常人的思考范围内,但这也走的太远了点。

“所以有什么对策吗?”目前桌上唯一一个没有喝酒的知梓问道。

“啊,因为这次事件得以平息,主要还是因为Johnston与温婉的行动。他们的行动引起了一定范围内的,我们目前称为EVE粒子浪潮的现象,与那个项目体内的术式发生共振,摧毁了项目。所以我们对这种类似项目的对抗方式是,进行战术性行为。”

当Boom的眼睛离开材料的时候,发现饭桌上的众人都停下了动作,难以置信的看着他。最后还是Eule最先有动作。放下筷子,拿起桌子上的公筷,给Boom夹了几个贻贝。

“别说了,瞧给孩子饿的,都傻了。”Eule摇头叹息。

“我挺认真……”

“认真个锤子……还是用液氮吧。”Johnston抬头,叹气,“不是谁,都能进行,战术性行为的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